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路者專欄】驚天陽謀:以正義的名義舞弊和干預總統大選

美國大選

前言:

你可能跟蹤了整整3個月的美國大選,看了無數的各種論調,不管是所謂主流媒體的還是自媒體的陰謀論,你肯定看了聽了海量的資訊。但是,如果你真的想了解2020美國大選的真相,就盡在本文了。

我寫的和發的東西可能願意看的人不多,因為我對純粹情緒宣洩的東西不太感興趣,而希望儘可能的去探索真相,力量很微薄,但是仍然希望可以儘自己的一點力量。而我們這個社會的認知則對情緒宣洩類的文字更加的感興趣,對純理性、理智的東西不是很受歡迎。不過無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只要還有一部分讀者願意看我寫的發的東西,我就會儘量堅持下去。

拜登上位了,各種妖魔鬼怪都露頭了。近日,著名左媒《時代》發表了一篇長達兩萬餘字的文章,系統的介紹了反川普人和組織是如何從19年開始就以維護選舉公平的名義,進行了將近2年的組織、策劃、實施,從新冠疫情到社交平臺輿論控制、從郵寄選票到基層作票、從投票機到街頭運動、從民主黨到共和黨到無黨派人士、從華爾街到硅穀、從大富豪到工會,如何強強聯合、層層推進、步步為營構建了一個反川普的空前強大的政治聯盟。而這個聯盟唯一的目的,就是確保川普不會在2020年大選中獲勝。

今天,他們贏了,所以這種幹預總統大選的離經叛道、違法亂紀的事情,居然可以堂而皇之的拿出來說了,還冠以拯救美國總統大選、拯救美國民主的正義和偉大的名義。

所以,大選舞弊是陰謀論?錯了,哪裡是什麼陰謀論?是徹徹底底的陽謀!是邪惡的政客、虛偽的精英、無底線無原則的媒體、貪婪的科技大公司聯手的傑作。可悲的共和黨建制派不但沒有反抗,而且還淪為了幫兇。

最新的拉斯穆森民調顯示:有超過30%的民主黨人認為大選有舞弊,超過70%的共和黨人認為大選有舞弊,平均下來有超過一半的美國人認為大選有舞弊。

今天早上看到一個短視頻,講的是中國家喻戶曉的竇娥冤的故事:竇娥被殺時說,老天啊,如果我是冤枉的,就讓這裡三年大旱,六月飛雪。其後,果然三年大旱,民不聊生。後來,竇娥的父親金榜題名做了高官,回鄉重審竇娥案,殺了貪官,給竇娥申了冤。當地百姓問竇娥父親:我們都知道她是冤枉的,但是貪官太厲害,我們不敢說。但是憑什麼讓我們承擔三年大旱的後果啊?竇娥父親說:明知竇娥冤枉而不說,眼睜睜看著她被冤殺,是平庸之惡。你們不承擔後果誰承擔?

今天和未來,絕大多數美國人,都將為平庸之惡付出代價。失業、加稅、提高醫療保險、社會治安變壞、性別認知混亂、黑命貴和安提法越來越猖獗等等。當雪崩發生,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所以,這篇文章是左派竊選成功之後,忍不住向全世界炫燿其不世之功。同時,這也是自白,是左派恬不知恥的自白。從而也可以讓全世界看到隱藏在所謂公平、正義、自由、民主背後的真實嘴臉!

本文太長了,最近比較忙,時間倉促,翻譯校對的可能不是很好。大家湊合看吧,應該不影響對整體意思的解讀。抱歉了!全文13000多字,希望大家有耐心看完。想了解2020美國大選的真相,盡在本文了!

正文:拯救2020年大選的影子運動祕史

11月3日大選後就發生了一件怪事:什麼都沒有。

全國都在為混亂做準備。自由派團體發誓要走上街頭,計劃在全國範圍內舉行數百次抗議活動。右翼民兵也在蓄勢待發。在選舉日之前的一項民意調查中,75%的美國人表示擔心暴力事件。

相反,一種詭異的安靜降臨了。由於川普總統拒絕讓步,回應的不是大規糢的行動,而是蟋蟀的聲音。11月7日,當媒體組織宣布喬-拜登的競選時,反而爆發了歡慶,人們湧向美國各地的城市,慶祝導致川普下臺的民主進程。

分享播放視頻在川普試圖扭轉結果的過程中,發生了第二件奇怪的事情:美國企業倒戈相向。數百名大型企業領導人,其中許多人曾支持川普的候選資格,支持他的政策,呼籲他讓步。對總統來說,感覺有些不對勁。”這一切都非常非常奇怪,”川普在12月2日說。”在大選結束後的幾天內,我們目睹了一場精心策劃的努力,以確保勝利者,甚至在許多關鍵州還在計票的時候。”

在某種程度上,川普是對的。

有一個陰謀在幕後展開,這個陰謀既遏制了抗議活動,又協調了CEO們的抵抗。這兩個意外都是左翼活動家和商業巨頭之間非正式聯盟的結果。美國商會和美國勞聯-工聯在選舉日發表了一份簡明扼要、鮮為人知的聯合聲明,正式確定了這一約定。雙方都會將其視為一種隱性的交易–受夏季大規糢、有時具有破壞性的種族正義抗議活動的啟發,勞工力量與資本力量共同維持和平,反對川普對民主的攻擊。

