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幻象:一組笑話

文: 曈小曈  

一位美國黑人走進一家炸雞店。
「請給我一份炸雞。」
「對不起先生,我們不能賣給你炸雞。」
黑人感到很奇怪就問道,「為甚麼?」
「因為這涉及種族歧視。」
「那為甚麼那些白人就可以買到炸雞?這難道不是另一種種族歧視嗎?」
「是的先生,但是這樣的話就沒有人可以指責我們了。」

歧視梗  

美國黑人最喜歡吃炸雞,但你千萬不能請他們吃炸雞,否則可能會被爆揍,理由如下:

你為甚麼不請白人、亞裔吃炸雞?
你為甚麼不請黑人吃牛排大餐?
你非要請客豈不是顯得你比黑人有錢?
反正,你是歧視黑人


黑人和炸雞,這裡面有故事。美國南北戰爭之前,黑人養雞多吃雞多。白人認為炸雞是黑人最喜歡的食物,因為它便宜,不需要餐具,可以直接用手吃。

20世紀平權運動後,黑人認為炸雞是對黑人的諷刺,是種族歧視。其實呢,炸雞在全世界都是最便宜的肉,各種族民族都吃炸雞和西瓜,但敏感的心總是很容易激動。

類似的食物還有西瓜,原因是美國的西瓜主要產於南方蓄奴州,請黑人吃西瓜可能會挨打。同理,你不要請黑人吃糖,不要送黑人皮鞋,因為南方種植園種甘蔗種橡膠。事實上,最好不要給黑人任何東西,因為搞不清會犯人家哪門子歧視的禁忌。

對於這種強烈受害者心態的群體,麻煩不止這些。

黑人考不上大學,是因為歧視。黑人數學成績差,是因為歧視。黑人畢業率低,是因為歧視。黑人犯罪率高,是因為歧視。黑人收入低,還是因為歧視。

甚至,你可以說white people、yellow race,但不能說black people,因為這也屬於歧視,顏色歧視,雖然膚色是一種客觀存在。

怎麼辦?

有個特別簡單的辦法。黑人兄弟們與其抱怨被歧視做二等公民的水深火熱,不如及早返回非洲老家開啓幸福生活,那裡全是黑皮膚,再也不會在外面被種族歧視了。

一位美國黑人走進一家炸雞店。

「請給我來一份炸雞,並且我本人不在意炸雞與黑人梗,如果有人因為種族歧視指責你們我會全力反擊他們維護你們。」
「對不起先生,我們不能賣給你炸雞。」
「哦上帝啊!為甚麼?」
「是這樣的,我們店裡湯姆負責倒油,史密斯負責把雞肉扔進去,斯坦負責把炸好的雞撈起來,但是史密斯今天生病了沒來,於是斯坦甚麼都撈不到。」
「可憐的史密斯怎麼了?」
「他得了新冠肺炎。」
「那為甚麼該死的湯姆不能順便就把雞肉一塊兒丟進去?」
「因為工會禁止他這麼做。」

工會梗

工會是打著保護弱者的旗號發展起來的,但隨著時光流逝,歐美工會已經從最初的員工權利保護機構,發展成為一個二頭通吃的特殊利益集團。

比如法國的工會組織,那是相當厲害。企業員工只要進了工會,就相當於進了保險箱,吃香的喝辣的,升職加薪都是優先照顧,近似一個幫會組織。壓力下,法國企業寧願少招人,招臨時工,也不願意擴大就業。

美國的工會也很厲害,曾經有個朋友去訪問密爾沃基的一家大企業,發現有位測試崗位的工人說話口齒不清,原來是酗酒的狀態,眾人哄笑之餘,並不多介意。後來了解,這裡的工會保護組織厲害,如果是管理崗位這個樣子,早就被開除了。

美國的教師工會,更是生猛。

教師工會打的旗號是:所有學生都必須一致對待,所有教師都必須一致對待,不能有個體差異。基於這個前提,教師工會全力阻撓任何有助於教育效率提升的法案。公立教育管理者既不能開除差的教師,也不能獎勵優秀的教師。

