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解封后的真實狀況

武漢

文:@二水柚子茶

寫於4.12。這是我這個普通家庭接觸到的方方面面。

因為個體差異性,我覺得即使身處疫情中心,湖北省其他城市人與武漢人感受不同,武漢人中家裡有病人的與沒有病人的感受也不相同,家裡病人是新冠的與非新冠的感受更不相同,家裡病人活著回來了的與最終離世的感受絕對的不同。

封城76天,一朝解封。

4.8凌晨那天長江兩岸的燈光秀、江漢關大樓的鐘聲,過了零點首趟從武昌站發往廣州的火車,吸引著全國乃至世界的新聞焦點,可能就差放禮花慶祝了。

我的朋友圈裡也不乏本地朋友的各種歡呼聲音,基本是家裡沒有病人的人,對於我這些朋友來說,是在恐慌的環境裡忍受各種生活不便,擔驚受怕被感染而封閉了76天;對於我這樣次生災害的家庭來說,是經受了凌遲般的絕望,看著死亡一步步逼近卻只能眼睜睜無可奈何最終生死相隔的過程。

我沒有什麼興奮之情,即使網絡輿情紛紛譴責這種負面情緒,但我還是實話實說,因為我沒什麼大悲大喜了。

我笑不起來不代表我不高興解封,解封好歹能讓在外地工作的武漢人走出去復工復產,賺取經濟來源、維持家庭開銷。我笑不起來是因為我經歷了太痛苦和絕望的過程,因失去了軟肋也不會再焦慮和害怕,仿佛喪失任何情緒的茫然與惘然;我笑不起來是因為我回想所有經過並詢問他人面對那時候所有環節的政治正確,可對老百姓就是無解,能怎麼辦?是不是還是同樣結局?

當然,解封至少能讓我家這樣無疫情小區的居民每天憑健康綠碼出去了,不再完全依賴小區的團購採買食物。解封也能讓私家車上路了,對於市內交通並沒有完全恢復又有出行需求的人來說方便很多。解封也讓少部分早點攤、小賣店可以開門做生意,店主們不用坐吃山空,並滿足期盼熱乾麵味道的街坊們解饞。解封也讓眾多體制單位政務窗口終於能開門運作,好多公共事務都積壓太久需要處理。

早在4.4全國哀悼日那天,我家小區就能出門了。那天是我和我爸在這麼久以來第一次出小區重見天日,特地過江去了漢口江灘,和當天許多無疫情小區的武漢人一樣出來沐浴在久違的陽光下,悼念與感嘆。

準確來說,4.8的解封時間節點,對於武漢人除了能通過飛機、火車、高速出市出省,其他與封閉期間並沒有多大差異,也遠沒有外地人在網絡上感嘆的武漢終於恢復正常了的程度。事實上離正常還差的太遠。

我家小區群和我「潛伏」的隔壁小區群,依舊是自己組織每天團購買買買,團購內容五花八門。沒有就醫需求的中老年幾乎不出小區,就院子裡溜溜彎。能復工復產的單位基本在4.8前就開始上班了,4.8之後又增多了一些。

隨著每日新聞裡聽到的反向輸入病例的增多,大家調侃武漢是最安全之地,但實際我們也有不斷新增的無症狀感染者。武漢疫情防控指揮部短信與武漢市長專線微信是武漢人的每日必收,依舊強調不聚集不扎堆,少去公共人流密集場所,勤洗手多消毒,嚴格戴口罩,出行均掃碼,加上因封城太久湧現出來的各種問題、各行各業的政策措施告知等等,絕對可以彙編成辭海厚度。我感覺整體是外松內緊的態度。周圍朋友和鄰居每天討論最多的話題就是不可放鬆警惕,出行做好防護。

解封帶來了前面我所說的種種重啟,可重啟下的「各個程序運行細節」報道還不夠詳盡。

從進出小區開始,到乘坐交通工具,進出超市、商場、醫院、銀行,任何一個公共場所,每一步都需要測量體溫、出示綠碼或手機掃碼記錄行程。沒有智能手機或根本不會用的老年人,舉步維艱,實在要出去,必須要社區開出相關紙質證明。大部分這樣的老人覺得特別麻煩,加上出門有撞上無症狀感染者風險,就乾脆不出去了。

我家附近的幾個開放式居民樓前圍擋單元門的市政藍色金屬打圍板還在,沒有拆除。3.23那天看到的各小區門口的藍色市政救援帳篷,部分小區門口還存在著(去漢口和漢陽時發現那邊帳篷有的是紅色的)。

市內公共交通裡,軌道交通是全部運行了,但為了控制人流聚集程度,以往每個地鐵站都有四個以上的出入口,現在都關閉了大部分出入口,只留兩個左右。

公交線路上,最先恢復的是對接三大火車站的一些線路,然後是中心城區與遠城區的部分支線和微循環線。可恢復的線路對於大武漢的地域面積來說,還是太少了。另外,每輛公交上都配備了安全員,在上車門處測量每個乘客的體溫並監督指導掃碼。

