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秋,蘇州就美成了姑蘇

蘇州

秋天,一定要住在蘇州。因為一入秋,蘇州就美成了姑蘇

青天下的杏葉明晃晃的,拙政園的紅楓燦爛奪目,平江路的小橋流水,青瓦白牆的房子在秋日暖陽的照拂中宛如畫中游……

當年宋代詩人吳文英曾感慨道:「 可惜人生,不向吳城住。

蘇州的秋,是從寒山寺開始的。

當一夜秋風吹響廟樓的古鐘,霎時間,片片明黃葉落紛飛,它飛躍寺院,漂浮在古老的運河之上,只為把秋的問候捎給每一個當地人。

你無需靠近,只需等待。就像千年前的某一個夜晚,和詩人張繼一起,站在蘇州西郊的楓橋上,等待月亮緩緩落下,聽著流水滔滔不絕,千年無言的滄桑在忽明忽暗的燈光中,依稀閃現:

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

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


圖片|Anrem ©          圖片|青簡 ©

入秋一夜,姑蘇城現。夜半的鐘聲,把城中的一磚一瓦、一早一木、一器一物統統喚醒,它讓每個生命都有了靈魂,散發著昔日的光芒。

蘇州,一夜美成了姑蘇城。

如若你只願在煙花三月下江南,那你必定會錯過它的嫵媚。

在蘇州生活的當地人對秋天喜愛是赤裸裸的,就算再忙,也一定會抽出充足的時間去各個園林賞葉觀石。

圖片|mingcat ©         圖片|視覺中國

一入秋,拙政園的景象千變萬化。紅的楓葉、黃的銀杏、綠的芭蕉、飛虹橋上過滄浪亭中坐,避直就曲,一波三折。

拙政園的秋天沒有了古人口中的萬里悲秋,它多了些溫暖婉約,而這一切都來自時間的饋贈。

圖片|mingcat ©         圖片|來源於網絡

拙政園始建於明正德初年。五百年前,官場失意的王獻臣辭官回到了故鄉蘇州,他造此園只為「 鬧中取靜,不出城市而得山林之性,逍遙自得而享閒居之樂。」

取名「 拙政」,是選自西晉文人潘岳《閒居賦》中的「 築室種樹,逍遙自得……灌園鬻(yù,賣)蔬,以供朝夕之膳……此亦拙者之為政也」之句,暗喻自己是個拙者。

圖片|mingcat ©         圖片|方托馬斯的旅程 ©

拙政園建成後沒幾年,王獻臣就病死了。其後人把拙政園一分為二,東部賣給了刑部侍郎王心一,剩下的賣給了太子太保、弘文院大學士陳之遴。

後來吳三桂的駙馬王永寧進駐,再後來後來吳三桂舉兵反清失敗,王永寧懼而先死,拙政園又成了官家之物,日久荒涼……

圖片|mingcat ©         圖片|tthtt9 ©

滄海桑田,往事並不如煙,現在的拙政園,有點像明朝的「 房子」、裝著清朝的「 家具」、修了現代的「 大門」。

風吹一片葉,人隨秋而入,拙政園裡依舊人來人往,百年古樹鬱鬱蔥蔥,斜陽透過太湖石的洞孔,灑落在紅楓和黃杏上,彷彿一片炙熱的焰火交織著姑蘇城的夢。

五百年光陰歲月過去,蘇州依舊是那個姑蘇。

圖片|殷啟民 ©

蘇州的秋,就像吳儂細語般,軟糯香甜纏繞心間。

行過小巷裡弄,彷彿是被嗅覺、味覺牽引著。桂花香勾人心魂,小米粒般簇擁在一起,隨便走入一家店,桂花糖藕和桂花糖芋艿是姑蘇不變的經典。

圖片|Michael Hakel ©            圖片|xiao_an ©

再走不遠,就能真真切切聞見糖炒栗子的香,此時人們正排著隊,急不可耐地剝開燙手的栗子,一口咬下,滾燙的幸福讓深秋變得熱烈。

而此時最不能等的,是秋蟹。一年只在此時,蟹黃膏肥。而那一句「 不是陽澄湖蟹好,人生何必住蘇州」也在此時繞樑入耳。

深秋了,此時再吃上一碗蘇州扣肉,香油浸染,肥美而足,小抿一口蘇州吳酒,只嘆人生在世,誰不圖個自在喝酒吃肉的生活?

秋意濃,食慾濃,回憶也濃。

姑甦的秋,不僅有這世間的溫情,還有著生活最高的詩意。

時光荏苒,姑蘇城猶在,寒山寺的鐘聲猶響,拙政園的楓葉杏黃美了五百年。

李白說:「 姑蘇台上烏棲時,吳王宮裡醉西施。吳歌楚舞歡未畢, 青山欲銜半邊日。銀箭金壺漏水多,起看秋月墜江波。東方漸高奈樂何!

而要我說,冬天就要來了,而你,還不快來姑蘇城裡住一住。

圖片|合格注水豬肉 ©

來源       物道精緻生活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