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護髪指南

古代護發

文:薇薇安 

《漢律》中有一條明文規定:「吏員五日一休沐。」漢朝的打工人們,每上滿五天班,就得專門休假一天來沐浴。

洗澡這等私人之事,在古代竟被寫進了法律……這還得追溯到古代的祭祀。

宋 佚名 浴嬰仕女圖 局部      美國弗利爾美術館藏

周禮中記載,古人在祭祀之前需要先進行沐浴齋戒,以表示對神靈的恭敬。久而久之,「三日一沐,五日一浴」就成了定俗。

《說文解字》中記載,「沐,擢髪也」;「浴,灑身也」;古代沐浴分兩個部分,一部分是洗頭,一部分是洗身。

今天,咱們就先來說說,古代人洗髪那些事兒。

01 勤洗頭

古代衞生條件不好,古人是不是幾個月才洗一次頭?古人……古人原來還洗頭?

咳咳,如果大家持有上述的想法,未免也太看不起古人了。實際上,古人洗髪之勤,可一點都不輸現代人。

先來看一看《詩經·小雅·採綠》中這位愛美的女士:

一片綠茫茫的原野上,一位女子正鬱鬱寡歡地走在小道上,小嘴裡念叨著:「終朝採綠,不盈一匊。予髪曲局,薄言歸沐。」她說,我呀,整天在外採藎草,採了一捧還不到,頭髮變得亂蓬蓬的,還是少說話,趕緊回家洗頭為妙。

採摘到一半的女子為何要回家洗頭?其實,她正在等待心上人的歸來。原本,約定的期限為五日,可一轉眼六天過去了,心上人還是遲遲不出現。她急切地回去洗頭,只是為了以自己最美的狀態,迎接心上人的到來。

今天,我們用「見面洗頭」調侃對約會對象的重視,而這種「洗頭式」社交,早在詩經中已出現了。

清 顧見龍 貴妃出浴圖 局部    克利夫蘭藝術博物館

洗頭不僅是年輕男女表達愛慕的特殊方式,還是一種尊老的禮節。

《禮記》記載:「五日則鐔湯請浴,三日具浴。其間面垢,鐔潘請繢,足垢,鐔湯請洗。」家中晚輩每隔五天要燒水服侍父母洗澡,每隔三天要燒水為父母洗頭。平時如果父母臉或腳髒了,也要燒淘米水幫父母洗幹淨。

這裡所規定的「三天一洗」,也是當時的貴族和普通老百姓洗頭的頻率。不過,古人們頻繁洗頭,難免也會遇到一些狀況。比如,《史記·魯周公世家》中就記載了關於「洗頭」的趣事:

周公是西周初期的重臣,隔三差五就有賢士來拜訪他。好巧不巧,有好幾次,周公都在洗頭。可客人不能怠慢,咋辦呢?周公只好停下來,手握起濕噠噠的頭髮,往後身後一甩,便出門待客。

周公禮賢下士的舉動讓人敬佩,但也從側面看出來,周公,真是個愛洗頭的主啊!

02 常梳頭

看著鏡子裡日漸稀疏的頭頂,越來越高的髪際線,大家是不是也和小編有一樣的煩惱?別急,為此,古人早已傳授了祕方——「欲髪不脫,梳頭千遍。」

沒錯,想要擁有一頭烏黑靚麗的秀髪,便得學習古人「常梳頭」。

據悉,大文豪蘇軾,當年也曾經歷過脫髪的煩惱。因為思鄉心切,洗完頭的蘇軾感覺到「頭頂越來越荒蕪」。於是,在一個寂寥的晚上,他望著夜空,留下了《除夜野宿常州城外二首》中「重衾腳冷知霜重,新沐頭輕感髪稀」悽涼的兩句嘆息。

一位名醫看到憔悴的蘇軾,給他支了一招:「梳頭百餘下,散髪臥,熟寢至天明。」蘇軾謹遵醫囑。有時,他漫步在月光下,也不忘把頭髮披散在肩上,邊走路邊梳頭。漸漸地,他脫髪越來越少,望著重回茂密的頭頂,他激動地吟道:「千肌冷快肌骨醒,風露氣入霜蓬根!」

南宋 半月形玉梳 南京市博物館藏

給「梳頭」強烈打call的不止蘇軾一人。南宋詩人陸游,「晚年生黑髪」的祕訣便是常梳頭。

早晨起來,他對著妝鏡「梳頭拂面絲」;遇到不如意的事,他閉門不出「意悶髪重梳」;閑來無事,他拿出梳子「短髪蕭蕭起自梳」。即使是生病了,他也「病觀《周易》悶梳頭」。他說:「梳頭浴腳長生事,臨睡之時小太平」。在陸游的眼裡,梳頭是人生頭等大事。

晚年的陸游,容顏日漸老去,但頭髮仍保養地很好。他稱自己的頭髮為「胎髪」,對其珍愛有加。

除了上述的兩位詩人,清朝的慈禧太後,也深知梳頭的益處。她每日命太監梳頭百遍,早起和臨睡都要梳頭,故年過七旬仍青絲滿頭。清 牙彫描金彩繪梳 沈陽故宮博物院藏

在許多古代醫學典籍中,均提及了「常梳頭」的重要性。如《黃帝內經》中建議的「一日三篦,髪須稠密」;《養生論》中提到的「春三月,每朝梳頭一二百下。」以及明朝養生著錄《修齡要指》中提出的養生「十六宜」中的第一宜「髪宜常梳」。

看到這兒,大家可能會有疑問,梳頭離不開梳子,難道古人們也有現代人這樣五花八門的梳子嗎?