大鍋飯的結果,就是劣勝優汰,教師們普遍消極怠工。教師工會越強大的地方,有理想有能力的好教師越來越少,不負責任的壞教師則與日俱增。

隨著教師工會這個龐大利益集團的崛起,美國公立教育的質量自然是江河日下。受害者是學生、家庭和納稅人,還有整個社會。

一位美國黑人走進一家炸雞店。

「請給我來一份炸雞,不要跟我提甚麼種族歧視,如果哪個店員病了我不介意免費替他勞動,反正不要耽誤我的炸雞!」
「對不起先生,我們不能賣給你炸雞!」
「我的聖母瑪利亞!為甚麼!」
「現在我們推出來一種新的產品,不需要任何小雞受到傷害,對動物十分的仁慈並且更加健康,對環境也更加的友好,它是用大豆蛋白做的並且吃起來味道跟雞肉幾乎完全一樣,只賣普通炸雞價格的3.99倍。」
「意思是,我需要用3.99倍的價格,來買一塊兒難吃得要死的炸豆腐幹?」
「但是它更健康,並且更環保。」
「我都吃炸雞了您覺得我需要擔心健康和甚麼該死的環保?」
「您最好還是多擔心一下,這樣我們的利潤才會更高。」

環保梗

形形色色的環保組織,自稱代表環境保護,環保成為了一種政治正確。歐美社會的環保話題,早就成了一門大生意。

說下全球變暖的例子。

全球變暖的話題,是有人說地球被人類搞熱了,所以人類要行動起來,防止地球的溫度變化,事情果真如此?

地球每天接受太陽的輻射能量為1.5×10^22焦,這些能量可供目前75億人類使用23年,也就是說,人類活動對地球影嚮能量級為太陽對地球影嚮能量級的萬分之一。甚至,地球接收的太陽輻射,不過是太陽總輸出功率的二十二億分之一。難道有人以為自己是太陽,能改變地球的溫度?

而且,人類對地球的了解極為有限。地球半徑6300km,人類所及深度不過10km。地球46億年,人類有精確氣溫記錄的历史不超過百年。恐龍年代並沒有人類,那時候地球的溫度可是遠遠超過了現在的數據。到底誰給的勇氣,聲稱要阻止地球溫度變化?這實在是蚍蜉撼樹。

人類是碳基生物,碳排放量與人的活動能力正相關。控制全球變暖的說法,不過是一些政客與科學家利用人們的恐懼和愚蠢,打著為人類服務的旗號,進行的大規糢財富分配活動,而他們自己,卻是一邊住著豪宅坐著私人飛機,一邊號召大家降低排放,來拯救地球。如果把人類活動視為污染的源頭,那麼最完美的環保方式,要麼回到原始社會,要麼消滅人口。

環保很重要,但不是去追尋一個空想的完美環境。環保真正的問題是:人類甚麼樣的活動會污染環境?人類如何在環保與發展之間尋求平衡?答案早就有了:產權保護。產權保護好的地方,環境就好;產權保護差的地方,環境就差。荒謬的年代,各種打著環保旗號的節能低碳運動,卻在正大光明地破壞產權。

就象現在轟轟烈烈的風能與光伏發電運動,這種能源不僅建造成本昂貴,而且供給穩定性低,難以給電網提供穩定的電力供應。對應的電動車運動,現在依靠各種財政補貼和優惠政策,電動車銷量大幅度增加。歐盟甚至提出在2035年開始禁售燃油車,不過政客在決策的時候,始終回避幾個關鍵問題:電動車需要的電力從哪裡來?電動車集中充電,電網能否承受?大規糢的基建改造需要多少成本?鋰電池的污染如何處理?汽車行業大動蕩如何應對?

