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殺核物理學家的凶手可能是伊朗政府

伊朗

文:南洋富商

01

十年以前,馬蘇德死得很蹊蹺

伊朗核物理學家已經被暗殺過好幾個。每次發生這種事,伊朗政府總是在第一時間指控以色列和美國是暗殺凶手。大家想當然的也會這麼認為。

但是,即便這類事已經發生了很多次,也沒有什麼有力的證據,但也足以讓國際社會確信這些事是以色列或美國乾的。

通常美國的態度是堅決否認。以色列的態度是不予置評。

在2010年至2012年間,4名伊朗科學家遭暗殺身亡。

2010年1月12日,德黑蘭大學核物理學家馬蘇德·阿里·穆罕默迪被摩托車炸彈炸死。事發後不到一小時的時間內,伊朗官方就把現場清理乾淨。然後媒體宣布這是以色列和美國的毒手,目的是阻擋伊朗的核武器進程。

隨後,伊朗政府逮捕了名為賈邁利·法什的伊朗籍凶手並將其判處死刑。伊朗媒體報道稱,法什供認自己曾獲得以色列特工的資助,拿過以色列情報機構的錢。

當時的伊朗,正處於「綠色革命」之中。2009年的伊朗大選,酷似2020年的美國大選。艾哈邁迪·內賈德獲得62.63%的選票,前總理穆薩維獲得33.75%的選票,但是穆薩維的支持者認為大選作弊,上街抗議。而伊朗政府則大力封網、鎮壓。

這起暗殺迅速的現場清理、專業的手法、強大破壞效力的炸彈──這完全不是普通殺手可以做到的,令人懷疑。

13日,各種關於伊朗內部政局的傳言迅速產生了。

先是一個鮮為人知的組織──「解放伊朗陣線」發表聲明稱:「12日早晨7時30分,我們的成員剷除了德黑蘭大學副校長馬蘇德,因為他向伊朗安全當局提供了參加抗議大選結果的教師和學生名單。」

但是實際上馬蘇德卻是反對派的人物,一個真正的「綠色革命黨人」。

在2009年伊朗大選時,馬蘇德所在學校的許多教授簽名背書反對派領導人穆薩維,馬蘇德的名字就在其中。在反對派的眼裡,他們認為是伊朗當局勾結黎巴嫩真主黨殺了馬蘇德。

14日的葬禮上,反對派「挾持」了教授的遺體,以此向內賈德政府再次抗議。

有些人堅信是以色列的摩薩德搞暗殺。摩薩德前成員米卡·本·大衛則反問:「你知道現在在德黑蘭組織一次襲擊要費多大事嗎?」他認為馬蘇德根本不值得摩薩德出手。

所以,到底馬蘇德被誰殺的,到現在依然是個懸案。那一次,殺死他的是一個裝在摩托車上的遙控炸彈。

02

更多核物理學家被殺的疑案

僅僅十個月後,2010年11月29日,核物理學家馬吉德·沙裡亞裡和費雷敦·阿巴西·達瓦尼分別遇襲,其手法非常相似。

事發時兩人同樣正開車行駛在路上,被一輛摩托車上的人將一個磁性炸彈貼在車門上引爆。沙裡亞裡當即被炸死。達瓦尼因為聽到了車門上貼炸彈的聲音,逃出汽車倖存。

2011年7月23日下午,涉及參與核彈研製的大流士·禮薩伊在路上遭遇一名摩托騎手襲擊而死。

2012年1月11日,伊朗首都德黑蘭發生汽車爆炸,伊朗化學專家穆斯塔法·艾哈邁迪·羅尚當場死亡。——又是手法類似的車輛爆炸暗殺。

羅尚生前為伊朗納坦茲核設施工作,負責與鈾濃縮相關的採購工作。

當時正值伊朗核問題的關鍵時期,中、美、法、英、德、俄六國關於伊朗核問題處於僵局。伊朗方面譴責以色列以及美國的情報部門聯手謀劃暗殺事件。

有些外部人士和反對派認為,可能是伊朗政府自己作案,目的是為了爭取六方核問題談判的話語權。

也有人猜想:由於伊朗做核彈的機密總是不斷被英、美、以這些敵對國家獲悉,懷疑內部出了間諜,那些被殺的核專家可能是被懷疑泄密,而被伊朗政府以這種方式處死,再指控暗殺行為是美國和以色列乾的。

