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圈猛女」寧靜:一個動畫師的頂流之路 

寧靜

01

1972年,寧靜在貴州貴陽呱呱墜地。

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和納西族的母親十分相似。一同遺傳的,還有那火爆脾氣。

作為家裡的長女,父母對寧靜要求嚴苛。

她要是不聽話,被鞭子抽是常態。

但寧靜從來不在怕的,誰抽她就和誰對著幹。

家裡的火藥味經久不衰,讓寧靜從小就渴望婚姻。

她最大的夢想是,生一堆孩子,讓父母知道甚麼叫做教育。

當然,這個夢想,後來的寧靜也沒實現多少。

在和父母對抗的那些年,寧靜學會的最重要一件事,就是用拳頭溝通。

這種性格,冥冥之中決定了她一生的命運。

小時候,寧靜是出了名的小霸王。親戚朋友見了她,都得繞道走。

有一年,寧靜的弟弟在班上打架,結果幾個同學合夥把他的腿打斷了。

寧靜聽聞,火速沖到他班上大吼:「誰欺負我弟,給我站出來!」

結果,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

寧靜可不罷休,直接把全班男生揍了一個遍。

不過,這樣的寧靜,反而桃花朵朵開。

當時,寧靜比別的女同學發育得早,很快就亭亭玉立了。

一些男同學,總是追在她屁股後面,想要躍躍欲試。

但高傲的寧靜,從來不帶正眼瞧他們一下的。

其中有個男同學,倒是執著得很。

他的情書一封接著一封,塞進寧靜的桌子裡。

沒想到,寧靜氣不打一處來,直接公開朗讀這些情書。

這麼一來,再也沒有人敢寫情書給她了。

當然,那些年,寧靜也沒心思談戀愛。

望女成鳳的父母,早早就把她扔到了興趣班。

於是,從舞蹈到體操和籃球,她都學了個遍。

奈何,因為身體條件不佳,這些都半途而廢了。

倒是美術這一項,寧靜拿了個滿分。

一心想走藝術路的寧靜,很快就迎來人生第一個轉折點。

02

高中畢業後,寧靜考入貴州美專學動畫。

但學著學著,她覺得課程太枯燥。

心血來潮的寧靜,又誤打誤撞考入貴州藝術專科學校

這一學,就是三年。

在電視劇《檢察官與女囚》中打了個醬油之後,寧靜懷揣著明星夢去了上海。

為了尋找機會,她索性在上海戲劇學院糢特班進修。

一年後,機會沒找到,倒是落了個狼狽不堪。

到這裡,寧靜徹底折騰不動了,她退了學,又去了廣州。

為了生存,寧靜端起了動畫原畫師的飯碗。

每個月拼命加班下來,能拿1000塊錢的工資。

在那個年代,這是極高的收入了。

後來,在朋友的介紹下,她又當起了兼職廣告糢特。

果然,長相出眾的她,不出所料地火了。

那時候,從洗發水、牛仔褲到豬飼料,都能看到寧靜的代言。

那時候,一個廣告的收入,少則五六百,多則三四千。

很快,寧靜就賺得盆滿缽滿了。

在「萬元戶」還很稀罕的時候,她已經有了三四萬元的存款。

1990年,炙手可熱的寧靜被珠江電影制片廠挖掘,在電影《冰上情火》中露了一把臉。

沒想到,就這樣撞上了導演莊紅勝。

當時的莊紅勝,是上海電影制片廠有頭有臉的人物。

18歲的寧靜身上那股靈氣,十分符合他正在籌備的電影《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

就這樣,寧靜迎來了人生中第一個女主角,和國家一級演員魏宗萬對戲。

這一年,35歲的劉曉慶和陳國軍的婚姻畫上句點,和薑文公開同居在一起。

當時的薑文才27歲,和張藝謀、謝晉、淩子風合作後,也萌生了當導演的想法。

不過,信心不夠的薑文,想要先去美國深造十年,再回國拍電影。

但劉曉慶不同意,她斬釘截鐵地說:「要幹就趁早!」

彼時的劉曉慶,怎麼也不會想到,她把薑文推上成功之路的同時,還將把他推到寧靜身邊。

03

1991年,一部《聯手警探》過後,寧靜就奔赴上海電影制片廠,全身心當起了演員。

不過,初出茅廬的她,只是個四級演員,每月拿195塊錢的工資。

不過,寧靜倒不缺機會。

她那張充滿異域風情的臉,很快就被導演塞進了劇組,一連演了《偷拍的錄像帶》和《奧菲斯小姐》等幾部電影。

時間一久,寧靜倒是成了上影的當家花旦。

