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和華夏交戰頻繁的「 鬼方」,到底是什麼民族

匈奴

文:大獅子  

在先秦的文獻中,屢屢會見到一個神秘的民族——鬼方。 《周易•未濟》:「 震用伐鬼方,三年有賞於大國。」,《詩經.大雅)”覃及鬼方」,《竹書紀年》「 武乙三十五年,周王季伐西落鬼戎,俘十二翟王」等等。

商代,鬼方是為一強大力量,和商朝屢屢爆發戰爭,《周易•既濟)「 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甲骨文卜辭中「 鬼方」也頻頻出現,如「 己酉卜,賓貞:鬼方易。亡禍」、占卜結果為陽卜,就是有災、有禍。可以得知鬼方是為殷商之大敵。經過商代的屢次征伐,特別是殷高宗武丁的大規模討伐,鬼方可能分化為兩支,小部分一隻歸附於商,成為商的諸侯,「 九候」、「 懷宗九姓」,大部則繼續則繼續游離於中原王朝之外。

周康王姬釗(?~公元前996年),姬姓,名釗,岐週(今陝西省岐山縣)人

到了周代,鬼方和華夏的戰事仍舊見於記載,西周時的小盂鼎尚記載了周康王時,討伐鬼方的兩次大捷。第一次俘虜酋長三人,斬獲首級四千八百多顆,俘虜一萬三千八十一人,戰車十輛,牛三百五十五頭、羊二十八頭。第二次「 執酋一人,獲聝百卅七聝」 「 俘[馬]百四匹, 俘車百輛」。直到春秋之後,鬼方記載漸少,湮沒於歷史的煙塵之中。

這個在歷史上喧囂一時的民族,終於消失的民族,究竟居於何方,是何人種,後裔是誰呢?千百年來一直是學界爭論的話題。


 圖中上方為周朝時期 鬼方 位置所在

鬼方位於何方?

鬼方族位於哪裡?自古以來就有兩種說法。一種說法認為鬼方在西北地區,從漢代開始就有此說法,執此說者孔安國、楊雄、班固、孔穎達、范曄、顏師古等人。另一種說法則認為鬼方位於西南一代,依據是《竹書紀年》中一句:「 武丁三十二祀伐鬼方,次於荊」,從中推斷鬼方在荊楚以西的西南一代,執此說者,有朱熹、範匯、俞樾等人。

到了近代,中西學術結合,考據學復興。著名學者王國維就鬼方問題結合諸多史料,進行了較為全面的研究分析,寫出了影響重大的《鬼方昆夷玁狁考》。王國維考證,《竹書紀年》中稱「 王季伐西落鬼戎」,鬼方應當位於周朝老家岐山以西。西周的小盂鼎,是周天子給大夫盂的鼎,上面記錄著周伐鬼方的事。那麼鬼方應當就在盂的封地附近。盂的封地在陝西鳳翔,位於岐山的西北。關中平原四周環山,在西邊汧水、渭水流域開了一個口子,給西北少數民族留了一個滲入的通道。故而鬼方地在「 汧、隴之間,或更在其西,蓋無疑義」。


王國維(1877年12月3日-1927年6月2日),初名國楨,字靜安

王國維還提到了另外一件文物,梁伯戈,為梁伯伐鬼方所鑄,梁伯之國,《史記·秦本紀》:「 惠文王十年,更少梁為夏陽」,即今陝西韓城縣。綜合以上證據,「 鬼方之地,實由宗周之西而包其東北」,得出結論,鬼方的「 西自汧、隴,環中國而北,東及太行、常山間」。

王國維的學說,得到後來學術界的廣泛認可,郭沫若、翦伯讚、呂振羽、譚其驤、尚鉞等人都認同其說法,認定鬼方在「 今陝北、內蒙及其以北的廣泛地區」 。

至於《竹書紀年》中「 武丁三十二祀伐鬼方,次於荊」的荊指的並非荊楚大地的荊,而是陝西的荊山。 《漢書·地理志》稱:「 荊山在馮翊懷德縣也。」《史記》上記載著一個黃帝鑄鼎的故事,就在關中的荊山,東漢孔安國註「 荊在岐東,非荊之荊也」 唐代張守節《史記正義》說「 荊山在雍州富平縣。今名掘陵原。岐山在岐州岐山縣東北十里……按雍州荊山,即黃帝及禹鑄鼎地也。 」也就是現在陝西閻良和富平交界處的荊山塬。


黃帝(公元前2717年-公元前2599年)

鬼方匈奴說

王國維指出鬼方地望在西北,同時也對鬼方的族屬進行了考證。首先,他從鬼方的「 鬼」字出發,認為「 鬼」字原為「 畏」字,畏則為遠的意思。鬼方即為商代對西北遠方少數民族的叫法。

後來到了周代,有隗國,春秋時諸狄有隗姓,也都是由鬼方的鬼轉音而來。再後來又有混夷、葷粥、玁狁也都是鬼方的轉音。到了戰國之時,又有了一個更加大名鼎鼎的稱呼,就是「 匈奴」。

因為王國維的廣泛影響力,所以他的鬼方匈奴說,也響應者甚廣。

但是,鬼方匈奴說也有其疑點,後來學者破解甲骨文,上發現有一個民族叫「 工口(上工下口,音「 恐」)方」,「 工口方」和「 鬼方」之間發生過戰爭,故而不是鬼方。況且,從後來的語言學研究,古代恐字讀音更接近於匈。所以這工口方是匈奴的前身可能性更大。而非是鬼方。


