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曾經風靡一時的行業,現在面臨崩盤

文: 貓弟 

5月8日,全球知名的AI芯片企業Wave Computing遣散了所有員工,併申請破產保護。這家被譽為全球最有前途的AI公司之一,曾被認為有和英特爾、英偉達等巨頭一較高下的潛力的獨角獸倒下了。

它的上一輪融資停留在2018年底的8600萬美元E輪融資。 8600萬美元,在國內AI創投企業熱門時,只是一個頭部企業B輪的價格。

但即便拿到巨額融資的國內企業,日子也不好過。

一、阿爾法狗炒熱AI

2016年,阿爾法狗在「 人機大戰」上先後戰胜韓國的李世石和中國的柯潔,「 人工智能打敗人類」的話題一時頻登熱門,連帶人工智能相關的小說、電影也再掀熱度。

在創業投資領域,一批帶著「 AI」字樣的初創企業如雨後春筍般冒出,藉著話題熱度省了一大筆營銷費用。藉著騰訊、阿里巴巴、百度們對錯失領地的恐懼在資本市場上收穫頗豐。

2017年被華爾街時報,福布斯和財富雜誌稱為「 人工智能(AI)元年」。創投領域的融資格言可謂雷軍的那句「 在風口上,豬都能飛」。

李世石與阿爾法狗的「 人機大戰」

當年前5大筆的融資中,前4都來自中國,排除蔚來汽車以智能電動汽車沾邊「 AI」融資16億美元;商湯科技在7月拿下4.1億美元融資,創下當時全球人工智能領域單輪融資額記錄,這還僅僅是B輪。

隨後曠視科技在10月拿下4.6億美元,將這個記錄打破;明碼生物科技在9月拿下2.4億美元的高額融資。

商湯科技不甘示弱,2018年4月,商湯科技完成阿里巴巴集團領投的6億美元C輪融資再次創下全球人工智能領域融資記錄;一個月後,商湯科技再度獲得6.2億美元C+輪融資;三個多月後,商湯科技再度獲得軟銀10億美金的融資,估值也飆升至60億美金,在世界範圍內也算得上超級獨角獸。

從2018年4月到9月,5個月時間內商湯科技接連獲得三輪融資,僅這三輪融資金額就超過22億美金。

根據清華大學發布的《中國人工智能發展報告2018》,2017 年年全球人工智能投融資總規模達395 億美元,融資事件1208 筆,其中中國的投融資總額達到277. 1 億美元,融資事件369筆,分別佔全球的70%和31%。

在277億美元的加持下,AI賽道上大中小企業的估值紛紛水漲船高,融資排行榜中即便是A輪融資,數額也能達到5000萬人民幣。

二、BAT的恐懼助熱AI

核心業務成熟,盈利能力減弱,互聯網巨頭需要新的客戶群營利。百度、阿里巴巴和騰訊已經在雲計算、娛樂、外賣、支付以及投資等領域展開競爭。在移動端掉隊的百度,市值已經掉隊於阿里、騰訊兩大巨頭。阿里雲在雲計算領域佈局早,2019年已經拿下46.4%的市場份額,騰訊只有18%,百度8.8%。後知後覺的騰訊在2018年改組公司架構,喊出了「 整體to B」的口號。有分析認為,這實際上就是在雲端向阿里宣戰,隨著越來越多的企業對雲路徑的評估,能提供雲端計算能力、數字化系統的企業將拿下B端市場。

百度掉隊移動互聯網,騰訊掉隊雲,不光是給自己的教訓,另外兩家也都看著。對失去領地的恐懼讓BAT們一面自己佈局,一面加緊收購。

早在2010年,百度就將前谷歌中國工程研究院副院長王勁收入麾下。隨後在2014年引入AI領域重量級元老吳恩達,擔任百度公司首席科學家,負責百度研究院。 2017年7月,百度的阿波羅無人駕駛車輛第一次在北京五環上路。 DuerOS 項目中,截至 2018 年12 月 31 日,搭載 DuerOS(小度人工智能助手)的智能設備激活數量超兩億。