出租車運營據說是恢復了一些,並也要求一車一碼,但我外出的這四天裡,只看到過一輛。

長江上的輪渡只恢復了一條線路,是以往客流量最大的中華路碼頭到江漢關碼頭段,半小時一趟。碼頭售票處外就搭有市政塑料隔板做成的通道以及消毒帳篷,身穿隔離服的工作人員手持測溫槍,挨個測量乘客體溫並監督掃碼。乘坐的人很少。

馬路上的車確實多起來了,放眼看去公交車是零星分布,多的是私家車。對於沒有私家車,又地鐵不到,且未恢復公交線路的地方,中心城區裡倒是有已經到位恢復的大量共享單車作為補缺。

武漢的各大型連鎖超市――中商、中百、武商、家樂福、沃爾瑪,在封城時一直就正常運營,支撐街道社區的民生團購,不同的是解封後可以面向個人採購了,依舊少不了進口處有專人把守:測體溫,登記住址電話、掃碼記錄行蹤。我家附近的兩大超市里面沒有了以往熙熙攘攘的生活氣息,人流量不多,老百姓還是害怕聚集,更多依舊是選擇小區群裡團購採買模式與電商採購模式。

武漢地區快遞物流的恢復,讓大家感覺是雪中送炭、眾望所歸。4.9那天,幾家快遞公司的快遞員在我家小區空地上展示出了雙十一的送貨規模。

商場的生意陷入了尷尬的氛圍。確實開門營業了,但逛街購物的人幾乎沒有,對於現代消費娛樂一體化的模式來說,少了餐飲店、KTV、電影院、遊樂園的輔助加持,商場內各家專櫃都不夠吸引力。更重要的是剛度過艱難疫情封鎖期的武漢人,76天無工作無收入前提下,不論是逛街心情還是購買力,定然都大不如前。倒是奶茶店、小吃店、燒烤店之類,但凡恢復營業的,都遇到了報復性消費的高峰。

武漢最有名最繁華的步行街――江漢路,在4.8解封後的第三天就封路維修了,今天我特地回程時繞路去現場,看到地磚被挖起,兩旁的店鋪徹底全部關門(4.4那天我路過時還看到有幾家零星開門營業),樓房外圍搭滿腳手架,不知是不是政府想趁這次疫情後的空窗期進行改造工程。

大型綜合體的商場在政策背景下恢復營業了,雖然和超市一樣,每日營業時間都被壓縮成了正宗的朝九晚六,可相比下,滿大街十之八九卷閘門仍是閉關狀態的私人店鋪,更讓大部分武漢人感受到城市恢復正常之路還需慢慢等待。

市內的圖書館、博物館、美術館,大部分景區還都沒有恢復。省圖離我家很近,我網上諮詢何時恢復,對方回答現在是內部整理期,4.20以後恢復,屆時也會限制人流量,但同時也推出新的服務模式。

銀行和電信、移動等營業廳,也大部分恢復了業務辦理(僅僅是繁華路段的支行和大型的營業廳),也擁有與其他機構同樣的消毒步驟、掃碼登記、人流入內限制,於是每個地方外面都是長長的隊伍,部分銀行會在下午三點半後就不再接待,因為要進行環境消毒。各家銀行的ATM機因為錢幣循環有傳播病毒風險,從封城後至今也都處於不可用狀態。營業廳內部的各品牌手機售賣專櫃,均受到了很大影響,不是沒有人,就是沒有貨,有的連手機模型都沒有,於是我還是只能選擇京東平台給我爸網購了一台新手機。

我媽的病友一直有聯繫我,是位七十多歲的爺爺以及他的老伴兒。他們擔心我的情緒、我媽的後事辦理,我也在擔心他們的就醫問題。好在爺爺的病種和我媽的有所區別,輕一些,熬過了疫情和缺藥的艱難時間,現在在等待重症對口醫院的主治醫生門診坐班恢復,才能去開藥。這位爺爺奶奶也是屬於沒有智能手機的人群,原來都是坐公交從漢口到武昌來就醫,唯一的兒子也身體不好,糖尿病重症患者。

現在武漢各大醫院門診陸續恢復,從一開始只幾個科室門診恢復,到現在我家附近幾所大醫院全部門診都有恢復。很多人都不知道為啥其他醫院門診都恢復了,卻偏要死磕一家醫院的門診等待――因為重症對口問題,只有對口醫院,門診重症開藥才能享受比例報銷,否則那是非常巨大的經濟壓力。雖說告市民短信和微信裡,都有提到開發的專屬網絡開藥平台,但還是因為老年人「不會」和「報銷方式」的問題,讓他們望而卻步。同時,這樣的病人,每次開藥都需要輔助生化檢查,也不僅僅開藥而已。現在所有醫院就醫程序都複雜化了,全部網絡預約掛號再去現場(這也為很多不會操作的老年人設置了障礙),進醫院測體溫掃碼等是必須的,除此之外,但凡發熱絕對要去發熱門診做篩查;但凡住院,也要先篩查,去醫院開闢的緩衝區住幾天,再篩查結果若呈陰性才能轉入住院部,若成陽性則要轉去定點醫院。

