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請受在下一刺」

名刺

文:蕭冰 

當代社交中,初見生人,我們當然可以直接要電話,也可加wechat或是line,但最正式、最穩妥的,莫過於交換名片了。

殊不知,這小小的一張薄卡片,可有二千多年的故事哦!

濫觴:「謁」到「名刺

上古時不需要名片,最主要原因是彼此交流很少,另外,經濟疲敝,也沒那麼多資訊可供承載。

東亞使用名片的歷史可追溯源於中國戰國時代之官場拜會。彼時,思想界百家爭鳴,政治家縱橫捭闔,交往逐漸增多,經常要聯絡業務和感情,保不齊有臉兒生卻非常重要的陌生人士來訪。主人家須一面要確保有限時間見重要人物,另一面也得屏蔽那撥蹭吃喝拉關系的無能騙子。

怎麼辦?作為求見被拜訪者的介紹文書,「謁」也就應運而生。

那甚麼是「謁」呢?

《說文解字•言部》:「謁,白也。從言曷聲。於歇切。」段玉裁註:「謁者,若後人書刺,自言爵裡姓名,並列所白事。」

敢情「謁」就是告白自己啊!坐實了,謁就是最早的名片!當時是用竹或木片制成。

秦始皇統一文字,鹹陽成了帝國的中心。各郡縣每隔一定時間就要進京述職,為了拉近與朝廷的關系,謁就更必不可少了。民間亦然:

「高祖為亭長,素易諸吏,乃紿為謁曰『賀錢萬』,實不持一錢。謁入,呂公大驚,起,迎之門。呂公者,好相人,見高祖狀貌,因重敬之,引入坐。」

嘛玩意兒?你小公務員劉邦就敢弄假名片說自己是大款來糊弄人,這是不對的哦!孰知用假名片的劉邦同志,竟娶了呂公的女兒,後來建立了漢朝……

隨疆域擴大,謁的使用越來越普遍。

「酒未行,其中一人也刀筆書謁欲賀,其餘不知書者請起之,各各屯聚,更相背向。」

東漢末期,「謁」又被改稱為「刺」,具體原因不詳,有學者指出「名刺」的來源應與公文之「爵裡刺」更為密切。名刺上除了有姓名、職稱外,還有表字、號、籍貫等資料,示家世、出身等。

在1984年的考古發掘中,東吳武將朱然墓中發現其隨葬品有「名刺」,這是現今發現的最古老的名刺。

朱然墓同時發現有十數枚通名用的木簡,其中3枚自名為「謁」,14枚則明系「名刺」。馬鞍山市三國朱然墓出土名刺

「謁」和「名刺」有別:

《釋名•釋書契》:「謁,詣也。詣,告也,書其姓名於上,以告所至詣者也。」

二者在內容和形制上都有差別:名謁多用寬板,內容上往往會附上拜謁人、對象及目的等資訊,禮儀性較重;而名刺則多寫在狹長的木簡上,且僅會說明投刺人的資訊,更輕便、更多用。

《後漢書•文苑傳下》記載了一則「刺」的故事︰「建安初,〔禰衡〕來游許下,始達潁川,陰懷一刺,既而無所之適,至於刺字漫滅。」

禰衡才華橫溢,到潁川而身懷名刺,準備謁見。但禰衡心高氣傲,不屑與他人往來,以致於懷藏的名刺字跡因日久而糢糊褪色。

六百多年後的李商隱《江上》為此感慨︰「刺字從漫滅,歸途尚阻修。」

魏晉六朝:想晉升,來「投刺」?

魏晉六朝,主要的書寫材料逐漸從簡過渡到紙,而紙質的名刺目前尚未發現,但用投刺拜謁的方式推銷自己以便結交權貴,藉此擠進仕途快車道的行為卻並未止歇。

梁武帝蕭衍在建國之時就說:

「其有勇退忘進,懷質抱真者,選部或以未經朝謁,難於進用。或有晦善藏聲,自埋衡蓽,又以名不素著,絕其階緒。必須畫刺投狀,然後彈冠,則是驅迫廉撝,獎成澆競。」

梁武帝正是目睹了潔身自好者不能經吏部進用,而那些忙於「畫刺投狀」推銷自己之人卻可以在官場上官運亨通的怪現象,才發出這段議論的。也正因如此,古人才會對書寫這類交往工具如此在意。

在出土的漢晉名刺、名謁中,那些請人代寫、自己練習摹寫、乃至註意畫刺藝術性的書寫現象,表面上是希望表達對對方的敬意,其背後恐怕還與時人獲利的私欲息息相關。

看到了吧?不好好練字,上級都不搭理你!

