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上市,「批發」億萬富豪

螞蟻上市,「批發」億萬富豪

文: 肖望 純子

「忍一忍,到上市。」

這是近兩年部分螞蟻集團員工的普遍心態,也包括張亮。三年多前,已在上海安家的他加入螞蟻集團,開始「雙城生活」:每週一早上五點多就去趕乘城際班車,週五下班後再班車返回上海。工作強度不僅大了數倍,經常還因為出差或者加班無法按時週末返滬。

支撐他的動力就在於螞蟻集團提供的豐厚的「股權激勵」。一旦螞蟻成功上市,這筆「股權激勵」價值有望達到千萬元。2014年,阿里巴巴在美上市,在當時就造就了1萬多名千萬富翁。

和張亮抱有類似想法的人不在少數,有人甚至願意降薪30%左右到螞蟻集團就職,希望能搶到一張上市前的船票。

今年7月20日下午,支付寶母公司螞蟻集團宣布,將啟動在科創板和香港聯交所主板同步發行上市。當天下午,螞蟻集團杭州總部大樓傳出歡呼聲,網友戲稱「那是財富自由的聲音」。

儘管螞蟻集團人士澄清是馬雲到訪螞蟻,員工們合影鼓掌,與上市消息無關,但網友們並不在意:螞蟻上市將造就大批千萬富翁已是鐵板釘釘。

此後的招股書披露,授予給螞蟻員工的激勵計劃規模已達1377億元。按照6月末16660名員工數計算,螞蟻員工人均激勵達到827萬元。

10月26日,螞蟻集團完成初步詢價,代碼688688的A股發行價定為68.8元/股,代碼6688的H股發行價定為80.00港元/股。螞蟻總市值達到2.1萬億元。

「公司裡一些可能並不起眼的運營、客服同事,因為來得早享受到了螞蟻快速成長的紅利,已有數千萬乃至上億身家。」曾在螞蟻工作過的李明向作者透露,不少螞蟻早期員工是從阿里巴巴轉來的,在阿里巴巴上市時,許多人已經體驗過第一次「財富自由」。而此次螞蟻上市,這部分員工身家將再次暴增。

與此同時,作者在穿透層層股權結構後發現,馬雲的豪華朋友圈,包括新希望劉永好、巨人史玉柱、華誼兄弟王忠軍、知名演員趙薇(以母親魏啟穎身分參與)、苗圃等,均享有5-50億以上市值不等的螞蟻股份權益。

目前,機構、個人投資者參與螞蟻新股認購熱情高漲。市場亦預期螞蟻新股將會被爆炒。

兩萬億螞蟻上市,又一場超級造富盛宴開啟。

七年前入職的P7,身家已過億

螞蟻總部位於杭州,為了吸引來自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優秀人才,螞蟻自2014年起即設立並實施員工激勵計劃,向包括阿里員工、螞蟻員工乃至核心子公司員工、顧問等人士廣泛授予經濟受益權激勵,即外界眼中的「期權」。

通俗理解,經濟受益權即授予對象可享受與發行人股價掛鈎的一定的經濟利益,但不享有任何投票權或其他股東權利。不過,對於絕大多數普通員工來說,他們更看重「股權」對應的財富增值,對股東權利感知並不明顯。

招股書顯示,經濟受益權激勵計劃項下的經濟利益對應股份合計30.79億股,其中約92%股份對應的經濟利益已經完成授予,授予螞蟻集團員工及顧問的比例約為65%。

據李明介紹,職級在P7及以上的螞蟻員工在入職時就會授予一定數額的「期權」(SERs),此外每年3月末還會有額外的業績獎勵「期權」,每年7月份還會有晉升激勵「期權」。這些「期權」均直接授予而無需出資認購,但會分批歸屬。其中,入職獎勵「期權」在第二年末歸屬50%,此後每年歸屬25%,而業績獎勵等每年歸屬25%。

業績獎勵「期權」和晉升「期權」每年都會根據表現重新授予。來的越早,待的時間越長,得到的「期權」越多,「期權」增值部分越大;與此同時,據多位螞蟻員工透露,時間越早,給予的「期權」數量越多。「最近這幾年,晚一年,同一級別的『期權』都會減半。」

李明透露,期權授予的公允價格以最新一輪螞蟻融資的估值價格為基準。而在過去6年間,螞蟻的估值漲勢驚人。

2015年7月,螞蟻A輪融資時估值超過450億美元;2018年6月,其估值上升到1500億美元;此次IPO,螞蟻市值已經達到約3185億美元,且後續仍有大幅上漲可能。5年間螞蟻估值漲了7倍多。

螞蟻集團在回復上交所審核問詢函時曾披露,報告期內每1份經濟受益權項下的經濟利益對應5.53股公司普通股股份的價值,即1SER=5.53RSU。有消息稱,今年上半年,授予價格已接近400元/SER。

