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左的偽科學極權主義

環保少女毒視川普

文: 西奈山峰  


環保少女毒視川普

最近的限電讓人們迷茫了。當然不迷茫的也有,比如「大棋黨」那些沙彫。炮制大棋論的公號陰謀狗情有可原,那小子雖然後來文章被刪,但他自己炫燿說閱讀過了500萬,漲粉過了20萬,知道這意味著甚麼嗎?這小子僅僅流量主就能賺到幾十萬塊。但可悲的是那500萬被他圈的大棋粉,盡管央視狠批了大棋論,這些粉還在攻擊那些反大棋論的人是美粉漢姦呢,好像他家不用電似的。

從官方的資訊來看,限電與環保有關,而影嚮了國計民生的環保運動,正是源於西方白左們的一種政治正確。敗登的一個智囊國師明言,敗登把環保置於一切議題之上,只要配合這個,一切問題都不是原則問題。

白左政治正確工具箱中很豐富,比如黑命貴之類的種族平等主義,安提法之類的造反有理主義,LGBTQ(亂性光榮)之類的性解放主義,給偷渡者公民待遇的博愛主義,等等。今天說兩樣,環保與科學。

當年川普被左派集體仇恨,就是他觸犯了上面幾乎所有白左們的政治正確,包括環保與科學。他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就被白左們打成反科學。

可問題是,最講科學的白左們已經僭越了科學的界線,變成了偽科學,變成了科學極權主義。

甚麼是科學?科學本質上就是懷疑,包括懷疑科學本身。

科學研究的對象只是也只可能是自然界的各種現象,而自然界的本體對人類來說並不顯現,科學研究的對象只是人類的主觀認識,而對於客觀存在一無所知。也因此,科學永遠不是絕對的終極的真理,永遠都是相對真理的狀態。

科學不研究超驗的自在之物,對於自在之物,科學採取了維特根斯坦的思路:「凡是不可言說之物,必須保持沉默」。

科學是工具不是價值,科學是手段而非目的,科學不能回答形而上學的問題,也不能回答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的問題。

因此,所謂「摸著石頭過河」正是科學的態度,並且這句話涵括了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

而當今的白左們不僅要控制自然科學,而且更要控制社會科學。前者他們把DNA雙螺旋發現者打成種族主義者,後者佩洛稀不久前公開聲稱資本主義已經不適合美國,而不惜一切代價推行環保極權主義也是白左們控制社會科學的一個重頭戲。

有人說這是科學主義,不,這不是科學主義,真正的科學主義壓根就建立在懷疑之上,而白左們這種把本質可疑的東西視為無上真理並且要強推給全人類的行為,是偽科學主義,並且是偽科學極權主義。

一切極權主義都有冠冕堂皇的理由,盡管人們對極權主義四個字已經非常敏感,但只要給它換個說法,再戴上「科學」的冠冕,人們就看不清它的真面目了。比如昨天我批判環保主義的文章就有老讀者留言,說不可否認氣候變暖是存在的。我回覆說:「即使存在,人類也不知道它真正的原因是甚麼,畢竟太陽的一個細微活動,就能讓人類所有的努力化為烏有。」這,就是科學的懷疑本質。

白左用科學牌控制人類,並非真的尊重科學,而是對真理的僭越

十八世紀末到十九世紀初,自然科學的迅速發展深刻地改變了社會世界和社會意識,白左祖師聖西門和孔德為代表的一批思想家試圖把自然科學的法則應用於對人類社會的研究。他們致力於發現社會的「規律」,並希望對這些規律的直接控制和運用,使人類社會生活趨於完善。這種對理性的濫用深刻地影嚮了此後兩個世紀的历史進程,個人主義和自由主義社會的基礎受到了質疑,而這最終將意味著迎接人類的是極權和烏托邦。

白左們為甚麼要這樣?兩大原因:

一,真誠的白左幼稚病,像聖西門和孔德那樣真心相信可以用科學讓人類趨於完善。事實上歐美絕大多數不在權力中心的大小白左,都是這種好心傻掰;

二,貪婪的利益攫取者,利用白左們的偽科學極權主義大發橫財。比如敗派最近要推出的3.5萬億計劃,其中就有千百億用於扶持各類所謂非營利的環保組織。

白左要麼蠢,要麼壞,保守派積累百年的基業為他們奠定了財大氣粗胡作非為的實力,但是在更厲害的角色面前,他們都是將計就計自己找死的蠢貨,假以時日,這些非蠢即壞的家夥,都會嘗到他們未曾預知過的鐵拳。

 

來源  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