你所知道的都是錯的!「中國銀行」原油寶爆雷的終極真相

文:明哥

1

從2020年4月21日開始,互聯網上關於「中國銀行」發行的「原油寶」產品爆雷的分析,已經連篇累牘了。

我們都知道了,國際原油價格,近期發生了連續暴跌,不斷地衝擊了人們的心理防線,打破了數百年來的固有認知。

美國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原油期貨的價格,從2020年1月份開始,一路從60美元的高價,下跌到了3月份的20美元,近期更是收到了資本主義市場的爆錘教育,4月21日收跌於-37美元。

如果按照字面含義理解,那就是:買原油不僅不需要錢,賣油方還需要倒貼錢,才能賣得出去。

那有人會問,既然期貨合約交割的時候,可以用商品實物來交割,中行以負油價的價格吃下這麼多桶現貨原油,正常交割不就行了嗎?說不定未來還能漲價呢。

問題就在於,包括「中國銀行」在內的幾乎所有投資機構,只是來投資的,並不打算進行商品實物的交割,也沒有足夠的費用、物流和倉儲條件,去指定的地點,交割實物。

即使臨時決定要吃下來,現在大型公共衛生事件,讓全世界都停航停郵了,根本不可能做到。

由於這一價格的極端情況,發生得過於突然,導致了持有了原油期貨多單的「中國銀行」,成為了世界上僅有的一家投資機構,沒有撤退,又不能交割,妥妥地成為了最後站崗的接盤俠。

事情本來有迴旋的餘地的。4月21日是美原油05期貨合約的最後一個交易日,在此之前,幾乎所有的投資者和做市商,都會提前展期,換成6月份,或者更靠後月份的期貨合約。但是「中國銀行」持有的多頭倉位卻不知何故,遲遲不動作。

假如「中國銀行」根據合約交割時間,在當天22:00進行移倉,結算價應為11.7美元左右,損失就會小很多,不至於引出驚天的巨雷。怪就怪在,那個時間段,當美國CME市場的期貨還在交易時,「中國銀行」就停止了交易,下班回家。

根據美國CME交易所的WTI原油期貨的結算價規則,它不按照收盤價來結算,而是按照半夜2:28-2:30那3分鐘的平均價來結算的。

就是在那短暫的時間窗口內,空軍們發動了閃電戰,將期貨價格打壓到了-40美元的位置,然後慢慢反彈回去了。剛好,唯一的多頭,「中國銀行」的結算價,就等到了-37.63美元/桶,妥妥地挨捶了。

這造成的結果是什麼呢?「中國銀行」不僅把本金虧完了,反倒貼進去不少錢。損失具體有多少呢?

目前有兩種說法。

從CME交易所查詢,最後按照結算價成交的合約高達77076手合約是按照的TAS指令(Tade at Settlement,原油期貨結算價交易)執行的,每一手合約1000桶。所以,總計77076000桶原油在結算價附近成交。如果開倉均價為20美元,最後的損失,高達44.66億美元,約合315億人民幣。如果全世界的投資機構,除了中行,其他早就展期移倉了,只剩下中行在呼呼睡大覺。所以有人預計,這損失中,中行占據了絕大部分。

第二種說法,來自於中行內部的統計數據,5.8億元虧損。本金2.1億元已經虧完,投資者還倒欠了3.7億元。只是目前不知道5.8億元的損失數據,是某個分行的,還是「中國銀行」總行統計的。

於是,甩鍋大戰就開始了。

「中國銀行」認為,雖然在CME交易所的多頭合約,是自己所持有的,但是投資資金和合約方向、倉位,都是來自於「原油寶」產品的國內投資者,這種意料之外的損失,都應該由投資者,按照投資比例,來承擔。

在中行的櫃檯上,有個投資者,簽約投資了400萬本金到了「原油寶」,最終顯示收益是-920萬元。除了虧完了400萬本金,他還倒欠了中行高達520萬元的負債!

那些投資了「原油寶」產品的國內投資者,被旁敲側擊地威脅:如果不還錢,就會拉入央行的徵信名單中。

投資者則義憤填膺,這分明是「中國銀行」產品設計不合理、銷售人員不對客戶做適當性管理、交易人員玩忽職守所造成的惡果。

在雙方各執一詞的情況下,有知名的金融自媒體人,在完全不懂國內銀行(中行、工行)是否具備海外商品期貨交易所的經紀資格的情況下,認為這是十足的期貨交易規則,投資者不應該具有巨嬰心態,虧了就要守信認栽。這種不懂裝懂,強行洗白「中國銀行」的文章,閱讀量居然達到了數百萬。

我們就來撥亂反正,揭示爆雷亂象背後的真正真相。

2

首先,我們要問,「原油寶」到底是什麼類型的產品?