企業和勞工之間的握手只是一個龐大的、跨黨派的保護選舉運動的一個組成部分–這個非凡的影子努力不是為了贏得投票,而是為了確保投票的自由和公平、可信和不腐敗。在一年多的時間裡,一個組織鬆散的特工聯盟在美國的機構同時受到無情的大流行病和有獨裁傾向的總統的攻擊時,爭先恐後地支撐著這些機構。雖然這些活動大多發生在左翼,但它與拜登的競選活動是分開的,而且跨越了意識形態的界限,無黨派和保守派行動者做出了重要貢獻。影子競選人極力阻止的情景不是川普的勝利,而是一場災難性的選舉。這是一場災難性的選舉,以至於根本看不出任何結果,這是民主自治這一核心行為的失敗,而民主自治是美國建國以來的標誌。

他們的工作涉及到選舉的方方面面。他們促使各州改變投票制度和法律,並幫助爭取到數億公共和私人資金。他們抵禦了壓制選民的訴訟,招募了大批投票站工作人員,並使數百萬人首次通過郵遞方式投票。他們成功向社交媒體公司施壓,要求它們對虛假資訊採取更強硬的立場,並利用數據驅動的策略來對抗病毒式的抹黑。他們執行了全國性的公眾宣傳活動,幫助美國人了解選票統計將在數天或數周內如何展開,防止川普的陰謀論和虛假的勝利聲明得到更多的牽引。在選舉日之後,他們監控著每一個壓力點,以確保川普無法推翻結果。”大選中不為人知的故事是兩黨數千人在其基礎上完成了美國民主的勝利。”著名律師、前奧巴馬政府官員諾姆-艾森(Norm Eisen)說,他曾招募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進入選民保護計劃的董事會。

因為川普和他的盟友正在開展自己的競選活動,以破壞選舉。總統花了幾個月時間堅持認為,郵寄選票是民主黨的陰謀,選舉將被 “操縱”。他在州一級的爪牙試圖阻止其使用,而他的律師則提起了數十起虛假訴訟,以增加投票的難度–這是共和黨遺留的壓制策略的強化。在大選前,川普就密謀阻止合法的選票統計。而在11月3日之後的幾個月裡,他一直在試圖竊取他已經輸掉的選舉–通過訴訟和陰謀論,向州和地方官員施壓,最後召集他的支持者大軍參加1月6日的集會,結果在國會大廈發生了致命的暴力事件。

民主運動者們驚恐地看著。”每週,我們都覺得自己在努力爭取在國家不經歷真正危險的解體時刻的情況下完成這次選舉,”幫助協調兩黨選舉保護委員會的川普支持者、前GOP代表紮克-萬普說。”我們可以回過頭來看,說這件事進行得很順利,但在9月和10月,情況一點都不清楚。”

這是關於拯救2020年大選的陰謀的內部故事,基於對該組織內部運作的訪問、從未見過的文件以及對來自不同政治派別的數十名參與者的採訪。這是一個史無前例、富有創造力和決心的運動的故事,其成功也揭示了國家離災難有多近。”每一次幹擾選舉正常結果的企圖都被擊敗了,”無黨派法治宣傳組織 “保護民主 “的聯合創始人伊恩-巴辛說。”但對國家來說,理解這不是偶然發生的,是極其重要的。這個系統並沒有神奇地發揮作用。民主不是自我執行的。”

這就是為什麼參與者希望講述2020年大選的祕密歷史,儘管這聽起來像一個偏執的熱夢–一個資金雄厚的小圈子,跨越行業和意識形態,在幕後共同影響觀念,改變規則和法律,引導媒體報道,控制資訊流。他們不是在操縱選舉,而是在強化選舉。而且他們認為,公眾需要了解制度的脆弱性,以確保美國的民主能夠持久。

在2019年秋天的某個時候,Mike Podhorzer確信選舉將走向災難–並決心保護它。

這不是他通常的職權範圍。近四分之一世紀以來,美國最大的工會聯合會AFL-CIO主席的高級顧問Podhorzer一直在調集最新的策略和數據,以幫助其青睞的候選人贏得選舉。樸實無華、教授風範的他,並不是那種出現在有線電視新聞上的毛躁的 “政治戰略家”。在民主黨內部人士中,他被稱為近幾十年來政治技術最大進步背後的嚮導。他在2000年代初召集了一批自由派策略家,促成了 “分析家研究所”(Analyst Institute)的創立,這是一家將科學方法應用於政治活動的祕密公司。他還參與創立了進步數據旗艦公司Catalist。

華盛頓關於 “政治戰略 “的喋喋不休,波德霍澤認為,這與如何真正實現變革關係不大。”我對政治的基本看法是,如果你不過度思考,或者不把現行的框架全部吞掉,這一切都很明顯,”他曾經寫道。”在那之後,只要無情地找出你的假設,並挑戰它們。” 波德霍爾澤將這種方法應用於一切:當他在華盛頓郊區執教他現已成年的兒子的少棒隊時,他訓練孩子們不要對大多數投球進行揮棒–這種戰術讓他們和對手的父母都感到憤怒,但卻為球隊贏得了一系列的冠軍。