自漢至晉,使用起來較笨重且每次拜謁都要重新根據場合制作的名謁慢慢減少了;而既輕便又能成批制作的名刺數量則越來越多,也更流行。或許就在於當時交往活動的頻率、廣度及其對個人仕進的幫助都增加了許多。

唐朝:「門狀」的出現

名刺在唐朝還基本都使用紙張制作,也叫「名紙」。

科舉制度在唐代廣泛實行,一些有才能的庶民也能靠自己努力,進入到統治階級中來。為了與世襲貴族爭奪權力,他們在官場上相互提攜,拉幫結派的門閥也開始形成。

唐詩有很多投刺的詩句,如李商隱曾道:「下客依蓮幕,明公念竹林。縱然膺使命,何以奉徽音。投刺雖傷晚,酬恩豈在今…」

賈島則在《寄河中楊少尹》中表達了晉身之野望:「非惟咎曩時,投刺詣門遲。悵望三秋後,參差萬裡期。禹留疏鑿跡,舜在寂寥祠。此到杳難共,回風逐所思。」

每次新科及第考生都要四處拜訪前輩位高權重者,並拜為師,以便將來被提攜。要拜訪老師,須先遞「門狀」——

「唐李德裕為相貴盛,人務加禮,改具銜候起居之狀,謂之門狀。」

李德裕權傾朝野,百官認為過去送刺的禮節太輕,改用價錢更高的紙張,把上朝時候見宰相的禮節,用在了李家,在門狀上寫著本人的官銜以及「候起居」。大概在大中年間,「刺」的名稱也就被「門狀」代替了。

民間也開始流行用門狀。敦煌遺書中有後唐時期的門狀:

「行首陳魯佾 右魯佾謹在 衙門隨例祗候賀,伏聽處分。牒件狀如前,謹牒。長興五年正月一日 行首 陳魯佾牒」

看來,門狀比名刺字數更多,敬詞也更多,還寫有年月日,書寫格式也更嚴謹。

宋朝:賀年片?名片?

宋朝前期士大夫往來仍用唐朝的門狀,有「牒件狀如前 謹牒」的套話。

元豐年間改革官制,門狀的寫法也發生了改變,「牒件狀如前 謹狀」。

門狀根據使用對象分三種:用於高官的叫大狀,用於普通官員的叫平狀,用於平輩的叫手刺、手狀:

大狀的格式是:「右某謹詣 門屏祇候 起居 某位伏聽處分謹狀 年月日具位姓 某 狀」

平狀是:「右某祇候 起居 某位謹狀 月日 具位姓 某 狀」

手刺是:「某爵【無爵寫官位】某裡姓某 專謁 見 某位 月日 謹」

《游宦紀聞》記載了元祐年間一些士大夫寫給常立的手刺:

「觀,敬賀子允學士尊兄。正旦,高郵秦觀手狀。」黃庭堅

「庭堅奉謝子允學士同舍。正月日,江南黃庭堅手狀。」

這種手刺也用於拜年,「宋元祐年間,新年賀節,往往使用傭僕持名刺代往」。派僕人持手刺拜年,類似於現代的賀年片。

南宋人周密的表舅吳四丈很幽默,趕上節日他家沒有僕人能派出送手刺。正好有朋友派僕人給他送手刺,吳四丈用酒灌醉了僕人,換上了自己的手刺,結果親戚朋友收到的都是吳的,一時傳為笑談。

大明:拜匣的出現

明代讀書識字的人大量增加,學生見老師、小官見大官都要先遞上介紹自己的「名帖」,即唐宋時的門狀。

「名帖」這時才與「名」字有了瓜葛,明代的名帖為長方形,一般長七寸、寬三寸,遞帖人的名字要寫滿整個帖面。如遞帖給長者或上司,名帖上所書名字要大,表示謙恭;小會被視為狂傲。