就在他們被殺前,曾經出過一件大事——一位涉密科學家叛逃美國。

03

層出不窮的核物理學家叛逃事件

2009年10月7日,伊朗指責美國在2009年年初曾經協助核物理學家叛逃,有證據表明美國捲入了伊朗核科學家沙赫拉姆·阿米裡祕密叛逃事件,進而通過他獲知伊朗在庫姆建有一座祕密核工廠。

美國威脅表示,如果伊朗無法證實其核計劃不是用於發展核武器,可能將面臨美國和其他國家的全面制裁。

沙赫拉姆·阿米裡5月份在沙特神祕失蹤,當時他前往麥加參加朝聖活動,此後便與家人失去了聯繫。

當時,西方媒體稱阿米裡「叛逃」並投靠中情局,伊朗官方堅稱阿米裡遭中情局綁架。而美方則稱阿米裡自願赴美,在美國待了幾個月,最後選擇回國是因為在伊朗的家人受到了伊朗當局的壓力。

在伊朗國家電視台2010年播出的採訪中,阿米裡自稱他被美國綁架後,斷然拒絕了高達上萬美元的金錢收買,毅然堅定熱愛祖國,一定要回到伊朗。

此後很少有關於阿米裡的消息傳出。路透社說,阿米裡回國後即被關押。他的父親阿斯加爾去年告訴英國廣播公司波斯語頻道,兒子回國後就被關在一處祕密地點。

穆罕默迪、沙阿里亞里、禮薩伊這些人被殺,都發生在阿米裡事件後。是否可以做一個這樣的設想:阿米裡被伊朗政府審查逼供後,熬不過威脅和酷刑,供出了一些核物理學家,然後這些核物理學家被伊朗政府派人一個個暗殺,再栽贓以色列和美國。

2016年8月7日,伊朗司法部宣布:曾經遭美國綁架、後又光榮回國的核物理學家沙赫拉姆·阿米裡已被處決,罪名是向美國泄露「絕密」。

他是在8月3日被絞死的,屍體運回老家,脖子上的勒痕明顯。

伊朗的核物理學家「叛逃」、「失蹤」的事,已經發生多次,主要都是美、英和以色列策劃。但是對於暗殺核物理學家的事,這三個國家從未公開承認。

2018年年底,伊朗又有核科學家叛逃。這位核專家突然叛變離境,使得伊朗核工業發展遭遇重大挫折。

04

到底是誰殺了核武器之父穆赫辛·法克里扎德?

最近剛剛發生的暗殺,也是在車上裝炸藥。也是遙控爆炸。令人驚訝的是,竟然還有至少五人用機槍掃射。

真凶是誰?這次暗殺和過去那些事件一樣撲朔迷離。

但是我們可以做一些猜測。首先,這肯定不是俄羅斯乾的。俄羅斯傳承前蘇聯的特工技術,手段精密,絕不會用這樣粗暴的辦法。

這也不可能是美國乾的。美國人殺人,目的是恐嚇其他人,每次殺人後都會大張旗鼓宣告勝利,讓你們知道美國的厲害,絕不會矢口否認。

美國的暗殺風格,是用無人機扔下幾個刀片導彈精準殺人,或者派特種兵活捉幾個人回去。用汽車炸藥包炸車,還得再找五個人用機槍在大街上殺人,美國人絕不會幹,因為太缺乏科技含量。

