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福建見過中華鱟,還以為是異形來了

中華鱟

福建的海灘如同天氣,充滿了自然的不確定性。

如果不是情路坎坷,十分不建議在落潮時分帶姑娘前往那裡。

要知道英雄救美也是一個熟練工種,陸地上有很多可供展現男子氣概的項目,靠技巧也靠時間,不一定非得在灘塗接受額外的人性考驗。

沒人能夠在閩南的海灘上,規避由中華鱟[hòu]帶來的視覺轟炸。

初次見到它們,是令人感到怯懦的,它符合一切恐怖漫畫描繪的詭異細節,鹹濕、浮沫、鋼鞭,靜止在沙灘之上的悽涼感,即使是狗,也不敢獨自前去一探究竟。

這接近於異形拜了送子觀音,南海歸墟的屍蟞上岸,抱臉蟲決定對人類吹嚮總攻的號角。

它們零星分布,三五成群,非必要不聚集。

你靠近,它退卻,你遠離,它又向你爬行,如同給自己加戲的鬼屋NPC,又像運送鋁合金鍋具的貨輪擱淺。

當你看到第一只時,其實周圍已埋藏諸多,當你看到一群時,你已被這種生物悄悄包圍,寒意從後腳脖子爬到了脖子,如果在風平浪靜的夜晚,你還能聽到一排排密集爬沙的「嗦嗦」聲,由遠及近,你低頭一看,它們正友好地用小手和你打著招呼。

給一個福建人講鬼故事,是無效的,畢竟他們連鄰省人都不怕。

他們的感知閾值上限,來自於龐繁的博聞強識和對廣東食客的小心防範,海灘,有他們的历史和未來,也有自古以來形成的生活常識:

「不要去招惹中華鱟」。

以前總有人在海灘上翻鱟,那是一種游客對異鄉的調侃,就像在花鳥魚蟲市場教會老板鸚鵡髒口的閑人。

翻個的鱟像烏龜一樣無助,梗著脖子硬著頭皮,才能靠尾劍恢複身位。

這種奇怪的游戲,來自游客對於閩南文化的誤讀:

如果自己運氣佳,買到便宜貨,或遇到便宜事,也被稱為「拾得鱟」。

而在海邊真的見到了鱟,翻過來寓意好運加倍。

中華鱟又叫「馬蹄蟹」,「夫妻蟹」,但你不能真的認為它是蟹。

它們雌雄異體,雌大雄小,交配時男方總是不肯出力,讓對象馱行,盡管它的別名,代表著人類曾經的態度。

福建用「掠鱟」來形容一種微妙男女關系。女人「討客兄」,或男人找「細姨」,天人合一之時,如被人撞見則稱為「鱟」,鱟是名詞,也是個動詞。

中華鱟不吃人,只是膈應人。

海灘上猛然見到它們的漁民,也會頭皮發麻,捕撈是不吉利的,但捕撈可能是會獲利的。

它們是安靜的深海寶藏,等待著「打賞」給「勇敢者」,或等待著狠人給它們翻面。正面是彫刻3.5億年前的活化石,時光仿佛在那個時刻凍住,反面則是熱情奔放的八閩神話,有不確定的成就,和確定的刑期。

2019年7月,中華鱟被列入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紅色名錄的瀕危[EN]序列,同時也是中國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

非法捕撈都是五年起步,食用的刑期更長。

以前的廈門八市水產市場,隨處都有中華鱟出售,也是閩南海鮮排擋裡不可少的美味,奇怪的藍色血液和卵能成就一道佳餚。

但近十年來,沒人敢再造次,市面見不到食鱟的場景出現,這考驗著人們對於刑法的理解,鱟也有毒,但不是所有人都必死無疑,腎肝衰竭和個人的宿命也有關。

光靠吃,中華鱟是不至於到瀕危境地的,黑市上鱟的血液,是世界上最昂貴的液體之一,標價超過了每加侖(4.55升)6萬美元。

90年代,一只體型較小的中華鱟只需30餘元,量豐時,價格還能下探到18元;到了2018-2019年,同規格的中華鱟早已超過了500元。

正因如此,除去個別的不法分子偷捕外,某些商戶把國外的野生鱟(主要產自菲律賓、馬來西亞和美國東北岸的特拉華灣),通過各種手段輸送到國內獲取暴利。

鱟血是藍色的,可制作鱟試劑,鱟血中特殊的細胞,能夠及時準確地檢測出細菌,也能檢測出細菌產生的內毒素,這可以快速檢測人體是否感染細菌,是目前最為常規的醫學手段之一。

比如,在鱟試劑中滴入某疫苗的註射液,如果鱟試劑顏色變藍或凝固,則說明在疫苗裡大概率含有細菌毒素;如果試劑不凝,也無任何反應,則說明疫苗是安全的。

由於鱟試劑使用方便,十分靈敏,誤差更小,時間也更快,因此應用非常廣泛。

實驗室中的鱟被切除一部分,用特殊的導管插進體內,提取藍色的血液。

鱟擁有極其強大的自我造血能力,這與它的外星氣質十分相符。

一只成年的鱟,每次抽取其體內1/3的血液,不會威脅到它的生命安全,甚至它們只需要休息一周就能「滿血複出」。

但一個數據表明,每年仍有至少5%-20%的鱟死於抽血。

換個角度來說,這些存在於世界主要國家生物實驗室中的鱟,正在用自己族群的犧牲,保證了人類種群的延續。

根據一份2015年的研究表明,在上世紀90年代之前,廣西沿海地區有60萬到70萬對;到2010年,只有30萬對,截止到2019年,中華鱟只有4萬對。

福建、廣東、廣西三省對於中華鱟種群的保護力度空前,也同時建立了多個保護區,世界各國也在人工養殖鱟方面,進行著激烈的生物研究競賽。

但無疑,我國東南沿海的漁民更具備某種種族天賦,「我們連熊貓和娃娃魚都能養活,更別說這種螃蟹,有朝一日,一定能從高度瀕危養到泛濫。」

資料參考:

薛俊增,方偉,吳惠仙,袁林等. 中華鱟蟲外部形態結構的初步觀察.《CNKI;WanFang》,2010

齊廣民,況娟,袁朝暉. 洋縣中華鱟蟲與豐年蟲分布調查. 《現代農業科技 》 ,2015

趙樹公,張殿平. 中華鱟蟲吞食蚊幼蟲的實驗觀察. 《中國病原生物學雜志》,1989

《我們不要成為「絕鱟」的一代人》 新華網[引用日期2019-12-12]

《鱟,真是這星球上的神奇物種》 Mark

《地博科普∣地球上的藍血居民—鱟》 安徽省地質博物館

《4.5億年的古老生物鱟,用藍色血液拯救了人類,如今瀕臨滅絕》 怪羅科普

《藍色血液、活了4億年,熬過幾次大滅絕,現在被人吸血瀕臨滅絕》 博文聊科學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