這樣的舉措,估計是全國醫院共有的步驟。病人增加了治療成本與時間,醫護人員也依舊不能絲毫放鬆自身防護與院感預防。

復工復產的單位大都要求進行新冠篩查體檢,無症狀感染者很多也是這樣篩查出來的。市衛健委4.10公布了全市能做核酸檢測的53家醫療機構名單,4.12再次更新了名單,達到211家,全力做到全市的「應檢盡檢」、「願檢盡檢」。可以在家辦公的崗位,單位都鼓勵一週去單位一兩次即可,例如我幾個同學,都是去單位拿了文件回家處理。我爸退休前的單位,則把員工食堂餐桌重新擺放,單人座位,再要求各部門錯峰打飯。

4.8那天,我媽單位的退休辦有人上班了,我去辦理了相關材料遞交手續,單位給了五百元慰問金。

街道政務中心那天也終於開門,我去拿回3月底申辦下戶口時留在街道派出所的戶口簿(當時戶籍民警告訴我必須等街道政務中心上班後錄入系統,屆時到那裡去拿回)。不能像以往正常時期那樣,辦事人員都進入大廳按窗口職能取號落座等待,現在是所有人都在房子外面排隊,政務中心準備了凳子給大家。 門口同樣有專人全副武裝測體溫、噴消毒水、監督掃碼。裡面只有兩三個窗口恢復辦公,是處理戶籍業務和身分證業務的,並且我注意到原來這些全開放型的窗口都加上了樹脂材質的透明擋板,只留一本書厚度的口子在擋板下方。

我告訴戶籍民警我的戶口簿上戶主姓名、戶籍派出所、離世人員姓名、與我的關係,對方開始在一個抽屜裡的幾十本戶口簿中翻找,最後找到遞給我時,女民警欲說未說、充滿關懷和同情的表情讓我心情複雜。

喪葬費的辦理需要去武昌區社保局,從我家去的公交線路沒有恢復,一路騎行。果然也是與街道政務中心一樣的大量排隊口罩人群。好在武昌區社保局工作人員辦事靈活講方法,開了幾個大門,雖說不讓人進,但每個口子都按職能科室落座了全副武裝的諮詢人員,外面玻璃牆上貼了各種便民通知――各科電話、疫情期間辦事流程、可網絡辦理的業務、微信二維碼等信息,還有專人在外圍不停回復解答、告知電話號碼以及指引辦事的口子方向。

最終我媽媽的喪葬費申領只用加社保局養老科的微信並傳送各種證件照片即可,第二天就核算告知了金額,說五月中旬到帳在發退休工資的銀行帳戶,節省了不少功夫。後來同樣和我一樣家庭遭遇的漢口朋友告訴我,她是去漢口社保局辦理,是排隊進去現場,複印提交,拿回來相關家庭成員簽字填表等手續,跑了兩天。

因為還涉及到房產繼承過戶問題,我又去了趟公證處和武昌區的政務大廳諮詢不動產交易中心。公證處還未正常上班,區政務大廳和其他職能機構一樣,也是排隊進出掃碼查體溫,由於涉及的部門更多,避免聚集和封閉空間裡人太多,那裡要求電話預約再去現場。同樣有工作人員站在大樓外對來辦事的人進行諮詢答覆和告知。

現在的武漢,是春暖花開草長鶯飛的季節,我重新拿起相機,想拍下我媽生前沒帶她去看的景色,兌現承諾。說不傷心是假的,只是哭的沒那麼頻繁。我不埋怨生死定數,我是痛苦那個過程。至親離開後,留下的人,處處難受:目之所及、皆是回憶、心之所想、皆是過往,眼之所看皆是遺憾….

有的人,經歷了封鎖,是重見天日;有的人,經歷了疫情,是劫後餘生;有的人,經歷了生死,是獨自負重前行

疫情的影響是深遠的,不僅僅在於口罩會長時間成為武漢人身體的一部分,更多的是帶來心靈創傷的慢慢癒合。
當初形容封城後的武漢是一座突然停擺的大鐘,那麼現在所謂的4.8解封也只不過是重新啟動前擰上的發條,更多的加油、潤滑、校準,需要的是我們每一個武漢人的調整。

不論是封城期間各行各業的全力付出,還是現在街頭流動獻血車前不少的獻血民眾,我都能感受到在這裡,彼此陌生人之間都更加客氣和藹了。豪爽熱心、快人快語的武漢人民經過了磨難,更加懂得守望相助彼此扶持。

我自詡是從地獄中走出來的,也正因為經歷了長夜的黑,我才更懂得了人生。有句話說:哭著吃過飯的人,才是能走下去的人。我想,我就是這樣,一夜間成熟、蒼老、頓悟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