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地總統刺殺,魔幻現實的瓜

海地總統刺殺

文:小靈

海地這個國家,很神奇。

國家其實是個加勒比海上的小國家,人口1126萬,還沒有一個二線城市多。

2019年的GDP是143.3億美元,沒有咱們國家一個三線城市高。

准確的說是,2020年我國城市GDP100強的最後一位,都是海地整個國家GDP的三倍。

雖說是個小國家,但是海地在國際上的牌面卻很大,經常霸佔各國媒體的頭版頭條。

這裡面很契合小學的時候的生存狀態,被班主任點名最多的,除了成績最好的,就是成績最差的。

海地今年在上了兩次大熱榜,第一次,是今年2月,聯合國安理會召開的海地問題視頻會上,各國對海地進行了抨擊。

核心提出的兩個觀點:

第一個,是海地人民看不到希望,而海地政府和領導人對當前這種失望甚至絕望的局面負有主要責任。

第二個,最近30年聯合國給你們砸了大量的錢,光是各種支助組織就投入了80億美元,錢都肉包子打狗了。

可以說,各個意見不同的國家,在海地這件事情上居然找到了共識。

可以說是非常魔幻了。

海地第二次上熱搜,就更刺激了。

本周三,海地的在任總統若弗內爾·莫伊茲直接在首都太子港的官邸裡面遇刺身亡了。

你沒看錯,是這樣的。

根據海地駐美國大使的說法,刺殺海地總統的人是訓練有素的專業人士,看樣子是由外國雇傭軍組成的殺手團做的。

在現在流露出來的現場視頻上可以看到,一個男子用美國口音對著擴音器喊:DEA(美國緝毒署)行動,所有人退後!

這幫專業殺手做事兒也不拖泥帶水,總統連中12槍,左耳、右臂、左腿和臉部各中一槍,腹部連中數槍。

有意思的是,和殺手團做事兒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總統身邊的安保人員均未受傷。

好一個均未受傷,合著刺客都是人體描邊大師。

根據總統官邸附近居民的說法,他們在凌晨一點左右說聽到了炮彈的聲音,還有人稱聽到了手榴彈爆炸,還看到了無人機。

從交火現場留下來的照片可以看出來,打的其實蠻厲害的,安保人員做到沒有一個人受傷,對比起外國殺手團來說,顯得更加「專業」啊。

感覺就都不裝了,內鬼就在身邊的樣子。

這兩個熱點,一個是世界各國批評海地,一個是海地總統遇刺,看似風馬牛不相及,其實裡面有很強的內在聯系。

一起看,就是海地這個神奇土地上的特色:海地總統寶座的腐敗詛咒。

只要是當了海地總統的,不論之前是多麼高風亮節、兩袖清風、思想開放、扶老奶奶過馬路,都會瞬間黑化成惡魔大統領。

而就在這個寶座詛咒的背後,就隱藏著總統遇刺的本質。

一   刺殺後誰獲益

對國際政治,或者對名偵探柯南比較熟悉的小伙伴都知道,在一個線索紛繁復雜但是都不能形成壓倒性證據的時候,大家秉持著「誰獲益最大,誰最有動機」來分析,往往有驚喜。

那海地總統被刺殺,殺手團人數高達28人,還有當地的接應,甚至安保人員都沒受傷,搞這麼大的一個場面,成功了以後誰最開心呢?

這就要從海地總統被刺殺以後的亂象開始講了。

這次遇刺的莫伊茲,其實2015年就在海地的大選裡面勝出了,但是因為反對派說這老哥舞弊,所以折騰到2017年2月才正式就任總統。

海地是照搬美國憲法的,所以總統的任期是5年。

反對派說,你看,你2015年就大選了,所以你該2020年下課。

而支持者說,你看,就是你們這幫人拖後腿,弄得我家哥哥是2017年才上位的,應該做到2022年。

這就是典型的各說各話嘛,內斗的起飛。

這種內斗還體現在,其實現在海地有兩個總理了。

莫伊茲總統遇刺以後,現在扛把子的,是海地代理總理克勞德·約瑟夫,這約瑟夫是4月14日被任命為代理總理的。

好玩兒的是,海地議會其實是癱瘓的狀態,所以約瑟夫的認命一直沒有通過議會的認命。

而莫伊茲總統在遇刺之前一天,也就是7月6號,剛認命了阿裡爾·亨利作為新總理,但是亨利通知還沒有宣誓就職,自己背後的靠山就被打成了馬蜂窩。

當然還有更好玩的,其實按照海地總統繼位順序,總統遇刺以後接任的應該是最高法院院長。

但是最高法院院長在6月23號因為新冠疫情去世了,好歹海地算是避免了三國爭霸的局面。

病毒立功了。

那問題來了,為什麼莫伊茲總統要在已經有了一個總理的情況下還認命一個新總理呢?

