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實在是想不明白,這樣的禽獸憑什麼能改成死緩

文: 齙牙趙 

01

我確實是不想用自己的文字,再把這個惡性案件複述一遍,因為這件事實在是太殘忍、太惡劣了。但是考慮到我在後面的論證過程中,必須要涉及到案件中的某些細節,所以,我還是盡量用最直白的語句,把這一起讓人咬牙切齒的案件,簡單地陳述一下。

2018年10月,廣西靈山縣一個10歲的小女孩,獨自售賣自家的百香果之後,在回家的路上被同村的29歲男青年強姦殺害

一個29歲的健全人,對10歲的小女孩,除了強奸的暴行之外,還用手將她掐昏,用刀刺小女孩的雙眼和脖子,裝在蛇皮袋裡拖、滾下山嶺,泡在水坑里,最後拋棄在山坡上。

經過法醫的鑑定,小女孩死亡的直接原因,是因為自己的血液和胃內容物進入破裂的氣管,窒息而死。

極其慘烈,極其痛苦。

這個29歲的禽獸,還搶走了小女孩賣百香果所得的32塊錢。

02

2019年7月,這起案件的一審判決出來了,兇手楊某犯強姦罪,被判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兄弟我才疏學淺,不太明白為什麼這起案件裡,故意殺人、搶劫的行為為什麼沒有被列入罪行之中,但是既然已經一審已經判處死刑了,這樣的禽獸能夠得到應有的懲罰了,這個問題我也不想繼續討論。

當然,有法律專家願意不吝賜教,我也非常感謝。

但是後來,我發現我不明白的事情越來越多。

一審結果出來之後,這個禽獸選擇了上訴。上訴沒問題,這是法律賦予他的權利,但是誰特麼能想到,他上訴竟然成功了,從死刑變成了死緩。

一個大家都能明白的道理,假如說這個禽獸在死緩的兩年時間裡,沒有繼續作惡、沒有被挖出更多的罪行,那麼,他的這條命,算是保住了。

你猜改判的理由是什麼?他有自首行為。

03

我雖然經常被人罵法盲,但是我也知道,自首行為可以成為從輕量刑的依據。

但是我想請大家注意一點,是“可以”,不是“必須”,也就是說,在這樣慘無人道的案件裡,法官有選擇是否給兇手從​​輕量刑的權力,於是法官選擇了從輕量刑。

從某種程度上,原諒了這個不管是法律上還是道德上都毫無原諒理由的禽獸。

我也明白,為什麼自首可以成為從輕量刑的依據,因為這樣可以讓更多的犯罪嫌疑人主動配合調查,更方便後期的刑偵、審訊工作。

我不是法律專業的,也沒有自學過法律。

我想從人性的角度,來陳述我的觀點:對於這樣惡性的案件,我不贊成因為他有自首的情節就從輕量刑。

哪怕我知道我的不贊成沒啥用,但是我還是不贊成。

04

任何一起法律的判決,都是有引導效應的,我想試著來分析一下,這起從輕量刑的案件,引導效應在哪裡。

按照我的理解,對於這樣一起惡性案件的判決,首要的應該是讓作惡者得到懲罰,讓受害者(及家屬)獲得賠償,然後震懾具有類似想法的人,讓他們放棄作惡的念頭。

次要的,才是引導更多已經作惡的人主動配合調查,節約程序上的成本。

震懾犯罪、把犯罪行為扼殺在萌芽狀態,這是本。

引導犯罪嫌疑人交代問題,方便流程,這是末。

對一個極度惡性殺人案件的兇手來說,就因為他有自首的情節,就從輕量刑,朋友,這算不算是捨本逐末?

九泉之下的小女孩,如果知道這樣的判決結果,她會瞑目嗎?

儘管她的雙眼在生前已經被禽獸刺傷了——我想,應該是刺瞎了吧(我特麼真想爆粗口)。

05

我不知道大家能夠從這樣的判決裡看到什麼。

這麼惡性的強姦、殺人、搶劫行為,一個29歲的成年男性對一個10歲的小女孩施暴,犯罪事實如此清晰,竟然因為一個自首情節就能夠免死。

在這個可以從輕量刑的“可以”兩個字上,有多少操作空間?有多少人會鑽這個漏洞?有多少人會在這上面無所不用其極?

你我這樣非法律專業的人都能想到問題,難道那麼多專業人士想不到嗎?

我沒證據,我不亂說,我就說兩個字:呵呵。

我看到這條的新聞的最後一句話是:死者家屬對二審判決結果不滿,準備申訴。

我發自肺腑地祝愿他們,申訴成功。

請把這個禽獸殺了吧。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