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左操控歐美年輕人的終極武器

白左
文:北游  

白左一統江湖的今日歐美,我們不禁要問:他們操控歐美年輕人的終極武器是甚麼呢?

先公布答案:話術!

前天的文章《哈耶克的警告:你們誤解了西方的傳統》後跟讀者有一個對話。

自啓蒙運動始,法國式自由主義者就開始創造各種讓人眼花繚亂的學術概念和時髦詞匯,雖然在我看來這些概念大多屬於偽概念,加入了太多「私貨」,然而,這些有毒的話術卻對涉世未深、荷爾蒙過剩的年輕人卻極具吸引力。

對於年輕人來說,平實的、深刻的思考總是顯得老套,而新穎的、凸顯個性的語言總是顯得時髦並讓人激動。

其中,「權利」就是個被年輕人時常運用的概念,也因此成為語言污化的重災區。

今天就來具體說說。

我們先來做一個思想實驗。

一個產婦在去醫院的路上,突然生產了,不幸的是,她正好處在一個非常偏僻之處,更加不幸的是,在生產的過程中,她死掉了,而她的孩子活了下來。

問題來了,偏僻之處,人跡罕至,媽媽也離世,沒有任何一個他人知道這個孩子的存在,所以,沒有人給他吃的,沒有人幫助他,這個時候,他有生命權嗎?

不好回答是嗎?

那多半是卡在了概念上,你平日裡經常使用的「生命權」,突然不知道如何在這裡運用了,對吧?

好,讓我們來看看「生命權」是如何被定義的?

百度上是這麼定義的:生命權是公民依法享有的生命不受非法侵害的權利。

也就是說,當有人「非法侵害」你的時候,你有權利用法律保護你的生命不被「非法侵害」,這樣理解沒毛病。

那麼放到我的思想實驗裡,請問有誰非法侵害這個孩子了嗎?

答案是:沒有!這個孩子沒有「生命權」。

如果這個孩子一直不被人發現,最終被餓死,沒有人需要為此負責任,這只是個自然現象。

是不是很吃驚?

很多問題,你不深入思考,是無法知道真正的答案的。

而語言會遮蔽很多常識,阻礙大腦的正常思維。

近代以來,左派知識分子對於語言系統的壟斷,造成了一個不可逆的後果,有知識無腦子的人被源源不斷的被生產出來。

所謂的「生命權」,可能就是其中登峰造極之作了。

現代人天然就相信,人的「生命權」是與生俱來的、不可剝奪的。其實,這是個錯覺,是個語言游戲。

這個世界的真相是,你如果不自己供養自己,你可能會死掉,而並非僅僅因為他人的「非法侵害」,其他人不一定都有義務維持你的生命。

唯一一個有義務維持你生命的,只有你自己。

讓我說得再明白點吧:

這個世界唯一無需證明的權利,只有一個,那就是自由,你有自由去掙錢養活你自己的權利,而不受他人束縛,但你沒有權利讓別人養活你,僅僅因為你有所謂至高無上的「生命權」。

社會盡最大能力去照顧未成年人、贍養老人,只是個現代現象,而不是歷史的真相。

在人類社會的大部分時間裡,孩子夭折、老人餓死都只是個自然現象,不是左派知識分子濫情的素材。

溫情脈脈的描繪人性,脫離實際的照顧他人,都是在自欺欺人。

人的理性是有限的,人的能力也是有限的,如果僅僅憑借一腔熱血就能拯救世界,拯救他人,你獃的地方,肯定不是人間,歷史證明,這麼做的結果,就是人間地獄。

然而,人性是有重大缺陷的,左派知識分子慷慨激揚的話語為甚麼容易打動你,感染你?是因為人天生就是個情緒動物,非常容易被情緒影嚮和左右。

人都是脆弱的,生存的艱難、疾病的和不確定不斷在折磨你的時候,有個人在耳邊溫情脈脈的告訴你,他體諒你,他理解你,他可以讓你不那麼辛苦,不那麼拼命就可以過上美好的生活時,

他們就是天然的相信,沒有他們的拯救,別人就會死,沒有他們,地球就會停止運轉。

結果只能是一個,大家同歸於盡。

原因很簡單,當這個世界的絕大多數人都認為供養別人理所當然的時候,大家都會放下手頭的工作,等著別人供養。

讀到這裡,讀者可能要產生疑問了,你北游經常告訴大家,法治很重要,遵守一般性規則是文明的標志,那麼既然自由是唯一的權利,法治和規則是如何形成的呢?其正當性又何在呢?

很簡單,正因為自由是唯一的權利,或者說自由是所有權利的基礎,那麼你有自由,我有自由,他有自由,要讓所有的這些千奇百怪的自由都能有所保障,只能在所有的自由中找出他們的共同交集來,訂立一個大家都認可的、普遍成立的規則來,如果有誰越界,則接受約定好的懲罰,以此來保護所有人的自由。

現在你知道甚麼是權利了,真正的權利是必須不能妨礙他人自由的東西,凡是妨礙他人自由的,不能普遍成立的所謂「權利」,統統都是垃圾。

所以,不要被白左那些花裡胡哨的所謂話術忽悠了,近代以來,白左學者們給自由、權利、平等這些高大上的詞匯中塞進了無數私貨,目的就是不斷侵蝕他人的自由來打造符合自己臆想的烏托邦。

話術就是白左操控他人的終極武器,他們通過對「權利」這類詞匯的重新塑造和發明,不斷突破自由的邊界,侵犯和擠壓原本屬於個人的領地,時至今日,「政治正確」已經牢牢占據歐美年輕人的大腦。面對政治正確,他們可以表現得無比反智,輕易接受以下的說辭而毫不懷疑:

黑人打砸搶不該被譴責,因為他們有生存權;
戴黑紗是信仰自由,在餐廳抽煙都是個人權利;
人人都有住房權,所以政府應該給每個黑人發房子;
白雪公主不讓黑人演是種族歧視
七種性別(據說還不止,facebook上說56種,美國政府公布有70多種性別)都應該配置屬於自己的衞生間,這是他們的如廁隱私權;
……

只要白左們願意,他們可以這樣一直巧立名目、發明權利,肆無忌憚的壓制他人的自由,實則是在越過私域邊界對他人的權益強取豪奪。

誰慣的他們?

韭菜們心甘情願的慣啊,因為韭菜早就被他們塑造成了同樣的大腦。

我反複跟大家強調,語言是思維方式的決定性因素,一個人如何想問題、如何解決問題,如何跟人交流,都要通過語言和文字,如果一個人從小就被某種語言塑造,那麼他的思維方式大概率就能被這種語言成功塑造和固化,一輩子都很難有機會改變。

這就是為甚麼當歐美的教育界、學術界和媒體圈被白左統治之後,歐美社會的年輕人已經普遍成為白左的俘虜,因為他們的頭腦早已經被策劃改造了。

在這個時候,你要依靠糾錯機制來改變,機會已經微乎其微,不依靠點運氣,歐美社會的衰敗僅僅是個時間問題。

雖然中國面臨諸多挑戰,慶幸的是,我們離白左很遠,我們還沒有富裕到敗家子遍地的程度。

 

來源   北游獨立評論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