可能和他在2月的一次講話有關系。

在今年2月的時候,莫伊茲總統就聲稱海地警方揭露了一個針對他的暗殺陰謀,逮捕了23個人,說這幫人是幕後黑手。

在新總理認命之後不到24小時,總統就被干掉了,而現在掌權的是前任總理,這個大家細品。

其實本來呢,兩個月以後,根據莫伊茲總統和反對派達成的協議,要重新進行一次大選。

這看起來,大選也不用了。

因為代總理約瑟夫已經宣稱對全國實施兩個星期的戒嚴狀態,禁止任何集會,動用軍隊執行警察職務,行政部門也能行使更龐大權力。

這時候如果回看海地總統那些全身而退的保鏢,感覺就很有意思了。

如果是外來的勢力要進行暗殺,再怎麼,也不會輕松的滲透到總統自己的保鏢那裡。

或者換個說法,你已經把總統的保鏢全都控制了,那根本不需要暗殺。

所以暗殺,是一個宏大計劃的小過程,目標是順利的把權利交到「那一個人」手中。

那能輕松滲透總統保鏢的,並且順理成章拿到最高權利,就只有這位約瑟夫總理了。

畢竟如果總統不死,今年9月就會開始新一輪的選舉,到時候萬一有個黑馬亂來,事情就不好說了。

畢竟漂亮國已經生動形象的展示過了。

二    還有其他的選項麼?

前面說了,這是一個小國,窮國。

那海地總統的寶座為什麼這麼香甜呢?

可以稍微回溯一下莫伊茲總統的成長歷史。

他1968年出生在海地東北部的小鎮,6歲被老爹老媽帶到首都太子港讀書。

這履歷其實一般般,就是標准的海地中上層人士的成長歷程,但是很快畫風就開始往爽文的方向上走了。

莫伊茲在2012年創辦了海地的第一個農業自由貿易區,在海地的東北部創建了一個2500英畝的香蕉種植園。

打出來的口號是,要向德國出口香蕉,打通國際貿易鏈條,為海地賺回外匯來。

於是,莫伊茲獲得了香蕉人Neg-Bannan-Nan的稱號,雖然怪怪的,但確實是個正面的綽號。

這香蕉人稱號有了,具體做多少貿易就不重要了,硬要追尋的話,這個自由貿易區其實這麼多年就發了兩集裝箱的香蕉去歐洲。

而2015年,也就是莫伊茲競選總統的時候,原本承諾的3000個就業崗位,其實也就只有600個。

但是沒關系,香蕉人這個名聲在海地民眾之間是很討喜的,給海地老百姓帶來了一種政治素人的感覺,大家就喜歡這種「出淤泥而不染」的質感,於是2015年大選香蕉人莫伊茲獲勝。

香蕉這種水果最大的特點就是,乍一看香甜美味。

但你放在那裡沒幾天,就黑了。

莫伊茲的黑化速度,也非常的香蕉。

聯合國2004年給海地派出了維和部隊,希望給這個政局動蕩導致暴力和黑幫流行的國家續個命,知道2017年才撤走。

維和部隊撤走了,莫伊茲松快了,立馬繼承了之前幾乎所有海地總統的「光榮傳統」,開始放心的貪腐。

加勒比的這圈國家,和委內瑞拉之間有個協議,形成了一個叫做石油加勒比計劃的原油同盟,讓加勒比的這圈國家可以以優惠支付條件購買原油。

2017年年底,也就是聯合國維和部隊剛撤走,就爆出來了海地政府在莫伊茲的帶頭下濫用了委內瑞拉通過石油加勒比計劃撥給海地的38億美元貸款。

這些錢本來是用來從委內瑞拉買原油的,挪用了嘛,自然就要從本國國民身上找回來,所以2018年初,海地宣布燃料價格提高。

於是,從2018年1月開始,爆發了其實一直持續到現在的海地反政府示威,要求總統下台。

喊出來的口號是:我們要24小時的電力,我們要餐桌上的食物,而不是一個用現金把自己口袋塞滿的領導人。

莫伊茲自然不干,堅決表示,爺就是不走,爺坐穩了。

這示威爆發的程度達到了什麼狀態呢?

