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古早的老廣告,小孩能健康成長真不容易

兒童廣告

喝碳酸飲料要趁早,就像商家們說抽菸喝酒要從娃娃抓起一樣,這聽起來確實讓人有些難以理解,但這確實存在過。

上個世紀,商家們為了突出產品的特點,從而吸引更多的消費者,毫不猶豫的把目光集中在了孩子們的身上。

不管什麼類型的產品,在廣告上做點手腳,從娃娃的口中說出來,效果總會出奇的好。

以前的老舊廣告真的那麼喪心病狂麼?毫無疑問,是的。

「你不用感覺過度吸菸,因為這是萬寶路」

雖然那個時代的廣告還不像現在這樣光鮮華麗,但是從選材角度上來講,絕對刁鑽到讓你懷疑人生。

廣告中原有的「萬寶路男人」似乎遭到了降維打擊變成了「萬寶路嬰兒」。孩子帶著一臉足夠的篤定的表情表示:「我爸爸從來不抽菸,除了萬寶路!」

不僅看起來很高興,而且毋庸置疑,「爸爸你總是知道所有好東西,甚至是萬寶路!」選擇了萬寶路的爸爸就是最識貨最明智的爸爸。似乎是否選擇萬寶路變成了一個好爸爸的標準。

「媽媽你在罵我之前先點一根萬寶路吧!」

 

「媽媽你在罵我之前先點一根萬寶路吧!」

「媽咪你肯定享受你的萬寶路!」

在媽媽罵自己之前先勸說點燃一根萬寶路,深吸一口下肚,在肺裡經過一段精神互動,不僅能解決媽媽的煙癮,還能平息怒火,讓自己能從媽媽的怒火中逃脫並得以存活,轉頭還不忘補一句媽媽吞雲吐霧時是多麼的魅力四射。

當然,萬寶路香菸早期的廣告傑作不止這些,不僅利用嬰兒作為自己香菸廣告的重要組成成分,為了進一步壓榨嬰兒的價值,推出了一款兒童版萬寶路。

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毫無生澀感可言

 

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毫無生澀感可言。

當然,萬寶路這一系列廣告並不是空穴來風。嬰兒代表純度,活力以及生命,雖然這些概念與菸草捆綁在一起很危險,但是這一系列動作的目標顯然是針對女性。

「這是為了擴大女性吸菸者群體的一種手段。」

「只有一個問題,媽媽你能不抽萬寶路麼?」

 

「只有一個問題,媽媽你能不抽萬寶路麼?」

那個時代,把孩子作為香菸的代言人似乎成為了一種生存之道,是香菸可以俘獲人心的祕密武器。

什麼年齡段應該接觸什麼煙,被這些廣告安排得明明白白。菲利普莫里斯牌香菸以孩子的角度向世人們宣傳他們的香菸是如何的順滑,既不刺激咽喉和鼻腔也不會有什麼不良影響。

 

不同於現代的廣告的隱晦和委婉,那時的廣告走的都是直來直去的路線,至於一些健康問題和不良影響則不在商家的考慮範圍內。

 

這是上個世紀Fairy Soap(仙女香皂)的一則廣告,看似正常實則暗藏玄機。

「為什麼你媽不用仙女香皂給你洗澡呢?」

Fairy soap的廣告緊隨時代潮流,在種族歧視的大環境下,絲毫不藏著掖著。骨子裡是刻意端著的英國紳士,外面則披著一層美國人的驕躁和狂妄。二者相結合,不僅加重了英國人暗戳戳的嘲諷意味,也委婉了美國人的明晃晃的魯莽行徑。

圖片來自Alamy stock photo

 

▲圖片來自Alamy stock photo

「你個髒小孩,你為什麼不用vinolia soap洗洗你自己呢?」

利用種族歧視玩梗的還有vinolia soap,他們打著鐵達尼號頭等艙專用肥皂的旗號,站在買得起鐵達尼號頭等艙的貴族們的角度上,毫不掩飾地直接宣稱髒就是黑人的代名詞。

 

種族歧視在那個時代背景下,變成了最好的宣傳噱頭,加之利用孩子的形象表達出來,讓自己的歧視心態看著不那麼刺眼。既能達到很好的宣傳效果,又能表達自己的所念所想,兩全其美。

 

