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幻象:尋找源頭

文: 曈小曈  

討論美國,必須回到歐洲

美國由歐洲移民建立,繼承的是歐洲傳統。但歐洲移民建立的國家,差異相當大。比較北美南美,比較非洲各國,很容易發現不同。

作為現代文明的源頭,歐洲的觀念本身是複雜的、多元的,有的富含營養,有的包含毒素,並非鐵板一塊。近代人們常用「西方」這個詞來描述歐洲,但並不存在一個標準化的「西方」看法。

簡述一下歐洲的內部差異。

一  從地理的角度

歐洲人的看法,大致分為英國人的海洋觀點,和法德人的大陸觀點。英國歷史上最偉大的首相之一撒切爾夫人曾經說過這麼一段話:「人類所有的災難都來自歐洲大陸,而所有的解決方案都來自說英語的國家。」 理解這句話,需要對歐洲複雜性的清晰認識。

二百多年前,國王的子民在北美殖民地爭取權利,戰鬥後建立了一個超越母國的美利堅,並馬上同母國保持深度合作。法國人對北美人民表示羨慕,於是照葫蘆畫瓢,卻事與願違。傳統很快被打倒,卻無法建立穩定的秩序。

同樣是砍國王腦袋,英國人砍了查理一世,後面依然保留國王。法國人砍了路易十六,打倒了國王迎來了皇帝。

雙方的差異在於,英國人認為每個人都不靠譜,所以打倒並不是目標,限制權力才是建設之道。法國人認為只要找到並打倒壞蛋,美好的新世界就可以建立,但鏡子從來不照自己。

二戰後,歐洲人覺得大家坐到一起好商量 ,於是成立了歐洲議會。代表英國的漢南議員對海洋民族和大陸民族的差異觀察入微,同樣是議員,同樣的歐元議題,英國議員對合約條款的態度是執著的,而歐洲大陸議員並不看重歷史文件,他們隨時可以變化。

所以,英國人想來想去,話不投機半句多,還是脫歐算了。畢竟小共同體自治社會可以試錯糾錯,跟著歐盟法國人德國人跑,那是一條道走到黑啊。

二  從宗教的角度

歐洲人的信仰,大致分為新教的觀點、天主教的觀點,和東正教的觀點。敬畏神明、堅信人性幽暗的基督教,發展出來承擔責任、尊重規則的自然法觀念,成為歐洲人的共同文化傳統,以及歐洲複興的源動力。

不同地區的信徒,有著不同的派別和風格。新教的,自己和上帝溝通;天主教的,通過教會與上帝溝通;東正教的,通過國王與上帝溝通。從教堂的外觀也可以區分,新教的教堂普遍簡樸,天主教的教堂宏偉,東正教的教堂有個洋蔥頭。

如果用基督教的派別大致給歐洲各國劃出邊界,你會發現存在明顯的發展梯隊。新教區域大致包括瑞士、荷蘭、英國、北歐、德國,天主教區域大致包括法國、意大利、西班牙、中歐,東正教區域大致包括希臘、俄羅斯、烏克蘭等地。

歐洲越來越世俗化,很多地方宗教的活動日漸勢微,但正如意大利的傳奇記者法拉奇所說,即使她自認為是一名世俗的無神論者,但宗教精神提供的一種根深蒂固的文化素養,自始至終都在產生影嚮。

而俄羅斯偉大的思想先知索爾仁尼琴,在繞了一大圈後,對現代歐美社會的墮落嗤之以鼻,回歸了東正教傳統。遺憾的是,某些大家因為對歐洲文化內核的懺悔和救贖精神缺乏了解,解讀得千瘡百孔。

在普遍物化的時代,人們只求當下的歡悅,今生有酒今朝醉,並不顧及後人和更遙遠的未來。發達的西歐呈現出敗象,歷史的轉折點正在走近。

除了知情權以外,人也應該擁有不知情權,後者的價值要大得多。它意味著我們高尚的靈魂不必被那些廢話和空談充斥。過度的資訊對於一個過著充實生活的人來說,是一種不必要的負擔。
—-索爾仁尼琴

三  從觀念的角度

歐洲人的看法就更多了,有柏克/盧梭/伯林的觀點,有托克維爾/老馬/韋伯的觀點,有斯密/哈耶克/凱恩斯的觀點。他們的想法差異很大,有的敬畏謙卑,努力追求真理;有的自信驕傲,自稱掌握真理。

當人們觀點不同,經常會吵架,有時可以協商解決,如果協商不成,就只能打架了。二次世界大戰,本質上是工業化後的歐洲人之間的觀念沖突,其破壞性如此之強,差點毀滅了歐洲。

很明顯,所謂的西方思想,不存在一個標準答案。歐洲人帶來大量先進理念的時候,裡面還夾雜著很多自我毀滅的毒素,比如現在層出不窮的Antifa、BLM、LGBT、女權運動。如果外邦人不註意識別,很容易被帶進坑。

全球化的時代,很多人並沒有意識到,地球人彼此的對話,更接近於不同歐洲人之間的交流。因為現代人用的詞匯和句法,已經完全無法與三百年前的古人交流,而飛到紐約巴黎卻無大礙。外邦人能夠理解歐洲人甚麼維度的想法,取決於自身的反思能力。

集合概念

經常有人自信地留言,你這個是東方觀點。他的意思是自己代表西方觀點,所以他是深刻的,我是膚淺的。

問題在於,他還沒有見過世界,或者說,他僅僅看到了一個碎片,就認為已經看到了全部。因為歐洲觀念,或是西方看法,本身是一個集合概念。在這樣的集合概念中,包含著完全不同的思維方式,代表著完全不同的發展路徑。

除此之外,常見的集合概念,還有「猶太人」、「知識分子」、「宗教」、「人民」等,理解這些詞匯並不容易。如果從集合概念的角度,就不會沉迷於一些簡單結論,從而逐步建立對自我的認知。

我是誰?是理解世界的關鍵。正常的非洲大草原,羚羊是羚羊,鬣狗是鬣狗,獅子是獅子。如果獅子說,我們大草原現在井然有序、欣欣向榮,它指的是自己的日子。如果羚羊把自己當作了獅子,無比的感動驕傲,那後面的命運可想而知。

現在的美國人,也是一個集合概念。前面對歐洲的解讀,是理解美國現在社會沖突的鑰匙。

~未完待續~

来源   歷史之曈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