焚燒集市和車輛、洗劫店鋪這些都是小細節了,2019年2月的時候,意大利和秘魯駐海地領事館也遭到劫掠。

但是莫伊茲表示,這些都是小場面,你鬧事兒,我鎮壓,你干你的,我玩兒我的。

在莫伊茲當政的這些年裡面,總理換了8屆,議會癱瘓的,參議院早就不知道跑哪裡去了,所有的政令,都是直接從總統辦公室發出來的。

不過咱們有一說一,這樣的國家,軍警憲特有時候都不夠用了,所以莫伊茲再次繼承了海地歷任總統的「光榮傳統」,開始用黑幫。

海地黑幫和海地總統,是一種神奇的共生關系。

從去年11月開始,海地民眾對總統的反對越來越激烈,很多人走上街頭抗議,於是11月28日,莫伊茲授權當地黑幫社團Gg向示威者開槍,導致了至少70人的死亡。

黑幫,對,這是另外一種選項。

海地的黑幫那麼聽總統的話,你說對示威者開槍黑幫就開槍,仿佛黑幫是總統的工具人。

其實,情況不是這樣的。

江湖上很早就有傳言,海地首都太子黨,明面上是政府首腦所在地,其實是海地七大黑幫體系瓜分的城市。

曾經就在總統官邸不到一公裡的地方爆發過兩個幫派之間上百人的槍戰,而當地警方別說干預,就連事後打掃現場都需要黑幫的事先批准。

如果黑幫真的是總統手中的棋子,那有小弟敢直接在老大家門口火並麼?

所以更大的可能性是,莫伊茲總統動用了黑幫,但是不能控制黑幫,甚至在總統v.s黑幫的權力制衡中,總統還處在下風。

根據不完全統計,海地這小一個國家,有超過150個黑幫盤踞,勢力范圍覆蓋了海地至少60%的領土。

這些黑幫的崛起,有幾個催化劑,第一個是2004年的海地內戰,那場內戰同樣是因為總統位子引發的;

第二個就是2010年的海底大地震了,帶來的海地經濟社會的總崩潰和基層治理能力的完全消失,給黑幫都提供了壯大的土壤。

從2018年1月開始算,海地和黑幫相關的大規模屠殺就有13起,找到屍體的有437人,還有129人失蹤。

當然所謂的黑幫,人員都是流動的,或者說形態都是變化的。

舉個例子,咱們國家也跟著聯合國給海地派出國維和部隊,在當年銷毀海地黑幫的毒品的時候,必須要維和警察在現場維持秩序和進行監督,不然很可能海地警察和軍隊直接就把毒品卷跑了。

就連去年2月海地警察總局局長和軍隊將領玩兒談判,最後談崩了,警察直接圍攻陸軍參謀部,陸軍打電話搖人,雙方又在總統官邸門口相遇,軍人和警察互射,雙方各死一人。

最後根據美國CIA公布的情報才知道,原來是軍隊和警察在談判毒品轉運控制權。

而到了去年9月,還有數百名海地警察脫掉警服,化身蒙面持槍暴徒,在太子黨燒毀政府辦公室,就因為軍隊逮捕了一些販毒的警察。

這裡還有一個小細節,很有意思。

被捕的兩個美國人在被審問的時候都表示,原本的計劃只是抓捕莫伊茲總統,而不是干掉他。

你品,抓捕同樣是一種手段而已,什麼樣的人只想抓捕而不是殺害呢?

