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山素季:左手拉著希拉里,右手拉著奧巴馬,中間還有個索羅斯

昂山素季
作者:美國羅文

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的被捕,標誌著緬甸曾經一度令人鼓舞的民主開端遭受慘敗,在這個過程中有許多因素有意或無意地鑄成了這一結果。但是,它的主要推動力是軍方與該國文職領導人昂山素季之間多年來的權力鬥爭。

民主過渡可能是一個混亂的過程。舊政權往往會逐步緩慢放棄權力。在可能持續數十年的過渡階段,威權主義和民主制度常常並存。如果它們相處得還不錯,並且對最終目標有共同的理解,那麼它們就有機會達成目標。

那曾經是緬甸的希望。經過數十年的鐵腕統治,該國的軍政府在2011年開始將權力移交給文職政府。昂山素季領導的政黨在2015年的大選中獲勝後,政府由她領導。她因反抗軍政府統治而被軟禁多年,並因此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但是,在過去幾年中的大部分時間裡,雙方加劇了一場苦澀的、越來越激烈的零和競爭,而不是共存。最後,昂山素季輸給了拿著槍的一方。她再次成為囚犯。

昂山素季的批評者指責她沒有讓緬甸的政治派別參與民主過渡,卻主要設法把它們排除在外。他們指責她把自己的政黨架空;清洗潛在的競爭對手;加強對記者的限制;將緬甸少數民族邊緣化,以增強她所屬的緬人的支持;鞏固統治,就連她黨內的一些成員都將其描述為專制統治的開端。「這變成了一人政黨。」

即使在2017年軍方系統性殺害羅辛亞穆斯林最嚴重的時期,一些活動人士認為,昂山素季對民主構成的威脅幾乎和軍方相當。「沒有真正的民主價值觀跡象,」「任何不支持他們議程的人都是敵人。」

2017年,羅興亞難民從緬甸穿越邊境前往孟加拉國

去年11月,昂山素季政府禁止大量緬甸少數民族參加全國大選,這些少數民族通常支持自己的政黨。她的政黨隨後以壓倒性優勢獲勝。

昂山素季一次又一次地採取行動,削弱軍隊剩餘的權力,包括保證保留議會四分之一的席位。這可能是「她做過的最冒險的事情」。

軍事領導人也逐步背信棄義,強硬派堅持並最終通過武力奪取了他們認為被錯誤拿走的權力。

國際社會對她一度熱烈的支持,轉變為如今的冷淡,源於認為她支持軍方對羅辛亞穆斯林的種族清洗,是政治上的權宜之計,或是出於冷漠的自私。她保護將軍們,與之妥協,以免他們背叛她。

但也有很多本地人認為,她為軍隊清洗羅辛亞人辯護是出於真誠的信念。多年來,她一直表示,羅辛亞人是非法的外國人,受到鮮為人知的外部勢力的支持,對緬甸占多數的佛教徒構成威脅。

政治科學家將民主過渡比作契約,是一種國家利益攸關者之間達成的協議,認為某些新體制將比舊體制更好。但如果這些勢力認為變革不再有價值,或認為其他各方不再值得信任,協議就會破裂。

多年來,緬甸軍方和昂山素季都在削弱這一協議。此次的政變只是一系列削減中的最後一項。

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次政權的崩潰是一個慘痛的教訓,說明了實現從獨裁到民主的和平過渡有多麼艱難,儘管在這個威權主義者日益收緊控制、民主倒退的時代,這種過渡越來越罕見。但這也和強硬的性格與頑固的機構有關,事實證明,各方不願意或無法走得更遠。

於是將軍們改變了戰略,決定自己攫取權力。

另外,據美媒《國家檔案》報道,全球主義自由主義者昂山素季還是民主黨大佬們的親密盟友。

《國家檔案》稱,她與希拉里·克林頓和喬治·索羅斯都有密切關係。

前國務卿希拉里在2011年兩位自由派女政治家首次會面後,與昂山素季建立了更密切的關係,一見面就開始”戰略合作”。

“經過這麼多年對這位著名的緬甸持不同政見者的閱讀和思考,我們終於面對面了,”希拉里在《艱難抉擇》(Hard Choices)中寫道,這是她擔任國務卿期間的記述。”我覺得我們已經認識了一輩子,儘管我們才剛剛見面……很快我們就像老朋友一樣聊天、制定戰略和大笑。”

希拉里建議昂山素季在2012年緬甸大選中競選一個議會席位,昂山素季最終做到了,開啟了後者在緬甸的正式政治生涯。

兩位自由主義者之間的欽佩是雙向的。昂山素季對希拉里大加讚賞。

昂山素季還得到了時任總統奧巴馬的大力支持,他經常主張將她從軟禁中釋放。上世紀90年代和2000年代,昂山素季因參與反緬甸政府的暴動,多次以”顛覆行為”被捕。

2012年,奧巴馬向她頒發了美國國會金質獎章,她稱這是”我一生中最感動的日子之一”。

最終,奧巴馬政府通過對緬甸實施制裁,並堅持只有在昂山素季在緬甸發揮政治作用的情況下才會解除制裁,從而促成了昂山素季在2015年的崛起。

昂山素季的另一個重要盟友是億萬富翁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及其全球非政府組織網絡,該網絡大力支持她的活動。

“在我參與緬甸事務的過程中,我一直並將繼續受到她的遠見卓識的指導,”索羅斯在2012年與她會面後說。

索羅斯的開放社會基金會(OSF)自1994年起就有一個”緬甸項目”,多年來一直致力於破壞緬甸政府。據緬甸”十一媒體(Myanmar’s Eleven Media)”報道,活躍在緬甸的100多個非政府組織都得到了索羅斯的資助。

「現年89歲的喬治-索羅斯也被批評為操縱緬甸政治,他通過開放社會基金會(OSF)支持了100多個組織,正如該基金會網站上所說的那樣。

緬甸民主之聲(DVB)、仰光新聞學校、達彪(Thabyay)教育基金會、美陶(Mal Daw)診所、緬甸平等組織、緬甸觀察家媒體集團、緬甸戰略與政策研究所、緬甸和平與安全研究所、緬甸筆會、緬中管道觀察委員會、緬甸賦予地區議會權力中心、緬甸人權文獻網、孟加拉國法律援助和服務信託基金、伊洛瓦底出版集團等都是開放社會基金會所稱的合作夥伴。開放社會基金會還表示,強化權力(Fortify Right)團體(一個以人權為名為孟加拉人爭取權利的團體)也曾經得到過它的資助。」

自由主義的全國民主聯盟(NLD)黨的領導人、國務委員昂山素季儘管在憲法上不符合擔任國家領導人的資格,但她還是擔任了事實上的國家領導人。她通過她的代理人,即正式的國家領導人明溫特總統進行統治。

當她更近一步攫取己方的勢力而不是為人民而戰時,她的正義事業似乎就走到了盡頭。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