有接近螞蟻員工人士介紹,以2013年就入職支付寶的P7員工為例,僅其入職激勵部分價值就已超過4000萬元,再疊加績效獎勵等,身家可能早已過億。

外界豔羨螞蟻員工財富自由,但在李明看來,螞蟻的工作氛圍「狼性十足」,壓力也更大。「入職公司3-6個月後,大多數人可能都會胖至少10斤。不是因為伙食太好,是壓力、焦慮導致的。」

「入職3個月是離職高峰期,太多人無法承受這樣的節奏和壓力。」李明表示。

多位螞蟻員工透露,千萬身家只是帳面財富,要想變現,還要扣除資本利得稅、個人所得稅等各項稅費近45%。因此到手的財富要縮水近半。

13位合伙人身家超百億

招股書顯示,螞蟻集團的控股股東為杭州君瀚和杭州君澳,兩者合計持有螞蟻集團50.52%股權,持有股份數120.12億股。兩者均受杭州雲鉑控制。

員工經濟受益權激勵計劃由杭州君瀚實施,而杭州君澳則主要是阿里合伙人的持股平台。

招股書披露,杭州君瀚和杭州君澳的直接或間接合伙人在穿透後,主要為杭州雲鉑,以及馬雲、彭蕾、井賢棟、陸兆禧等40位阿里巴巴、螞蟻集團合伙人。

杭州雲鉑手握高達49.81億股螞蟻股份,這部分股份價值已超過3400億元。杭州雲鉑可支配馬雲委託捐贈指定公益組織的經濟利益,還為杭州君瀚及杭州君澳未來加入合伙人以及其他公益捐贈預留經濟利益。

2004年,為取得第三方支付牌照,馬雲將支付寶從阿里巴巴中分拆並轉移至內資身分的個人公司。這一驚險舉動一度招致雅虎投訴,但也為此後的螞蟻帝國奠定基礎。

招股書顯示,馬雲以2000萬元的認繳出資額獲得對應26.77億股螞蟻股份,僅按照發行價不考慮上市後的股價上漲,這部分股權價值已超過1800億元。

除馬雲外,合伙人中身家過百億(按照發行價計算)的就有13位,分別是彭蕾、井賢棟、陸兆禧、邵曉峰、戴珊、吳泳銘、童文紅 、張勇、王帥、彭翼捷、胡曉明、王堅、樊路遠。

螞蟻招股書指出,由於不同入伙時間對應的股份公允價值不同,不同有限合伙人有權獲得的經濟利益對應的股份數量不同,因此,有限合伙人的出資額與對應實際享有的經濟利益比例並不一致。

其中,阿里巴巴聯合創始人謝世煌認繳出資額最少,但他享有的股份數為2000萬股,對應股權價值達13.76億元。40位合伙人中,最少的持「股」價值也超過4億元。

有接近螞蟻集團人士介紹,在阿里巴巴上市後的2016年,引進的高職級管理人員可以自由選擇持有阿里巴巴股票或螞蟻「期權」。有不少人選擇轉換成阿里股權,更多的人選擇一部分阿里股權一部分螞蟻「期權」。

「那時候螞蟻才組建不久,上市並不明朗。選擇阿里股票也不錯,螞蟻的激勵增值更多。但這也有賭的成分在裡面。」他說。

從劉永好到趙薇,馬雲的朋友圈跟著「吃肉」

螞蟻集團股東中,雲鋒系機構成為不可忽視的存在。根據招股書,上海眾付、上海麒鴻、上海祺展、上海雲鋒新呈、上海經頤等5家有限合夥機構均由上海雲鋒新創作為基金管理人,持有螞蟻4.27%股份。

雲鋒基金由馬雲、虞峰聯合諸多民企大佬創立。層層穿透上述5家機構的合伙人,作者發現,他們可以稱之為馬雲的豪華「朋友圈」。

公開資料顯示,上海眾付、上海經頤與全國社保基金、中國太平洋保險、中國人壽等一同在2015年參與螞蟻A輪融資,當時,螞蟻投後估值為2600億元。至今,這部分投資已增值8倍。

據天眼查和企查查披露的工商信息,在上海眾付、上海經頤的合伙人中,新希望集團、巨人投資、華誼兄弟王忠軍、知名演員趙薇(以母親魏啟穎身分參與)的身影浮現。

想要入股螞蟻並非有錢就可以任性。螞蟻的融資均採用邀請制,決定啟動融資時,只向十多名目標機構發出邀請,這些機構基於長期關係、業務協同及戰略支持等標準挑選。而雲鋒系機構近水樓台。

今年8月份,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永好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採訪時,被問及最後悔錯過什麼機會,劉永好表示,最後悔在2001年錯過了投資馬雲的阿里巴巴。

這次,劉永好不再錯過螞蟻集團。根據作者查閱的工商資料,作為上海眾付、上海經頤和上海麒鴻的合伙人,劉永好通過新希望投資集團持有對應2718萬股螞蟻股份,目前價值已超過18億元。

上海眾付的部分股東。來源:企查查

巨人集團史玉柱被稱為馬雲的「好基友」。史玉柱在訪談節目《湖說》中提到,他與馬雲是在擔任央視《贏在中國》節目評委時熟絡起來。史玉柱不僅出任湖畔大學校董,也是雲鋒基金的創始成員之一。