那就是總統的死亡對自己沒有直接益處的,但是通過展現自己能對總統的生命帶來直接的危害,可以獲得對自己最大的利益。

這種「秀肌肉」模式,更符合海地黑幫的利益。

畢竟莫伊茲總統的政權是在海地首都太子黨9個黑幫組成的聯盟「G9家族和盟友」(G9 en fanmi e alyi)的支持下確立的,既然支持你了,就沒必要干掉你,不過對於這位試圖獲取更多權利的莫伊茲總統「敲打一下」還是可以的。

不過根據德國「編輯部網絡」這個網站的說法,太子港最近這幾周黑幫勢力有大洗牌,很多原本的聯盟出現了破裂,新的黑幫勢力格局在重新塑性的過程中。

這可能是原本是抓捕會突然變成刺殺的真正原因。

當然,也可能只是隨便說說的表面原因。

三   來自北方的神秘力量

在海地總統的刺殺案裡,一個反復出現的詞匯就是:美國。

美國在這片土地上的力量,實在是太深遠了。

海地現在給大家就留下了兩個感覺,一個是亂,一個是窮。

但是考慮到美國對海地長達百年的深入影響,出現這兩種情況大家也就不覺得奇怪了。

海地其實當年也輝煌過,在1804年就推翻了法國和西班牙的通知,成為了西半球第一個成功推翻殖民統治的國家,也是第一個黑人共和國。

可惜高光之後,就是一路下滑,按江湖上最常用的說法就是。

離天堂太遠,離美國太近。

有一說一,海地總統寶位的吸引力,讓「改朝換代」變成一個常態,光是從1804年獨立到1915年,海地就發生了超過30次的政變,先後90個統治者上台然後又被推翻。

但是,美國一直沒有忘記這個後花園。

1915年,美國人來了,330名美國傘兵空降太子港,落地先把海地國庫搶了一遍,然後扶持起來了一個傀儡政府,全面控制海地的海關、銀行、國庫。

美國對海地的統治一直持續到1934年,在這期間海地全國40%的收入被美國人拿走了。

後面因為經濟實在扛不住了,加上海地人民的反抗,美國終於把政權交還給了海地國民議會,但是還留了一手,任命了一個委員會來繼續影響海地的對外財政,一直持續到1947年。

也就是說,號稱一直不玩兒殖民地這套老牌帝國主義模式的美國,其實對海地有長達19年的軍事戰略,和長達32年的委任統治記錄。

在這之後美國影子也還一直存在,1957年,大名鼎鼎的「醫生爸爸」杜瓦利埃成為了海地總統,開始了杜瓦利埃家族對海地長達29年的統治。

這醫生爸爸雖然停止了海地過於頻繁的政權更迭,但是後面海地人民發現,那還不如多換幾下比較好。

這杜瓦利埃之所以被叫醫生爸爸,是因為上台之前是一個鄉村好人醫生,還在美國讀了兩個學期的課程,在1944年到1946年是在美國駐海地衛生代表團工作,期間完成了《黑人對人類文明的貢獻》和《黑非洲文明與海地問題》等著作,一副妙手回春加思維開明的人設。

美國人也很喜歡這種和自己有「香火情」的人,覺得杜瓦利埃這樣的親美派可以更好的防止蘇聯在加勒比海的滲透,於是大力扶持杜瓦利埃上位。

可惜上台以後,杜瓦利埃立馬陷入了海地總統寶座的魔咒。

上台以後首先暴露出來的就是自己其實是一個邪教分子,大肆的鼓吹巫毒教迷信,把自己定義為擁有巨大魔力的神靈。

有明確的記載,他曾經在巫毒教的儀式上拿人當祭品,並將其活活剝皮,等到祭品死了以後又直接清蒸了這個祭品的內髒,然後吃了。

作為一個學醫出身的人,杜瓦利埃自己肯定知道這巫毒教的東西是虛幻的,但是為了維持思想上的控制,他很樂於接受並且大力鼓吹這套模式。

玩了君權神授這一套以後,又開始玩兒納粹沖鋒隊那一套。

杜瓦利埃成立了名為通頓馬庫特,直譯就是「麻布袋叔叔」的組織,高峰時期人數超過10000,吊打當時海地的全國軍隊5000人。

這麻布袋叔叔的名字由來,是海地人的傳統嚇小孩模式,說是如果小孩不聽話麻布袋叔叔就會綁架他們,第二天早上當早飯吃掉。

是不是覺得很好玩兒?