為了令拜帖顯得莊重而考究,不使出現壓曡形成的皺褶曡痕,有身份地位的來客,會用一只專用的小木匣盛裝拜帖,一來顯示對主人的尊重;二來也通過這種用具間接地告訴主人,自己是什麽身份檔次、財富地位。這種專門用來盛裝拜帖的木匣也是眾多文房用具中的一種,稱之為「拜匣」,又名拜帖盒。清,一品當朝嵌螺鈿拜帖盒,中國大運河博物館藏

王驥德《題紅記‧金水還題》:「書童,你另拾一片紅葉,取我拜帖匣裡筆硯過來,待我也題詩一聯,回他人去。」

拜匣的材質及精美程度,彰顯主人身份地位,因而所用材料大多為名貴木材。其結構通常都很簡單,就是一個上下開合的扁形小木箱,為了便於攜帶,箱的四角常包鑲有銅片加固,箱口設有鎖扣,在遞送重要對象時,可上鎖防丟。做工精美,紋飾優美動人。紫檀木彫雲龍紋拜匣 故宮博物院藏

清:喜慶的拜匣

我們把拜匣的故事先說完。

隨著社會的發展,拜匣逐漸演變成婚嫁專用。

娶親的前一天,新郎家在拜帖盒中鋪上一層大紅紙,而後依次放有:

胸花、頭花,新娘子佩帶以示身份;

黑茶鏡,辟邪;

五色線,新娘子絞臉用;

一對被紅紙染過的熟雞蛋;

掛紅、掛花錢,給為新娘戴花和給大門上掛紅之人的錢;

伴姐姐錢,給伴娘;

絞臉錢,給為新娘開臉人的酬金;

總犒(靠)錢,犒勞總管和禮房先生的,如有不周之處,請多多包含,以幫助周全。

…………

新娘子家的拜帖盒中也要鋪紅紙,擺放有:

銅鐵各一塊,即父母希望女兒婚後的基業做到銅綁鐵底;

穀根,老輩人都說穀子有探海之根,寓意女兒在婆家要深深地紮根;

蜂蜜,一酒盅中放點蜂蜜,再用一酒盅扣好,用紅紙條搭成十字封好,還要放一束艾草,以表示恩恩愛愛、甜甜蜜蜜;

筷子、蔥、長壽面、鹽,寓意和和美美,有滋有味;

棗兒、核桃,早生兒子;

…………

拉回主題,清朝才正式有「名片」稱呼。

清朝的名片開始向小型化發展,特別是在官場,官小使用較大的名片以示謙恭,官大使用較小的名片以示地位。早期主要是手寫。

民國:黃金分割法和名片

民國肇造,歐風美雨,中國主動接受西方的文化、美學,自然也少不了西化的名片。西人認為黃金分割法所切割成的長方形看起來是最美的,所以均是採用黃金分割法來制作名片。因之,國人也開始使用黃金分割法來制作名片。

隨著鉛字印刷技術進入中國,名片也開始擺脫用筆書寫的舊形式,採用這一新的印刷方法。當時,由於電話遠未普及,名片的內容相當簡單。名片作為時髦的高檔消費品,只局限於有身份和地位的人使用。李安在電影《色•戒》中就有用易先生的名片來拉動劇情

一般說來,名片上的數據通常比口述可信任,因為讀者可按其內容多方查證,而制假名片或有牢獄之災。因此,名片在高度資訊化的今天仍沒有被替代,也註定會發揮其獨特作用。1994年春晚,黃宏和侯燿文表演了小品《打撲克》,把名片當成撲克,引得不少國人會心一笑,特別是最後那四句:

「小小一把牌,社會大舞臺。生旦淨末醜,是誰誰明白!」

主要參考資料:

司馬遷,《史記•高祖本紀》

範曄,《後漢書•劉盆子傳》

姚思廉,《梁書》卷一

孔平仲,《孔氏談苑·名刺門狀》

司馬光,《書儀》

周輝,《清波雜志》

張小豔,《敦煌文獻中所見門狀的形制》

來源:博物館丨看展覽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