在環保主義的大旗下,新能源運動在歐美興起,傳統的、穩定的煤電核電被打壓,結果就是不穩定的電力供應和劇增的電費支出。

一位美國黑人走進一家炸雞店。

「請給我一份炸雞,這次不許跟我提種族歧視、健康、環保還有甚麼工會的事情!我需要一份香嫩可口原汁原味的,用雞肉油炸出來的炸雞!」
「對不起…」
「哦天吶!那行走在上天的耶穌基督!我真想掄起他後背上那個該死的十字架揍你們的屁股!這一次又是為甚麼!」
「不要著急先生,您只需要等待半個小時就可以吃到炸雞了,並且這半個小時您只需要在那邊那個位置上保持微笑,一會兒會有個老頭兒帶著一幫人進來,您繼續微笑並且跟著別人鼓掌,完事兒後我們會送您一份免費的炸雞,用雞肉做的。」
「這老頭是誰?」
「是我們的總統先生。」

黑人想了想,覺得也不錯,畢竟可以看到總統本人,去動物園看猩猩還得排隊呢。於是他站在人群裡看著,一會兒一個老頭帶著一群人就進了炸雞店,他趕緊微笑起來,老頭兒向人群揮手致意,突然冷不丁就要下跪,還好被旁邊一個女的扶住了。黑人不在意這些,只想快點吃到他的炸雞,可是老頭子動作很慢,話還特別多,他只好耐住性子等著。

那老頭兒居然跟店裡甚麼人拉起了家常,看得出來他的隨從們都有點不耐煩了,身邊那個女的更是看起來很煩躁,不斷的催促這老頭兒。

突然,老頭子的保鏢開始驅趕店裡所有的人,黑人聞到了一股不可名狀的氣味,只好隨著所有人往外走,路上聽到一個女記者在問:「他是不是拉…」一個男記者說:「你有沒有聞到?」

炸雞店外面大家都在交頭接耳,竊竊私語,黑人突然想起了甚麼。

「我TM的炸雞呢?」

拉登梗

這是人們嘲笑拜登的編排,說拜登開辟了世界三千年來未有之「大便」局。

9月21日,拜登在白宮與英國首相約翰遜會面時,突然驅趕現場記者。有記者開玩笑說,是不是拜登把屎到褲子裡了?有搞笑的核查號,論證了半天說不能證明拜登拉屎了。廢話,你也不能證明拜登沒有把屎拉在褲子裡吧。

真正有價值的事情,不是去證明沒發生甚麼,而是去探尋發生了甚麼?就象批評2+2=5,也可能支持2+2=6。

眾多報道表明,拜登有明顯的阿爾茨海默病/早期老年癡獃癥。

去年拜登的識數問題,實在讓人驚訝。 2020年6月25日,拜登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將12萬新冠死亡說成1.2億人;到了9月20日,拜登在費城又說2億美國人死於疫情;到了11月7日,拜登在特拉華州又說2.3億美國人死於疫情。這幾個數字加起來,美國人都死一遍還不夠。