古代匈奴人

其次,匈奴為游牧民族,而鬼方所居之地,西自汧、隴東及太行。山地偏多,較匈奴所居蒙古草原更南、此地上古時多林木,半農半牧區半漁獵區,並不是馬背民族的地盤。

另有一點,王國維考證鬼方為匈奴,一個重要參考文獻,是唐代司馬貞的《史記索隱》注《五帝本紀》中「 北及葷粥」一條:「 匈奴別名也。唐虞以上曰山戎,亦曰熏粥,夏曰淳維,殷曰鬼方,周曰玁狁,漢曰匈奴」。這是一條孤證,司馬貞之前沒有任何資料作此說明。


沈兼士(1887年-1947年),中國語言文字學家、文獻檔案學家、教育學家

鬼方為印歐人種說

鬼方為印歐人種即白種人說,自民國以來也頗為流行。 1936年沈兼士先生於1936年寫成《「 鬼」字原始意義之試探》,提出鬼字的源自於「 禺」字。禺「 似獼猴而大」,就是大猴子的意思,所謂「 似人之異獸」,而且塊頭高大,後來魁梧之魁,崔巍之巍,有個鬼字邊,即取「 鬼」的高大之意。故而鬼方,是中原人對其蔑稱,大概其長相和中原人迥異而且都是大個兒所致,故而極有可能是白種人。到了近代,中國人把歐美人稱為紅毛鬼子、洋鬼子也是同樣道理。

另外鬼方民族傳說中,有人從母親肋下鑽出的說法,《太平御覽》引《世本》:「 陸終氏聚於鬼方氏之妹,謂之女嬇, 生六子, 孕而不育。三年, 啟其左脅, 三人出焉; 啟其右脅, 三人出焉」這種說法,在我國上古史籍中,只此一條,也僅僅和鬼方有關。然而卻在印歐人種的文明中有較為廣泛的流行,古代波斯、印度都有流傳著肋生的記錄,這表明至少在文化層面鬼方和印歐民族存在著某種聯繫。


殷墟遺址示意圖

在殷墟西北崗王陵西側祭祀小墓人頭坑中,發現有少量印歐人種的頭骨。這些是用來殉葬的奴隸的頭骨。印歐人奴隸可能來自於戰爭俘虜,和商人交戰頻繁的鬼方俘虜,很可能就是這些悲催的白人人牲。

至於鬼方是白人中的哪一支,有學者認為可能是來自西域的吐火羅人,沿蒙古草原或河西走廊遷移到山陝一帶。有學者認為他們可能是上古時代橫跨歐亞大陸的民族——斯基泰人。

乃至有些人把鬼方的興起,當成公元前世界範圍內雅利安征服的一部分,歐亞大陸各個地方都被印歐人征服了,只有在中國的印歐人鬼方,被華夏人擋住了。


斯基泰人,公元前8世紀—公元前3世紀位於中亞和南俄草原上印歐語系東伊朗語族之游牧民族

鬼方為「 北狄」說

這種說法認為鬼方,即後來的北狄,不是什麼西來的白人,也不是草原上的游牧民族。而是陝西山西山區的土生黃種人民族。

解放以後,考古學家對鬼方族活動的晉中、晉北、陝西中北部的高原山地地區展開考古發掘,給鬼方歷史研究提供了重要的線索。專家們將商代這一地區的青銅器稱為「 石樓——綏德」青銅器型,專家根據這些青銅器判斷,它們的主人「 與商文化並行發展、互相影響、長期與商文化為敵對狀態」 ,正好就和鬼方對號入座。鬼方能鑄造複雜的青銅器,可見其有相當發達的文明,這也是他們敢和中原叫板的資本。

1983年,考古學家在陝西清澗挖了一座古城,時代為殷商到西周中期,稱為李家崖遺址。城東西長495米,南北寬122-213米。城內發現有房屋、墓葬遺址,出土有大量的青銅器和陶器。深受殷商文化影響,但也有自身獨有的特色。結合史書判斷,應該是鬼方的城池。


李家崖古城址

城內發覺一個骷髏石像,跪立於石板之上,可能是祭祀用途,也頗配上「 鬼方」這個名號。城中還挖掘出一片三足甕口沿其上刻有文字,和甲骨文的鬼字大體一樣。鬼方估計不是中原人對他們的蔑稱,他們可能也自稱鬼方。根據墓葬中屍骨的DNA檢測,墓主人皆為土生土長的東亞人種,不是什麼白種人。有學者分析,李家崖文化可能是陝北石峁文化的後代,再往上追踪,可能來自於仰韶文化。

至於鬼方的後續,則應該是後來的春秋史書上的「 北狄」等族。他們有些在商末周初時即已華夏化,授天子分封,成為諸侯,同其他華夏諸侯無異同。有些則在東周的戰爭中,被兼併同化,比如山西的赤狄,就在晉國的啟土運動中,徹底地「 晉國化」了。

 

參考資料:
【1】《觀堂集林》 王國維 中華書局 1959.9
【2】《鬼方西南說證誤》 侯紹莊 貴州社會科學 1980.3
【3】《鬼方工口方考》 李毅夫 齊魯學刊 1985.6
【4】《鬼方:殷商時代北方的農牧混合族群》 唐曉峰 中國歷史地理論叢 2000.2
【5】《鬼方種族考》 宋亦簫 晉陽學刊 2008.4
【6】《商周時期的鬼方、媿姓族氏及其華夏化》 張海 殷都學刊 2015.3
【7】《試論鬼方、斯基泰人、塞人與草原絲綢之路的貫通》 張龍海 內蒙古社會科學 2020.9
【8】 《李家崖文化遺址的調查及相關問題》 曹大志 中國國家博物館館刊 2019.7

來源   歷史D學堂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