要談這個問題,不得不提到——「櫛」。櫛是梳篦兩字的合稱,是古代常用的梳髪工具。齒稀一點的叫「梳」,齒密一點的則叫「篦」,中間有梁兒,兩側有密齒。古人們就是用梳篦整理頭髮,清理髪垢,以及藏在頭髮裡的蝨子、跳蚤之類的髒東西。唐代伎樂飛天金櫛 1983年揚州市區三元路工地出土     江蘇省揚州市博物館藏

此外,古代梳子的材質也很講究。宮廷貴族善用天然犀牛角制成的「犀梳」,因其清熱解毒,可以緩解頭痛;民間百姓則用「牛羊角梳」代替珍貴的犀梳;《本草綱目》中特別推薦了「黃楊木梳」,原因是「其木緊膩,作梳、剜、印最良」。商 玉梳 安陽殷墟婦好墓出土    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藏

03 護髪用品

洗好頭,梳好頭,護髪用品少不了。可古代沒有「洗髪露」,該怎麼使頭髮搓揉出豐富的泡泡,一洗而淨呢?

這個小問題,可難不倒古人們。他們髪明了n多種「古法護髪」的方式,有些甚至沿用至今!

早在秦漢時,人們就髪現皂莢樹的果實皂角具有去污的功效。他們將皂角摘下來,搗碎。弄成粉末狀泡在水中。許久未洗的頭髮往皂角水中一浸,污垢便溶解了。隋唐時期,皂角洗髪已經成為了「家常便飯」。

比「皂角」更好用的洗髪產品,要數無患子了。明代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記載:「十月採莢,煮熟搗爛,和白面及諸香作丸,澡身面去垢而膩潤勝於皂莢也。」用無患子果實制作的洗髪品,不僅可以有效清潔頭髮,還能起到去頭皮屑的作用。

民間流傳的一些洗髪方子,也極受當時人們的歡迎。《史記·外戚世家》中記載了一個小故事:

漢文帝的皇後竇氏年少時家境貧寒,弟弟賣給了人販子,兩人分別時戀戀不舍,竇氏便向鄰家討來洗米水為他洗頭送別,以表姐弟情深。

清代《奩史》中,也有「以米汁洗頭」的相關記載。淘米水可以使頭髮烏黑亮澤,還能防掉髪。這種價廉物美的洗髪方式,不論年女老少都適宜。

古人們將洗淨的秀髪從水中瀝幹,若能再塗抹上點髪油,那效果簡直能媲美「飄柔」。

舊題漢代伶玄撰寫的《趙飛燕外傳》中,揭祕了趙飛燕姐妹獨特的護髪配方:「膏九回沉香水」「七回光瑩肪髪澤」。這裡的「膏」,是一種古代的護髪產品,在油脂混合物中添加香料,目的是使幹枯、分叉的頭髮煥髪光澤。北宋 趙佶摹張萱搗練圖(局部)     波士頓藝術博物館藏

清代小說《紅樓夢》中提到的頭油、桂花油、花露油等,都具有相似的功用。比如,第五十九回,芳官洗頭,襲人便派老婆子送去了「一瓶花露油」。

此外,芳官的護髪清單中還有一種名為「雞卵」的物品,在中藥名目中,又叫雞子白,是生雞蛋打破後裡面的蛋清。《瀕湖集效方》記載:「婦女頭髮垢脂,雞子白塗之,少頃洗去」。雞卵塗抹在頭髮上形成的膜能起到保護頭髮的作用。

為了使洗完的頭髮香氣宜人,古人也是煞費苦心。

《本草綱目》中記載:「蘭草生澤畔,婦人和油澤頭,故雲蘭澤」。古人們將蘭蕙等香料放到油中浸漬,香料中的芳香物質滲透到到油中,制成「香澤」,再塗抹於髪絲,幹枯的頭髮瞬間絲滑透亮,還散髪著迷人的清香。五代和凝的《宮詞》中「多把沈檀配龍麝,宮中掌浸十香油」一句,揭祕了更多制作香澤的香料,如沉香、檀香、龍涎香、麝香等。曲陽西燕川邨五代王處直墓侍女圖壁畫局部

除了「浸泡法」,古人還會用火煎煮香料,讓芳香物質更多地滲到油中。如梁簡文帝《樂府》詩雲:「八月香油好煎澤」,詩中所煎的香油就是指芝麻油。(寫到這兒,小編已經流口水了……)

經過層層的工序,古人們才算完成了「沐」。怪不得,溫庭筠有詩曰:「蘭膏墜髪紅玉春,燕釵拖頸拋盤雲」。一頭剛出水的靚麗秀髪,塗抹上香澤,盤成燕尾形拖在頸上,一陣微風吹起,頭髮隨風飛揚,屢屢香氣四溢在空中,那叫一個美豔動人……

古人對洗髪的講究,一點不亞於現代人。許多古法配髪,都被用於現代的洗髪產品的制作。不過,為了追求美的效果,古人們也有一些奇怪的騷操作。

明朝的《天啓宮詞》中,就記錄著這樣一個有趣的故事:

「惟客氏令美女數輩,各持梳具,時時環侍左右,偶遇飾鬢,輒以梳具入口,挹津唾用之,昏暮亦然。」

這位客氏,不是普通的貴婦。她是天啓皇後的乳母。話說,她十分註重自己的髪型,一旦髪覺自己的鬢髪有些淩亂,就讓侍女們用口水將梳子浸潤,再載遞給她梳理頭髮。

emmmmm……感興趣的小夥伴,不妨也來試一試?

參考資料:

《陸游:梳頭與洗腳》鳳凰網

《梳頭養生》 劉欣

《紅樓夢裡洗頭為甚麼用雞蛋?》

《為了一頭亮麗黑髪,古人的重口味程度超乎你想像!》

來源:博物館丨看展覽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