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人說:川普選贏了移民去加拿大,選輸了也去

川普

文: 熊飛白 

拜登川普先後獲得黨提名,正式投入2020年選戰,同時他們也分別扔出了自己的競選政綱。

熊叔看完,不禁倒吸一口涼氣,拜登老先生嚴格貫徹了「 用詩歌競選,用散文執政」的民主黨優良傳統,文辭優美,目標遠大,更像一份美麗的遺願清單。

8月20,民主黨全國大會拜登提名副總統搭檔

川普大統領依然跟個產品經理似的,EXCEL表管理,數字先行,十大方向50大目標,按照他言出必行的往績,這更像一個KPI考核。

但兩者之中又暗含了許多題外之音,構成了未來四年美國乃至世界的走向,其中機緣,熊叔想了兩個晚上,終於有點眉目了。

一、 政綱對比,同樣的餅誰的更香

從企業管理的角度出發,拜登的綱領想實現是非常困難的,沒有數據,沒有路徑,把目標當成手段。手下執行團隊看著就頭大。

反觀川普的綱領,施行起來也十分凶險,每一步都是KPI考核,美國老百姓拿著它檢驗就是了,一旦無法實現,民望必將大幅度跌落。

看了這麼多文字,估計大家也很悶了,熊叔就給大家講講裡面的彎彎繞吧。

民主黨的黨綱歸結起來就四個字。

第一個是「 推倒」,
第二個是「 重來」。

所有政策,幾乎全部衝著川普過去四年的施政。推倒川普的減稅,推倒對華關稅,推倒移民政策

然後就是重回四年前奧巴馬的狀態,重回WTO,重回奧巴馬醫保計劃,重回巴黎議定書,重回伊朗核協議,重回傳統北約關係等。

也就是說拜登老哥壓根就沒什麼自己的東西,反對現任的,拿來前任的就行了,這也太容易了,但就不知道選民買不買賬。

奧巴馬老了,他的遺產已經被剝離了很多。

要實現這些政策怎麼辦?民主黨沒說,熊叔總結就是花錢:免費檢測治療新冠,疫苗免費,政府要花錢;增加民眾福利保障要花錢;花4000億向企業採購;投入3000億開發環保技術;免除大學生學費還是要花錢啊。

說白了,民主黨的政策就是通過各種花錢,讓選民感恩戴德;政府在這裡體現了上帝的角色,錢都是由政府花出去的,政府採購、提高保障、開發環保技術。

是不是有點似曾相識?別想多了,熊叔說的是委內瑞拉。

就拿提高個人收入來說,民主黨和共和黨的政策就大相徑庭,民主黨希望設定最低工資標準來提高;

而共和黨則希望通過提供更多的工作機會,以及減稅來提高。

共和黨也花錢,但他們的錢是花在培育經濟之上,培育中小企業、培育工作機會、培育回遷的產業鏈。

川普提名晚會在白宮南草坪進行,有人說他公器私用,反正他也不甩。

雙方在經濟政策上大相徑庭,完美地展現了兩黨的特點——

民主黨大政府、高稅收、高福利,恩出於上,醫療、福利、政府採購,錢都要政府給你,由精英控制,決定福利分配方向和人群,由政府提高生活質量。

共和黨則是小政府、低稅收、適當福利,自由經濟,扶植培育民營中小企業,增加工作機會,通過提高工作收入,提高生活質量。

兩者孰優孰劣,在熊叔看來不言而喻,只舉一個例子,歐洲的福利比美國好多了,但從整體勞動效率或創新能力而言,歐洲與美國差距越來越遠。

BLM到底為誰加分了?這個問題其實一點不復雜。

兩黨另一個爭鋒相對的戰場是警權問題,民主黨要全面改革刑事司法制度,反對警察暴力執法,這相當於為警察卸下武裝。

共和黨則完全相反,不僅要加碼聘請更多執法人員,還要嚴格處罰對警察暴力,要對ANTIFA執法。

雙方都努力地爭取自己的基礎選民,但真正決戰的戰場在中間選民,運用一下常識判斷一下在這個問題上,中間選民想要什麼?

這個戰場儼然已經成為民主黨的負資產,根據拉斯穆森報告,有超過6成的美國人擔心削弱警權會帶來不穩定因素,這個比例顯然超過雙方各自的基礎選民比例。

共和黨的政綱在社會治安方面是完胜的。

生子當如孫仲謀,別人家的女兒……

二、對華政策,誰更強硬

其實川普不需要什麼對華政策的表態,在他過去四年時間裡,已經用實際行動表明了他想幹什麼,產生怎樣的後果。

熊叔也不需要再談論川普的政策了。

現在六成的美國人對華不報好感,這個飽含敵意的數字,讓拜登和他的黨沒有更多的選擇。

雖然他提出要取消對華關稅,但所有的好處僅此而已,剩下的只有比誰更狠。

在民主黨政綱中,「 一個中國」政策消失了。作為過去中美關係的基石,它曾維護了幾十年的和平與發展。

「 民主黨信守對《台灣關係法》的承諾,也將持續支持台海兩岸議題在符合台灣人民願望與最佳利益的情況下和平解決。」

在2016年的政綱中,這裡是說「 民主黨信守一個中國的政策及《台灣關係法》的承諾。」

拜登

拜登背叛了他的老朋友,但他有點昏聵了,這是唯一可以利用的。

在一場被攀比的對決中,拜登和他的黨羽最終也選擇了對中國的背叛作為自己競選的籌碼。

國內問題與川建國對著幹,但在對華問題上,拜登就成了同路人,許多問題上直接抄了共和黨的政策:

要對知識產權採取行動;

網絡間諜活動;

為美國農民謀求最好的貿易協定;

構建國際同盟反對中國;

談判新的軍備控制協議,重視中國這樣新興國家的軍力;

譴責中國人權;

將聯合盟國調動世界超過一半的經濟能力抗衡中國。

這是一個非常不好的信號,民主黨從來都是在經濟上親華,在人權問題上歷來很不友好。但現在他們在多個問題上也和共和黨同流。

敵在南海,已經打上門來了。

熊叔早就說過,不要在民主黨這邊抱有什麼幻想,他們會在這場競賽中叫得更兇。

不過唯一能指望的就是,拜登一把年紀了,容易昏聵,另外民主黨也可能在國內問題上牽涉更多的精力,無暇顧及。

但歷史經驗告訴我們,根據墨菲定律,如果你想要某種結果出現的時候,通常都會出現另一個結果。

剛剛過去的8月,波雲詭譎。

在線上線下分別舉行的兩場大會之後,最後的對手已經擺在檯面上,誰將是未來四年的美國總統,已經進入了決賽的直道,所有謎底都會在兩個月時間揭曉。

那麼你想哪種結果出現呢?

「 我的民主黨朋友告訴我,如果川普選贏了就移民去加拿大。」

「 我的共和黨朋友告訴我,如果川普選輸了就移民去加拿大。」

看來無論輸贏都有人要移民去加拿大,這與其說是兩人的對決,不如說是對川普的公投。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