川普在2016年當選–部分歸功於他在曾經主導美國勞聯-工聯的那種藍領白人選民中的不同尋常的力量–促使波德霍澤質疑他對選民行為的假設。他開始向一小撮盟友傳閱每週的數字計算備忘錄,並 在華盛頓特區主持策略會議。但當他開始擔心選舉本身 時,他不想讓自己顯得偏執。經過幾個月的研究,他才在2019年10月的通訊中介紹了他的擔憂。他寫道,在總統本人試圖破壞選舉的情況下,數據、分析和民調等常用工具是不夠的。”我們的大部分規劃都會讓我們度過選舉日,”他指出。”但是,我們並沒有為兩種最可能的結果做好準備”–川普輸掉並拒絕讓步,以及川普通過破壞關鍵州的投票過程贏得選舉團(儘管失去了大眾投票)。”我們迫切需要系統地’紅隊’這次選舉,這樣我們就可以預測和計劃我們所知道的最壞的情況會發生在我們身上。”

事實證明,波德霍澤並不是唯一一個從這些方面考慮的人。他開始聽到其他人渴望聯合起來的聲音。”反擊桌 “是一個 “抵抗 “組織的聯盟,已經開始圍繞可能發生的有爭議的選舉進行情景規劃,將地方和國家層面的自由派活動家聚集到他們所謂的 “民主保衛聯盟 “中。投票權和民權組織正在發出警報。一群前民選官員正在研究他們擔心川普可能利用的緊急權力。保護民主組織正在組建一個兩黨選舉危機專案組。”事實證明,一旦你大聲說出來,人們就會同意,”Podhorzer說,”它開始形成勢頭。”

他花了幾個月的時間思考各種方案,並與專家交談。不難找到將川普視為危險獨裁者的自由主義者,但波德霍澤小心翼翼地避開歇斯底裡的情緒。他想知道的不是美國的民主是如何死亡的,而是如何讓它保持活力。他的結論是,美國與那些失去民主控制權的國家之間的主要區別在於,美國分散的選舉制度不可能一下子就被操縱。這為我們提供了一個鞏固民主的機會。

3月3日,波德霍爾澤起草了一份長達3頁的機密備忘錄,題為 “對2020年大選的威脅”。他寫道:”川普已經明確表示,這不會是一場公平的選舉,除了他自己的連任之外,他將拒絕任何東西,認為這是’假的’和被操縱的”。”11月3日,如果媒體的報道不是這樣,他將利用右翼資訊系統建立他的說法,並煽動他的支持者進行抗議。” 備忘錄列出了四類挑戰:攻擊選民、攻擊選舉管理、攻擊川普的政治對手和 “扭轉選舉結果的努力”。

隨後,COVID-19在初選季的高峰期爆發。正常的投票方法對選民或通常在投票站工作的大部分老年志願者來說,已經不再安全。但政治分歧,加上川普對郵寄投票的討伐,使一些州無法讓缺席投票變得更容易,也無法讓轄區及時統計這些選票。隨後出現了混亂。俄亥俄州關閉了初選的當面投票,導致投票率微乎其微。威斯康星州民主黨黑人人口高度集中的密爾沃基市投票站工作人員短缺,導致開放的投票站從182個減少到只有5個。在紐約,計票工作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

突然間,11月崩潰的可能性是顯而易見的。在華盛頓特區郊區的公寓裡,波德霍澤開始在廚房的桌子上用他的筆記本電腦工作,與他在進步世界中的聯繫網絡每天舉行數小時的背靠背Zoom會議,這些聯繫網絡包括:勞工運動;機構左派,如計劃生育和綠色和平;Indivisible和MoveOn等抵抗組織;進步的數據極客和策略家,捐助人和基金會代表,州級基層組織者,種族公正活動家和其他人。

4月,波德霍澤開始主持每週一次的2個半小時的Zoom。它的結構是圍繞著一系列5分鐘的快速演講,從廣告的效果到資訊傳遞,再到法律策略,無所不包。這些僅限邀請的聚會很快就吸引了數百人,為紛爭不斷的進步運動創造了一個難得的知識共享基地。”冒著說左派垃圾的風險,沒有很多好的資訊共享,”Anat Shenker-Osorio說,他是Podhorzer的親密朋友,他的民意調查測試的資訊指導形成了該組織的方法。”有很多沒有發明的綜合癥,如果一個好的想法不是他們提出來的,人們就不會考慮。”

這些會議成了整個左翼行動者的銀河系中心,他們有著重疊的目標,但通常不會協同工作。這個組織沒有名字,沒有領導人,也沒有等級制度,但它讓不同的行動者保持同步。”花苞在使運動基礎設施的不同部分保持溝通和一致方面發揮了關鍵的幕後作用,”工作家庭黨的全國主任莫裡斯-米切爾說。”你有訴訟空間,組織空間,政治人士只是專註於W,他們的戰略並不總是一致的。他允許這個生態系統一起工作。”

保護選舉將需要前所未有的規糢的努力。隨著2020年的進展,它延伸到國會,硅穀和國家的州議會。它從夏季的種族正義抗議活動中汲取能量,其中許多領導人是自由派聯盟的關鍵部分。而最終,它的觸角伸向了跨黨派,伸向了對川普攻擊民主感到震驚的持懷疑態度的共和黨人的世界。
保障選票

