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M機最後的掙扎:時代拋棄你時,連聲招呼都不打

ATM機

文: 肖望

李亮正為自己此前的決定感到慶幸。

兩年前,他從南方一家生產、銷售ATM機的公司離職,成為一名街道辦事處的工作人員。「行業已經要變天了,不再是朝陽產業。我必須早做打算,找一份更安穩、長久的工作。」

但變化比他想像的來得更為迅速。

就在李亮離職的這年(2018年),相關上市公司的財報顯示,多家ATM(自動取款機)廠商從淨利潤下滑開始轉向大幅度虧損,2019年虧損進一步加劇,好日子一去不復返——過去多年,這些企業曾賺得盆滿缽滿。

伴隨移動支付越來越普及,現金使用加速萎縮,如今,央行法定數字貨幣也漸行漸近。

8月12日,商務部下發通知提出,在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及中西部具備條件的試點地區開展數字人民幣試點。先由深圳、成都、蘇州、雄安新區等地及未來冬奧場景相關部門協助推進,後續視情擴大到其他地區。

據21世紀經濟報道,工農中建等四大國有銀行正在大規模內測「數字人民幣」電子錢包,輸入手機號就能完成轉帳,無網絡也行,還可掃碼消費。

數字人民幣定位是現金(M0)替代。一旦數字人民幣正式推出,是否會給已有半個世紀歷史的ATM機致命一擊?

ATM廠商靠炒股求生

「公司當時營業收入、利潤增長還不錯,但我心裡沒底。移動支付發展太快了,我自己一年到頭都沒有去過銀行網點、用過ATM了。」李亮如此解釋自己兩年前的擔憂。

如今看來,他的擔憂早已成為現實。

以國內ATM機生產廠商之一的御銀股份(002177.SZ)為例,其財報顯示,其淨利潤從2017年的1377萬元驟降788%至2018年虧損9482萬元,2019年淨利潤錄得6728萬元,但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淨利潤虧損2465萬元。淨利潤轉正的主要貢獻,來自證券投資獲利9583萬元。

由於扣非後淨利潤已連續三年虧損,御銀股份甚至收到深交所問詢函,要求說明業績連續下滑的合理性。

御銀股份解釋,由於移動支付持續蓬勃發展,銀行網點和 ATM 網絡受到了較大衝擊。銀行網點新增逐步陷入停滯;網點內新增金融機具需求大幅減少。同時行業內各種競爭也日趨激烈。公司ATM產品銷量從2017年的4397台,到2018年降至2098台,2019年僅銷售出230台,且單台ATM收入下降。

今年4月,御銀股份公告稱,擬使用不超過8億元自有閒置資金用於證券投資。對御銀股份來說,賣ATM已不及「炒股」。

另一家ATM廠商恆銀科技(原恆銀金融,股票代碼:603106.SH)財報也顯示,其2018年淨利潤8007萬元,同比驟降46%,2019年虧損3894萬元,扣非後淨利潤更是虧損1.09億元。其中,3500萬元政府補助和4800萬元投資收益顯著縮小了虧損幅度。

今年3月,公司公告擬使用不超過2億元的暫時閒置募集資金購買理財產品。

在新三板掛牌的ATM廠商新達通也已三年連續巨虧。在優化崗位和人員之外,新達通甚至開始布局光伏發電和教育培訓。

而李亮的前公司日子也不好過。「聽說公司今年調整合併了許多崗位。」李亮說。

取款機曾是「印鈔機」

ATM廠商是有過好日子的。現金時代,一台台自動取款機就是ATM廠商的「印鈔機」,且供不應求。

1967年6月27日,世界第一台ATM在英國巴克萊銀行恩菲爾德支行投入使用。在此後的53年間,ATM隨著人類生活的足跡遍布全球各個角落,甚至在南極最大的科研中心麥克默多站,也裝有兩台ATM供居民使用,被稱為「世界上最孤獨的ATM」。

