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15 日

逼死繆可馨的袁老師,已經作惡了15年…

1

今日下午,據新聞報道,江蘇省常州市金壇區教育局,已經發布通報,正式對涉事老師袁燈美展開調查。

金壇教育局《關於對教師袁某某展開調查的通報》稱,近日,媒體報道和網友反映,金壇區河濱小學教師袁某某存在曾經收受微信紅包、校外補課,體罰學生等行為,區教育局決定對該教師展開調查並將依據調查結果依法依規處理。

令人痛心的是,這已經是繆可馨墜樓身亡後,第14天發生的事。在這漫長的14天裡,繆可馨家人走過了人生的至暗時刻。

2  

繆可馨離世,繆爸媽同樣經歷了天崩地裂的14天。

離開殯儀館後,他們一直在尋找一個問題的答案—— 繆可馨為何會墜樓?

 

3

調查過程很難艱難。他們希望學校能查出真相。但等來的只有失望。他們想要詢問班級的其他學生。結果,發現繆可馨當天就被兩個要好的同學,移出了群聊。

他們在朋友圈一再求助。希望知情的人,能告訴他們答案。但卻沒有回音。

另一邊。校方也站在了袁燈美那邊。只說袁燈美現在壓力大,情緒相對來講也糟糕。

還強調袁燈美業務能力很強。不僅是常州市學科帶頭人,與同事相處也比較正常。


當被問到外界的3個質疑:1.收了500元微信紅包。2.曾經打過繆可馨耳光。3.違規開辦培訓班。 一概回覆:我沒聽到任何反映,還需要進一步調查。

不僅是校方。就連相關辦事人員,也說出了相似的言論。他表示:「事件已經進行外部的調查,但還沒有調查袁燈美,因為直接啟動會對袁燈美產生比較大的傷害。」

excuse me??那繆家人的心情就完全不用顧???              

他甚至為袁燈美扇耳光找藉口。他表示,袁燈美是因為看到繆可馨成績下滑,情急之下才打了她,事後也跟家長道歉了。

再次excuse me??? 也就是說,道歉了就能扇學生耳光???那我扇你一耳光,然後給你道歉,看你行不行???

而作為涉事老師,袁燈美的態度同樣令人憤怒。

在派出所錄的口供,語氣輕描淡寫,完全只是在為自己開脫,而在派出所遇見繆媽媽,招呼都沒打一下。

繆可馨離世第二天,她若無其事地繼續上課。

事發之後,繆爸媽多次聯繫袁燈美,試圖了解當天情況。但完全聯繫不上她。 但繆爸媽還是沒等來一個答案,哪怕一句慰問都沒有。

無計可施的繆家人,只能聚集在學校門口,拉著兩張橫幅,希望校方能給出一個說法。 橫幅上還我女兒四個字,顯得特別悲戚無力。

然而,他們只得到校方冰冷的一句話:「已經移交警方處理。」情緒激動的繆奶奶,趁亂衝進了學校。她找到了袁燈美,推搡了她。最終,他們一家人都被帶回派出所,拘留了12-24小時。

後來他們終於看到監控錄像。監控裡,繆可馨無助的模樣,刺痛了每個人的心。     

 14天。在很多人的人生裡,不過稍縱即逝。但對繆爸媽而言,14天足以讓他們嘗遍世間最苦、最痛、最絕望的滋味。

4

 如今,終於有學生站出來說出真相。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特點:曾遭受袁燈美體罰

其中一個男生,叫馮泓瑋。94年生。2005年時,袁燈美是他4-6年級的語文老師兼班主任。

他控訴了2點: 

1.向家長索要好處。

馮父曾被袁燈美單獨約出來見面。她假惺惺表示:「你家孩子比較調皮,需要我們老師好好培養和監督。」這話暗指要好處。但馮父親沒意識到。 之後,袁燈美又暗示了2-3次。發現馮父親還是毫無表示後,便將馮泓瑋列為針對對象。 

2.多次傷害學生。

馮泓瑋列舉了袁燈美曾對他實施的3次傷害。

  • 換位置。馮泓瑋個子不高,原本坐在班級中間位置。但袁燈美卻趁著換位置之際,故意將他調到最後排。

B、打屁股。有一天,袁燈美假借一件小事,把馮泓瑋叫到辦公室。然後逼他在全辦公室人面前,脫下褲子,抽他屁股。當時,馮泓瑋已經4年級,已經具備一名男性該有的自尊和恥辱感。這件事給了他很深的陰影,直到今天想起來,依舊難以忘懷。

 

C、潑水。  

還有一次,袁燈美也是藉口叫他到辦公室,然後不問緣由,直接把一大杯溫熱的混著茶葉的茶,潑到他臉上。 

馮泓瑋問袁燈美:「袁老師,我做錯什麼了嗎?」袁燈美完全沒說原因,只是一頓罵,連什麼「他媽的」、「下流」、「無恥」等髒話都飆了出來。對方只是一個10歲的孩子呀。到底犯了何等的錯,需要承受如此侮辱?

結果,原來是有人向袁燈美打小告報,稱馮泓瑋掀了班上某個女孩子的裙子。然而這根本是沒有的事。但袁燈美完全沒有嘗試了解真相,在她眼中,這不過是打壓馮泓瑋的一個藉口。

最後即便知道了真相,袁燈美也不曾對馮泓瑋說過一句道歉。

另一個叫小郝的女孩,也站了出來,列舉袁燈美對她,乃至她們班的所作所為。 

1.辱罵。

髒到什麼程度呢?輕則是「蠢得像豬」、「不要臉」。重到甚至是「騷婆」等方言髒話。

2.行為侮辱。

經常把作業直接從講台往下扔,然後讓學生自己上去撿。看到寫得不好的作業,甚至直接當場撕碎,扔垃圾桶。而這僅僅是因為,袁燈美當天心情不好。 

3.體罰。

扇耳光;用書打;用練習冊打;用教棍打;用三角尺打。 

小郝表示,袁燈美打學生是家常便飯。只是輕重不同,和道具不同。

4.精神打壓。

袁燈美最慣用的招數,是當眾侮辱。她會當著全班人的面,對想要針對的學生,實施暴力,以及語言上的侮辱。 

說他們蠢。讓他們留級。甚至扇他們耳光。

最終目的,都是為了擊碎學生的尊嚴,讓學生感受到她的絕對威嚴。

隨著事件的發酵,越來越多學生,站出來舉報袁燈美。

就連微博評論,都有人站出來,撕碎袁燈美虛偽的面具。事件真相,正在漸漸浮出水面。

不僅如此。此前,記者提出的3個質疑也得到了證實。 

1.確實打罵過學生。

2.確實收過家長紅包。3.確實違規舉辦作文補習班。

而早在2015年,國家教育部就有明文規定:嚴禁在職中小學教師組織、推薦和誘導學生,參加校內外有償補課。

更令人髮指的是,袁燈美不僅頂風作案,甚至肆無忌憚的壓迫學生—— 

暗示,甚至明示家長給紅包;強迫學生參加她的輔導班;如果不服從她,就成為她的針對對象。

她利用自己的職務之便,將罪惡之手,伸向手無寸鐵,心靈最脆弱的孩子身上。這種惡,已經超越了我的認知底線。

今天,我懇請大家一起點個在看,讓我們一起關注這個事件。

不要放過袁燈美!不放過袁燈美,就是對繆可馨的交代,以及慈悲。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