第一項任務是整頓美國搖搖欲墜的選舉基礎設施–在一場大流行病中。對於數千名管理選舉的地方官員來說,最迫切的需求是錢。他們需要口罩、手套和洗手液等防護設備。他們需要支付明信片的費用,讓人們知道他們可以進行缺席投票,或者在某些州,將選票郵寄給每位選民。他們需要額外的工作人員和掃描器來處理選票。

3月,活動人士呼籲國會將COVID的救濟金用於選舉管理。在公民和人權領袖會議的領導下,150多個組織簽署了一封給每位國會議員的信,尋求20億美元的選舉資金。這在一定程度上取得了成功:當月晚些時候通過的《CARES法案》包含了對州選舉管理機構的4億美元撥款。但下一批救濟資金並沒有增加到這個數字。這還不夠。

私人慈善事業介入了這個缺口。各類基金會為選舉管理部門提供了數千萬資金。陳-紮克伯格倡議捐出了3億美元。”這是聯邦層面的失敗,2500名地方選舉官員被迫申請慈善撥款來填補他們的需求,”前丹佛選舉官員Amber McReynolds說,他是無黨派國家在家投票研究所的負責人。

McReynolds成立兩年的組織成為一個國家努力適應的資訊交換所。該研究所向兩黨的國務祕書提供技術建議,從使用哪家供應商到如何找到投遞箱,無所不包。地方官員是最值得信賴的選舉資訊來源,但很少有人能負擔得起新聞祕書的費用,因此該機構分發了通訊工具箱。McReynolds在向Podhorzer的小組作報告時,詳細介紹了缺席投票對縮短投票站的排隊時間和防止選舉危機的重要性。

該研究所的工作幫助37個州和華盛頓特區加強了郵寄投票。但是,如果人們不利用郵寄投票的優勢,郵寄投票就沒有什麼價值。部分挑戰在於後勤工作:每個州都有不同的規則,規定何時以及如何申請和退回選票。選民參與中心(Voter Participation Center)在正常情況下會挨家挨戶部署拉票員以進行投票,但該中心在4月和5月進行了焦點小組,以找出能讓人們通過郵寄投票的因素。在8月和9月,它向主要州的1500萬人發送了選票申請,其中460萬人退回了申請。在郵件和數字廣告中,該組織敦促人們不要等待選舉日。”我們17年來所做的所有工作都是為了將民主帶到人們家門口的這一時刻而建立的,”該中心的首席執行官湯姆-洛帕奇說。

這種努力必須克服一些社區的高度懷疑。許多黑人選民傾向於親自行使他們的選舉權,或者不相信郵件。全國民權團體與地方組織合作,宣傳這是確保一個人的選票被計算在內的最佳方式。例如,在費城,倡導者分發了 “投票安全包”,裡面有口罩、洗手液和資訊手冊。”我們必須傳達這樣的資訊:這是安全、可靠的,你可以信任它。””全員投票是地方性的 “的漢娜-弗裡德說。

與此同時,民主黨的律師們在選舉前與歷史性的訴訟潮進行了鬥爭。這場大流行加劇了各方在法庭上的慣常糾纏。但律師們也註意到了另外一些情況。”川普競選活動帶來的訴訟,與更廣泛的運動一起播種對郵件投票的懷疑,正在提出新穎的主張,並使用法院從未接受過的理論,”紐約大學布倫南司法中心的投票權專家溫迪-韋澤說。”他們讀起來更像是旨在傳遞資訊而不是實現法律結果的訴訟。”

最後,2020年有近一半的選民通過郵寄投票,實際上是人們投票方式的革命。約四分之一的人提前親自投票。只有四分之一的選民以傳統方式投票:在選舉日親自投票。

虛假資訊防衛

壞人散布虛假資訊並非新鮮事。幾十年來,競選活動一直在努力應對各種問題,從聲稱選舉已經改期的匿名電話到傳播關於候選人家庭的惡劣誹謗的傳單。但川普的謊言和陰謀論、社交媒體的病毒式力量以及外國幹涉者的參與,使得虛假資訊對2020年的投票構成了更廣泛、更深刻的威脅。

勞拉-奎恩(Laura Quinn)是一位資深的進步人士,她是Catalist的聯合創始人,幾年前開始研究這個問題。她試行了一個無名的祕密項目,她之前從未公開討論過這個項目,該項目跟蹤網上的虛假資訊,並試圖找出如何打擊它。其中一項內容是追蹤危險的謊言,否則這些謊言可能會在不知不覺中傳播。然後,研究人員向競選者或媒體提供資訊,以追蹤消息來源並予以曝光。

然而,奎因的研究最重要的啟示是,與有毒內容接觸只會讓情況變得更糟。”當你受到攻擊時,本能是回擊,呼籲它,說,’這不是真的’,”奎因說。”但某件事的參與度越高,平臺就越能提升它。算法將其解讀為,’哦,這很受歡迎;人們想要更多的東西’。”

她總結說,解決方案是向平臺施壓,要求其執行規則,既要刪除傳播虛假資訊的內容或帳戶,也要在第一時間更積極地對其進行監管。”平臺有針對某些類型的惡意行為的政策,但他們一直沒有執行,”她說。