但不好玩兒的是,麻布袋叔叔還真是這樣做的。

他們基本不受法律約束,就對杜瓦利埃負責。

只要有人覺得杜瓦利埃不好,他們就可以實行逮捕,並且連坐。

殺人的方法越血腥越好,甚至直接把反對派的屍體堆成小山丘放在首都太子港的機場出口,讓所有人都瞻仰一下。

就這樣一手宗教一手恐怖,杜瓦利埃的統治變得非常穩固。

穩固以後自然就要考慮兩個事情,一個是自己過得爽,一個是自己的子孫後代過得爽。

自己過得爽,主要就是撈錢,海地這個國家窮,但是再窮也能想辦法擠出油水來。

比如他和領過的多米尼加達成協議,每年派2萬人去砍甘蔗,然後杜瓦利埃每個人收59美元的人頭費,被稱為奴隸制度的文藝復興。

然後就是要讓自己兒子上位。

醫生爸爸的兒子,自然叫做醫生寶寶(Baby Doc),這是小杜瓦利埃的正式外號。

小杜瓦利埃上台的時候只有19歲,堪稱世界上最年輕的總統,因為他老爹幫他修改了憲法,貼心的把總統年齡從以前的40歲下限變成了18歲。

上台以後,小杜瓦利埃展現出來了超越老爹的老千能力。

有人統計過,小杜上台第一年,海地國內生產總值的10億美元就有9億落入了杜瓦利埃家族口袋。

對B端,他是通過各種強行攤牌,要求商家捐款修新首都。

對C端,他是直接吸血,從海地人身上抽取血漿,出口到美國來換錢。

後面國際社會實在看不下去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拿了2200萬美元想要救濟一下吃土的海地人民。

小杜善心大發,居然只留下了其中的2000萬美元留給自己。

真帶善人。

這樣的父子二人,在位一共29年,有超過10萬海地人被槍殺、拷打、拘押或者流放。

留給海地人民的,是每1萬戶居民只有4個自來水龍頭的貧困生活,公民人均壽命才40歲,嬰兒營養不良率高達90%。

可惜,有美國撐腰,杜瓦利埃家族過的一直都還不錯,畢竟海地一方面號稱美國後花園,一方面全面仿效美國制度,就連總統府都修的和白宮一樣。

在1986年小杜被迫下台,美國政府都還派出軍用運輸機,裝著他和家眷,還有一億美元現金,出逃歐洲。

後面又是幾個總統輪番上台,又輪番被推翻。

於是,在1994年,美國軍隊再次踏上了太子港。

當然這次走的是聯合國安理會的門路,批准以美國為首的多國部隊干預海地。

以美國軍隊為主的21000人一登陸,海地軍政府立馬躺平,反正打不過。

可惜,美國扶持的阿裡斯蒂德政權沒撐到10年,在2004年再次被推翻。

於是,2004年,美國海軍再次進駐海地。

所以雖然特朗普直接罵海地是糞坑國家,但是這糞坑也是美國一手打造,而且深度干預的糞坑。

堪稱前人挖坑,後人拉屎。

這種美國特工安排刺殺,然後又親美政客請求美國援助,然後美國再「盛情難卻」的插手別國內政,已經是基操了。

你看,總理約瑟夫9日接受美聯社電話采訪時已經開始喊話,海地政府請求美國派兵保護海地關鍵性基礎設施。

堪稱父慈子孝。

四    事件的後續

截止到7月8號,海地警方確定參加刺殺總統莫伊茲的,是一個28人組成的武裝團伙,其中2名美國人,還有26個哥倫比亞人。

追捕過程中,有3個哥倫比亞人被射殺,2個美國人和15個哥倫比亞人被捕,還有8個在逃。

哥倫比亞國防部長已經發了聲明,說參與襲擊的哥倫比亞人是退伍軍人,哥倫比亞將配合調查。

而美國,也表示將從聯邦調查局和國土安全部派出高級官員前往海地,「以便盡快摸清情況,看看我們能幫上什麼忙」。

背後組織刺殺的揣測很多,有總理想要奪權理論,有黑幫分贓不均理論,以及美國攪屎理論。

總理上位後被總統寶座魔咒黑化了苦,黑幫勢力更加壯大了苦,美國人又雙叒叕派兵了更苦。

但是可以確定的一點就是,不論他們的爭斗最後有什麼結果。

海地人民都是一樣倒黴。

來源   半佛仙人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