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 一紙休書 」就能解除婚姻嗎?古代離婚制度沒這麼簡單

休書

文:計白當黑

「 紅酥手,黃縢酒,滿城春色宮牆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這是北宋詞人陸游寫給前妻唐婉的《釵頭鳳·紅酥手》。在古代也有離婚,相比古裝劇中「 一紙休書 」的草率,當事人對待離婚格外鄭重,不是想離就離的。

「 七出 」

古代夫妻離婚必須按照法律規定「 走兩步 」,方能進入離婚程序。 《禮記·昏義》上說:結婚「 將合二姓之好, 上以事宗廟, 而下以繼後世也。 」可見當時的婚姻制度以宗族延續和祖先祭祀為目的的。當事人一旦離婚,意味著「 絕兩姓之好 」,而非雙方感情破裂。

古代社會崇尚男尊女卑,男方在法律上掌握離婚的主動權,形成「 出妻制度 」。早在周朝,離婚制度初具雛形。 《禮記·本命》記載:「 婦有七去:不順父母去,無子去,淫去,妒去,有惡疾去,多言去,竊盜去。 」妻子只要犯了其中一條,丈夫可以據此出妻,所以,這七條理由被稱為「 七出 」。

陸游和唐婉情投意合,夫唱婦隨,只是陸母認為唐婉耽誤兒子考取功名,因此,逼迫陸游以「 不順父母 」的名義,休了唐婉。後來,唐婉另嫁宋室皇族趙士誠。趙唐夫婦在紹興禹跡寺外沈園偶遇陸游,唐婉請陸游吃飯。雙方分別後,酒醉的陸游寫下了那首著名的哀怨詞。

「 三不出 」

實質上,丈夫不能隨意使用七出特權。例如「 無子 」,《唐律疏議》解釋:「 妻年五十以上無子,聽立庶以長。即是四十九以下無子,未合出之。 」也就是說法律以女方生育權保護以及妻妾制度作為補充,有效降低離婚率。而「 有惡疾 」不是說所有疾病,《公羊傳》稱:「 謂瘖、聾、盲、癘、禿、跛、傴、不逮人倫之屬。 」其中包括不治之症和傳染病等。無論是七出還是三不出,體現出古代法律提倡「 勸和不勸離 」的宗旨。

和七出相對應,《禮記》也有禁止離婚的「 三不出 」規定:一是「 有所取無所歸 」,是指結婚時女方父母健在,離婚時父母已去世,大家庭早已解散,此時休妻無異於讓女方無家可歸。二是「 與更三年喪 」,說的是為父親或母親守孝三年內,丈夫不得休妻。三是「 先貧賤後富貴 」,是說丈夫經歷先貧後富,雙方不能離婚。補了bug,丈夫還是洗洗睡吧。

「 義絕 」

所謂「 義絕 」是指夫對妻族、妻對父族有毆殺罪、姦非罪,以及妻對夫謀害罪而言的離婚制度。顯而易見,這一制度帶有強制性。東漢典籍《白虎通義˙嫁娶》明言:「 悖逆人倫,殺妻父母,廢絕綱紀,亂之大者也,義絕,乃得去也。 」表明有違法律道德的一方,法律規定夫妻必須離婚。

唐開元年間,《戶令》對義絕有了更為具體的規定:「 諸毆妻之祖父母、父母, 及殺妻外祖父母、伯叔父母、兄弟姑姊妹,若夫妻祖父母、父母、外祖父母、伯叔父母、兄弟姊妹自相殺, 及妻毆詈夫之祖父母、父母, 殺傷夫外祖父母、伯叔父母、兄弟姑姊妹, 及與夫之緦麻以上親若妻母姦,及欲害夫者,雖會赦,皆為義絕。 」

