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死繆可馨的袁老師,已經作惡了15年…

逼死繆可馨的袁老師,已經作惡了15年…

繆可馨墜樓事件終於有了新進展。

今日下午,

據頭條新聞報道,

江蘇省常州市金壇區教育局,已經發布通報,正式對涉事老師袁燈美展開調查。

令人痛心的是,

這已經是繆可馨墜樓身亡後,第14天發生的事。

在這漫長的14天裡,

繆可馨家人走過了人生的至暗時刻。

當我嘗試走進這個事件時,卻發現裡面的內幕已經超過了我能承受的範圍。

寫完這篇文章後,我只剩下一個感受。

那就是:無助

逼死繆可馨的袁老師,已經作惡了15年…

根據繆爸媽和多家媒體的採訪,我試圖還原繆可馨人生最後的時刻。

最終眼淚失控。

6月4日下午。

繆可馨因一篇《三打白骨精讀後感》被袁燈美責罵。

繆爸爸和繆媽媽放出了作文截圖。

在我這個長期寫作的人看來,這篇作文出自一個12歲孩子的手,確實不錯。

但在袁燈美眼中,卻幾乎一無是處。

她將所有生動的描述,全都圈起來,或是要求刪掉,或是要求修改。

但可笑的是,文章開頭把《西游記》的作者吳承恩,誤寫成羅貫中,如此常識的錯誤,她卻沒看出來。

繆可馨多次修改。

但最後還是被狠狠打了很多「X」,還附上了一句「傳播正能量」的批語。

到這,作為一個成年人,我已經備受打擊。

難以想象,只有12歲的繆可馨是甚麼感受。

但繆可馨還是忍了下來。

袁燈美罰她寫其它作文,她也接受了。

最後,這本作文本落到繆媽媽手裡時,卻有2頁紙被撕掉了。

這2頁紙裡,究竟還藏著甚麼真相?

我們不得而知。

然後,下課鈴嚮起。

據袁燈美說,她當時讓沒完成的學生留下來,讓已完成的可以去洗手間。

15點10分,隔壁班有人走出課室走廊。

15點13分,繆可馨班出來了19個人。

過了一分鐘後,繆可馨跑向欄桿。

15點14分55秒,繆可馨墜樓。

墜樓前,她曾經有過遲疑,在監控裡清晰可見她頓了幾秒,然後才往下跳。

這個細節,刺痛了繆爸媽的心。

同時,也刺痛了我。

繆可馨並非決心想要死,她有過遲疑。

如果繆可馨在最後一刻,想起生活的快樂和美好。

悲劇也許不用發生。

然而,世間從來沒有也許。

繆可馨離世,

繆爸媽同樣經历了天崩地裂的14天。

繆可馨墜樓15秒後,已經有老師趕到現場。

但繆媽媽直到15點42分,也就是27分鐘後,才收到袁燈美發來的語音電話。

通話只有短短20秒。

電話裡,袁燈美只有三句話:

「繆可馨媽媽,繆可馨在學校出事了,你來下人民醫院。」

還沒等繆媽媽仔細詢問,就掛了。

繆媽媽心驚膽戰。

馬上請公司的司機,載她前往醫院。

一路上,她給袁燈美發了4條微信。

「老師我在去醫院路上,我想知道我女兒怎麼了?」

「怎麼回事?」

「嚴重嗎?」

「我很擔心。」

然而,袁燈美一句話都沒有回。

等不到回覆的繆媽媽,只能聯繫在醫院工作的朋友。

誰知,一問竟是晴天霹靂。

「這個孩子好像已經不行了。」

繆媽媽一路哭著到了醫院。

她唯一的心願,就是見繆可馨最後一面。

但卻被警方攔住,表示要馬上隨他們去派出所錄口供。

派出所裡,他們被反複詢問,繆可馨生前的狀態。

他們被盤問了3個小時。

終於見到了自己孩子的最後一面。

當天早上,繆可馨因為找不到自己的襪子,淘氣地穿著媽媽的襪子上學。

繆媽媽盯著那雙粉色的襪子,嚎啕大哭。

她緊緊擁抱著繆可馨。

但那具小小的的身體,已經失去了溫度。

離開殯儀館後,

他們一直在尋找一個問題的答案——

繆可馨為何會墜樓?

