園林盡頭,姑蘇城

蘇州園林
蘇州園林,只一眼
就讓人傾心,讓人銷魂;

再一眼,既覺親切又覺遙遠,

仿佛一位絕代風華的

女子從前世走來,

今生化作一處庭園,

對著今人欲說還休。

這怎不教人追問:

「她的風華因何而生?

她又有著怎樣的過往?」

圖片

蘇州園林,”咫尺之內再造乾坤”。

她總是院牆高築,門庭虛掩。

探身進門,你或許看見一道窄門,

門後留著條路,深入她的內心。

蜿蜒小路的一邊

還是牆,牆上開一排漏窗。

總覺得建造園林的人

應是像陶淵明那般,

不喜世俗的喧囂,便自建一方天地。

正如拙政園之名取自

「灌園鬻蔬,以供朝夕之膳……

此亦拙者之為政也。」

每日灌溉賣菜以求早晚有飯吃,

這便是我們無為之人的工作了。

只這名便也為園林添了

幾分閑適恬淡與悠然自得。

圖片

又覺得主人應是王維那樣的,

將詩與畫揉進了園林裡去。

一山一石,一草一木,

就連那流淌的溪水與池中的

錦鯉都似要吟出幾句詩才肯罷休。

而那詩又仿佛在

脫口而出的瞬間躍然成畫,

繪出了山石草木,池塘錦鯉。

詩意地棲居於此,

不經意間身上便也

染了些許文人的雅致。

圖片

蘇州園林是文人的園林,

是建造者對意境的追求。

園林間充斥著詩情畫意,

處處彰顯著文人的閑情雅致,

與誰同坐軒便是取意

蘇軾《點絳唇·閑倚胡牀》詞:

閑倚胡牀,庾公樓外峰千朵,

與誰同坐?明月清風我。

別乘一來,有唱應須和。

還知麼,

自從添個,風月平分破。

圖片

軒內扇形窗洞兩旁懸掛著

詩句聯「江山如有待,花柳自無私」,

出自唐杜甫《後游》詩:

寺憶新游處,橋憐再渡時。

江山如有待,花柳更無私。

野潤煙光薄,沙喧日色遲。

客愁全為減,舍此複何之?

圖片

蘇州園林的籐

在屈伸中守分寸:

老籐淩空,枯枝向蒼天,

屈曲遒勁;新籐攀牆,

嫩綠點朱閣,輕曼舒卷。

樹在疏密間循章法:

喬木孤種,灌木叢植,

出牆只要稀疏幾枝,

繞屋則需蔥蘢一片。

再看那竹青倚粉牆,

落紅墜白石,

幾蓬衰草擁醜石二三,

小軒窗前聞菊,

吳王靠邊聽荷,誰知其中究竟

有幾分天意,又有幾分人意?

圖片

蘇州園林的窗是通透的,

立於窗後向外望去,

窗外是景,景內有窗,

空間序列無窮盡。

鏤空的窗欞,與窗外的景致

共同勾勒出蘇州園林獨特的層次美,

這美也因鏤窗界著而顯其深度。

圖片

突然想起小學課本中《蘇州園林》

的那句「隔而未隔,界而未界。」

如今回想起來,只覺窗外景致那種

若即若離的感覺被

葉聖陶先生描寫的恰到好處。

有芭蕉一碧,亭亭玉立。

倩影裊娜上粉牆,

巷口小風一吹,便輕輕起舞。

粉粉一截牆,虛虛一朵影,

徐徐一陣風,就讓這水水一株

芭蕉脫俗欲仙,如真似幻。

圖片

蘇州園林的美是不講求對稱的。

亭臺樓閣、石凳小橋與

園中草木相互配合布置,

建築布景既不雷同也不對稱,

少了些刻板,多了分靈動。

園林是池沼皆採用活水,

池沼裡多荷花睡蓮,

夏日裡,接天的蓮葉、

映日的荷花與睡蓮下

幾尾錦鯉相映成趣。

游玩累了便尋一處水榭樓臺坐下,

觀鯉賞荷,再剝幾顆蓮子,

嘗一嘗露味月香。

圖片

蘇州園林處處體現著中國的自然觀。

園中草木籐蔓高低疏密自然生長,

岸邊山石的曡砌任其犬牙交錯,

沒有人為的刻意,渾然天成間盡顯自然。

園林的建造皆是因地制宜,

本於自然,而又高於自然。

「雨打在樹上和瓦上,

韻律都清脆可聽。

尤其是鏗鏗敲在屋瓦上,

那古老的音樂,屬於中國。」

圖片

黃梅時節的蘇州園林

是裹在氤氳水霧裡的,

簷下聽雨,最是愜意。

日本的枯山水是在

沒有水的地方安置石子白沙,

以石為山,以沙帶水,

配以綠苔灌木,是侘寂的。

中國的蘇州園林

因水就勢造園,因地制宜,

漫步其中移步換景,變幻無窮,

是充滿生機的,卻又顯幽靜。

圖片

蘇州園林

是「中國式雅致生活」的代表。

是「閑愛孤雲淨愛僧」,

是「洗墨魚吞硯,烹茶鶴避煙」,

是「笑看風輕雲淡、閑聽花靜鳥喧」,

是「竹密豈妨流水過,山高哪礙野雲飛」,

是「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

是「琴撥幽靜處,茶煮溪橋邊」,

是「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是「高臥丘壑中,逃名塵世外」。

圖片

周作人先生在

《北京的茶食》中也說:

「我們看夕陽,看秋河,

看花,聽雨,聞香,

喝不求解渴的酒,吃不求飽的點心,

都是生活上必要的——

雖然是無用的裝點,而且是愈精煉愈好。」

生活在蘇州園林,可以感覺這種無用。

蘇州園林的美,叫人分不清

是藏是露,是天然還是人意,

是靜是動,是虛是實。

但我們一定感受到,這份美就在

庭院深深深幾許的探幽中生根,

就在小園香徑獨徘徊的疏朗中發芽,

就在靜觀小築倆不厭的意會中綻放。

圖片

乾隆六下江南,過姑蘇留戀不前。

返回京城後,還仿造了

這江南的園林,以便時常得見。

誰謂今日非昔日,端知城市有山林。

正看虛靜中那幾許靈動輕點,

不知不覺又沉浸於

清雅中那微抹的幾分迷醉。

圖片

在粉牆的映襯下,青石更嶙峋了,

竹枝更纖柔了,柳煙更飄逸了,

青楓葉尖透出了點點縧紅;新綠更嫩了,

濃綠更沉了,桃紅更秀氣了,

菊黃更寧靜了,明豔的茶花清麗了,

潔白的玉蘭籠著紫氣。

粉牆還須黛瓦配。

黑白須分明,清雅方脫俗。

而在那階上窗下,屋角簷底,

路邊牆際,園中景物

都會留下淺影,留下嫵媚。

而最讓人迷醉的還是水中的倒影。

圖片

一泓清池,將亭臺樓閣,

嘉樹繁花盡收其中。

而實物的凝重質感在水中溶化,

沉濁氣息被水清洗。

水中一世界,比玉更清,

比琉璃更潤,浮動在粼粼波光中。

波心偶爾一動,

水中世界便化成幻彩一片。

圖片

爾後,一個清明世界

又漸漸隱現出來。有影不能無風。

風吹影動,便是活影。

風還令幽竹疏狂,青松長嘯,暗香遠送。

有風自有情,是為風情。

有風破雲,雲去月來,是為風月。

試想溶溶月光下,看幽竹疏狂,

聽青松長嘯,聞暗香遠來,

真是風月更兼風情,

怎不叫人心清而又神醉呢?

圖片

園中各處自有其香,

即使花事已了,

也能透過

字裡行間而見一斑。

欲面水閑看「門前流水帶花香」,

可臨「荷風四面亭」、

「藕香榭」、「遠香堂」;

欲拾級遠眺「香雪空蒙月轉廊」,

可登「暗香疏影樓」、

「香雪雲蔚亭」;

野游,可小憩「秫香館」,

靜養,則獨坐「聞妙香室」。

圖片

如果說一種香就是一種

捉摸不定的心情,

那麼每一朵花都是一段

淡出記憶的心事。

幸虧園中的點睛之筆,

讓我們體味每一種情緒,

為我們留住所有的花事,

我們才懂得於無香處聞香,

於有香處聞韻,

於無聲處聽聲,有聲出聽意。

圖片

園林裡的牌匾碑刻

皆是字字珠璣。

它讓我們在

「讀書去正、讀易取變、

讀騷取幽、讀莊取達、

讀漢文取堅」的品味中,

讓我們在「與菊同野、

與梅同疏、與蓮同潔、

與蘭同芳、與海棠同韻」的神交中,

尋到了自己的心跡,

也傾聽到了古人內心的吟唱,

觸摸到了古人思想的脈動。

圖片

美可以有形,亦可無形。

這種無形的美飛舞在

聞香問梅、待雲聽雨的遐想中,

奔流在風月無價、

山水有情的感懷中,

凝結在集虛觀靜、

通幽入勝的哲思中。

個中美妙,直教人一詠三嘆,

欲罷不能。

品園,是閱人,更是知己。

這一丘一壑,一草一木,

早已不是無情之物,

而是意韻綿長的有情之人。

圖片

品園,是懷古,

更是惜今。蘇州園林,

折射著昔日的光華,

沉澱著歲月的滄桑,

積累著千年的悲喜。

藏山水於市,飲凍醪於高閣。

夜踩碎了夕陽,

踏著月光而來。

白日裡游人攜著的

喧囂漸漸散去,

夜愈深愈顯其靜謐。

圖片

來源:姑蘇有個園子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