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死人牙,烙鐵生懟,古代人拔牙有多酸爽?

華盛頓

       假如你翻開美利堅的歷史,縱覽諸位新大陸大名鼎鼎的總統們,不禁會產生一個疑問,「為啥美國首位總統,華盛頓他老人家,這麼愁容滿面,表情嚴肅,甚至還有點痛苦?」

  

  華盛頓到底遭遇了什麼?

  

  其實他並非不高興,而是嘴裡的假牙太難受了。由於長期配搭假牙,已使他的嘴唇總是不自然的隆起。這樣的面部扭曲在一美元的肖像畫上,表現得尤其明顯。

  

  沒錯,華盛頓曾飽受掉牙的折磨。他在24歲時,就拔掉了第一顆牙。1789年,總統就職典禮的前一天,他甚至只剩下了一顆天然牙齒。

  正因如此,假牙陪伴了華盛頓的戎馬一生。理解一下吧。人家是知名公眾人物,總要開口講話的。不會演講的總統,怎麼是好總統呢?

  喬治·華盛頓共佩戴過四套假牙。不過沒有坊間的木質牙的說法。因為木質牙是日本人發明的。在黑船事件,敲開霓虹國的大門前,西方社會根本無福享用。所以華盛頓的假牙材料,包括了河馬牙、象牙、金屬牙,乃至人牙。

  

  對,你沒看錯,華盛頓佩戴過用活人牙齒所做的假牙。有些流言盛傳,華盛頓硬生生拔掉黑奴嘴裡的牙齒,為己所用。

  這一血腥且充分體現主人公殘暴個性的說法……當然是假的。

  華盛頓使用人牙不假,不過大多是從黑奴或窮人手裡買過來的。這在當時並不新鮮。

  什麼?你覺得太重口味了?拜託,人家辛辛苦苦養了幾十年的牙齒,歷經多少風霜雨雪,酸甜苦辣,在生活中屹立不倒,就這麼給了你,難道還不滿足嗎?不是有錢人,還買不起呢。

  你抱怨自己用死人牙,那叫凡爾賽。

  

  其實歐洲人在中世紀前,都很重視保養牙齒。一些頂級富豪,在公元前3500年,就用上了金牙籤。

  另外,人類很早就製作過牙粉,對牙齒進行擦拭和打磨。成分包括烏賊、蛋殼、粉筆、瓷器等,聽起來很有嚼頭。

  真正令西方人吃嘛嘛不香的罪魁禍首,是蔗糖。隨著哥倫布發現新大陸,解鎖新地圖。糖從甘蔗園漂洋過海,大搖大擺登上了歐洲人的餐桌。

  

  糖在進入人體後,會產生大量的多巴胺,讓人產生亢奮的感覺。歐洲人的蔗糖初體驗,產生了難以想像的歡愉。

  糖可是好東西啊,不往果醬、咖啡、巧克力,蛋糕裡加點糖,真對不起自己。

  然而,任何一種饋贈都是有代價的。有錢人吃多了糖,就把牙吃壞了。最著名的莫過於伊麗莎白女王一世。由於吃糖太多,她的牙齒變得又壞又差,顏色發黑。為了在公共場合做好表情管理,女王還常常把細布塞到嘴裡,撐起面頰。

  

  當齲齒問題越來越多,拔牙自然也就成為了當時的風口。大街上隨處可見樣貌浮誇,衣著華麗的拔牙師。他們像行走江湖的藝人,用工具在大街上表演拔牙。

  

  來,讓我們欣賞一下這些「刑具」。

  首先是這種學名叫做Pelican(鵜鶘嘴)的鉗子。它被人稱作「殘忍、可怕、常會要人命」。這種鉗子會以你的牙齦做支點,將壞牙撬出來。

  

  另外一種常用的拔牙工具,叫做「牙鑰匙」。這個就更給勁了。拔牙師先是夾住牙齒,上提使牙齒變松,最後像轉門上的鑰匙一樣,將你的牙齒擰下來。

  

  別著急,如果你覺得還不夠酸爽。他們還可以防止你流血過多,用燒紅的烙鐵幫你處理一下傷口。

  在那個時代,除了拔牙郎中,理髮店的托尼老師也常常兼職一部分的拔牙工作。或許當你走進理髮店,托尼老師會友好地建議你,「美女,要不要做個全套拔牙?辦卡打折呦。」

  直到1728年,「現代牙科學之父」皮埃爾·福歇爾出版了《外科牙科學》,談到了補牙、鑲牙、拔牙、假牙等等專業理論。拔牙這門手藝,才真正從江湖花架子,變成科學。

  

  可有了技術,沒有換牙的材料也不行。18世紀後期,用死人牙齒替換自己壞牙的騷操作,出現了。

  當時的墓地、太平間、解剖室、戰場上的牙齒都被洗劫一空。尤其是在滑鐵盧戰役後,大量的士兵屍體貢獻了成倍的假牙。它還有個響亮的網紅名稱,叫「滑鐵盧牙齒「。最後由於供大於求,連市場都為之改變,中產階級也可以負擔得起牙齒了。

  除假牙之外,人們還需要義齒作為牙齒移植的基托。河馬牙就非常受人歡迎。而硬橡皮經過塑形,也完美貼合人的牙齦。這就是華盛頓的假牙,材料那麼豐富的真實原因。

  

  據說那個年代,名媛們都不拼包包、拼酒店,人家直接豪橫地拼假牙。年輕女性非常流行的一件事,就是在21歲把牙都拔掉,換上一整套假牙。

  19世紀末期,人們終於明白過來,與其等到牙疼的時候備受折磨,還不如從一開始,就好好愛護自己的牙齒。

  於是,富人們開始用上精美的牙粉盒和舌頭刮刀,或者是鑲嵌了寶石的金銀牙籤。19世紀90年代,各種不同種類的牙膏也被發明出來。陶瓷假牙也取代了傳統的動物牙和人牙,開始大宗生產。

  隨著20世紀細菌的發現,微生物學的完善,以及X光、電鑽、牙椅、消毒設備、麻醉的橫空出世,患者的手術體驗得到了大大的改善。

  

  今天,當你因為智齒終日苦惱,直到某一天,終於下定決心,去醫院根治,躺到手術台上,感受鑽子、鉗子滿口亂轉時,心臟肯定像只野兔一樣砰砰直跳。

  你倒是應該慶幸,自己沒有生在幾百年前那個瘋狂而落後的時代。你的運氣,至少比那個年代拔牙的勇士強多了。

  參考資料:

  1,Wikipedia—George Washington’s teeth;

  2,瑪麗·道布森【英】《醫學圖文史:改變人類歷史的7000年》;

  3,Bristolive: Brace yourself for the painful and terrifying history of early dentistry;

來源:石話師說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