騰訊則在2016年成立AI lab,阿里隨後於2017年成立達摩院,目前共有近70名海內外專家坐鎮。小巨頭頭條、美團、滴滴也在四處挖角人工智能人才,試圖劃出自己的版圖。

除去自己佈局,投資方面巨頭們也毫不手軟,除了上文聽到的阿里巨資入股商湯科技。據英國《每日電訊報》報導,騰訊公司自2017年至2018年9月,已參與總價值達105億美元的人工智能投資交易。百度則投資了Automation Hero和Covariant.ai等國外專注AI底層技術的初創企業。

三、PPT上寫了AI就能融資

在BAT們的支票本下,本就瀰漫著「 toBAT」風起的科技賽道更加瘋狂的將自己的項目往AI上靠。 AI成了整個投資圈都在聊的話題。 「 天使輪的項目投資人看看方向、團隊,聊一聊就定了。很多公司什麼都沒有,一個PPT只要打上AI的標籤就能拿到不錯的估值。」這樣不可思議的一幕,卻屢屢在創投圈上演。

「 其實當時大家對AI的盈利模式也看不太清楚,但是這個技術肯定是先進的,先在技術上佔位以後再思考落地是不少AI創業公司的投資方共同的想法。」一位長期關注硬科技的投資人回憶當時情況。 「 2016、2017年的時候,中國的VC/PE市場資金很充足,風口也不是很多,自然有大量的資金流入AI行業。」

硬科技有壁壘,「 看得懂的人並不多」,一些從互聯網轉型過來的投資人,「 將原來燒錢的投資邏輯和模式照搬到硬科技領域」,不惜砸錢搶項目,「 搶不到優質項目的投資人就搶中等航道,甚至可以看一些早期或者稍微差一點的」。

「 退而求其次」多了,整個賽道的身價都開始水漲船高。

李開復在 2018 年年初的時候就曾說過,人工智能的泡沫將在年底破滅,一大波人工智能初創公司將面臨清算之日。

「 現在創投市場人工智能泡沫很嚴重,每個商業計劃書上都要加上人工智能,幾乎任何行業的創始人都說自己是人工智能公司。」李開復有些無奈的抱怨。

《2019中國人工智能產業投融資白皮書》顯示,2014年-2018年,人工智能行業在融資事件及融資規模上持續增長,2019年出現首次回落。 2019年前三個季度總體融資規模僅為577億元,2018年這一數字為1189億,AI投資熱情出現明顯縮水。

有投資人透露,今年有些自動駕駛項目的估值已經不是「 腰斬」是直接「 砍到了腳脖子」,報十個億估值,歷時一年,最後只融下來兩個億。

「 現在有些AI芯片公司的估值,就是天價」,一位從事FA業務多年的行業人士認為,「 有一定銷售收入的快充手機芯片、射頻芯片等是按照6~8倍的PS(即用銷售額計算市值)估值,但是像AI芯片,有銷售嗎?無論什麼樣的芯片都是要銷售收入證明的。」

「 AI算命」、「 AI測基因」、「 AI做衣服」、「 AI魔鏡」等創業項目也引來的投資人吐槽「 是不是只要用到了算法就覺得自己是AI企業了?」

四、風險投資收穫無望

即便是正兒八經的AI企業,也有自己的困境。

2019年8月,創投行業中「 AI四小龍」之一的曠視科技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書。招股書顯示,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的營業收入分別達到人民幣6780萬元、3.13億元和14.27億元,虧損分別為人民幣3.43億元、7.58億元和33.52億元。並且,單2019年上半年,曠視科技虧損額度達到驚人的52億元。