這一年,王朔剛把《動物兇猛》這部小說給薑文,薑文一看,就尋思著要拍成電影。

在薑文苦苦醞釀之時,寧靜先迎來了改變命運的機會。

1994年,導演何平沉寂了幾年之後,突然想把馮驥才的《炮打雙燈》改編成電影。

然而,在選女主的階段,他卻愁白了頭。

那時候,何平看了幾百個女演員,連蔣雯麗、徐帆都入不了他的眼。

直到遇見孤冷的寧靜,他才心裡有了底。

當時的寧靜,本來接了另一部電影,但是她正在家裡養病就推掉了。

沒想到,何平找上門來,她一看劇本,十分喜歡,想都沒想就進了劇組。

不過,還沒等戲拍完,寧靜的暴脾氣就先震驚了劇組。

有一次,寧靜為了演一場哭戲,醞釀了一下午,結果開拍的時候,何平卻說要等第二天夕陽西下的時候再拍。

寧靜一聽,就爆炸了,懟得何平啞口無言,只能乖乖拍下去。

最終,這部電影讓寧靜拿下了塞巴斯電影節的影後桂冠。

要知道,這個電影節堪比戛納電影節,獎項含金量極高。

在整個華人女演員中,寧靜是第一個拿這個獎的。

到這裡,寧靜的演員之路徹底吹嚮了號角。

在眾多片約中,愛情和名利也蜂擁而至。

04

那一年,在劉曉慶的扶持下,薑文終於開始籌拍《陽光燦爛的日子》

他先後找來和自己有些相似的夏雨,還有花樣游泳隊的陶虹。

但選擇誰來演米蘭,薑文卻十分頭疼。

他看了好幾個女演員之後,才把目光放到寧靜身上。

可當時的寧靜,發育太好,看起來年齡偏大了。

薑文十分猶豫,便讓寧靜一遍遍地試戲。

本來就不喜歡劇本的寧靜,去了好幾回後,已經沒有耐心了。

就在寧靜拉起行李箱準備離開的時候,薑文通知她去拿劇本。

沒想到,這個通知,後來竟然會衍生出諸多故事。

在夏雨和陶虹面前,寧靜永遠是最紮眼的。

當時,國內還沒人穿吊帶衫,寧靜就敢把自己的襯衫剪成一字領。

有意思的是,在劇組,誰也不敢惹薑文,唯獨寧靜不在怕的。

拍戲拍得煩了,她臉一垮,對薑文就是一通怒懟。

面對這顆定時炸彈,無可奈何的薑文只能私下裡和寧靜說:「你能不能給我留點面子。」

寧靜當場是答應了,後面又不作數了。

在戲裡,魅惑生風的米蘭,是馬小軍的夢中情人。

在戲外,火辣辣的寧靜,撩撥著薑文的荷爾蒙。

很快,這兩人就天雷勾動地火般,眉來眼去,打情罵俏。

另一邊的劉曉慶,卻蒙在鼓裡,還差點把房子賣了為薑文註資。

最終,《陽光燦爛的日子》在威尼斯斬獲大獎,夏雨、陶虹和寧靜也一炮而紅。

同時,寧靜和薑文的故事,再也捂不住了。

就在大家吃著三角戀的瓜時,薑文和劉曉慶宣布分手。

在輿論紛紛中,寧靜跑到拍了一部《大辮子的誘惑》,不下心抱了兩個大獎回去。

這時候的寧靜,火出天際,還登上了《時代周刊》的封面。

不過,寧靜翻了翻這本雜志,臉上竟是不屑一顧。

當時,國內能力壓寧靜的只有鞏俐。

在鞏俐和張藝謀分道揚鑣時,寧靜又撞上了桃花運。

05

1996年,徐克成了《新上海灘》的監制。

在角色的選擇上,徐老怪劍走偏鋒。

他完全摒棄了1980版的《上海灘》,反而將炙手可熱的寧靜和溫柔多情的張國榮收入麾下。

這一年,寧靜24歲,張國榮40歲。

沒想到,野性又不羈的寧靜,卻深得張國榮的心。

當年,張國榮信誓旦旦地說:「寧靜,我一定要為你拍一部電影。」

只是,這句話成了寧靜一生的遺憾。

那時候,在香港拍攝期間,張國榮和寧靜親如兄妹,兩人談天說地,好不暢快。

若是人生沒有意外,這對兄妹定然會是圈內佳話。

不過,還沒等寧靜成為張國榮的女主角,她就鑽進了婚姻的圍城。

這一年,薑文已經和法國的桑德琳打得火熱,心灰意冷的寧靜也沒閑著。

當時,在青藏高原拍攝《紅河穀》,條件十分艱苦,睡驛站、吃泡面是常態。

然而,越是簡陋的環境,越能滋生出愛情的種子。

還沒等戲殺青,寧靜和同劇組的保羅就愛得火熱了。

第二年,保羅單膝跪地,不到一秒鐘,寧靜就決定嫁了。

就這樣,寧靜瞞著所有人,跟著保羅去了美國。

在保羅家的五千畝牧場上,寧靜做著為人妻為人母的美夢。

很快,她就生下了兒子雷納

大家以為,寧靜就此金盆洗手,一心只想為保羅生兒育女。

沒想到,孩子一斷奶,她就殺回了影壇,還和保羅演了一部《黃河絕戀》。

而這是寧靜和保羅最後一次同框。

最終,這部電影讓寧靜摘下了金雞獎影後的桂冠。