根據「中國銀行」在官方網站上的公告:

「原油寶」是指中國銀行面向個人客戶發行的掛鈎境內外原油期貨合約的交易產品,按照報價參考對象不同,包括美國原油產品和英國原油產品。

其中美國原油對應的基準標的為「WTI原油期貨合約」,英國原油對應的基準標的為「布倫特原油期貨合約」,並均以美元(USD)和人民幣(CNY)計價。

中國銀行作為做市商提供報價並進行風險管理。

那麼,這代表投資者的錢到了中行購買了「原油寶」份額之後,在美國CME交易所,也有了對應的帳戶和倉位了嗎?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因為投資者的錢是人民幣,而中行要到海外交易原油期貨,肯定要用美元的。

那中行是承擔了經紀商角色嗎?

我國從來沒有允許任何機構經紀國際期貨業務,我國從來沒有允許任何經紀商向個人投資者提供國際期貨投資渠道。所以,從證券法的意義出發,中行不能成為聯繫我國國內投資者和美國商品期貨實盤的經紀中介機構。

所以,他們其實在和中行作為交易對手,中行成為了國內的做市商。投資者賺的就是中行虧的;投資者虧的,就是中行賺的。

理論上來說,在一個做市商平台上,永遠是先內部對沖客戶的多空兩個方向的單子,但是總會出現雙方力量不均衡的情況,做多的客戶比做空的多,或者做空的客戶比做多的要多,這就形成了風險敞口。做市商,有2個選擇:自己全部吃下風險敞口,盈虧自負;把這部分敞口拿到外部的公開市場上對沖。

「中國銀行」選擇了後者,他們在美國資本市場上,開設了帳戶,施行了對沖操作。

它的設想很簡單:做市商的風險太大,不如將自己角色變更為實質上的經紀商,穩穩地賺取手續費,挺好。

所以,真相就逐漸浮出水面了。

中行的「原油寶」產品,實際上和美國CME交易所的期貨市場,完全脫鉤了,是國內的模擬盤、虛擬盤。

這也就可以解釋,為什麼國內「原油寶」產品的交易時間,居然會和外盤CME交易所的時間不一致,因為壓根就是完全脫鉤的。

這給了投資者一種虛幻的假象。

本應該代替他們操作的中行,在那一天面對著國內虛擬盤上的結算需求,到美國實盤上去操作自己的帳戶,才突然發現,找不到真正的對手方,整個市場上,除了自己,已經沒有多頭了。

本來只想賺個手續費的,沒想到路子太野,在國際金融市場被暴打。

於是,中行想到了,自己在實盤上的操作損失,由國內的虛擬盤投資者來承擔。雖然是下策,但是如果能夠搜刮到「原油寶」投資者的資金,補貼自己的虧損,那麼也算渡過此劫了。

於是,就發生了中行和客戶,互相指責和甩鍋的一幕。

3

可以預見的是,中行和投資者之間的索賠、維權和司法訴訟的流程,將會曠日持久。

圍繞驚天爆雷事件的討論,也會一波三折,反轉再反轉。

但是,明哥相信,我們的分析已經接近了最後的真相。

對「原油寶」的數千個個人投資者而言,無論最終是否需要償還倒欠給銀行的錢,教訓都已經足夠慘烈。

對老百姓而言,總是願意相信金融機構推銷的任何投資產品。

他們不知道,那些衣著光鮮的銷售人員,來自於野雞投資公司,還是具備資質的大銀行;也不管他們推銷的是保本定期存款、貨幣基金,還是風格不定的公募基金,抑或是表面掛鈎實際脫鉤的原油期貨、紙原油、紙黃金。

在過去的5年時間裡,我們見證了餘額寶收益率,從6%的高點,滑落到現在的不足2%;見證了互聯網貸款平台,從人人追捧的巔峰,到人人喊打的落魄歷程。在看不見的角落裡,還有無數的人,被卷進了稀有金屬交易所、外匯、文物、虛擬貨幣的交易所裡,財富被吞噬殆盡。

直到夢碎的那一刻,他們才發現,這個世界上,真的沒有彎腰撿錢的機會。

當他們沒有做好思想準備,就赤身露體來到了群狼環伺的資本市場時,等待著他們的是堅船利炮,是聯合收割機。

只不過,「原油寶」事件,讓大家意識到到,亮麗光鮮的頭部金融企業,在國際資本市場上,也是韭菜一根。

我們保護國內金融市場,不放開讓國際巨鱷進來的初衷,是保護財富,保護老百姓,沒想到這讓在國內躺著賺錢的頭部金融企業,成為了體態臃腫的巨型嬰兒,到了刀光劍影的國際市場,不堪一擊,任人宰割。

所以,當還有光鮮亮麗的金融企業銷售人員,鼓吹你掏出自己的養老錢,投資那些玄而又玄的產品時,請在大腦裡牢記:

掌握著無數資本和老百姓命運的人,在真正的資本市場裡,不僅可能虧光你的本金,還可能將自己的投資失誤,由你來買單。

你的命運,應該掌握在自己的手裡。

來源:青驛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