調查過程很難艱難。

他們希望學校能查出真相。

但等來的只有失望。

他們想要詢問班級的其他學生。

結果,發現繆可馨當天就被兩個要好的同學,移出了群聊。

他們在朋友圈一再求助。

希望知情的人,能告訴他們答案。

但卻沒有回音。

另一邊。

校方也站在了袁燈美那邊。

只說袁燈美現在壓力大,情緒相對來講也糟糕。

還強調袁燈美業務能力很強。

不僅是常州市學科帶頭人,與同事相處也比較正常。

當被問到外界的3個質疑:

1.收了500元微信紅包。

2.曾經打過繆可馨耳光。

3.違規開辦培訓班。

一概回覆:「我沒聽到任何反映,還需要進一步調查。」

不僅是校方。

就連相關辦事人員,也說出了相似的言論。

他表示:「事件已經進行外部的調查,但還沒有調查袁燈美,因為直接啓動會對袁燈美產生比較大的傷害。」

excuse me??

那繆家人的心情就完全不用顧???

他甚至為袁燈美扇耳光找借口。

他表示,袁燈美是因為看到繆可馨成績下滑,情急之下才打了她,事後也跟家長道歉了。

再次excuse me???

也就是說,道歉了就能扇學生耳光???

那我扇你一耳光,然後給你道歉,看你行不行???

最可笑的是,相關人員居然還指出,繆可馨的作文有抄襲嫌疑。

退一萬步講,抄襲幾句話的學生就該死?

何況小學生的作業,

本來就被鼓勵摘抄好詞好段,糢仿寫作。

所以我真的想不通,這都是甚麼***邏輯!

而作為涉事老師,

袁燈美的態度同樣令人憤怒。

在派出所錄的口供,

語氣輕描淡寫,完全只是在為自己開脫,

而在派出所遇見繆媽媽,招呼都沒打一下。

繆可馨離世第二天,

她若無其事地繼續上課。

事發之後,

繆爸媽多次聯繫袁燈美,試圖了解當天情況。

但完全聯繫不上她。

即便兩家人所在的小區,

步行距離僅僅只要十幾分鐘。

但繆爸媽還是沒等來一個答案,哪怕一句慰問都沒有。

無計可施的繆家人,只能聚集在學校門口,拉著兩張橫幅,希望校方能給出一個說法。

橫幅上「還我女兒」四個字,顯得特別悲戚無力。

然而,他們只得到校方冰冷的一句話:「已經移交警方處理。」

情緒激動的繆奶奶,趁亂沖進了學校。

她找到了袁燈美,推搡了她。

最終,他們一家人都被帶回派出所,拘留了12-24小時。

後來他們終於看到監控錄像。

監控裡,繆可馨無助的糢樣,刺痛了每個人的心。

寫到這,我已經承受不住了。

我在想,如果我是繆爸媽,眼前的境況已經足以將我擊潰。

但令人崩潰的事,還在繼續發生。

事件爆出時,

很多網友也站在了袁燈美這邊。

他們指責:「現在的孩子,一點委屈都不能受。」

他們責怪:「都在怪老師,可見評論裡都是甚麼樣的家長。」

他們嘲諷:「70、80後要是被老師批評就自殺,估計要死一半。」

他們甚至支持袁燈美:「玉不琢不成器,我到現在也不覺得老師做的有啥不對的。」

試想,繆爸媽正在承受喪女之痛。

好不容易,忍著悲痛,說出生前女兒遭受的可怕經历。

在經历了求助無門的情況下,終於看到有媒體願意報道。

卻發現,輿論也向袁燈美傾斜。

他們該有多絕望?

然而,

令我最痛心的是,

繆可馨同班的家長,竟然在這個時候,發出支持袁燈美的活動。

在班群裡,有人號召:「群裡所有同學,你們整一句話,袁老師沒錯,你們點個贊。」

一個。

兩個。

三個。

……

2個小時裡,超過20個家長,為袁燈美豎起了:

我只想問一句:「如果今天,躺在殯儀館裡的是你家孩子,你這個

是否還舉的起來?」

14天。

在很多人的人生裡,不過稍縱即逝。

但對繆爸媽而言,14天足以讓他們嘗遍世間最苦、最痛、最絕望的滋味。

如今,

終於有學生站出來說出真相。

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特點:曾遭受袁燈美體罰

其中一個男生,叫馮泓瑋。

94年生。

2005年時,

袁燈美是他4-6年級的語文老師兼班主任。

他控訴了2點:

1.向家長索要好處。

馮父曾被袁燈美單獨約出來見面。

她假惺惺表示:「你家孩子比較調皮,需要我們老師好好培養和監督。」

這話暗指要好處。

但馮父親沒意識到。

之後,

袁燈美又暗示了2-3次。

發現馮父親還是毫無表示後,便將馮泓瑋列為針對對象。

2.多次傷害學生。

馮泓瑋列舉了袁燈美曾對他實施的3次傷害。

A、換位置。

馮泓瑋個子不高,

原本坐在班級中間位置。

但袁燈美卻趁著換位置之際,故意將他調到最後排。

B、打屁股。

有一天,

袁燈美假借一件小事,把馮泓瑋叫到辦公室。

然後逼他在全辦公室人面前,脫下褲子,抽他屁股。

當時,

馮泓瑋已經4年級,

已經具備一名男性該有的自尊和恥辱感。

這件事給了他很深的陰影,直到今天想起來,依舊難以忘懷。

C、潑水。

還有一次,

袁燈美也是借口叫他到辦公室,

然後不問緣由,直接把一大杯溫熱的混著茶葉的茶,潑到他臉上。

馮泓瑋問袁燈美:「袁老師,我做錯甚麼了嗎?」

袁燈美完全沒說原因,只是一頓罵,連甚麼「他媽的」、「下流」、「無恥」等髒話都飆了出來。

對方只是一個10歲的孩子呀。

到底犯了何等的錯,需要承受如此侮辱?

結果,

原來是有人向袁燈美打小告報,

稱馮泓瑋掀了班上某個女孩子的裙子。

然而這根本是沒有的事。

但袁燈美完全沒有嘗試了解真相,

在她眼中,這不過是打壓馮泓瑋的一個借口。

最後即便知道了真相,

袁燈美也不曾對馮泓瑋說過一句道歉。

另一個叫小郝的女孩,

也站了出來,列舉袁燈美對她,乃至她們班的所作所為。

1.辱罵。

髒到甚麼程度呢?

輕則是「蠢得像豬」、「不要臉」。

重到甚至是「騷婆」等方言髒話。

我難以想象,

這竟是出自一個老師的口?

2.行為侮辱。

經常把作業直接從講臺往下扔,然後讓學生自己上去撿。

看到寫得不好的作業,甚至直接當場撕碎,扔垃圾桶。

而這僅僅是因為,袁燈美當天心情不好。

3.體罰。

扇耳光;

用書打;

用練習冊打;

用教棍打;

用三角尺打。

小郝表示,袁燈美打學生是家常便飯。

只是輕重不同,和道具不同。

4.精神打壓。

袁燈美最慣用的招數,是當眾侮辱。

她會當著全班人的面,

對想要針對的學生,實施暴力,以及語言上的侮辱。

說他們蠢。

讓他們留級。

甚至扇他們耳光。

最終目的,都是為了擊碎學生的尊嚴,讓學生感受到她的絕對威嚴。

隨著事件的發酵,

越來越多學生,站出來舉報袁燈美。

就連微博評論,

都有人站出來,撕碎袁燈美虛偽的面具。

事件真相,正在漸漸浮出水面。

不僅如此。

此前,記者提出的3個質疑也得到了證實。

1.確實打罵過學生。

2.確實收過家長紅包。

3.確實違規舉辦作文補習班。

而早在2015年,國家教育部就有明文規定:

嚴禁在職中小學教師組織、推薦和誘導學生,參加校內外有償補課。

更令人發指的是,

袁燈美不僅頂風作案,甚至肆無忌憚的壓迫學生——

暗示,甚至明示家長給紅包;

強迫學生參加她的輔導班;

如果不服從她,就成為她的針對對象。

她利用自己的職務之便,

將罪惡之手,伸向手無寸鐵,心靈最脆弱的孩子身上。

這種惡,已經超越了我的認知底線。

寫到這,我還有個疑問:

學校、家長、學生,其實都多少了解,甚至承受過袁燈美的暴行。

但為何袁燈美還能成為教師中的楷糢?

為何她作惡多年,還沒得到報應?

這與教育體制有關。

也與家長和老師的互動方式有關。

但這不是今天討論的重點。

重點是:

袁燈美這樣的老師,從來不是一個人。

如果今天袁燈美被輕易放過。

更多袁燈美就會覺得,作惡成本太低了,家長太寬容,校方和有關部門一路綠燈,那麼,她們伸向更多繆可馨的毒手,就不會停止。

他們甚至會自以為,自己的暴行,是真正的「教育」。

但他們看不見,繆可馨屍骨未寒。

無數孩子被這種精神控制和暴力,弄得極度自卑,極度厭學。

所以,就在今天,我懇請大家一起點個「在看」,讓我們一起關註這個事件。

不要放過袁燈美!

不放過袁燈美,就是對繆可馨的交代,以及慈悲。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