奎因的研究為推動社交媒體平臺採取更強硬路線的倡導者提供了彈藥。2019年11月,馬克-紮克伯格邀請了九位民權領袖在家中共進晚餐,他們警告他,與選舉有關的虛假資訊已經在肆意傳播,這很危險。”經過推動、敦促、對話、頭腦風暴,所有的一切,我們才到達一個地方,最終制定了更嚴格的規則和執行。”公民和人權領袖會議的總裁兼首席執行官瓦尼塔-古普塔(Vanita Gupta)說,他參加了這次晚宴,還與Twitter首席執行官傑克-多西(Jack Dorsey)等人會面。(古普塔已被拜登總統提名為副司法部長。) “這是一場鬥爭,但我們到了他們理解問題的地步。這就夠了嗎?可能還不夠。它比我們想要的晚嗎?是的,但這真的很重要。但考慮到官方虛假資訊的程度,他們制定了這些規則,並對這些東西進行標記和刪除,這真的很重要。”

傳播這個詞

除了與不良資訊作鬥爭,還需要解釋快速變化的選舉過程。讓選民明白,儘管川普這麼說,但郵寄選票並不容易出現舞弊,如果有些州在選舉當晚沒有完成計票,也是正常的。

民主黨前眾議院領袖、轉為大權在握的說客迪克-格法特帶頭成立了一個聯盟。”我們想找一個由前民選官員、內閣祕書、軍方領導人等組成的真正的兩黨團體,主要目的是向公眾傳遞資訊,但也要向地方官員–州長、總檢察長、州長說話,他們會處於風暴的眼裡,讓他們知道我們想幫助他們。”Gephardt說,他利用自己在私營部門的人脈,在背後投入了2000萬美元。

前GOP國會議員Wamp通過無黨派改革組織Issue One來團結共和黨人。”我們認為我們應該圍繞什麼是自由和公平的選舉,帶來一些兩黨團結的元素,”Wamp說。全國選舉誠信委員會的22名民主黨人和22名共和黨人每週至少在Zoom上會面一次。他們在六個州刊登廣告,發表聲明,撰寫文章,並提醒地方官員註意潛在的問題。”我們有狂熱的川普支持者,他們同意在理事會服務,基於這樣的想法,這是誠實的,”Wamp說。他告訴他們,當川普獲勝時,這將是同樣重要的,以說服自由派。”無論以哪種方式削減,我們都要團結一致。”

投票權實驗室和IntoAction創建了針對各州的備忘錄和圖形,通過電子郵件,文本,Twitter,Facebook,Instagram和TikTok傳播,敦促每張投票都被計算在內。它們的瀏覽量合計超過了10億次。保護民主組織的選舉工作組發布報告,並與各政治派別的知名專家舉行媒體簡報會,從而廣泛報道潛在的選舉問題,並對川普的錯誤主張進行事實核查。該組織的跟蹤調查發現,人們聽到了這一資訊:不期望在選舉當晚知道勝負的公眾比例逐漸上升,直到10月下旬,這一比例超過70%。大多數人還認為,長時間的計票並不代表有問題。”我們很清楚川普要做什麼:他要試圖利用民主黨人郵寄投票、共和黨人親自投票的事實,讓人覺得他領先,宣稱勝利,說郵寄的選票是假的,並試圖讓它們被扔掉。”保護民主組織的巴辛說。提前設定公眾的期望值有助於削弱這些謊言。

該聯盟從Shenker-Osorio在Podhorzer’s Zooms上提出的研究中獲得了一組共同的主題。研究表明,當人們認為自己的投票不算數或擔心投票會很麻煩時,他們參與投票的可能性就會大大降低。在整個選舉季,波德霍爾澤的小組成員儘量減少選民恐嚇事件,並壓制自由派對川普預計拒絕讓步的歇斯底裡情緒的上升。他們不想通過與他們接觸來擴大錯誤的主張,或者通過暗示操縱遊戲來阻止人們投票。”當你說,’這些欺詐的說法是虛假的’,人們聽到的是’欺詐’,”Shenker-Osorio說。”我們在大選前的研究中看到的是,任何重申川普權力或將他投為獨裁者的言論都會降低人們的投票慾望。”

同時,波德霍爾澤也在警告他所認識的所有人,民調結果低估了川普的支持率。據一家主要網絡的政治部門的成員在選舉日之前與波德霍爾澤交談過,他與將主持選舉的媒體機構分享的數據對於了解選票滾滾而來的情況 “非常有用”。大多數分析師已經認識到,在關鍵戰場上會出現 “藍色轉變”–在郵遞選票統計的推動下,選票湧向民主黨,但他們沒有理解川普在選舉日可能會有多好的表現。”能夠記錄下缺席浪潮會有多大,以及各州的差異是至關重要的,”該分析師說。

人民力量

5月由喬治-弗洛伊德被殺引發的種族正義起義,主要不是一場政治運動。幫助領導這場起義的組織者希望在選舉中利用起義的勢頭,而不允許它被政客所利用。這些組織者中的許多人都是波德霍爾澤網絡的一部分,從與民主保衛聯盟合作的戰場州的活動家到在黑人生命運動中起領導作用的組織。

他們決定,確保人們的聲音被聽到的最佳方式是保護他們的投票能力。”我們開始思考一個能補充傳統選舉保護領域,但又不依賴報警的方案,”工作家庭黨全國組織主任Nelini Stamp說。他們建立了一支 “選舉維護者 “隊伍,他們與傳統的投票觀察者不同,接受過緩和技巧的培訓。在提前投票期間和選舉日,他們用 “歡樂投票 “的方式包圍了城市地區的選民隊伍,把投票行為變成了街頭派對。黑人組織者還招募了數千名投票站工作人員,以確保其社區的投票站繼續開放。

