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知識分子就喜歡假冒上帝,對他人生活指手劃腳

蘇格拉底
文:北游

 

01

蘇格拉底說,「我唯一知道的事情,是自己一無所知」。

這倒不是蘇格拉底自謙的虛偽話,而是一個事實。因為當你知識越多的時候,你由這已知知識拓展出去的邊界會越長,這會讓你的未知領域越多,越能感受到自己的「無知」。

這還不包括,我們現在確信的所謂「知識」在今後是否還依然成立的情況。

我們都知道,自然科學就是暫時還未被推翻的假設,至於人文學科,無非就是一種解釋框架,基本處於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打死也可以不認錯的狀態。

反正,歷史又不會重新來一遍,那還不是由得知識分子胡說八道嘛。

我發現,很多人似乎特別迷信所謂的專家教授,說實話,那是因為你沒見過世面,真的見過世面,剖開那些五顏六色、光鮮亮麗的障眼法,所謂的專家教授裡面,肚子裡垃圾一堆的特別多。

說句不客氣的話,很多所謂的「知識」都不過是話術,是用於生存的飯碗,熟能生巧的一種職業技能罷了,一眼就能看穿。

尤其在人文領域,幾乎是垃圾遍地的重災區。很大一部分概念、術語和理論,在我看來,都毫無討論的必要。

只不過普通人沒有透過現象看本質的能力,聽人一吹虛,場景再一配合,就把知識分子當上帝供著了,其實不過是普通人沒有識別垃圾,識別壞知識分子的能力而已。

打個比方,我前幾天曾經撰文批評酒桌文化,你大可以把所謂的知識講座看作酒桌,一堆人聽著領導在酒桌上吹噓光榮歷史,把所謂的酒桌糟粕包裝成所謂優良的傳統文化,你覺得滑稽可笑不?你看得穿那些酒膩子領導說的酒話,怎麼卻不明白那些專家教授說的哪些是鬼話呢?攤開來看,其實骨子裡一模一樣,如果你輕易被那高大上的名詞術語唬住,那只能怪你學藝不精,分辨不出好壞來。

本質上,壞的知識分子跟那些傳銷大師沒有什麼本質區別,只不過包裝顯得高大上一些,用的概念術語似乎很「專業」、很「學院」,但垃圾就是垃圾,穿的再漂亮,也是垃圾不是。

02

我當然不是在批評所有的知識分子,在某種程度上,我也是知識分子,自認為在做著有價值的事情,知識本身也是人類智慧的結晶,不是垃圾本身,前提是,這個知識真的是智慧的結晶,而不是忽悠大眾的話術。

知識有真假,知識分子也分好壞。

真正的好的知識分子只把自己定位成提供知識的服務者,從來不應該是操控別人生活和思想的假上帝。

什麼「靈魂工程師」,什麼「社會的良心」,這些話都是騙人的鬼話。

知識分子跟普通人沒兩樣,都是人,並非太外來客。

普通人有的瑕疵和缺陷,知識分子一樣也不會少,知識分子不是高高在上的道德楷模,也沒資格去改造他人思想,去強行灌輸自以為是的生活方式和思考方式。

知識分子就是一種職業,一種提供知識的服務商,即沒有那麼高不可攀,也不應該對他們有超出職業技能之外的額外要求。

我之前說過,我們現代人對於慣常的對於知識分子的定位和看法,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類似於「普魯士教育模式」這樣的近代理性主義產物之上的。

這種教育模式是什麼呢?

本質上就是一條生產流水線,每個人都是這個流水線上的產品,而知識分子就是這條流水線的工程師,負責規劃社會,改造人民。

現在你應該知道了,你之所以認為知識分子就應該高高在上、指導人民,這種固化的思維模式其實是近代歐美的左翼知識分子刻意洗腦的結果,以便讓公眾心甘情願的付出高昂的稅金來養活他們,同時按照他們希望的方式行動與思考。

事實上的結果是什麼呢?

是他們利用「知識自負」消解了每個人對於好生活的判斷自由,同時滿足他們對於烏托邦的奇思怪想。

03

劉瑜在中美兩國的學術圈都呆過,她就說過,貌似高大上的美國學術圈其實充斥著「大量的平庸得令人髮指得文科博士」,她直白表示「學術圈就是個產品流水線,中外沒差別,裡面的人不存在睿智不睿智,最重要的是標準化」,她因此對學術圈極為不屑。

說到底,這不是哪個國家,哪個民族的問題,本質上就是近代左翼知識分子對社會的長時間洗腦塑造的結果。

如果沒有這種洗腦,公眾還會心甘情願拿錢養活這麼多不事生產,不幹正事的知識分子嗎?

他們不面對市場,研究一些毫無價值的、莫名其妙的課題,騙取經費,中飽私囊,隔一段時間就會生造各種讓人眼花繚亂的概念和術語,實則狗屁不通、在邏輯上根本站不住腳。

但只要你處於這條所謂的學術生產線,你就必須這麼幹,為什麼?因為專家學者就是這條生產線上的一環啊,他們就靠這種方式生存,久而久之,習慣成自然,自然成天然,知識分子就被社會想當然的看成了「靈魂之工程師」、「社會之良心」,自己也習慣了扮演上帝,裝著裝著就習慣了,真以為自己是上帝了。

是不是想想都感覺令人作嘔?

所以,什麼是好的知識分子?

不裝逼的知識分子才是好的知識分子,一個好的知識分子一定是個好的商人,提供最上乘的知識產品。

他們不認為自己說的一定對,他們不強迫別人按照他們的想法生活,不企圖改造社會和他人來符合自己的理念,他們輸出知識只是為了給他人以思考和啟發,把自己放在專業服務者的身分,專業理性、不卑不亢。

知識就是個產品,為人類服務的精神產品,本應琳琅滿目、各取所需,參差多態乃幸福本源。那些動不動就試圖消滅別人的產品,還打著為你好的旗號,是典型的壞比。

我們不要去做壞比,要抑制自己干涉、論斷他人私域生活的衝動,知識分子也不應該被污名化,因為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是好的知識分子,面對市場、傳播知識,在服務他人的同時,成就自己。

來源:北游獨立評論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