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名曾陷害川普的人被捕,調查還在繼續

川普

文:寰宇大觀察

當地時間11月4日,又一名曾陷害川普的人被逮捕。不過,要厘清這個事情,我們還先需要一些背景介紹。

2019年3月,穆勒報告出臺,此報告的目的是為了調查2016年大選前川普是否與俄羅斯有祕密聯繫,即所謂的「通俄門」,穆勒還調查了川普是否涉嫌妨礙司法。然而,穆勒甚麼也沒有查到,這讓民主黨大失所望。

穆勒

而提到「通俄門」,則必須提到一份叫做「斯蒂爾文件」的報告,即Steele Dossier。這份文件由英國前情報官員Steele為Fusion GPS公司所撰寫。

2016年4月,希拉裡競選團隊和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的一名律師通過Perkins Coie公司聘請了Fusion GPS公司調查川普。同年六月,Fusion GPS公司把這樣一份工作分包給了Steele。

當然,事情敗露後。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否認知道他們的律師與Fusion GPS公司有合作,而Steele也否認他知道他拿下的分包合同與希拉裡有關。

川普於2016年11月當選總統後,民主黨全國委員會與希拉裡團隊便停止了對Fusion GPS和Steele的資助。但是Fusion GPS公司的共同創始人Glenn R. Simpson卻繼續直接資助Steele,以使他完成對川普的調查。

Steele在撰寫報告的同時,還把他的結論通報給了美國和英國的情報界。結論當然是子虛烏有的的編造。而在Steele撰寫所謂調查的時候,一位名叫Danchenko的俄國人為Steele提供了大量消息。

Danchenko
這些消息隨後被美國情報界以及FBI獲知,據此,FBI的Clinesmith在2017年,向外國情報監視法庭申請了一份竊聽許可,以竊聽曾是川普團隊成員的Carter Page,Carter Page當時還有一個身份,因為他與俄羅斯聯繫密切,所以他曾是CIA的線人。

Carter Page

為了順利拿到法庭的竊聽許可,Clinesmith向法庭提供了錯誤的資訊,他篡改郵件,隱瞞Carter Page曾是CIA的線人。因此,最終拿到了竊聽許可。但是FBI對Carter Page的「通俄」調查,最終也是一無所獲,他們沒有找到任何Carter Page的違法行為。

而在Steele向FBI提供假文件以前,在大選以前,FBI也有另一起針對川普團隊的調查。

2016年7月,川普競選團隊的另一位成員Papadopoulos尋求向俄羅斯獲取希拉裡黑料郵件一事,被澳大利亞捅給了美國方面。於是當月31日,FBI展開了對川普團隊的反間諜調查,這場調查被稱為Crossfire investigation

Papadopoulos

Crossfire investigation一直持續到2017年5月,那時川普已經是總統了。這場調查也沒有找到川普與俄羅斯有關的證據,不過後來,以Papadopoulos做偽證為由,起訴了他。Papadopoulos服刑10天後被監外執行,去年底被川普特赦。

由於FBI對川普團隊的通俄調查站不住腳,於是川普一直要求時任FBI局長科米立即停止調查,科米不聽。2017年5月,川普免除了科米的職務,於是,FBI的調查隨即終止。

但是免除科米職務、促使FBI停止調查一事,卻引來了更大的麻煩,政界一片嘩然。於是,司法部長塞申斯任命了特別檢察官穆勒,讓他來繼續進行調查。

穆勒調查的結果,開篇就講了,也沒有得出川普通俄的結論。

於是,在穆勒調查出爐後一個月,即2019年4月,司法部長巴爾要求約翰·達勒姆(John Durham)調查FBI在此前針對川普競選團隊的行為。

約翰·達勒姆

2019年10月24日,調查的性質轉為了刑事調查,而這一轉變的原因,正是上面提到的FBI的Clinesmith篡改郵件,向法庭隱瞞川普團隊成員Carter Page曾是CIA線人的事情。

自此,達勒姆可以召集大陪審團,以提起對某人的刑事訴訟。2020年8月14日,Clinesmith認罪。這是達勒姆調查團隊的第一個重大成果。

Clinesmith

而被Clinesmith針對的Carter Page,也起訴了司法部以及FBI前局長科米,要求賠償其7500萬美元。

還記得上面提到的希拉裡競選團隊在2016年4月通過Perkins Coie公司的律師,去聘請Fusion GPS公司調查川普一事嗎?

那位律師即是Michael Sussmann,他在今年9月16日被達勒姆特別檢察官起訴,罪名是向FBI官員James Baker撒謊,隱瞞其當時是希拉裡代理人的身份。

Michael Sussmann

這是達勒姆調查團隊的第二個重大成果。

然後就是這一次了,那個幫助Steele編造Steele文件、以迫害川普的俄國人Danchenko,也在當地時間11月4日被逮捕。

怎麼逮捕這個俄國人的?呃,因為這個俄國人就住在美國,還是弗吉尼亞州。罪名是向FBI做了五次虛假陳述。

達勒姆在2019年4月被司法部長授權調查整起事件的時候,還不是特別檢察官。不過,在去年,為了使達勒姆能在總統換屆後繼續他的調查,司法部長巴爾正式任命其為特別檢察官。

做了特別檢察官後,就沒人敢動他了,就像川普當時也不敢動一下穆勒一樣。

達勒姆的調查還在繼續,大家可以一直關註下去。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