是不是以色列乾的?不知道。面對各種指控,以色列從來都是不予置評,既不承認也不否認,你們願意怎麼說怎麼說。

或許這一系列暗殺都是伊朗政府親自乾的。一旦懷疑內部出了奸細,可能就會殺掉有嫌疑的人,但是又不能留下把柄,而要歸罪以色列和美國。

當然還有很多其他可能性。

暗殺者也許是伊朗的反對派武裝,他們通過暗殺為極權政府造原子彈的科學家,製造推翻當局的導火線。

或者他們希望激發民粹憤怒,讓伊朗跟美國、以色列宣戰,他們才可以有機會趁亂奪權。

暗殺者也可能是伊朗政府內部的某個派別,他們希望通過這種方式警告當權派:不要再發展核武器,這會把伊朗墜入深淵。

他們或許也給當權派製造困境,讓他們難以處理和美國、以色列的關係,逼當權派退讓妥協。

暗殺者也許是伊朗政府的當權派。他們正處於喪盡民心、四面楚歌的狀態,希望借核物理科學家的人頭用一下,以激發民眾對外的同仇敵愾,這樣可以團結民心、加強統治。

暗殺者也可能是某個愛國民間俠義組織,他們覺得伊朗的核問題把人民引入災難,希望靠暗殺阻止核武器進程。

還有一些陰謀論的旁觀者,把這事歸結為美國大選。他們說,特朗普把中東關係搞得很好,現在下台了,不甘心,要把水攪渾,留個爛攤子給拜登。也有人說,這是拜登那伙人幹的,他把中東搞亂,才能證明特朗普沒有政績。

此時此刻,很多人都在等待這個謎底的揭曉。但是在伊朗這樣的國家,要得到真相,太難了。

05

殺一個核物理學家符合道德嗎?

有些人的立場是這樣的:無論誰殺了穆赫辛·法克里扎德,都是一種正義的、為人類做出偉大貢獻的壯舉。

因為核武器是一種大規模殺傷武器,任何一次核武器的使用,都會殺死千百萬無辜的人。對核武器的研發和製造,本身就是一種罪惡。而伊朗這種國家,一旦擁有核武器,後果可能很嚴重。

殺死穆赫辛·法克里扎德這樣的核領軍人物,正是避免未來千千萬萬的人死於伊朗的大規模殺傷武器。

伊朗政府譴責殺害穆赫辛·法克里扎德的人是恐怖分子。但是這並不符合恐怖分子的定義。

恐怖活動,按照百度百科的定義是這樣的:

「是指恐怖分子製造的一切危害社會穩定、危及平民的生命與財產安全的一切形式的活動,通常表現為針對平民的爆炸、襲擊和劫持人質等形式。」

穆赫辛·法克里扎德不是平民。他是級別極高的官員,是哈梅內伊的革命衛隊的准將。任何武裝分子持武器殺害一個有貼身衛兵保衛的現役的軍隊將軍,都不是恐怖活動。

十年前的今天,遇襲幸而未死的核物理學家達瓦尼,成為伊朗副總統兼原子能組織主席。而穆赫辛·法克里扎德的地位,應該和這位副總統平起平坐,所以無論如何不能說他是「平民」。

如果非要說「恐怖活動」,或許伊朗主政者所做的那些事,更像恐怖活動。伊朗長期支持伊斯蘭激進勢力來針對以色列,這其中就包含黎巴嫩的真主黨和巴勒斯坦的哈馬斯、傑哈德等組織。這些組織由於並非國家正規武裝力量,持極端宗教思想,用自殺式爆炸、綁架、暗殺等方式針對色列軍警部門和平民發動襲擊。——這些組織,才是真正的恐怖分子。

以美國為代表的一些國家,宣布效忠哈梅內伊的伊朗革命衛隊是恐怖組織。而穆赫辛·法克里扎德,是為伊朗的革命衛隊打造大規模殺傷武器的核心人物。所以,此人被殺,若是按照美國的說法,也就是一個和蘇萊曼尼差不多的恐怖分子頭子被暗殺了。

對於我們這些萬里之外的人,是應該譴責那些暗殺者呢,還是應該歌頌那些暗殺者?

如果我們不談道德,只談利益,是應該支持殺死穆赫辛·法克里扎德呢,還是應該反對這場暗殺?

或許我們更應該問的是:作為旁觀者,你希望伊朗成為核大國嗎?你喜歡核擴散嗎?

此刻,在伊朗,愛國的人民正在憤怒聲討美國和以色列,甚至無數人高喊口號,主張要對美國和以色列宣戰。

或許殺害穆赫辛·法克里扎德的人,最希望看到的,就是人民這麼群情激昂的愛國激情。

而普通伊朗人最害怕的,或許是伊朗對美國和以色列宣戰吧。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