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逢李龜年》後面的故事

江南

@唐哲同學:

公元 770 年的春天,長沙。

乍暖還寒的早春。年近六旬,糖尿病晚期的詩人杜少陵,他在湘江碼頭邊的十元店裡,遇上了他少年時的偶像李龜年同學。

forest-7461807__480

他激動地寫下了《江南逢李龜年》,全詩共四句,卻寫出了人世間最美好的相逢,後人再無超越。

《江南逢李龜年》
岐王宅裡尋常見,崔九堂前幾度聞;
正是江南好風景,落花時節又逢君。

李龜年同學是盛唐時期東都洛陽最牛的音樂人,沒有之一!他會獨自填詞、譜曲,還會耍各種樂器。

如果東都洛陽有明星,李龜年就是最燿眼的那個。放在今天,那光環妥妥滴就是演唱會直播兩億人加持的劉德華。

他的粉絲、迷弟不光遍布洛陽城。就連山西的大詩人,進士王維同學都無法掩飾對李龜年發自內心的喜愛。

「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
願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

其實這首詩有兩個名字,一個是我們大家都熟悉的《相思》,還有一個名字,就叫《江上贈李龜年》。

數萬首唐詩凝結出三百首精華,其中有兩首是以 「李龜年」 的名字命名的,李龜年同學當年的影嚮力與其流量在大唐可窺一斑。

皇帝佬兒唐玄宗,對李龜年非常器重與認可。安排他在太常、教坊裡撰寫和教授宮廷樂曲。對一個文藝工作者來說,這是最無上的榮譽。

紅得發紫滴李龜年,自然是一些達官顯貴的座上賓。岐王是唐玄宗的弟弟,愛好風雅,便經常邀請李龜年到自己的府邸內閣登臺演出。

和岐王一樣,崔滌也愛好結交文人雅士,他在家中排行老九,因此也被稱作崔九。他的哥哥崔湜是唐玄宗的心腹,後來因為太平公主的案子丟了性命。

玄宗因為對崔湜的懷念和愧疚,也因此對崔滌很好,給予其尊爵厚祿。崔滌崔老九也經常邀請李龜年來自己的府邸裡探討文學曲藝,一同尋歡達旦。

此時的杜甫同學,還是一個十四五歲懵懂的屌絲少年。在東都洛陽的姑媽家,他見識了洛河兩岸的繁華。

一切事物都很新鮮的他,此時已經憧憬著未來的美好。這時他聽說了李龜年的名字,他便滿心滴仰慕和崇拜。

不久,他真的和姑父一起在岐王和崔滌的府裡看了李龜年的演出,偶像畢竟是偶像,他更多的只是在臺下默默的仰望。

李龜年不僅成為少年杜甫心中一張盛唐名片,更是他對自己未來滿懷希望的記憶。

只可惜,安史之亂爆發了。杜甫便開始了他一生的坎坷,仕途失意國破家亡。

44 歲時,小兒子活活餓死。48 歲時,一家老小蝸居在成都郊外四面透風的茅草屋裡,貧困交加,兒子經常餓得嚎啕大哭。

而李龜年本來被安排和玄宗一起逃往成都。結果路上為了尋回一把遺失的古琴而掉隊。

走錯方向的他一路順江而下,來到湖南洞庭湖,再從湘江坐漁船一路流落到南方。一代巨星最終熬到漁舟晚唱,以街頭、市井賣藝為苟活。

如今在長沙,59 歲的杜甫在碼頭邊,忽然聽到少年時在洛河邊聽到的熟悉的吟唱聲。

「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願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 而殘破的酒館裡,那個滿面風霜的老人,竟然是李龜年,杜甫他幾乎快辨認不出來了。

他趕快走上前,拉著李龜年的手。激動得近乎結巴的問:「李先生,是你嗎?你…… 你還記得我嗎?我是杜子美啊,當年在岐王和崔九府裡經常看您演出,還給你敬過酒的那個十來歲的少年啊!」

李龜年翻起沉重的眼皮,打量著眼前同樣滿面風霜的老人,自言自語道:「記得記得,原…… 原來是你啊!」

他鄉遇故知!而且還是少年時期的偶像。杜甫說完 「岐王宅裡尋常見,崔九堂前幾度聞」 本來要接著回憶過去一起飲酒歡歌達旦的情景,那會兒多麼開心啊。

說完上兩句,江南的風打在杜甫身上,他一哆嗦,思緒戛然而止。

沒有酒肉,沒有朋友,沒有歡聲,沒有笑語。只有乍暖還寒的早春,以及衣不蔽體的寒酸。殘破的酒館,以及街上行動遲緩麻木的路人。

杜甫收回思緒,180 度大轉彎地接了下兩句:「正是江南好風景,落花時節又逢君。」

這時候,作者的情感已經表達的非常濃厚。我們可以感受得到,當杜甫遇到少年偶像驚喜過後,看到眼前這個亂世裡風燭殘年的老人,再想到現在落魄的自己。

這跟回憶裡盛唐燿眼的明星,以及意氣風發的少年對比是多麼的明顯。盛唐已不再,而我們也已是將死之人。怎麼不會悲從中來,怎麼忍心再去回憶,不覺低下了頭。

一切都過去了,又有甚麼好說的呢?抬起頭早已釋然,環顧四周他只能自我安慰道:」 現在正是江南風景好的時候,李先生,我又遇到了你。「

一陣風蕭瑟地掃過。兩個老人站在花瓣漫天飛舞的海棠樹下。沉默地看著遠方,似乎回憶著過去,似乎眼中帶淚,似乎嘴角又帶笑……

蔣勛老師曾經說過,你不管從甚麼階段開始讀唐詩,從甚麼人開始喜歡唐詩,到最後在那裡等著你的,一定是杜甫的詩。不得不說確有一番道理。

李杜相逢,都是天涯淪落人!也就是這一年的臘月,杜甫走完了他一生的旅程。

臨死前杜甫寫到:「聞官軍收複河南、河北後就準備回歸故裡,但事不如意,其後四年都沒歸鄉,反倒是流落到江南…」

【後記】遇到李龜年後不久,杜甫坐一葉扁舟,從長沙往岳陽,因拮據數日不得食。當地縣令聽聞後,差人送酒肉到舟上,可憐一代文豪竟噎食而亡!

死後其子無力將其遺骨送返家鄉,草葬於耒陽。直到其孫為官之後,才將杜甫遺骨遷回家鄉河南偃師,這已是四十三年後的事了。

正所謂:短短四句話,
滄桑已兩輪。
興衰江山故,
最盼社稷穩。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