拜登說話經常忘詞、不知所雲,還鬧出登上「空軍一號」三連摔、經常突然單膝跪地、不記得防長名字、找媽媽等太多笑話。

在今年6月16日與普京會談時竟然手持提詞卡,記者會上又將「普京總統」說成「川普總統」。老拜同志都獲得「最高票」上任半年了,依然那麼關心川普,時刻放在心上。

上個月,拜登和以色列總理碰頭的時候,疑似打瞌睡了。老爺子幹正事兒的時候,總是精力不濟。

一個美國黑人揮舞著M16步槍沖進了一家炸雞店。

「現在把你們所有的炸雞都裝進這個紙袋子裡!乖乖聽話,不會有人受傷的!」
店員臉色灰白,渾身哆嗦著說,「對不起先生…」
黑人暴跳如雷,氣急敗壞的喊叫著,「你給我閉嘴!這條M16今天不允許任何種族歧視、環保動保、工會還有該死的拉稀的美國總統出現在這家炸雞店裡!你給我把炸雞裝進去,否則我就用M16送你去見上帝他老人家本人!」
店員一副欲哭無淚的樣子,看來眼前這哥們兒很顯然是磕藥磕高了,並且真的為炸雞感到無比憤怒。
「等等,先生,請你先等等,我可以解釋!」
「你的解釋最好能給我帶來炸雞,否則我打爆你的腦袋!」黑人用最後一絲理智控制住了搭在扳機上的食指。
「我們今天是真的沒有炸雞了,附近所有炸雞店都沒有炸雞了,連肯德基都沒有了!」
「沒有炸雞?」
「沒有了。」
「這叫甚麼?他們是怎麼說這個的?」
「我想,大概叫做短缺。」
「短缺?短缺是甚麼東西?」
「就是某種東西沒有了,真的沒有了。」
「哈,那不是只有別的國家才有的事情嘛,這裡可是美國,你是不是在哄我玩兒呢?」
店員忍不住癱軟,絕望的嘶吼著,「這是真的先生,我也不知道為甚麼,反正現在所有人都買不到炸雞了,到處都沒有,理論上不應該這樣的…」
「那是哪裡出了問題呢?」
「求求你饒了我先生,我只是個店員,我也不知道哪兒出了問題。我想,大概是那些該死的炸雞卡在甚麼地方,就是到不了炸雞店吧!」
「你是說我們的經濟出現了問題?」
「應該是這個意思…」
「就是說這些該死的炸雞實際上確實存在,但是沒辦法到達你們這個天殺的炸雞店?」
「是的先生。」
「那些雞哪怕是自己去高速路上跑都能跑到店裡來,現在卻運都運不過來?」
「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先生,您知道的,我和您都沒有讀過太多書,而讀過書那些人不告訴我們實話。」
「哈,這難道不是蘇聯才會有的事情嗎?」
「是這麼回事,先生,您父親沒有跟您講過蘇聯的事情?就是這樣的。」
黑人一下子洩了氣,放下了手裡的M16,嘟囔著:
「fxxk it,如果我見過他老人家的話。」

家庭梗

美國黑人大多從小就沒有父親。

非洲黑人一直是原始部落狀態,性方面混亂。生下孩子女方養,男方給點錢就跑路,並不承擔撫養孩子的義務。現在還是普遍如此,雙方爽完就走,HIV發病率全球最高。

走出非洲後,黑人慢慢接受現代家庭觀念。根據黑人思想家托馬斯索維爾《美國種族簡史》中的數據,直至1950年代,超過70%的美國黑人,生活在父母的照顧之下。

1960年代種族平權運動興起,種族隔離被解除,黑人精英紛紛離開了黑人區,黑人獲得了更多公共福利,國家替代了父親的角色,黑人家庭走向分崩離析,現在只有不到25%的黑人孩子成長在父母的照顧之下。

事實上,單親家庭並不意味著無法成功地教育孩子,如果母親有較強的理性思維能力,那完全可以同時承擔父親和母親的角色,培養出來優秀的子女。但如果某個族群普遍缺乏負責任的父親角色,那這個族群註定是幼稚的。

黑人的單親家庭與其它族群的情況不同,大多數黑人從一生下來就沒有父親。最有名的奧巴馬,從小肯尼亞父親就拋棄了他。不止黑人父親並不期望承擔任何養育的責任,而且很多黑人母親也搞不清誰是孩子的父親。

美國有一個電視節目,就是通過DNA檢測確認誰是孩子的父親,通常黑人母親會找四五個可能的黑人青年到達現場,當結果出來的時候,那些被確認是父親的青年人一個個垂頭喪氣,而那些被確認不是父親的青年人則是欣喜若狂。

對於黑人群體如何成長,黑人精英如是說:

各類種族定額以及種族優待的政策都違背了《獨立宣言》中「人人受造而平等「的原則,平權法案實質上是「種族主義的專制」。

這些所謂「善意」的區別對待,等於給黑人貼上了次等人的標簽,認為黑人無法和其他人一起公平競爭生存。
—-克拉倫斯·托馬斯大法官

正如大法官所言,一切打著平等旗號的特殊優待,無論強調膚色、種族、性別,還是強調民族、地域或其它,都是在制造新的不平等。

 

来源  历史之曈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