巨額的虧損背後,是高達113億美元的估價。在提交上市申請6個月後,曠視科技在港交所IPO的進程狀態顯示為「 失效」。這基本可以宣告此次上市「 失敗」。有消息稱,曠視科技正考慮尋求科創板上市。

「 四小龍」中的另一位商湯科技自從2018年9月完成C+輪融資之後,已經有近18個月沒有新的融資。

四小龍之三的依圖科技也在尋求科創板上市,但創始人坦言「 時間未定」。

3月26日,「 AI芯片第一股」 寒武紀在科創板上市申請獲准受理。其招股書顯示,2017年、2018年和2019年,營收分別為784.33萬元、1.17億元、4.44億元。營收增幅表現不俗,但虧損同樣嚴重,連續三年分別虧損3.8億元、4104萬元和11.79億元,累計約16億元。

截至發稿,AI創投領域還沒有一家企業成功上市。

對於風險投資(VC)機構來說,一般在早期介入創業項目,然後隨著項目後期的融資賣出,或者等待項目被收購、或者上市來賺取利潤。又或者項目已經可以獨立運營盈利,投資機構根據股份拿到分紅。

但在AI賽道上,截至目前,能夠讓投資機構獲取收益的方法,只有等待BAT們的收購。但在BAT中,騰訊和阿里巴巴早已完成自己佈局+戰略入股頭部企業,百度則向海外尋求估值沒有膨脹的基礎技術研究企業。

國內身價水漲船高的初創企業們,面臨「 無人接盤」的困境。

五、投資機構自己也沒錢了

盈利無望、融資終止、上市受挫,但該有的開支成本一樣不少。在AI賽道火熱時,據一位大廠HR透露,搶AI人才時,「 有些創業公司,其實心理價位是20-30萬美元一年,但硬抬到過百萬也要搶下來。我們大廠有自己的薪金結構,沒辦法打破太多去搶。」

除去人力成本,有外國媒體報導,中國幾千家AI初創企業讓谷歌、英特爾等大廠獲得大筆營收。高額的人力加設備成本解釋了為什麼頭部廠商在營收翻倍的情況下,仍然每年面臨巨額虧損。

但投資者已經沒有熱情、耐心、或者財力來支持AI企業燒錢了。

投中研究院VC/PE統計報告顯示,2107上半年市場完成募集資金的規模達1342億美元,而這個數字在2018上半年僅為341億美元——同比下降74.59%。清科研究院的數據也透露出相似的風向:募資總額在下滑。 2018上半年募資總額3800億元,比起2017上半年的8600億,降幅達56%。

2018年下半年開始,VC機構已經開始鬧「 錢荒」,只是當時部分機構手上還有餘量,此前的融資也能夠幫助AI企業們再堅持一下。大廠也尚未完成佈局。

但到2019年,寒冬延續,投中數據顯示,2019年前11個月創投圈整體融資交易規模為7532億元,僅有2018年的43%,亦是2015年以來最低交易規模。

進入2020年,疫情之下,寒冬更甚。投中數據顯示,2020年2月VC/PE市場共發生153起投資案例,同比下降83.51%,環比下降20.31%;總投資金額為40.45億美元,同比下降73.06%,環比下降61.18%。

VC機構募資難,退出也受限,2018年A股IPO企業數為105,募資規模為1378億元人民幣。相較於2017年436的企業數及2301億元人民幣的投資額,呈斷崖式下跌。

追求其原因,用許多投資人的話來說,現在只是「 理性、正常」了。 2014年,楊守彬聯合創辦的豐厚資本進行募資,4位合夥人在微信上找LP挨個聊天,面都沒有見,一周之後錢已到賬。

「 那時候的互聯網企業閉著眼睛投。」總會有別的機構來「 接盤」,完成這道擊鼓傳花。可是移動互聯網的紅利大潮過去了,「 前幾年這個行業的泡沫太多,能不能創業的人都創業了,會不會投資的人都在投資,熱錢湧進的日子不復往昔。」楊守彬說。

