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反川普派 現狀如何?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osh Hammer撰文/慧婕編譯

四年前的今日,「拒絕川普」(Never Trump)的運動轟轟烈烈。在2016年2月《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所發表的臭名昭著的《反對川普》(Against Trump)專刊中,由保守派和共和黨人組成的反川普派鄭重其事地發誓,即使他成為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他們也永遠不會支持唐納德·川普

在整個(2016年)總統初選期間,反川普派一直支持其他的候選人,在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上,他們施加壓力讓支持川普的代表背棄川普。直到選舉日,他們一直持續反對他的候選人資格。推特標籤#NeverTrump(拒絕川普)在推特上無處不在,以示抗議這位非傳統的候選人。

我了解這一切因為我曾是反川普運動的一員。而且,令我感到羞恥的是,當時我不僅是一個沉默的反對者,有時我甚至使用語言暴力。

四年後的今天,我希望是成熟起來了的四年,並且受益於我們現在已經了解到的川普的執政方式,我很樂意負責任地承認:我錯了。反川普派所擔憂的事大部分都沒有發生,並且總統以各種方式給他曾經的懷疑者以驚喜。在2016年可能存在過的(或可能不曾存在過的)任何所謂的「反對川普的保守派」已煙消雲散。

許多人擔心,作為一個只有短暫共和黨黨齡,從未在這個古老的保守主義機構迷宮中游曳過的川普,可能會變成一個「滿洲候選人」(The Manchurian Candidate,註:1959年Richard Condon的驚悚小説,1962年上映了同名電影,以冷戰為背景,描述一名政治世家出身的年輕人被共產黨洗腦,變成一個精神上受人控制的殺手)式的自由主義者。但事實上,第45任總統主持了這一個世紀以來最具活力的保守派政府之一。

許多人擔心這位魯莽的、充滿大男子主義氣質的大嘴川普,可能會無意間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而相反,總統實施了一項非常成功的外交政策,尤其在中東,這一政策圍繞著久經考驗和符合常理的規則,即最大限度地懲罰敵人並獎勵朋友。許多人擔心曾經上過《花花公子》雜誌封面的川普可能會加速霸權文化的進步主義,實際上,他一直是宗教和傳統主義美國人的勇敢而堅定的朋友。

鑒於川普的執政記錄;鑒於過去四年來左翼分子變得徹底的激進,包括布雷特·卡瓦諾(Brett Kavanaugh)的最高法院法官提名風波,婦女大遊行(Women’s March)反猶太主義運動,無政府主義者安提法(Antifa)運動,馬克思主義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運動,交叉性(intersectionality)和消除文化的毒害性泛濫等問題;再鑒於川普式的異端對美國總統職位的預設制度規範產生了「沉沒成本」(sunk cost)效應影響,反對川普的所謂「保守派」行動根本沒有經受住時間的考驗。秉承審慎和謙遜的原則,一個人必須願意承認錯誤並更弦改轍;2016年的反川普運動是個完美的榜樣。2020年,「保守派」唯一的選擇是投給川普總統第二任期堅定的一票。

嗚呼哀哉!並非所有人都同意這個觀點。相反,許多2016年的反川普運動的領軍人物選擇更固執的態度。比爾·克里斯托爾(Bill Kristol)可能是2016年最初的成員中最知名的一位,現在他參與了許多2020年發起的反川普活動,包括加入共和黨反對川普的選民小組。喬治·康威(George Conway)、里克·威爾遜(Rick Wilson)和史蒂夫·施密特(Steve Schmidt)在一個最名不副實的林肯項目(Lincoln Project)的旗幟下尖刻地攻擊川普。儘管川普在親以色列/反伊朗的策略上取得历史性的进展,尽管左派高壓控制下的進步主義城市處在痛苦焦灼的騷亂狀態,詹妮弗·魯賓(Jennifer Rubin)和馬克斯·布特(Max Boot)仍然丝毫不改他们反川普的嗜好。

但是,許多其他在2016年最初的反川普保守派人士尚未公開表明他們是否會在2020年支持川普,包括與上述《反對川普》專刊中相關的許多人,如大衛·弗冉侈(David French)、羅斯·杜塔特(Ross Douthat),以及一些宗教保守人物,例如喬治·韋格爾(George Weigel)。指出這一點的本意並不是試圖公開羞辱這些人。這些領導人在四年前在自己的政黨裡和他們自己發起的運動中曾經反對川普,他們在這次是否將投票支持川普這個涇渭分明的問題上欠他們的讀者和追隨者一個明確的態度。可以斷定,儘管川普取得了各種各樣的成就,而且儘管來自左派暴徒的迅速升級的威脅置國家於水深火熱之中,他仍然不值得保守派的支持。可以肯定的是,這是一個毫無說服力的情況,但是我們至少可以要求持有該論點的人公開發表他們的想法。

四年前,儘管川普在共和黨內部經歷艱苦角逐,但他還是最終贏得了選舉人團(Electoral College)的勝利。不幸的是我也曾是那場角逐的一部分,所以我知道這些情況。2016年許多從前的拒絕川普派成員這次做出審慎的判斷,而同時另外很多人加倍地蔑視和反對川普。但是,四年後的今天,在自豪的美國主義者與怨氣沖天的街頭暴亂者縱火主義者之間展開的冷戰中,至少值得弄清每個人所選擇的立場。

原文Where Does Never Trump Now Stand?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喬希·哈默爾(Josh Hammer)是一位訓練有素的憲法律師,是《新聞週刊》(Newsweek)的編輯,也是布萊茲電視台(BlazeTV)的播客,「第一自由協會」(First Liberty Institute)的首席顧問,聯合專欄作家。

Chinese (Traditional)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