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食

湯圓

在詩人眼裡

秋天是寂寥蕭瑟的傷懷

在吃貨眼裡

秋天是秀色可餐的季節

整個秋天

從立秋到霜降

總有數不勝數的美味

來解秋燥秋乏

洪湖的蓮藕

洞庭的魚蝦

陽澄湖的大閘蟹

紹興的老酒

更不必說

還有沾著秋露正當時的水果

單是這些名詞的堆曡

就是一首讓人食指大動的歌

秋風起,蟹腳癢

吃蟹飲酒、賦詩作詞

從古至今

是文人吃貨的一大趣事

陽澄湖的大閘蟹

無疑為諸蟹中的花魁

最得老饕們青睞

難怪最懂生活的宋人要贊嘆:

不到廬山辜負目

不食螃蟹辜負腹

就連大文豪蘇東坡都忍不住

在大閘蟹面前

放下自己的矜持:

堪笑吳中饞太守

一詩換得兩尖團

以詩換蟹

也算是一樁風雅趣談了

秋日食花

大約算是最風雅之事

在秋雨纏綿的午後

摘幾枝帶雨桂花

生起火來

看青煙斜入雨簾

煮一碗酒釀桂花圓子

蒸一盤桂花糯米藕

把清秋的寒涼

化作暖胃的美食

就一叢淵明的菊

喝一杯太白的酒

埋一爐易安的香

點一盞義山的燭

或孤影對窗

或依偎成雙

都是靜享清秋

圖一 | 宋樂天

自打一入秋

老北京便開始貼秋膘

性寒味甘的鴨肉

便成了他們的首選

全聚德剛出爐的烤鴨

趁熱蘸上白糖

是真正入口即化的一口酥

片好的鴨肉鴨皮

和著蔥絲瓜條抹上醬

往薄餅裡一夾

香酥脆爽

那滋味,怎一個美字了得

在這幹燥的季節

鴨肉既滿足了口腹之欲

又能滋五髒之陰

清虛勞之熱

圖一 | 鄭順喜

在食養這件事上

天南地北的中國人

可真是下足了功夫

根據時令的不同

巧借自然的恩賜

以不同的食物

來調養身體

以順應時序的發展

荷花一身寶

秋藕最補人

食秋藕

與食秋梨有異曲同工之妙

可以養陰清熱

可以潤燥止渴

可以清心安神

如果說烤鴨是北方的代表

那麼秋藕則便是南方的代表

時下寒露已過

霜降不遠

瓜果皆熟、蝦蟹正肥

間或陰雨、間或高雲

正是秋閑好時節

俗語雲時不我待

不如趁此良機

賞風月、享清閑

大快一番朵頤

以慰身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