連這個擊鼓傳花遊戲的最大玩家,孫正義也堅持不住了。 4月13日晚間,軟銀髮布2019財年業績預測,首次公佈了一組數據:基於市場環境惡化的判斷,預計本財年經營虧損1.35萬億日元(約合人民幣880億),淨虧損7500億日元(約合人民幣496億)。

隨著2014年因熱度而起的一批5年期的基金清盤時刻的到來,沒有給予投資人應有的回報的VC自然很難繼續獲得注資。 「 前些年閉眼扎進互聯網的高淨值個人LP,基本上該虧的也虧完了,該受到的教訓也受到了。」

六、無自我造血能力

融資困難,那麼自我造血呢?

AI領域並非沒有落地、能夠營收的項目。根據調研機構Strategy Analytics 2019年全球智能音箱市場出貨量創下新高,同比增長70%,達到了1.496億台。

但在這個市場中,亞馬遜以28.3%的市場佔有率名列第一,谷歌以24.9%排名第二,百度、阿里巴巴各自以10%左右的市佔率佔領中國市場。 IDC預測,智能安防、智能照明、智能音箱將成為未來五年的增長點。

至於安防,由於對技術和設備的要求,初創企業基本沒有競爭力。華興資本的包凡說:「 人工智能而言,有三大核心能力——數據、計算能力和算法能力。這三個要素裡,在算法上,初創企業可能有一些優勢。但在數據和計算能力這兩個要素上,初創企業幾乎很難和科技巨頭抗衡。」


對Facebook這種大廠而言,AI確實節省成本的利器

自2016年興起的以「 深度學習」為基礎的人工智能浪潮最大的優勢在於對大量數據的處理能力,對於巨頭們而言,這確實能夠幫助他們更好的賺錢。例如2018年4月,一份被解密的Facebook文件顯示,該公司通過人工智能的算法對用戶進行「 忠誠度預測」,即預測用戶的未來行為,作為廣告投放的依據。這種個性化推送到了2020年,對於中國的智能手機用戶已經不陌生了,在今日頭條看過什麼新聞,源源不斷的相關新聞就會推薦進來,甚至你在淘寶搜索過什麼產品,今日頭條也會給你推送相關感興趣的消息。

大廠們可以通過自己雄厚的數據積累,使得算法在源源不斷的燃料下「 進化」。

但缺乏數據的小廠應用領域就極其狹窄,即便有技術也很難落地。有數據顯示,2018年全年有將近90%的人工智能公司處於虧損狀態。

此外,即便難得遇上可以應用的場景,技術不過關又成了桎梏。

科大訊飛被群嘲「 人類智能」

2018年創新與新興產業發展國際會議上,科大訊飛以場地佈置的方式「 暗示」現場直播的翻譯都由其AI產品「 訊飛聽見」完成。不料事後被人爆料,現場的翻譯是由一位女翻譯員完成,妥妥的是「 人類智能」而不是「 人工智能」。訊飛聽見只負責將女翻譯現場口述的同聲傳譯變成位子,放映在屏幕上,即便如此,還是錯漏百出。在翻譯Bell Wang說「 步態」這個詞的時候,屏幕上出現的是「 不太」;在Bell的一段話有「 Davos Forum」(達沃斯論壇)這個詞的時候,屏幕上寫的是「 Devils Forum」(魔鬼的論壇)。

科大訊飛事後辯稱自己沒有公開說明是用AI翻譯的,遭到了更廣泛的嘲諷「 對對,暗示不等於撒謊。」

人工智能的第一波浪潮在20世紀60年代,以阿蘭圖靈的理論為基礎,但在無法解決任何實際問題後,浪潮在「 騙子」的罵聲中結束。 20世紀80年代,以語音識別為基礎的第二波人工智能浪潮也很快銷聲匿跡。 2016年至今,第三波以深度學習為基礎的浪潮,還未能看清前路。

來源  時代周報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