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光頭運動不值得讚美

韓國電影

文:齊亮

自從《寄生蟲》成為奧斯卡最大贏家後,我就經常在講述韓國電影如何崛起的文章裡看到這張圖片。

這不是一群少林僧人,這是1999年韓國影人剃光頭抗議韓國加入WTO後開放電影配額,史稱「光頭運動」。

抗議的結果,是政府迫於壓力,維持韓國每家電影院每年必須放映148天本國電影的產業政策。

這是一次利益集團的可恥勝利。

如果是一幫商人聚集起來抗議全球貿易損害了他們的利益,要求維持貿易保護政策,我們會嗤之以鼻,會把這些渣渣視為妨礙消費者自由選擇的寄生蟲。

但是一幫韓國影人剃了光頭坐在那裡,多年後我們的媒體和讀者卻把那視為偉大的抗爭,視為韓國電影之所以牛逼的重要原因之一。

寫作的悲劇,閱讀的悲劇。

這些分析韓國電影崛起的文章裡,都毫無例外的提到了韓國政府的產業政策,提到了金大中政府的「文化立國」策略,比如對電影產業的重點扶持,以及減稅政策。

減稅當然是好事,不管是發生在少數人身上還是發生在多數人身上。讓少數人先減稅,和讓少數人先富起來一樣,都是進步的政策。

但問題是產業政策裡扶持和補貼電影業的錢從哪裡來?

那些不同意用自己的錢來補貼電影產業的納稅人,他們又有什麼選擇?

那每一家被強制每年要放映148天本國電影的電影院,那些想要進入韓國電影市場公平競爭的國外影人,他們又是怎麼想的?

越保護,越落後;越扶持,越孱弱。越是給本國商業以特殊待遇,消費者的選擇就越少,損失就越大。

否則,把所有的外國商品都趕出去,每個國家都閉關鎖國,豈不是最好的選擇?

這並不是難以理解的經濟學常識。聊汽車和奶粉的時候,人們都明白:要充分開放,要自由競爭。

但是聊韓國電影的時候,寫作者忘記了常識,讀者也忘記了。

他們看到的是:電影人「抗爭的精神」,國家大力的扶持。官民團結如一人,試看天下誰能敵?

但這顯然不是韓國電影受世界尊敬的原因,這也不會成為任何產業受世人尊敬的原因。

如果人類的價值觀還沒有泯滅,那麼,人們尊重的就依然是靠自己奮鬥成功的人群,而不是靠撒嬌和扶持壯大的群體。

後一種群體,其實是寄生蟲。

讚歎韓國電影的文章都會強調韓國電影的批判精神。

其實,韓國電影的批判對象,在我看來主要有三種:一是對官僚體制的批判,比如《王者》;二是對貧富差距的批判,比如《寄生蟲》;三是對普遍人性的批判,比如《釜山行》。

第一種批判,有時鞭辟入裡;第二種批判,則往往是愚昧的。是自以為是的深刻和對大眾仇富之心的迎合。

批判精神顯然也不是韓國電影強大的原因。

在這些讚歎韓國電影的評論文章裡,最重要的一點,往往沒有得到足夠的強調,那就是自由。

不是產業政策的扶持,不是利益集團的裹挾,而是自由。

自由的環境,讓各種各樣的創作與探索成為可能;自由的市場,讓各種各樣的題材有機會得到資本的投資,有機會參與公平的競爭。

離開了自由市場,離開了韓國電影裡經常批判的資本家和富人,誰來投資如此重多的電影?

靠政府補貼和導演們的抗爭精神嗎?

當韓國電影備受世界矚目的時候,沒有人感謝自由市場,也沒有人感謝電影背後的那些資本家。人們繼續津津樂道於電影裡對貧富差距的愚昧批判。

這是一種悲哀。

其實,哪個國家還還沒有一些電影方面的產業政策呢?

一些中國導演就羨慕法國政府對文藝片的扶持。但法國電影像韓國電影一樣「崛起」了嗎?

做生意就好好做生意,搞創作就好好搞創作,老想著政府扶持自己一下,老希望用納稅人的錢為自己的夢想買單,這是一種病。

還有一些人用《權力的遊戲》來舉例子,說某些拍攝地的當地政府也會給這部劇巨額補貼,換來的是當地旅遊業的繁榮,是一筆穩賺的生意。

這種說法也很有問題。首先,作為守夜人,政府就不應該扮演做生意的角色,其次,世界上哪有穩賺的生意?如果虧了呢?誰來負責?

一百多年前,法國經濟學家巴斯夏寫下了一篇文章《國家應該補貼藝術嗎》。

他問:「如果你想補貼所有美好而有用的事業,那什麼時候才是盡頭?」

面對韓國電影,我們當然有太多值得學習和思考的地方,不管是中國的電影人還是觀眾。但是如果我們思考的結果是要去學習那些錯誤的東西,那只能說是一種「學習的悲劇」。

就像那些光頭影人坐在那裡抗爭,也許他們自以為代表了正確和大義,卻何其狹隘與可恥。

也許那時候的他們並不知道,他們所恐懼和排斥的自由市場,終究會讓韓國電影變得更好,以至於可以在多年後,贏得全世界的尊敬。

就像多年前中國加入WTO,當無數人恐懼自由市場和全球貿易的時候,他們並不知道,這一切終將讓我們的生活變得更好。

我們永遠不要敵視資本,我們永遠不應排斥競爭,我們永遠不必恐懼自由。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