夏天的起義已經表明,人民力量可以產生巨大的影響。活動人士開始準備,如果川普試圖竊取選舉,他們將重現示威活動。路透社10月報道說:”如果川普幹預選舉,美國人計劃舉行廣泛的抗議活動。”這是眾多此類報道之一。從 “婦女大遊行 “到 “塞拉俱樂部 “再到 “變革之色”,從 “民主黨人網 “到 “美國民主社會主義者”,150多個自由派團體加入了 “保護結果 “聯盟。該組織現在已經不存在的網站上有一張地圖,列出了400場計劃中的選後示威活動,最快在11月4日通過簡訊啟動。為了阻止他們所擔心的政變,左派已經做好了淹沒街頭的準備。

在選舉日前一週左右,波德霍澤收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消息:美國商會想談談。

AFL-CIO和商會的對立由來已久。雖然這兩個組織都沒有明確的黨派色彩,但這個有影響力的商業遊說團體已經向共和黨的競選活動投入了數億美元,就像全國的工會向民主黨輸送數億美元一樣。一邊是勞工,一邊是管理層,陷入了一場永恆的權力和資源爭奪戰。

但在幕後,商界也在進行著自己的焦慮討論,討論大選及其後果可能如何展開。夏天的種族正義抗議活動也向企業主發出了一個信號:可能會出現破壞經濟的內亂。”隨著緊張局勢的高漲,人們很擔心圍繞選舉的動盪,或者我們處理有爭議選舉的正常方式被打破,”商會執行副總裁兼首席政策官尼爾-布拉德利說。這些擔憂曾導致該商會與總部位於華盛頓的首席執行官組織 “商業圓桌會議 “以及製造商、批發商和零售商協會一起發布了一份選前聲明,呼籲在計票時保持耐心和信心。

但布拉德利希望發出一個更廣泛、更兩黨的資訊。他通過兩人都不願透露姓名的中間人聯繫了波德霍澤。他們一致認為,他們不太可能的聯盟將是強大的,他們開始討論一份聯合聲明,承諾他們的組織共同致力於公平與和平的選舉。他們小心翼翼地選擇了自己的措辭,並安排了聲明的發布時間,以產生最大的影響。在聲明定稿時,基督教領導人表示有興趣加入,進一步擴大了聲明的影響。

聲明在選舉日發布,以商會首席執行官托馬斯-多諾霍(Thomas Donohue)、美國勞聯-工聯(AFL-CIO)主席理查德-特魯姆卡(Richard Trumka)以及全國福音派協會和全國非裔美國人神職人員網絡的負責人的名義發布。”當務之急是給選舉官員提供空間和時間,根據適用的法律計算每張選票,”它說。”我們呼籲媒體、候選人和美國人民對這一過程保持耐心,並相信我們的制度,即使它需要比平常更多的時間。” 這些團體補充說:”雖然我們可能並不總是在選票上下的理想結果上達成一致,但我們團結一致,呼籲美國民主進程在沒有暴力、恐嚇或任何其他使我們作為一個國家變得更弱的策略的情況下進行。”

選舉之夜開始時,許多民主黨人感到絕望。川普在選前民調中遙遙領先,輕鬆贏得了佛羅裡達州、俄亥俄州和德克薩斯州,並使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和賓夕法尼亞州的選情過於接近,難以決斷。但當我當晚與他交談時,波德霍爾澤不為所動:回報率與他的糢型完全一致。他幾週來一直警告說,川普選民的投票率正在激增。隨著數字的流露,他可以看出,只要所有的選票都被計算在內,川普就會輸。

自由派聯盟聚集在晚上11點的Zoom電話。數百人加入;許多人都嚇壞了。”對我和團隊來說,在那一刻,幫助人們立足於我們已經知道的真實情況真的很重要,”民主保衛聯盟的主任安吉拉-皮珀茲說。波德霍澤提出了數據,向大家展示了勝利在握。

當他說話的時候,福克斯新聞讓大家大吃一驚,稱亞利桑那州是拜登的天下。公眾意識運動取得了成效。電視主播們都不厭其煩地勸告人們謹慎行事 並準確地計算出票數。隨後,問題變成了下一步該怎麼做。

接下來的對話是一場艱難的對話,由負責抗議策略的活動人士主導。”我們想註意什麼時候才是號召將大批民眾搬上街頭的合適時機,”Peoples說。儘管他們很想展示力量,但立即動員可能會適得其反,讓人們處於危險之中。

抗議如果演變成暴力衝突,會讓川普有藉口像夏天那樣派出聯邦特工或軍隊。而聯盟不希望通過繼續與川普對抗來提升他的抱怨,而是希望發出人民已經說過話的資訊。

於是,消息傳了出去:退縮。保護結果》宣布,”今天不會啟動整個全國動員網絡,但仍準備在必要時啟動”。在Twitter上,憤怒的進步人士想知道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沒有人試圖阻止川普的政變?所有的抗議活動都在哪裡?
波德霍爾澤認為活動家們的克制。”他們花了這麼多時間準備在週三上街。但他們做到了,”他說。”從週三到週五,沒有發生一起像大家期待的反法與驕傲男孩事件。而當這一切沒有實現時,我不認為川普競選活動有一個備份計劃。”