在頒獎典禮現場,寧靜也是十分霸氣。

她脫掉軍大衣,穿著黑色保暖衣上臺,肆無忌憚地說:「本世紀最後一個金雞獎,我拿到了!」

而這是寧靜最後一個事業巔峰。

此後的她,在緋聞漩渦中,一點點的墜落。

06

2000年,寧靜坐上了金雞獎的評委席。

她把手上的那一票,投給了演《漂亮媽媽》的鞏俐。

那時候,所有人都說,寧靜會成為鞏俐的接班人。

沒想到,半路殺出一個章子怡,直接斷送了寧靜的後路。

那兩年,趙薇、周迅、徐靜蕾等新銳演員,如雨後春筍般的冒了出來。

在影視圈的角鬥場,寧靜游離在電影和電視劇中,作品倒是不少。

從《呂不韋傳奇》《大宅門》到《楊門女將》,從斯琴高娃、陳寶國到鄭佩佩,都合作了個遍。

但影後的領獎臺上,再無寧靜的身影,倒是那三兩八卦,激起不少水花。

那一年,寧靜和保羅離婚的消息鬧得很大。

有人傳言,寧靜受不了過大的文化差距,和保羅常常吵架,吵得兇了還會把凳子往對方身上砸。

但是,這時候的寧靜,偏偏死不承認。

多年後,寧靜才坦白,和保羅離婚是因為不愛。

不過,寧靜從來不缺貴人。

2002年,張國榮和唐鶴德開了個影音制作公司,將編劇何冀平、服裝設計師張叔平、攝影師李屏賓都收入麾下,共同籌備了一部《偷心》

這時候的張國榮,沒有忘記當年的諾言,火速把寧靜召集到了劇組。

張國榮十分驕傲,逢人便介紹寧靜:「這是我的女主角,漂亮吧!」

當時,整個影視圈都在期待這部電影,還有人斷言,這會是角逐戛納的最大對手。

沒想到,在戛納電影節開幕式前夕,張國榮縱身一躍,給世人留下永久的遺憾。

到這裡,屬於寧靜的輝煌也快過去了。

07

當年,寧靜沒能靠《偷心》出圈,倒是在《孝莊祕史》裡驚豔了一把。

她飾演的「大玉兒」,堪稱經典。

不過,為了讓寧靜演這個角色,副導演劉德凱可沒少下功夫。

那時候,寧靜初看劇本就拒絕了。

為了說服寧靜,劉德凱約她在冰淇淋店見面。

結果,寧靜的態度依然堅決,她認為「大玉兒」的戲份太多,再漂亮的衣服也不能這麼穿。

劉德凱無奈,只能回去修改劇本。

當他再次找到寧靜的時候,寧靜才勉為其難地答應了。

後來,這部劇讓寧靜走上古裝女主的戲路,才有了後來的《皇太子祕史》

有意思的是,和馬景濤三番四次合作後,兩人的關系卻變得撲朔迷離。

從一開始的歡喜冤家,到後面馬景濤嘴裡的「我和寧靜是有愛情的」。

多年後,這兩個年過半百的人,還會在節目裡上演一場「親密」的回憶殺。

當然,馬景濤只是寧靜桃花潭中的一個小過客罷了。

向來被月老偏愛的她,從來不缺緋聞男友。

2005年,寧靜患上肺病,輾轉在京滬兩地,前後住了七次院。

即便如此,也不影嚮她出現在八卦媒體頭條。

這一年,一則「寧靜和古姓男演員開房」的帖子在網上瘋傳,同時曝光的還有一段錄音。

後來,緋聞越傳越離譜,還有人爆料他們隱婚了。

面對這些傳言,寧靜竟然收斂了脾氣,不承認也不否認。

不過,此後幾年,寧靜倒是真的放慢了腳步,基本處於半息影的狀態,只是偶爾客串角色。

直到2009年,她才火急火燎地重新端起女演員這碗飯。

這一年,寧靜37歲。

在長江後浪推前浪的娛樂圈,中年危機也沒放過她。

她接了不少戲,但都和獎杯遙遙相望。

曾經那個和鞏俐平起平坐的影後寧靜,真的落幕了。

從2014年開始,寧靜基本放棄了影視圈,徹底轉戰綜藝圈。

而她的緋聞男友,也從古雷換到了小鮮肉王小毅。

這些年,在綜藝節目霸屏的浪潮中,寧靜分了好一塊大蛋糕。

從《花兒與少年》《偶像來了》到《跨界歌王》《乘風破浪的姐姐》,都能看到寧靜的身影。

同時,她的直言直語,也給這些綜藝貢獻了不少話題和流量。

當然,也有人為寧靜惋惜,就像謝晉導演評價她的:「寧靜具備優秀演員的一切條件,但她沒有好好規劃自己的事業。」

但寧靜看得很開:「他們老是覺得我很可惜,可以做到更好。但是你知道,現在做到比我更好的人,他們沒有擁有比我更多的東西。比方說,我有一個和自己一樣高的兒子,他們沒有。」

誠然,得與失是一枚硬幣的兩面,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來源:我是愈姑娘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