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奇藝被梅西閃了一下腰

梅西

作者|雷彥鵬 王一涵

2018年夏天,33歲的C羅離開皇馬,結束了9年的馬德里白衣生涯。

作為這家豪門俱樂部的頭牌,C羅幫助球隊拿下了太多的冠軍,功勳卓著,個人也幾乎享盡了足壇榮譽。可是,他帶著他的不快樂,終究還是離開了。

很多球迷失落至極,因為再也看不到火花四射的「世紀大戰」了。還有一些極端的皇馬球迷當街焚燒C羅的7號球衣,嘴裡高喊著「梅西!梅西!」,意思是,梅西對巴薩忠心不二,而C羅卻拍屁股走人了。

然而,在2020年這個被「延遲」的夏天,33歲的梅西也差點兒離開。

梅西與巴薩有著特殊的感情。13歲初到巴塞羅那時,他還是一個患有侏儒症的靦腆少年,後來,成為一代「球王」、成為球隊隊長,梅西職業生涯的全部,都刻著巴薩的印記。球迷都曾認為,梅西必定會一人一隊一城,直到退役那天。

可惜,巴薩的管理層一片混亂,梅西本打算帶著他的不快樂,離開巴塞羅那。可是,巴薩主席食言了。如果梅西堅持離開,只能與巴薩對薄公堂,這是他最不願意做的,因為他感恩巴薩,巴薩早已融入他的血液。

梅西說,他的巴薩時代已經結束了,他想離開的想法已經很久,因為巴薩需要更新換代。但是現在,他沒有辦法離開,所以,他只能再留一個賽季。

明年6月,梅西與巴薩的合同將到期,他極有可能自由轉會走人。

「絕代雙驕」的西甲時代,終究要徹底完結。

還有一件事,在剛剛結束的這個賽季,中國球員武磊所在的西班牙人隊,已經不幸降級。這意味著,接下來這個賽季,球迷們將無法在西甲賽場上看到武磊的身影。

在失去「流量支柱」後,以後的西甲,看點真的不太多了。

比梅西還不快樂的,可能要數愛奇藝。愛奇藝體育好不容易拿到西甲的獨家轉播版權,給內容生態注入了一點新活力,可版權還沒捂熱,「流量擔當」卻要慢慢沒了。

現在,愛奇藝可能想找個角落哭一場,為了武磊,也為了梅西。愛奇藝的傷心,一定是情真意切的。

「球王」們會帶走流量

2008年北京奧運會期間,阿根廷國家男子足球隊分組對抗訓練時,人數不夠,於是,向當時徐根寶的上海東亞俱樂部「借」了幾個球員當陪練,這其中,就有武磊。

期間,武磊與梅西、阿圭羅三個人還留下了一張經典的合照。那一年,剛過21歲生日的梅西,隨阿根廷隊奪取了奧運會金牌,武磊還不到17歲。

當時的足壇,「梅羅爭鋒」時代即將開啟。

2009年5月,歐冠決賽,衛冕冠軍曼聯對陣巴薩。曼聯擁有巨星級表現的C羅,而接過羅納爾迪尼奧10號球衣的梅西,已是巴薩新一代領軍人物。最終,巴薩2:0曼聯奪得歐冠獎盃,梅西也力壓C羅奪得了當年歐洲足球先生與世界足球先生。

梅西

這場失利刺激了C羅,使他下決心投奔皇馬。

那年夏天,C羅以創紀錄的8000萬英鎊轉會費,從曼聯加盟皇馬,年薪高達1200萬歐元。同時,皇馬還迎來了「聖西羅王子」卡卡。從那時開始,巴薩與皇馬的西班牙「國家德比」,火藥味更足,一場場「世紀大戰」陪伴了一代人的青春。

以巴薩、皇馬為代表的西甲頂級俱樂部,在全球擁有大批忠實擁躉,在中國自然也不會例外。即使你平時不看球,也對皇馬、巴薩、C羅、梅西有所耳聞。對絕大多數人來說,與其說是看「國家德比」,倒不如說是在看「梅羅爭鋒」。

梅西和C羅無疑是西甲的「流量支柱」。有數據顯示,每年兩度的西班牙「國家德比」,收看人數超過4億,而在中國,西甲球迷超1.2億。

對於轉播商來說,西甲作為全球頂級足球IP,就是流淌著的真金白銀。

不過,2018年夏天,C羅離開皇馬加盟意大利的尤文圖斯,西甲的「絕代雙驕」時代結束,只剩下了梅西。
在C羅離開西甲一個賽季之後,2019年5月,愛奇藝體育獲得了西甲轉播版權,從2019/20賽季開始,對西甲聯賽進行全網獨家直播。

有人好奇:C羅在的時候你不買,C羅剛走你就買,是不是有點晚了?