國內第一台ATM在1987年由中國銀行珠海分行引進。當時,一台ATM有一噸多重,安裝的時候需要用吊車。最初的ATM主要作為展示用途。

1993年,我國啟動以電子貨幣應用為重點的「金卡工程」,銀行系統經過電算化改造,對ATM設備的需求開始快速增長。

上世紀90年代進入遼寧某大行工作的何聰回憶,工作初期銀行還是手工記帳模式,存取款都只能在固定的儲蓄所。1995年,何聰在儲蓄所第一次見到ATM。「很新奇,剛開始都不敢用,一台機器50萬,我那時候工資每個月也就一千,怕給碰壞了。」

到2005年末,我國ATM保有量為9.5萬台。出於安全和技術考慮,銀行最初採購時以日立、迪堡、NCR等美國、日本品牌為主,國產ATM廠商一般以代理進口設備和自行研發並進。

據此後進入ATM廠商工作的何聰回憶,2004年開始,銀行對ATM的需求爆發,自己一年中有3/4的時間都在外地談業務,跑遍了大江南北。公司團隊隨業務急劇擴張,每次出差歸來,團隊中就有許多新面孔,聚餐後,何聰又匆匆趕往下一個目的地出差。

擴張盛宴中,國產ATM開始嶄露頭角。2007年登陸A股的廣電運通(002152.SH)成為國內首家ATM上市公司,2006年、2007年、2008年其淨利潤分別達到9014萬元、2.32億元、3.32億元,增速分別高達143%、153%、40.55%。

持續高速增長的市場吸引了大量企業分食蛋糕。新達通是ATM市場最後一批入局者,2013年其淨利潤達到5170萬元,增速高達763.63%,2014年、2015年度淨利潤也都超過3000萬元。

國產廠商的進入,帶動ATM價格大幅下降,從最初的40萬元/台降至不到5萬元/台。ATM也得到進一步普及,開始走出省級分行、星級酒店、大型商場等場所,遍布街頭巷尾。

央行發布的支付體系運行報告顯示,2015年,我國ATM保有量達到86.67萬台,新增25.18萬台,遠超此前每年10萬台左右的增量。中國成為全球最大的ATM銷售市場。

全球ATM行業協會CEO麥克·李在2015年末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這只是一個開始。

但事後回看,這已是盛宴的尾聲。

時代拋棄你時,連聲招呼都不打」

變化在2015年春節就已經埋下伏筆。

這年春節,微信牽手春晚開啟全民搶微信紅包。2016年,支付寶接棒春晚紅包集五福。

此後,移動支付相繼拓展線下消費場景,購物、出行、外賣等線上服務爆發,不帶現金也不會影響生活。

ATM廠商們並非沒有看到這些變化,但過往多年的高增長讓它們認為,這只是小波折。

御銀科技在2017年表示,全球大部分成熟市場,ATM設備及現金取款交易量仍在增長。

2017年登陸A股的恆銀科技也安慰投資者們,現金的重要性不會改變,受傳統文化觀念影響,我國消費者對現金結算有一定偏好度,ATM仍有市場需求。理由是,世界上成熟市場在2012年每10萬人擁有ATM就超過120台,而中國2016年每10萬人擁有ATM仍只有63台。

但此時,ATM的買單方——銀行,對網點的布局態度也已轉變。

2015年, 被稱為「宇宙行」的工商銀行開始優化物理網點,但增加了自助銀行及ATM布放。這一年,工行還推出e-ICBC互聯網金融戰略,宣布要在線上再建一個工行。

2016年,工行首次明確提出控制物理網點總量,將輕型網點作為進駐和覆蓋新興、空白區域的有效方式。工行的自助銀行、自動櫃員機數量開始下降。財報顯示,從2016年末至2019年末,工行自助銀行減少3490個,ATM減少17892台。用戶使用ATM的頻次也大幅下滑,ATM交易額減少5萬億元。與此同時,2019年工行網絡金融業務占比提升至98.1%。