活動人士將 “保護結果 “的抗議活動重新定位為週末的慶祝活動。”用我們的信心反擊他們的虛假資訊&準備好慶祝,”11月6日星期五,Shenker-Osorio向自由派聯盟提交的資訊指導中寫道。”宣布並鞏固我們的勝利。氛圍:自信、前瞻、統一–不是被動、焦慮。” 選民,而不是候選人,將是故事的主角。

計劃中的慶祝日恰好與11月7日宣布選舉的時間相吻合。在費城街頭跳舞的活動人士因川普競選新聞發布會未遂而炮轟碧昂斯;川普夫婦的下一次交鋒被安排在市中心外的四季總壇,活動人士認為這並非巧合。”費城人民擁有費城的街道,”工作家庭黨的米切爾啼笑皆非。”我們把我們對民主的歡樂慶祝與他們的小醜表演形成對比,讓他們看起來很可笑。”

選票已經統計完畢。川普輸了。但戰鬥還沒有結束。

勝利的五個步驟

在波德霍澤的演講中,贏得選票只是贏得選舉的第一步。之後是贏得計票、贏得認證、贏得選舉團和贏得過渡–這些步驟通常是形式上的,但他知道川普會將其視為破壞的機會。沒有什麼地方會比密歇根州更明顯,川普對當地共和黨人的壓力險些奏效–在那裡,自由派和保守派的民主力量聯合起來反擊。

那是在底特律大選之夜的晚上10點左右,一連串的簡訊點亮了阿特-雷耶斯三世的手機。一車共和黨選舉觀察員已經抵達TCF中心,那裡正在統計選票。他們擁擠在計票桌前,拒絕戴口罩,對大部分黑人工作人員進行嘲諷。領導 “我們人民密歇根 “組織的弗林特人雷耶斯對此早有預料。幾個月來,保守派團體一直在播種對城市選票舞弊的懷疑。”語言是,’他們要竊取選舉,底特律會有舞弊’,早在任何投票之前,”雷耶斯說。

他來到競技場,給自己的網絡發了消息。45分鐘內,幾十名援軍就到了。當他們進入競技場為裡面的GOP觀察員提供平衡時,雷耶斯記下了他們的手機號碼,並將他們添加到一個巨大的簡訊鏈上。來自底特律將呼吸的種族正義活動家與來自女性支持民主黨的郊區婦女和當地當選官員一起工作。雷耶斯在淩晨3點離開,將簡訊鏈交給了一位殘疾人活動家。

當他們規劃出選舉認證過程中的步驟時,活動人士確定了一種策略,即突出人民的決定權,要求他們的聲音被聽到,並呼籲關註剝奪底特律黑人權利的種族影響。他們在11月17日韋恩縣拉票委員會的認證會議上泛濫成災,發表了言辭激烈的證詞;儘管川普發了一條推特,但共和黨委員會成員還是認證了底特律的選票。

選舉委員會是一個壓力點;另一個是共和黨控制的立法機構,川普認為他們可以宣布選舉無效,並任命自己的選民。於是總統在11月20日邀請密歇根州立法機構的GOP領導人,眾議院議長李-查特菲爾德和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邁克-謝爾基來到華盛頓。

這是一個危險的時刻。如果查特菲爾德和Shirkey同意聽從川普的命令,其他州的共和黨人可能會受到類似的欺淩。”我擔心事情會變得很奇怪,”前密歇根州GOP執行董事、轉為反川普活動家的傑夫-蒂默說。諾姆-艾森將其描述為整個選舉中 “最可怕的時刻”。

民主衛士們展開了全場逼宮。保護民主組織在當地的聯繫人研究了立法者的個人和政治動機。第一期在蘭辛刊登了電視廣告。商會的布拉德利密切關註這一過程。前共和黨國會議員萬普打電話給他的前同事邁克-羅傑斯,後者為底特律的報紙寫了一篇專欄文章,敦促官員尊重選民的意願。三位前密歇根州州長–共和黨人約翰-恩格勒和裡克-斯奈德以及民主黨人詹妮弗-格蘭霍爾姆聯合呼籲,密歇根州的選舉投票應不受白宮的壓力。前商業圓桌會議負責人恩格勒給有影響力的捐贈者和可以私下向議員施壓的GOP老州長同僚打了電話。

民主力量面對的是由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羅娜-麥克丹尼爾(Ronna McDaniel)和前教育部長、GOP捐贈者億萬富翁家族成員貝茜-德沃斯(Betsy DeVos)的盟友控制的川普化密歇根州GOP。在11月18日與他的團隊的通話中,巴辛吐槽說,他這邊的壓力比不上川普能提供的東西。”他當然會試圖給他們提供一些東西。”巴辛回憶說,他想。”太空部隊的負責人! 駐哪裡的大使! 我們不能通過提供胡蘿蔔來與之競爭。我們需要一根棍子。”