愛奇藝自有小算盤,因為西甲迎來了新的「流量擔當」。

2019年1月,中國球迷口中的「武球王」武磊,加盟西甲球隊西班牙人,他攜「神祕的東方力量」給西甲帶去的流量,不僅彌補了C羅留下的缺口,還創下了新的流量紀錄。

北京時間2020年1月5日4:00,西班牙人聯賽主場迎戰巴薩。替補出場的武磊為西班牙人取得進球,而狀態一般的梅西沒有為巴薩取得進球,雙方最終2-2戰平。

那個凌晨,守在愛奇藝看直播的中國球迷沸騰了,因為他們見證了歷史性的一刻:武磊改變了比賽的結果,也成為第一位攻破巴薩球門的中國球員。

武磊

那個曾經給梅西當陪練的中國小球員,12年後與梅西站在了同一塊綠茵場上,還攻破了對方的球門。

「武球王」在西甲帶流量的能力,實在驚人。光在某社交平台上,武磊那粒進球的點擊量就達2.2億次。
其實早在2019年9月,西甲聯盟主席就對武磊為西甲帶來流量表達過感謝:

自武磊加盟西班牙人之後,西甲在中國的收視率就呈現出直線暴漲的態勢。中國球迷觀看西班牙人比賽的人數,要比觀看皇馬與巴薩這兩支超級豪門比賽的人數還多。短短半年多,西甲在中國的球迷數量就翻了整整一番。

當時,除西班牙之外,中國為西甲貢獻的收入約8億元人民幣,僅次於美國,這其中還有時差因素的影響。

西甲聯盟主席十分看好中國市場,他說,未來5~6年,中國市場會有爆髮式的增長。

因此,西甲的轉播版權,無異於吸金利器。

德勤足球財富榜顯示,在2018/19賽季,巴薩的收入達到了8.408億歐元,在各大豪門中排名第一。其中,轉播收入是核心收入來源之一,在總收入中占比達35%。

對於轉播平台而言,這就是一片沃土。

然而,在2019/20賽季結束後,西班牙人降級西乙,武磊確認將會繼續隨隊征戰;而梅西對巴薩心灰意冷,最終試圖離開,這極可能引起歷史上最大的一次球迷群體遷移。

如果這兩個男人都離開的話,對於西甲來說,必定會導致品牌度的直線下滑;對於西甲在中國的獨家轉播平台愛奇藝體育來說,可能不光意味著失去了兩大流量支柱。

2   愛奇藝會失去什麼?

如果西甲的「流量擔當」沒了,愛奇藝會失去什麼?

對於數量龐大的中國球迷來說,想要收看西甲聯賽的直播,不管體驗好不好,你都沒有其他選擇,只能在愛奇藝(或愛奇藝體育)購買會員觀看。這是愛奇藝在內容生態的重要布局。

愛奇藝體育會員收費情況

作為愛奇藝內容生態的新活力,體育內容卻在愛奇藝的財報中,被隱藏了起來。

在其最新公布的半年報中,體育賽事平台的貢獻,隱藏在了長期股權投資中,無法確定其具體貢獻金額有多少。箇中原因,還要從愛奇藝體育的出身說起。

2018年8月,愛奇藝與武漢當代明誠旗下子公司新英體育共同宣布,將成立北京新愛體育傳媒公司,簡稱新愛體育。

新英體育是一家專注足球賽事版權的體育公司,成立於2010年,以英超的獨家版權走紅,先後為央視、北京電視台、騰訊等多家媒體提供版權賽事轉播服務,有著深厚的渠道基礎。除非是在版權獲取階段截胡,否則在後續版權運營和分銷渠道層面,能跟新英體育競爭的對手,並不多。

當代明誠在2018年8月底將新英體育收入麾下後,當年業績出現爆髮式增長,全年營業收入26.68億元,同比增長192.61%。加入僅僅四個月的新英體育,貢獻了6.53億元的營業收入,占當代明誠當年全年總收入的24.48%。

