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現下妖孽橫行,妖氣沖天

文: 憨憨班長

拜登登基後的美國,真是妖氣沖天。

沒想到笑傲江湖里揮刀自宮的悲劇,在美國玩的風生水起,一個個西方不敗在美國誕生,只是「 她們 」沒有東方不敗的風華絕代,也沒有她的蓋世神功。

近日拜登提名的衛生和公眾服務部助理部長(HHS)萊文就要走馬上任了,在上任前「 她 」將過最後一關,接受參議院衛生、教育、勞工和養老金(HELP)委員會質詢。


這位女士是原來是位男士,後來感受到靈魂深處的呼喚,於是做了變性手術,他的改變並沒有影響家庭的穩定,繼續和原來的妻子幸福的生活,孩子也很開心,因為一下子有了2個親媽。

這位仁兄性別改變後,雖然相貌不揚,人品更次,但她是賓夕法尼亞州立醫學院的兒科和精神病學教授,掛著專家的名號,本著一人閹割造福社會的原則,在美國大肆鼓勵孩童變性,將變性事業從娃娃抓起。

從2012年開始,她就在各種場合發表演講,講授如何對兒童進行性改變和性別轉換治療。

不知「 她 」是感嘆於自己變性太晚,還是自己這樣的群體不夠多,他一個勁的忽悠傻白甜變性要趁早。

他認為小朋友兒童時期就完全可以自認性別,年幼無知的時候餵他們吃青春阻斷劑,稍大一點就可以做變性手術,而且不用徵得父母同意,直接就可以開心的等著自己的寶貝兒子變成貼心閨女。

這波騷操作都可以在18歲以下完成,只是這是一場沒有可逆性的操作,萬一成年了突然發現還是想做個男人怎麼辦?對不起!您的jj已下線,您就安心做個太監吧。

這傢伙要真的通過了HELP的質詢,我估計很多美國人要蛋疼了。

拜登提名的教育部長也是變性人,與其他變性者不同的是,這位老兄變性後不忘初心,還是堅定的喜歡女人,現在他簡直是又紅又磚,因為他具有了雙層身份既是變性人,又是同性戀。


然而在拜登的公職候選人名單裡,他們並不是異類,一個普通人出現在裡面才顯得格格不入。


美國LGBT大使前往中東參加會議是這樣的打扮,風騷又健美的形象讓我手指瞬間凌亂,對用「 她 」,還是「 他 」都產生了困惑。

這樣政治正確的東風,自然也吹到軍營,現在美軍也要放開對第n性別以及其他戀的限制,這多性別其樂融融的不倫畫風充滿了喜感。

現在美國性別太多,我也不大搞的清楚,有人大概整理了下,有如下性別,感興趣的可以仔細看下面的圖片。

此外,帶著一股妖氣的平等權利法案HR5也在審議中,雖然它的名字很好聽,但是卻一點都不平等。

所以我們要警惕一切口號喊的漂亮,名字起的好聽的東西,因為往往都包藏禍心。

這部平權法案的核心,也備受爭議的是給自認性別的人權利。比如一個人男人認為他是女性,你就要給她女性的權利,比如「 他 」可以去女衛生間,「 他 」可以參加女子運動會。

而讓人覺得最不公平的就是這些人參加女子運動會,而這樣的事已經在發生。

美國一個五大三粗老爺們變性了,作為一名職業摔跤選手,沒有一名女性運動員能幹的過他,他終於在女人堆裡找到了自信,獲得了榮耀。

還有兩名跨性別選手,安德拉亞和特里,他們橫掃了康涅狄格州所有的短跑冠軍,給落敗的女子運動員留下了無邊無際的心理陰影。

女性運動員現在不得不因為貌似平等的法律,忍受不公平的待遇,而這個時候女權主義者卻人間蒸發了。

為了緊鑼密鼓的配合「 平權法案 」的通過一位民主黨議員,在自己的辦公室外掛上了性別轉換者旗幟。

當然她自己的兒子也變性了,其實說的難聽點,這傻白甜給忽悠的讓自己的傻兒子也沒有了jj,都斷子絕孫了還喜滋滋的給別人站台。

隨著川普的離去,美國傳統的價值觀被民主黨鼓吹的政治正確掐的幾乎不能呼吸。

而所謂的政治正確無非就是另一種形式的言論壟斷,他們變化著各種形式和名稱,最終的目的就是讓人們失去敢說真話的勇氣。

美國共和黨有時候真的沒有骨氣,面對民主黨作妖,只有女議員格林站出來大聲反對「 廁所不分男女,未成年變性不需家長知情 」的所謂平等權利法案HR5.

此外,她還很搞笑的在傻白甜女議員辦公室對面掛了個牌子,上面寫道只有2個性別,男性和女性,這是基於科學。

除了政客在給正常人洗腦第三性,第n性外,在白左占主導的學校,也開始給娃娃們洗腦。

他們不僅混亂孩子的性別意識,現在還開始對美國人本來就學的不怎麼好的數學下手。

俄勒岡州教育局敦促中學教師使用一種「 新數學 」課程,其目的是「 消除數學中的種族主義。這項戰略背後的金主,是鼎鼎有名的比爾蓋茨基金會。

因此有的美國家長表示不願再把孩子送去任何公立學校,寧願讓孩子在家上學,也比被別人禍害的好。

而媒體和演藝界也是幫兇。就比如一個叫魯保羅變裝皇后秀的綜藝節目,剝去華麗的裝飾,節目的本質就是一幫大老爺們穿女裝比美。

而這樣的節目在美國很火,在國內豆瓣第六季的評分居然高達9.2分。目前這個綜藝節目拍了大概十多季了,不知道讓多少好男兒變成了嬌羞娘,真是作孽啊。

有人跟我說,性別認定這玩意有時候真不好反駁,一說這個別人就給扣上歧視的大帽子。

其實這有什麼不反駁的,我們要根據事實來判斷,而不能根據內心來認定。

如果根據內心來認定這個世界就亂套了,因為今天一些人內心認定他們是女人,就要給她們女性權利,按照這個邏輯…

如果有人內心認為自己是個皇帝,那大家是不是也要給他磕頭?

如果有人認為是你老母,你是不是要乖乖的喊她一聲「 娘 」

如果申請美國大學的時候,一個華裔認為自己是黑人,是不是也可以按黑人低幾十分,甚至是100多分的標準去佔用黑人的錄取名額。

在這個世界上用所謂的政治正確給人洗腦的爛人,都不是好東西,對付他們就要以彼之道還治彼身。

來源       極限之外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