巴辛推斷,如果川普以提供東西來換取個人恩惠,那很可能構成賄賂。他打電話給密歇根大學的法學教授理查德-普裡穆斯(Richard Primus),看普裡穆斯是否同意並會公開提出這個觀點。普裡穆斯說,他認為這次會面本身就不合適,於是開始為Politico撰寫一篇專欄文章,警告州檢察長–一位民主黨人–將別無選擇地進行調查。11月19日,當這篇文章發布後,總檢察長的通訊主任在推特上發布了這篇文章。保護民主組織很快得到消息,議員們計劃第二天帶著律師參加與川普的會面。

雷耶斯的活動人士掃描了航班時刻表,並湧向雪基前往華盛頓的兩端機場,以強調議員們正在接受審查。會議結束後,兩人宣布他們已經向總統施壓,要求他為他們的選民提供COVID救濟,並告知他他們認為在選舉過程中沒有任何作用。然後他們去賓夕法尼亞大道的川普酒店喝酒。一位街頭藝術家將他們的圖像投射到建築物的外部,以及世界正在觀看的字樣。

還剩下最後一步:州拉票委員會,由兩名民主黨人和兩名共和黨人組成。一名共和黨人,是德沃斯家族的政治非營利組織僱傭的川普,預計不會投票支持認證。董事會中的另一位共和黨人是一位鮮為人知的律師,名叫亞倫-範-朗格維德。他沒有發出任何關於他打算做什麼的信號,讓大家都很緊張。

當會議開始時,雷耶斯的活動家淹沒在直播中,並在Twitter上充斥著他們的標籤,#alleyesonmi。習慣於以個位數出席的董事會,突然面對數千名觀眾。在幾個小時的證詞中,活動人士強調他們的資訊是尊重選民的意願,肯定民主,而不是責備官員。範-朗格維德很快就表示他將遵循先例。投票結果是3-0認證;另一名共和黨人投了棄權票。

此後,多米諾骨牌倒下了。賓夕法尼亞州、威斯康星州和其他州都認證了他們的選舉人。亞利桑那州和佐治亞州的共和黨官員站出來反對川普的威逼利誘。12月14日,選舉人團如期進行了投票。

波德霍澤心中還有最後一個裡程碑。1月6日 在國會將開會統計選舉人數的那一天,川普召集他的支持者到華盛頓舉行集會。

令他們驚訝的是,響應他號召的數千人幾乎沒有遇到反示威者。為了維護安全,確保他們不會因為任何混亂而受到指責,活動人士左派 “極力勸阻反活動”,1月6日上午,波德霍澤給我發來簡訊,並附上一個手指交叉的表情。

川普當天下午在人群中發表講話,兜售立法者或副總統邁克-彭斯可以拒絕各州選舉人票的謊言。他告訴他們去國會大廈,”像地獄一樣戰鬥”。然後他回到白宮,因為他們洗劫了大樓。當立法者逃命,他自己的支持者被槍殺和踐踏時,川普稱讚騷亂者 “非常特別”。

這是他對民主的最後一次攻擊,再一次失敗了。通過站下,民主運動者戰勝了他們的敵人。”老實說,我們是靠牙皮贏的,這一點很重要,大家要坐得住。”民主保衛聯盟的人民說。”有些人有一種衝動,說選民決定了,民主贏了。但如果認為這個選舉周期是民主的力量展示,那就錯了。它顯示了民主是多麼脆弱。”

保護選舉的聯盟成員已經分道揚鑣。民主保護聯盟已經解散,不過 “反擊桌 “還在繼續。保護民主和善政倡導者已經將註意力轉向了國會的緊迫改革。左翼活動家正在向新獲授權的民主黨人施壓,要求他們記住把他們送上臺的選民,而民權組織則在警惕對投票的進一步攻擊。商業領袖譴責1月6日的攻擊,一些人說他們將不再向拒絕證明拜登勝利的立法者捐款。波德霍爾澤和他的盟友們仍在舉行他們的Zoom策略會議,衡量選民的意見並制定新的資訊。而川普正在佛羅裡達州,面臨第二次彈劾,被剝奪了他用來將國家推向崩潰的Twitter和Facebook帳戶。

當我在11月和12月報道這篇文章時,我聽到了關於誰應該為挫敗川普的陰謀獲得功勞的不同說法。自由派認為,不應該忽視自下而上的人民力量的作用,尤其是有色人種和當地草根活動家的貢獻。另一些人則強調範-朗格維爾德和佐治亞州州務卿布拉德-拉芬斯伯格等政府官員的英雄主義,他們以相當大的代價站出來對抗川普。事實是,如果沒有對方,兩者都不可能成功。”我們離得如此之近,這一切到底有多脆弱,令人震驚,”密歇根州GOP前執行董事蒂默說。”就像Wile E. Coyote跑下懸崖一樣–如果你不往下看,就不會掉下去。只有我們都相信,不往下看,我們的民主才能生存。”

民主最終贏得了勝利。人民的意志取得了勝利。但回過頭來看,這真是太瘋狂了,這就是在美國舉行選舉的原因。

-由LESLIE DICKSTEIN,MARIAH ESPADA和SIMMONE SHAH報道。

2月5日附加的更正:這個故事的原始版本誤報了諾姆-艾森的組織名稱,它是選民保護計劃,而不是選民保護項目。它是 “選民保護計劃”,而不是 “選民保護項目”。這篇報道的原始版本也誤報了Jeff Timmer在密歇根共和黨的前職務。他是執行董事,而不是主席。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