愛奇藝整合了新英體育原視頻播出平台,該平台與愛奇藝原有的體育頻道合併,統一更名為「愛奇藝體育」。這樣看來,愛奇藝好像只收穫了一個」冠名權」和流量入口。

對於這樣的結果,在「優愛騰」中入局最晚的愛奇藝,也別無選擇。

由於國際頂級體育IP稀缺,體育版權市場競爭尤其激烈,版權價格水漲船高,頂級賽事的分播權動輒超10億元。作為世界第一大運動的足球比賽,更是如此。

早在2016年,樂視體育花費27億元,只買下中超兩個賽季的新媒體平台獨家版權。隨之,樂視體育請來各路名嘴解說,開啟了中超付費時代。

後來,賈躍亭的生態化反失敗了,但樂視的付費模式留在了中國足球版權江湖。

一名資深行業分析師表示:「對於體育賽事而言,版權是最重要的資源,其中賽事轉播權是最核心、變現能力最強的版權形式之一。」

對於連年巨虧的愛奇藝來說,很難有渠道獲得版權。即使買來了,也要承受高價版權所帶來的風險。因此,以新愛體育為契機,搭上新英體育這條快船,是愛奇藝可以快速下場角逐的必然選擇。

對於共同成立的新愛體育,由於新投資者的加入,愛奇藝的持股比例由最初的32%,2019年底降到26%。沒有足夠多的股份,所以也就沒有控制權,愛奇藝只能將這一投資,計入長期股權投資下的權益法投資部分和商譽中。

新愛體育主要版權還是西甲。2018年8月成立以來,累計營業收入2.11億元,但累計淨虧損達10.83億元。如此嚴重的入不敷出,還是因為西甲的版權太貴了。

根據年報數據顯示,當代明誠2019年度與新愛體育版權分銷金額為4.56億元,2020年預計為7億元。

而持有26%股份的愛奇藝,自然也要分擔一部分虧損。2018及2019年底,權益法下核算的長期股權投資餘額,分別為8.11億元及6.63億元。長期股權投資帳面價值的下滑,主要原因就是新愛體育的虧損。

也許新愛體育擁有的西甲,並不是愛奇藝的最佳選擇。可惜,體育賽事平台競爭如此激烈,愛奇藝入局已晚,有得吃就不錯了,容不得它挑食。

由於足球迷黏性強,且是個成長性市場,愛奇藝本想通過會員的方式深度綁定球迷,爭奪用戶規模和用戶時長,給會員收入乃至整個內容生態增添新的活力。

只是,愛奇藝押注的西甲,卻因為武磊降級、梅西「將要出走」,恐要失算。騰訊擁有NBA獨播權,阿里巴巴旗下的優酷則與國內囊括足球賽事版權最豐富的PPTV合作,本就不占優勢的愛奇藝,此時大概已經哭暈在廁所。

短期內看,新愛體育的業績並不會對愛奇藝造成大的影響,然而,從長期戰略布局上看,愛奇藝受到的影響不容小覷。

2015至2019年,愛奇藝營業收入雖然逐年增加,但增速明顯放緩。2016年營業收入增速高達111%,然而2019年度已經下降到16%。

不僅營業收入增長變慢了,虧損情況也依然沒有改善。2015年,愛奇藝淨虧損為25.75億元,2019年該金額已經高達103.23億元,虧損翻了近4倍。

愛奇藝的營業收入主要分為四個部分:比重逐年上升的會員收入、比重逐年下降的廣告收入、占比不高的內容分發收入,還有其他收入。

會員收入及廣告收入占到全部收入的80%以上,其中,2019年會員收入的比重已經達到50%。正如年報裡所說,會員收入的逐年上漲,主要是會員數量的上漲拉動的。

然而,這個核心動力的速度,已經嚴重放緩。2016年會員人數上漲幅度高達182%,2019年漲幅只有23%。

會員人數增速放緩是必然的。近幾年,「優愛騰」三足鼎立,互相很難再侵蝕對方的消費群體。對於愛奇藝來說,能不能守住現有的會員群體,可能都會成為考驗。

相比之下,如果想「攻」下新的消費群體,那麼足球市場是不可不搶的一塊肥肉。有了強大的足球IP,何愁沒有新用戶。而一旦用戶到手,後續的營銷與增長也會水到渠成。

目前,國內體育賽事付費市場仍然有較大潛力,而如何獲取和守住自己的核心競爭力,是對各家視頻平台的考驗。

在如此激烈的角逐中,西甲已經失去武磊,如果再失去梅西,於愛奇藝而言,西甲的流量入口也就不再具備吸引力。這恐怕比巴薩失去梅西還要悲劇。

來源:市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