「我發現pear的香皂對於手部和皮膚的護理幾乎是無敵的。」

隨著時間的流逝,廣告的內容已經不再拘泥於口頭上招搖撞騙了。黑人小孩通過泡澡由黑轉白,暫且拋開種族歧視不談,肥皂的效果堪比刮大白塗料,且來勢更加凶猛。

「我們將使用氯醇蘇打漂白劑,像白黑人一樣!」

 

「我們將使用氯醇蘇打漂白劑,像白黑人一樣!」

這一廣告讓種族歧視者們的言論愈發具有殺傷力。

它荒誕得超出了廣告的範疇,即使作為種族歧視的攻擊言論也毫不遜色,若是將圖片中的孩子換做是成年人,它就是極具殺傷力的武器。

商家既想產品大賣,又想表達自己的歧視言論,通過小孩子的嘴說出來最是恰到好處。

除了生活用品,在食品上,小孩子的帶貨能力也異於常人。

 

把小孩在當作帶貨的手段就像是放在眼前的加麻加辣的鴨腸,只看不吃,無可避免的流口水,只要嘗試過一口就會越吃越想吃。

曾經一度以為,世界上公認的競爭對手不會利用同樣的方式來宣傳自己的產品,但事實證明,利用小孩子帶貨無疑是放在大家嘴邊那塊最美味的蛋糕。

「為了人生更美好的開始,早點喝可樂吧!」

 

「為了人生更美好的開始,早點喝可樂吧!」

1953年可口可樂的廣告聲稱,可口可樂可以讓你擁有人生最美好的開端。在商場激烈的競爭中,適者生存,當有著如此的表現形式,不管在哪個年代看起來,都是荒誕和扭曲的,誰能俘獲更多的消費者誰就是贏家。

 

在1955年,百事旗下的七喜在廣告方面也緊隨其後,向世人炫耀著自己最小的客戶才不足十一月大。

而且在廣告下面的解釋中,細心的附上一句:「若是您的孩子不愛喝奶,那就把七喜和奶按照一比一的比例混合,這樣更容易接受。要慢慢倒入,以免產生過多的氣泡。」

 

「為什麼我們擁有業內最年輕的客戶!」

到了1956年,廣告也在跟著進步。出現在七喜廣告中的小孩長大了,喝了一年的碳酸加奶,似乎讓他的面色更加「紅潤」了,看起來一年來的碳酸洗禮並沒有讓他受到多大傷害。即使是放在現在,也沒有醫生敢聲稱小孩可以喝碳酸飲料。

 

上個世紀的廣告,產品的一切神奇功效都離不開廠家們那與生俱來的次元腦回路,有人說看到這些廣告會讓人感慨,但凡小學畢業了都不會有這種廣告創意。

杜邦在1923年成功獲得美國玻璃紙專利,為了宣傳自己的玻利紙,杜邦公司也盯上了這塊肥肉。

 

「你看,你在杜邦的玻璃紙裡看到這麼多好東西!」

 

▲送子白鸛–「生命中最美好的東西都是裝在玻璃紙裡的。」

這種廣告看多了,便覺得只要是裝在玻璃紙裡的,無論人或物都是新鮮乾淨的。

或許是孩子到最後連自己都被廣告成功洗腦,蠻不情願地坐在玻璃紙裡,雖面帶不悅,但也耐著性子承認了杜邦玻璃紙的妙處。

 

「媽媽說我是那麼的乾淨和清新,她要用玻璃紙把我包起來,讓我保持這樣的狀態」

一個小孩一行字,隻言片語間,廣告就給了我們一種只能來源於孩童的一種權威感。至於最後你買還是不買,答案其實早已瞭然於胸。

「保健酒」

市面上凡是不能和小孩子沾邊的廣告都不約而同地將小孩子納入了自己商品的組成成分裡。菸酒不分家,有煙的地方就會有酒,即使是保健酒,也不能出現孩子的身影。喝酒抽菸從小做起,就像是從小就被告知需要綁腳是一個意思。

 

「用鑽石染料很容易染色」

像這樣的廣告在那個時代鱗次櫛比,現在看起來荒誕和魯莽的廣告在那時或許再正常不過。時代的進步讓我們的認知和思維也逐漸走向合理化。

怎麼說呢,在那個時代能完美繞開這些廣告而健康成長起來的孩子們,已經能算得上是贏在了起跑線上了。

 

▲格羅夫的無味冷補品–「讓大人和小孩像豬一樣胖」

來源:吃瓜星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