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可以只要合法,不要道德嗎?

天理

文:漫天霾

01

因在電商平臺銷售150份粉蒸扣肉時,未在包裝上標註生產日期等相關資訊,重慶商戶王女士被顧客邵某以出售「三無產品」起訴,法院判決王女士退還貨款4499.16元並給予10倍賠償,共計約5萬元。

圖片

此案熱度未過,一個幾乎與它一糢一樣的案件在甘肅發生

圖片

我相信大部分人看到這樣的案子,憑常識都會做出一個樸素的價值判斷,這難道不是動機不純?難道不是敲詐勒索?

事實上,在重慶王女士案判決後,中國法學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研究會副祕書長陳音江也表示:「從情感上,我也非常同情這位重慶商戶。」她並沒有銷售假冒偽劣商品,她就是一個小作坊,而且具有合法的經營資質,代價太大了。

那為甚麼常人覺得違背了常識,法學家都覺得同情,法院卻會這麼判?

因為法律違背了生活的常識,無視了人們的情感。

據以做出判決的是這樣兩條法律:

《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第六十八條:「食品經營者銷售散裝食品,應當在散裝食品的容器、外包裝上標明食品的名稱、生產日期或者生產批號、保質期以及生產經營者名稱、地址、聯繫方式等內容。」以及,

《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八條第二款:生產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或者經營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消費者除要求賠償損失外,還可以向生產者或者經營者要求支付價款十倍或者損失三倍的賠償金;增加賠償的金額不足一千元的,為一千元。但是,食品的標簽、說明書存在不影嚮食品安全且不會對消費者造成誤導的瑕疵的除外。

兩個案子如出一轍的是,重慶王女士和甘肅的張老板,都是在外面的大包裝箱上,貼有商品存儲方式、包裝方式、生產日期等詳細資訊,但是在一袋一袋的真空包裝上,並沒有張貼相關資訊。就因這樣一個疏漏,付出了10倍賠償的巨大代價。

重慶王老伴和甘肅張老板的行為合理嗎?合理。你去山西鹵肉店買鹵肉,去燒雞店買燒雞,去瓜子店買瓜子,最多會問一聲「新鮮的吧?」,然後稱完就拎個塑料袋回家了,那塑料袋上不會有任何標簽。你路過一片大棚或者果園,路邊農民擺攤賣草莓和櫻桃,買完就走,絕不會認為它們是「三無產品」。

重慶職業打假人邵某和甘肅的林某(化姓)的行為合法嗎?合法。

重慶法院有沒有枉法裁判?沒有。

三方行為都沒有甚麼問題,怎麼就會出現爭訟和其中一方遭受如此大的損失呢?

02

因為這些法律本身出問題了。

法律分為兩種,一種是法律,就是自然法則,人們行動中會普遍遵守的行為規則,它並不一定是成文的。不可偷盜、不可搶劫、不可姦淫,殺人償命、欠債還錢,這就是深入人心的、普遍適用的、且合乎倫理的自然法。

這是真正意義上的法律。我們稱之為「良法」。

人們通過自己的理性認識到,人與人之間享有同等的自由,自己的自由,以不侵犯他人的自由為界,因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只有這樣,人類才能和平合作,這既合乎倫理,又符合每個人的利益。

這樣的法律,並不會時時出現,不需要誰一直在你耳旁強調,更不需要你時時刻刻提醒自己。這就是人類行為的普遍正常的狀態,人們通過內省和自律,就可以得到完全的履行。只有在特殊情形下,有人違背了這些自然規則,法律才會登場,讓秩序得以回歸到應有的正義狀態。

正如弗裡德裡克·巴斯夏所說:「讓法律存在的,不是正義,而是不正義。」

那麼與此相對,還有另一種法律,它並不是深入人心的、普遍公認的、人人平等適用的自然法則,而是某些人為了使社會按照他所設定的軌道前進,讓人們按照他的意志行事,而進行的人為設定。

這並不是法律,而是「人定法」,是「法令」。當它不符合真正的法律時,就是「惡法」。不論它是以法律、政策,還是以政令、指導意見等等名義出現。

當這種法令存在之時,就是人們的自由和財產權受限或喪失之日。他們會千方百計用法令擴張自己的權力,對人們的所有生活細節制定規則,法令之網越治越密,一切行為都要受到它的規制,稍不註意就是違法犯罪分子。

這種「法律」不是在非正義的時候才出現,而是成了人們正常社會生活的主宰,所有人每時每刻都必須嚴加註意自己是不是違法了,所有行動都要聽從他的號令。於是自由盡失,動作變形,行為扭曲,相互攻訐,秩序遭到破壞,心靈遭受玷污,社會由此付出巨大的成本,甚至會走向動亂和失序的深淵。

為甚麼會這樣?

