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災之後,澳大利亞森林開始浴火重生……無需人類幫忙

澳洲森林

文:鄭好

2020年的2月初,曾經在烈焰中化作焦土的澳大利亞森林,開始了自我修復工程……由於愚蠢的人類沒來添亂,一切修復工程是如此神奇地順利:

自從人類降臨在這顆藍色星球

對大自然的無知一直伴隨到今天

95%的大海還沒被探索過

而對森林的無知則導致了各種奇談怪論

在澳洲土著人出現之前

澳洲已經生活著多種會放火的猛禽

土著把它們稱作火鷹

這說明澳洲的大火就是自然界循環的一環

澳大利亞森林被徹底摧毀了?

大火年年有,今年特別大,目睹這場世紀大火的人類被嚇壞了,他們目睹了超過10億隻哺乳類、爬行類、鳥類動物葬身火海……以及,數不盡的植物生靈變成了焦炭。許多人認為,這篇大森林估計十萬年都恢復不了了。真的是這樣麼?一些攝影記者開始深入這片「被詛咒之地」一探究竟…

他們驚訝地發現,被烈火烤焦的樹幹上,竟然長出了新芽!這……似乎太不可思議了。而且,由於氣溫開始變得正常,開始發芽的植物並不是個別現象,在曾經死氣沉沉的那片焦土上,各種生命的色彩開始奪取了主導權。

這是杜拉格國家公園的附近發出的一些新芽(圖源:AAP)

這是新南威爾士州庫爾努拉的「焦炭」正在再生(圖源:AAP)

這是新南威爾士州庫爾努拉的另一處「焦炭」(圖源:AAP)

氣象專家說,他們預計未來一段時間可能會有降雨

然而還沒開始下雨,生命就已經開始萌發了(圖片:AAP)

在昆士蘭佩雷吉安海灘附近,一棵被森林大火燒焦的「枯木」上也長出了綠色的嫩芽(圖片:AAP)

也許昆士蘭確實需要一場大雨,但大雨還在醞釀中,大火中的枯木卻發出了芽,斑駁的黑炭狀樹皮幾乎脫落了一小半,一旦大雨磅礴,估計烈焰的記號都留不下來了

在Blue Mountains附近的大火「廢墟」中,被「徹底燒毀」的植物竟然在緩慢變綠

曾經,這裡只有一片焦黑,現在,新生的草本植物和灌木竟然衝破了這片厚厚的炭黑

蕨類植物擁有極強的自我修復能力,它們很可能是第一波湧現的純色綠植,畢竟,這是幾億年前搶灘登陸的勝利物種

其他的生命形態也在這片焦土中拚命爭奪戰略制高點

一些在烈火中搖搖欲墜的炭渣,那些看上去死了很久的高大樹木竟然也在快速發芽 圖源Murray Lowe

 

2  生態專家又是怎麼回應的?

墨爾本大學森林與生態系統科學教授羅德尼·基南(Rodney Keenan)對《精英日報》表示,火災並不總是破壞整個生態系統。基南說,億萬年來,澳洲的許多森林和野生動物都適應了火災

他指出,澳洲的諸多種類的大型植物——比如桉樹——在火災後一直可以原地滿血復活。當然,並不是所有的澳大利亞地區的物種都能像東南沿海各州那群奇葩那樣完美抵禦高溫火災。

基南解釋說:「一些亞熱帶和溫帶雨林特有的植物確實已經被燒毀,有的物種無法忍受長期火災。」他們的恢復能力,人類還需要再研究。森林恢復的能力,也將取決於現有頑強生命形態的生殖能力。」

一些樹木和植物產生的種子帶有一層堅硬的外殼,可能會一直處於休眠狀態,直到起火後才釋放出來。然而,如果一個特定的森林經歷了多次快速連續的火災,那麼從第一次火災的種子中生長出來的樹木可能無法產生新的種子。鑒於此,基南建議當地人監測受影響的生態系統,並主動干預以保護它們,否則長期後果可能會非常嚴重。

「這些依靠種子再生的植被物種如果長期多次沉浸在火災中,也可能會在沒有干預的情況下從這些地區消失,」基南補充說,人類可以開展一些防止水土流失的輔助工作,對燃燒強烈的地區,也進行快速再植工作,不過還是儘可能開展減少未來火災風險的活動吧。」

3 人類出現之前誰在放火?

在英國殖民者到來之前,澳大利亞本土有許多的土著人,大概可以分成750多個語種,數以千計的部落,他們之間的文化沒啥共性,但卻有相似的共同傳說:人類使用火,是猛禽教的……

一開始白人當做是神話,後來住久了才發現,在這片神奇的大陸上,竟然真的有猛禽用放火的方式驅趕獵物:

這片大陸的生靈對火併不陌生,它們首先適應了大火,一開始是乾燥的天氣和閃電,後來,便是這些四處縱火的鳥類。

在幾個世紀前的觀察和學習中,澳大利亞北部的土著居民發現,他們稱之為「火鷹」的一些猛禽可以通過用嘴或爪子將燃燒的樹枝帶到新的地點來控制火勢。利用風,把火勢控制在「有利於自己捕獵」的狀況下。

這些猛禽會利用燃燒的植物來幫助打獵,使昆蟲和其他試圖逃離大火的小動物輕易成為它們的大餐。(請閱讀野火是如何形成的,以及它們為何如此危險。)

這些軼事是在最近發表在《人種學雜誌》上的一項研究中彙編的,可能會讓一些人重新思考火災是如何通過熱帶稀樹草原蔓延的,就像澳大利亞北部那樣。

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國家地理獎獲得者和地理學家馬克·邦塔警告說:「我們知道的太少了……」「我們合作過程中獲得的大部分數據,都是與土著民族合作的獲取的……他們可能已經知道這兒4萬年或更長時間的物種故事。」

嘯栗鳶Whistling Kite, 黑鳶Black Kite and 褐隼Brown Falcon以及它們的近親們都很會利用火。在人類出現前的百萬年間,它們早已習慣於這兒的森林大火,並學會了利用火。

火,是自然規律的一部分。森林大火是地球生態圈的重要組成部分,自從有了森林也就有了大火,在人類降臨這顆星球之前,無數生靈都懂得如何「從灰燼中重生」……地球不會因為森林大火而毀滅,澳大利亞更不會因為一場大火而滅亡。

文章來源:星系花園鄭好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