史玉柱除了通過雲鋒基金參與螞蟻融資,還通過北京盈溢互聯網科技有限公司入股螞蟻。史玉柱持有螞蟻股權達6476萬股,價值近45億元。

商界大佬中,泛海集團盧志強除通過民生信託、民生證券成為雲鋒基金的投資合伙人外,還通過通海資本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直接持有螞蟻股份,價值近54億元。

螞蟻金服的股東中,浙商群體亦是不可忽視的存在。馬雲作為浙商總會會長,復星集團郭廣昌是浙商總會副會長,也被稱為馬雲的「好基友」。郭廣昌旗下的德邦證券通過德邦星睿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入股螞蟻,持股市值近12億元。此外,銀泰集團沈國軍、魚躍科技吳光明、知名浙商錢峰雷、圓通喻會蛟、申通陳德軍等浙商也都有通過雲鋒系機構分羹螞蟻上市盛宴。

馬雲對影視圈情有獨鍾。知名演員趙薇以母親魏啟穎的名義成為雲鋒基金的合伙人,持股市值達到5億元;華誼兄弟王忠軍持股市值超過12億;知名演員苗圃持股市值超過7億元,苗圃丈夫為中國動向董事長陳義紅,也是雲鋒基金的發起人之一。小贏科技CEO唐越持股價值超過12億元。

春華資本亦是螞蟻上市的大贏家之一。春華秋實(天津)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管理的三隻基金持有螞蟻0.6575%股份。此外,春華資本還和建信信託共同管理的海南建銀建信叢林基金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持有螞蟻。

穿透上述合夥企業,根據出資比例對應持股權益比例,胡元滿持有的股份權益約1.97億股,對應市值超過135億元。平安信託、建信信託持股市值分別達34.8億元和55.5億元。

胡元滿是春華資本創始人及董事長鬍祖六的妹妹。胡祖六自2020年8月起擔任螞蟻集團獨立董事。

在回復上交所問詢時,螞蟻稱,胡祖六未直接持有螞蟻股份,也未通過其控制的任何實體持有螞蟻股份,其近親屬控制的實體持有的螞蟻股份不超過1%。

社保基金、央視都有入股

螞蟻在融資過程中還引入了多家國資股東,社保基金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10月25日,在外灘金融峰會上,全國社保基金理事會副理事長陳文輝現場「喊話」台下的螞蟻集團董事長井賢棟,希望多給一些IPO認購份額。「從高站位的角度,你給我(社保基金)就是給全國人民。」

社保基金又被稱為「全國人民的養老錢」,其目前是螞蟻集團最大的外部股東,在2015年螞蟻A輪融資時就重倉參與,持有螞蟻6.99億股,持股比例為2.94%。這部分股權價值已超過480億元,5年間增值超過6倍。

螞蟻10月26日披露的科創板IPO戰略投資者名單中,全國社保基金追加投資70億元,認購超1億股螞蟻新股,成為除阿里集團外認購金額最大的戰略投資者。

螞蟻集團股東中,還有中國人壽、中國人保、新華保險、中國太平洋保險集團等四家保險集團的身影。在市場看來,保險資金亦是長期資金的代表。

此外,中國國家主權基金中投公司、國家開發銀行、建信信託(建設銀行和合肥國資委聯合成立)、中央電視台、郵政集團也通過不同的持股平台入股螞蟻。螞蟻也是中國郵儲銀行的戰略投資者之一。

作者梳理髮現,北京市海淀區國資委控股的北京翠微集團,亦低調地持有螞蟻股份份額。其通過成為雲鋒新呈和蘇州工業園區鑫元廣毅投資中心(有限合夥)的合伙人,持有對應螞蟻2022.46萬股份額,市值近14億元。

在上述股東之外,包括歌斐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基金一姐」王茹遠創辦的上海宏流投資等通過合伙人方式參與到螞蟻融資中,有望從中分得一杯羹。

螞蟻國際在2018年還引入了淡馬錫、凱雷資本、加拿大養老計劃、馬來西亞主權財富基金、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等45家投資者。這部分投資者持有股份市值已高達1265億元。

在科創板戰略配售階段,有浙江天貓技術有限公司、全國社保基金、建銀投資、阿布達比投資局等29家機構投資者參與,投資金額高達919.56億元。

相較機構投資者、馬雲好友等動輒數十億元、數億元的財富增值,留給後來者的財富增值空間還有多大?這需要觀察。

多位接近螞蟻集團人士透露,隨著螞蟻估值水漲船高,今年開始進入螞蟻的新員工議價空間受到擠壓,而新員工能獲得的激勵也由於公允價值較高,到手「股份」有所縮水。

更多的人,將目光投向阿里體系內其他有望在未來上市的平台,如阿里雲、菜鳥物流等,等待下一艘造富巨輪的起航。

(文中張亮、李明為化名)

 

來源:稜鏡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