某銀行櫃員肖銘介紹,當前用戶使用ATM主要為了存錢。受困於運營成本,ATM跨行轉帳仍然收取每筆2-4元的手續費。目前他所在支行的ATM已從6台減至4台。

據行業早前測算,國內單台 ATM 每年至少發生 0.98 萬筆跨行取款交易才能盈虧平衡。由於入不敷出,2016年後ATM跨行轉帳還提高了收費標準,而移動支付、手機銀行已普遍免費。

同期,銀行業和第三方支付的移動支付業務高速發展。央行數據顯示,自2015年末至2019年末,銀行業移動支付筆數增長6.3倍,從138.37億筆增至1014.31億筆,金額從108.22萬億元增至347.11萬億元。非銀支付機構網絡支付筆數增長7.76倍,從821.45億筆增至7199.98億筆,金額從49.48萬億元增至249.88萬億元。

ATM跨行轉帳曾是電信網絡詐騙的重災區,央行一度要求銀行ATM轉帳延遲24小時到帳。2019年3月,央行取消這一限制,因為通過ATM誘騙詐騙數量已經很少。

「直到2017年之前,同業都認為只有低價、技術、產品性能才是競爭關鍵,現金循環、記錄冠字號、刷臉取款,ATM技術也不斷進步。移動支付根本沒有被視為威脅。」李亮感嘆,「時代在拋棄你時,連一聲招呼都不會打。」

數字人民幣成最後一擊?

今年7月,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與滴滴出行達成戰略合作協議。據《財新》報道稱,美團點評、嗶哩嗶哩(B站)也將與參與數字貨幣項目的銀行展開合作。

在何聰看來,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牽手滴滴、美團等主要為布局消費場景,分羹移動支付市場,與ATM等現金交易關係不大。但疫情加速消費線上化,隨著數字人民幣的應用場景不斷豐富,現金交易規模可能進一步下降。

「國內自助現金設備的確新增不多,不過海外市場的需求不錯。國內市場綜合櫃檯機等個性化需求更多。」何聰介紹。

當前,商業銀行正在大規模進行網點智能化改造。廣電運通認為,按照全國22.8萬個網點,每個網點改造費100-200萬元預算進行計算,這是一個千億級的新興市場。

農業銀行8月11日宣布,該行2.2萬個網點全部實現智能化,將持續推進運營人員轉崗、增加營銷人員數量及占比。

但網點們還面臨另一個窘境,許多客戶已經不去網點了。中國銀行業協會統計,2019年末銀行電子渠道分流率已達89.77%。

上市ATM廠商中,廣電運通成為為數不多仍維持利潤增長的公司。

ATM行業觀察者楊洋向作者介紹,廣電運通基於現金設備製造的技術延伸至交通、智能零售機具製造領域,還根據銀行業需求,股權投資銀行信息中台系統,在人工智能方面投入研究。

與此同時,包括廣電運通、御銀股份在內的ATM廠商,表示正在進行數字貨幣相關的研究,希望成為「數字貨幣」概念股。廣電運通介紹,公司主要研究自助設備上數字貨幣與銀行帳戶貨幣之間的兌換,銀行自助設備包括但不限於ATM等。目前尚處於研發階段,無相關業務收入。

「IBM早年也是賣硬件,但現在以諮詢、軟件服務為主。主要是根據市場的需求和自身業務基礎,儘早布局新方向。」楊洋表示。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楊濤認為,「數字人民幣」如果推出,對ATM應有影響,但衝擊有限。一是ATM主要受整個移動支付發展的影響,以及現金存取場景的需求減少;二是預計「數字人民幣」的使用群體和ATM用戶差異較大,前者以數字化偏好者、中青年和專業人士為主,後者以習慣線下人群、中老年等為主。

(文中李亮、何聰、楊洋、肖銘均為化名)

來源:稜鏡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