法律對違反義絕給予必要的製裁。 《唐律疏議·戶婚》在「 義絕離之 」的條款中稱:「 諸犯義絕者離之,違者,徒一年。 」用現代的眼光看,依靠法律強制離婚,並對違反規定的當事人予以處罰,是難以想像的。可是,封建社會奉行三從四德,家庭既是經濟組織,又是社會單位,發生親屬間的刑事或亂倫事件,影響了家庭的穩定以及家族的聲譽,採取義絕亡羊補牢,維護平衡,是很有必要的。

「 和離 」

如果說七出是正常途徑,三不出是有效補充,義絕是法律底線,那麼「 和離 」是古代離婚制度中的彈性選項。 《說文解字》中說:「 和,相應也。 」顧名思義,和離是雙方在友好協商的氣氛下處理離婚問題,和如今的協議離婚頗為近似,表現了古代「 和 」文化的精髓。

唐朝以前,社會上已經有和離了。唐朝初立,《唐律》明文規定:「 若夫婦不相安偕而和離者,不坐。 」和離,往往是丈夫為了避免家醜外揚,掩蓋出妻真相採取的變通措施。法律對和離認可,標誌著社會觀念的發展和進步。由於和離有著必要的合理性,宋元明清沿用了這一條款。

敦煌出土過一份《放妻書》,文中以「 凡為夫婦之因, 前世三生結緣, 始配今生之夫婦 」開篇,敘述雙方相識的美好時光,接著,用「 既以二心不同,難歸一意, 快會及諸親, 各還本道 」,表達雙方性格不合的苦衷,最後,以「 一別兩寬, 各生歡喜 」結尾,展現對將來的祝福。這份《放妻書》可以說是最早的協議離婚書。離婚的演變,說到底就是個人思想的不斷開放,婚姻觀念的逐步進化。

「 一與之齊 」

符合條件是不是一定能離婚呢?答案是不一定。先秦時期,社會上流行著「 夫妻之道,有義則合,無義則去 」的思想,隨意離婚相當普遍。一日,儒學宗師孟子見妻子在臥室裸睡,轉身就走。隨後,孟子果斷離婚。

針對這一現象,《禮記》有云:「 妻者齊也,一與之齊,終身不改。 」從正面樹立了忠於婚姻、夫妻和睦的觀念。 《管子》認為:「 士三出妻,逐於境外。 」意思是士大夫離過三次婚應該驅逐出境,從反面教訓進行引導。

進入唐朝,人們從任性離婚到恥於離婚。寫下名作《黃鶴樓》的文人崔顥先後換了三四個老婆,遭到社會輿論的抨擊。宋朝時,曾有士大夫因離婚而丟官的事發生。明清之際,畏懼離婚的觀念深入人心,人們視離婚為大惡,非有大故,不得出妻。

離婚時,當事人受傷的不只是感情,還有財產。歷朝對婚後財產的處理各有不同。最初,雙方離婚後,女方可以拿回當初的陪嫁以及衣服。南宋文人洪邁的《夷堅志》中提及宋朝夫妻離婚可以「 中分其資財者 」,這裡的「 資財 」不包括房產,此舉開了風氣之先。到元朝,情況又有反轉,女方離婚後,相當於淨身出戶,就連當初的陪嫁也不准拿走。

建立在宗族倫理基礎上的古代社會,往往以家族利益為核心,個人感受往往被忽視。男方行使離婚權時,不但要考慮個人得失,也要權衡社會綱常。當下的鬧離婚正是古代恥於離婚的濃縮和提煉。妄圖「 一紙休書 」離婚,只是藝術渲染而已,認真你就輸了。

參考資料:
【1】黃 芴 《中國古代的離婚制度並非「 一紙休書 」那麼簡單》
【2】李 貝 《古代離婚制度探秘》
【3】鄭 麗 《淺析中國古代的離婚制度》
【4】董小紅 《略論中國古代的離婚制度》
【5】王歌雅 《中國古代的離婚模式與離婚道德考略》
【6】倪方六 《古人離婚如何分財產》

 來源     歷史D學堂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