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特色的抗疫路線 成本有多高?

杭州疫情

過去 48 小時裡,你在杭州公共場所看到的每個人,都至少完成了一次常態化核酸檢測

常態化的意思就是,就像出門要帶行動電話,坐高鐵要亮綠碼一樣,核酸檢測,也將成為杭州人生活的一部分。

之後,核酸檢測每 48 小時就要完成一輪。這意味著,面對疫情,之前的精準防控、健康碼、行程碼等體系已經徹底被全民核酸所替代。

杭州疫情

可以說,這是杭州採用的抗疫新路線。

實行常態化核酸檢測,杭州不是第一個。今年 2 月份,深圳就設定了常態化核酸採樣點。至今,深圳全市設立的常態化核酸採樣點也沒有超過 2500 個。杭州就不一樣了:

一出手就是一萬個打底。

根據官方介紹,杭州將至少設立 10000 個免費核酸採樣點,在政府、公司、小區、地鐵站、菜市場等人口密切的場所,採樣點屬於增設,並不在這 10000 個的範圍裡。另外還要再加上移動採樣車、獨立採樣亭等流動的採樣點。

一輪全民核酸的成本,也不難算出來。

杭州的常態化檢測,採用的是 20 個人混一管。混採用到的醫用耗材有拭子(棉簽)、一次性病毒採樣管和樣本保存液。

社長參考了公開的採購公告,一支 20 混 1 的病毒採樣管(包含保存液和 20 只採樣拭子),價格最低也要 6 元。

根據杭州疫情防控發布會的數據,光 4 月 28 日這一天,杭州就採樣了 743 萬人次。一輪下來,1000 萬人次的採樣量是很保守的數據。

1000 萬人次,也就是 50 萬管樣本。採購價為 1.6 元的新冠提取純化試劑,需要用上 50 萬份。

這樣算下來,一輪新冠檢測的耗材成本,就至少有:

400 萬。

在餘杭倉前的科技園區裡,一些外觀橙色的核酸採集數字服務站已經開始使用。這些由餘杭本土上市企業申昊科技自產自銷的崗亭,一臺零售價是 68000 元。

在生產這個工作站之前,申昊科技一直做的都是工業巡檢機器人的生意。服務對象也是電力公司、地鐵這樣的客戶。

社長了解到,68000 元能買到的除了亭子,還包括亭子裡的新風系統、監控視頻、LED 燈、氣溶膠消毒設備、對講機和手套。

一位申昊的銷售人員告訴社長,這一次餘杭採購了 600 臺的移動採集服務站,在 5 月 10 日之前都要全部交付了。價格是按照批發價來的,大約 4 萬元。

按照這個成本,新增的一萬個核酸檢測點,花費差不多要:

四億。

核酸採樣會被送市屬的醫院檢測基地,市衞健委的氣膜移動實驗室,還有第三方檢測機構。

整個四月,杭州的各個疾控中心都在買買買。

臨平疾控中心在四月中旬緊急採購的熒光定量 PCR 儀,一批就是 200 萬。幾乎同時,富陽疾控中心採購了一批檢測儀器設備,花了 1100 多萬。這還只是 5 萬管的檢測規糢。

為了常態化核酸檢測,杭州把 6 個市級核酸檢測基地全部用上了。加上各醫療機構的 PCR 實驗室和第三方實驗檢測,整個城市的檢測能力:

每 24 小時超過了 80 萬管。

也就是說,杭州最大檢測荷載,為每天 1600 萬人。

按照國家衞健委頒布的第二版《全員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組織實施指南》,杭州全市至少需配置 610 臺 96 孔 PCR 儀、240 臺 96 孔核酸提取儀。

就算這些儀器的單價都在 20 萬左右,總價也要接近 2 億。

此外,按照國家規定,杭州還要配備 1500 人左右的專職核酸檢測隊伍,以及千名上下的輔助人員。

也就是說,杭州要配備 2500 名核酸檢測人員。

社長看到,一些社區衞生服務中心的 PCR 實驗室裡在招臨時檢驗員。沒有證書會操作 PCR 儀器也行。白班 60 元,晚班多 5 塊,一天 12 小時下來也有七八百。

即便按照日薪 500 元來算,2500 人,每天也需要 125 萬支出。

而採樣人員的需求量更是龐大,一名資訊錄入員和一名核酸採樣員,是一個採樣點最基礎的人員配置。10000 個突然冒出來的採樣點,意味著至少 20000 人的需求。

西湖區的留下街道、轉塘街道、北山街道,已經發出了待遇 10000 元 / 月的核酸採樣人員招募令。轉塘街道一招就是 100 個人。西溪街道開出了兼職採樣員 500 元 / 天的工資。

當然不是所有社區都這麼有錢。社長註意到,杭州的勞務派遣市場裡,已經湧現了大量兼職採樣員和資訊錄入員的崗位。

一位勞務派遣專員告訴社長,自己手上就有一些濱江、餘杭、拱墅的街道社區臨時崗位,這些崗位的要求很簡單。

資訊錄入員只需要自備一臺安卓行動電話和 48 小時核酸報告。5 個小時有 100 元的收入。

核酸採樣員也是一樣,培訓後就可以上崗,每天工作 8-10 個小時,320-400 元 / 天,月薪在 8000-10000 元。

這些崗位都很走俏,幾乎是一發出就被搶完了。

社長算了算,取 200 元 / 天的中間值,這些採樣協助人員人力成本就需要 400 萬 / 天,48 小時就是 800 萬。

再加上核酸檢測人員的 250 萬元,杭州每做一輪全民核酸,光人工費用就至少要花掉:

1050 萬。

再加上 400 萬元的耗材,每一輪核酸檢測的人工和材料費,差不多是 1450 萬。6 億元的取樣崗亭和檢測儀器支出,是可以長期使用的。

如果常態化檢測持續到年底,杭州人至少還需要做上 120 輪核酸。按照每輪 1000 萬人次來算,光是設備、人工和醫用耗材,杭州就可以用掉:

25 億。

要知道,去年一整年,杭州衞健委的全部公共預算支出也就 25 億。而社長的算法,是把所有成本都按最低標準算的。杭州今年的公共預算,要增加很多了。

這樣的龐大支出,其實就是為了一件事:

只要有 48 小時內核酸檢測證明,三區之外所有餐館、酒吧這樣的公共場所,都可以對外開放。

即便如此,與上海全城靜止相比,這個代價已經算是非常小了。

來源:鐵頭功社 微信號:onehangzhou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