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中國人為啥說話曖昧不清?總喜歡「 那個」?

中國人說話

文: 看鑒君 

講話,中國人最會的就是玩兒曖昧。

你說什麼?哪個曖昧

就是這個曖和那個曖昧唄。

到底哪個曖昧?

就是這個曖昧和那個曖昧啊!

話說,一女生揪著衣角,將男生約到了操場,開口就是一頓結巴:「 那個,我,我那個你。」

若是碰到情商高一點的還好,萬一是七竅通了六竅之人,只會糾纏著問:那個是誰,你哪個了?

女生:「 就是我覺得你有點那個。」

男生:「 哪個哪個哪個?你倒是說人話啊!」

女生:「 那個,你去死吧。」

男生:「 哦,那我回去打遊戲了。」

上邊的這個,看懂了?要是看懂了,那就來試試下邊的——中文十級考試!

根據本人蒐集全網詞條,得出關於「 那個」的解釋:需要在特定的語境下,才能被準確理解的玄學詞語,其迷惑性不亞於空城計,

沒有一個外國人能理解,也沒有一個中國人解釋,包括說出這個詞的那個人!

一、中國人的說話藝術

情景一:與朋友
敲門
對方:「 哪個?」
我:「 我」
對方:「 你是哪個?」
我:「 就是那個啊,我!」

打電話

對方:誰啊?

我:我!

對方:你是誰啊?

我:誒呀,我你都不知道

對方:不是,你到底誰啊?

我:那個,就是我啊

對方:……

情景二:與家人

媽媽:「 那個,那個作業做了嗎?」

我:「 哪個?」

媽媽:「 就明兒要交的那個。」

我:······

媽媽:那個,去把那個給我拿來

我:哪個啊?

媽媽:就是那個啊!

我:到底哪個?

媽媽:那個!那個!算了我自己去吧,就知道指望不上你 !


情景三:與閨蜜

閨蜜:你有那個嗎?
我:有有,我現在給你去拿!

閨蜜:昨天他問我願不願意跟他那個
我:你們才認識幾天,這也太那個了

閨蜜:我分手了,他說我太那個了
我:我去,這也太那個了!渣男!

那個——萬能的講話說辭

無論是誰,只要在中國過活,總得習慣於聽到人們含糊不清的說辭。

聽起來十分無解,可任何人都不會覺得奇怪,並且,往往都能秒懂。

比如上學那會,老師在黑板上揮斥方遒,講到激動處,大筆一揮,說道:「 那個誰,去那個哪,把那啥給我拿過來。」

這時候,課代表往往都能第一時間衝出去。

不多時,他便能抱回一大摞試卷。

這算是一種不明白的明白。

懂了「 那個」,其中的好處也不少。

比如,你能插進任何人的對話!

「 哦,你說那件事啊,我記得,太那個了。」

「 還有那個人,我覺得就不是個好人,你認為呢。」

「 這個,這個,我覺得,畢竟都過去了,還是不要太那個了吧。」

「 那倒也是,就這樣吧。」


比如,可以用來尬聊,找不到話題的時候可以用來起個頭,或者終結話題。

那個,今兒天氣不錯啊哈。

那個,你吃了嗎?沒吃啊?那多吃點。

那個,能否借點錢,應應急,要不,你把這個賬單結一下?

那個,我手機只剩下百分之九十九的電了,先不聊了哈。


比如,還可以用來掩飾心中的慌亂與措手不及。

女友:你身上怎麼沒有頭髮。

男友:這個不是說明我潔身自好嗎?

女友:所以那個光頭女生是誰!

男友:那個,那個我錯了。

這是不完美的掩飾。


老師:那個誰,你來回答一下這個問題!

看著老師咄咄的目光,走神的學生受不了了,自覺站了起來:那個、那個

這是完美的攻心。

巧妙的中庸之道
毫不客氣地說,中國人都喜歡謙謙君子,對那些直來直去的狂人或是直人,或多或少都會有些不舒服。

子曰:「 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文質彬彬,然後君子」,算是中國人對自己操行恪守的尺度。

竭力在規矩內行走,對什麼都不過火,採取「 去其兩頭、把握中間」的態度,是中國人生存的大哲學。

這種哲學之下,我們看到了無數的中國人那張微笑著的臉上,充滿著高深莫測的神情,對什麼都不急於表態,好像很睿智的樣子。


因為中國人喜中庸,也覺得中庸,委婉之行更容易惹人喜,也就覺得公允、折中、不溫不火的形象才對。

歷朝歷代,那些文武大臣們,在朝堂之上,不斷地用這種中庸之道,互相說著話,表著態,雲遮霧罩,玄而又玄。

連東方朔那樣的睿智者,都需要採取比較隱晦的方式,來表達他非常銳利的觀點。

漢武帝晚年很希望自己能長生不老。

一天,他對東方朔說:「 相書上說,一個人鼻子下面的人中越長,壽命就越長;人中長一寸,能活一百歲。不知是真是假?

東方朔答:「 據說彭祖活了八百歲,如果真像皇上剛才所說那樣的話,他的人中就有八寸長,那麼,他的臉不是有丈把長嗎?

惹得漢武帝哈哈大笑,東方朔勸諫漢武帝別迷信長生的目的也達到了,假如他說教漢武帝,估計會死得很難看。


中庸不是不好,我們見過許多善中庸之道的高人在步步殺機的朝堂中得了善終,但也見識了不少因太過委婉而曲解其中意的誤會。

比如永樂皇帝和他的爪牙錦衣衛指揮使紀綱。

永樂問紀綱:「 平保兒(平安)猶在耶?」
紀綱馬上明白了,直接殺掉了平安。

後來,永樂又問紀綱:「 解縉猶在耶?」
紀綱有了上次經驗,二話不說殺掉了解縉。

但是吧,永樂帝並非想殺掉解縉,因為解縉雖然觸怒了他被下獄,可解縉主編《永樂大典》,又為永樂皇帝立過大功勞。

永樂殺平安的話是平安怎麼還活著啊,對於解縉,意思或許是解縉怎麼還在監獄啊?

永樂皇帝的一句囫圇語,直接斷送了一個大才子的命,你說可惜不可惜?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