因為社會工程師們最喜歡幹的事情就是把一切納入他們的管控之下,構建一個他們希望的、整齊劃一的「理想國」。一個嚴格立法、普遍違法、選擇性執法的社會環境就此形成,他們就可以「隔牆扔磚頭」,砸著誰就是誰,由此可以對任何人的行為指手畫腳,並進行權力尋租。

那些人往往打著高尚的旗號,行著侵犯人們自由和財產權的勾當,目的就是實施絕對控制,就是發動群眾之間的互鬥,自己從中漁翁得利。哈耶克對此進行了恰當的總結:「現代世界,95%以上的立法都不是法律,而是披著法律外衣的命令。」

所以,判斷一項法律是不是良法,要不要遵守,並不是看它是不是成文了、公布了,而是看它是不是合乎財產權的原則。

03

惡法非法,與人的本性格格不入,為了規避這樣的法令,人們不得不千方百計規避它,明明一條直直的道路可以通往目的地,惡法卻會讓人們繞幾大圈,增加了大量行動成本;在此過程中,又必然造成道德的潰敗。

因此,這樣的法令,人們不但不應該遵守,反而應當堅持「廢除主義」。每廢除一項,就是往自由的方向邁進一步。社會經濟的進步,就是不斷廢除強加在人們頭上的惡法枷鎖的過程。

一部良善的法律,必然是與人的情感相通的,是符合人的行動的自然法則的,守法的同時,也是合乎道德倫理的。所以,當法令與人們的道德觀沖突,我們首先不應當是怪罪所謂的「違法者」,而應當去檢討這部法律是不是出了問題。

重慶的職業索賠犯邵某,面對記者對他「釣魚獲利」的質疑,說自己不願意在道德層面討論自己的行為,合法就行。他一次性買150盒粉蒸肉,自己吃了家人吃了,都沒有問題。然而他說「我吃沒吃出問題,不代表她可以繼續賣三無產品;她說質量沒有問題不算,法律認為是有質量問題的。」「不是我要她賠錢,是法律要她賠」。臨了還不忘說一句:這樣可以幫助消費者。

難道我們判斷一種食品是不是安全,不是看它本身是否安全,而是看這件食品上是不是貼了一個標簽?你又怎麼保證貼標簽的這個人就一定是認真負責的?他們說過的慌,幹過的壞事,還少嗎?所以這就是鄭人買履和記吃不記打。

不論誰說甚麼都不算,只有成文的法律說了才算,哪怕這法令是垃圾,也必須服從。凡事都必須管一管,否則人們就不會判斷是非對錯,不會安排自己的生活。這就是奴才思維。

對方並不具備欺詐行為,雙方自願交易,反手就是一個舉報,這就是一個居心叵測的給別人下套的卑鄙小人。

打著幫助消費者的旗號,行著專業碰瓷的敲詐勒索的勾當,他們才不關心食品到底是不是安全。誰受損了誰自然會維權,也會行使自己的消費者主權,消費者並不需要你代表。這就是一個為了錢財不擇手段的無恥之徒。

難道真的只要「合法」就完全不顧道德約束嗎?既然他們覺得是光明磊落的正義之舉,為甚麼不用真名真姓呢?甘肅的舉報者「林某」居然是化姓。他們心裡也很清楚,這是受人鄙視的行為。

有人說到城市務工是盲流,要收容遣送,這是合法的,你要不要去舉報?有人要求你舉報自己的父母,這是「法律」,你要不要大義滅親?納粹要求所有人舉報猶太人,將600萬猶太人關進集中營,這還是「法律」,你要不要執行?

所以你真的不用受道德的約束嗎?你是人,不是法令機器;你是人,不是一條讓咬誰就咬誰的惡犬。

04

一部法律要得到執行,必須有人的積極支持和消極配合。否則它就行不通。

不要說那些法令背後有槍炮的支持,再強悍的法令,也有它無法改變的人類生存狀況。決定這個社會的走向的,不是唯物主義的槍炮,而是人們的普遍觀念。

人們基於對假冒偽劣商品對自己的傷害,求助於權力,是這種嚴酷的法律得以出臺和橫行的觀念基礎。

但是多數人顯然對這個世界缺乏洞察力。讓我們的生活不斷變好,讓假冒偽劣商品不斷變少的,是嚴酷的法令嗎?並不是。

是市場經濟。市場經濟是消費者主權的制度,消費者需要甚麼,生產者就供給甚麼;需要甚麼樣的質量,企業就生產甚麼樣的質量。總觀我們現在享用的形形色色的商品和服務,為甚麼質量越來越好?一方面是資本積累多了,人們可以追求較高品質的生活;另一方面,都是市場競爭的結果,不是誰嚴刑峻法搞出來的。

市場並不要求每個人做道德糢範,但是它的機制決定了,那些欺詐消費者的商家,消費者會用金錢投票的手段果斷將其淘汰出局;只有重誠信、重品質、重長遠的商家,才能在競爭中站穩腳跟,才能獲得長久的更大的利益。

市場如流水,有強大的淨化功能。市場培育美德。

而那些惡法恰恰是在破壞市場進程。嚴苛的標準加大了小企業的成本,阻礙了市場準入,弱化了競爭,妨害自由交換,必然會使人們可以享用的商品越來越少、越來越爛。

而惡法之所以能發生效力,就是這些所謂的打假者積極支持的結果。權力總是要有人支持,才能落地實施。假如一項荒唐的法令出臺,所有人都嗤之以鼻,從心底裡抵觸它、厭惡它,哪裡還有它作惡的土壤?所以,那些「打假者」其實是扮演了配合權力的不光彩角色,是他們讓權力得以擴張,市場遭受打壓,人們福祉受損。他們是潛伏在同胞們身邊的特務,是人人得以唾棄之的姦賊。

不論是司法機關,還是普通公民,都應當有基本的財產權認知,而不是去做一個法令複讀機和法令的奴隸。

圖片

內鄉縣衙有一個匾額,寫著六個大字:「天理,國法,人情」。天理是排在第一位的,國法是排在第二位的,在國法之上,還有更高的律令存在。這就是古代樸素的規則位階,它反映出了尊重自然規則,尊重民情的觀念。古代官吏尚且有這種認知,難道今人就自甘為奴,或者成為支持權力的走狗?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