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暴雨過後,他們開始無聲地哭

河南暴雨

01

河南太難了。

洪災後的重建剛開始,疫情又接踵而至。

鄭州人民把這種現狀稱為「澇疫接核」。

20號一覺醒來,淹了。

30號一覺醒來,封了。

從7月31日淩晨開始,全市全員開展核酸檢測。

新一輪的防疫戰,來得猝不及防。

7月31日至8月11日,河南累計報告本土確診137例,無癥狀感染者12例。

圖源:河南共青團

疫情還未結束,另一場「戰役」也緊隨其後。

這場「戰役」沒有硝煙,可對河南人民來說,其嚴重程度,同樣不容忽視。

他們,開始無聲地哭了。

02

王香麗和丈夫王國黨從事鞋批發行業23年。

日子起起落落,但還算安穩。

直至遇上這次洪澇。

她的倉庫裡放著12萬雙布鞋,總價值約500萬元。

圖源:第一財經

這是她的全部家當。

暴雨一來,王香麗和員工第一時間跑去倉庫救鞋。

可來不及了,鞋全部被浸泡。

鞋沒了,人也被水淹到腰部。

王香麗說:

「人幾乎快出不來氣了,跟我一起的男員工勁大,拼命推門,才游了出來。」

還好保住性命,可令人絕望的還在後面。

她一遍遍撥打著丈夫和兒子的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當時還斷水斷電,她束手無策。

回到家後,她癱坐在地,無助地說:

「一家人的積蓄,全沒了,想死的心都有了。」

圖源:河南活動

3天後,他們進入倉庫,眼前一片狼藉,已無力回天。

布鞋即使曬幹,質量也會大打「折扣」。

圖源:河南活動

王國黨表示:

「沒買保險,估計兩年都翻不了身。」

23年來,這是他們遇到最大的「劫」。

洪水退去,真正的困難才剛剛開始。

而王香麗並不是個例。

在一家數碼店裡,陳女士嚎啕大哭。

積水上漲過快,十幾臺單反相機沒來得及轉移,都被淹了。

損失大約20萬元。

也許,這是陳女士畢生的心血。可摧毀它,僅需一瞬間。

03

慶幸的是,一些商人有買到保險,能理賠。

抑或有積蓄,有資本,可以東山再起。

可那些生活在底層的老百姓呢?

這場雨,淋濕了他們全身,也浸透到了心裡。

為了填堵決堤口,李永祥用卡車載40噸石料倒入河中。

可之於湍急的水流,只是杯水車薪。

危急關頭,卡車堵決口成了唯一辦法。

容不得半點猶豫,準備就緒後,李永祥從車裡一躍而下。

然後目送卡車陷入決堤口,一點一點消失在洪流中。

圖源:新京報

過了幾分鐘,李永祥回過神來,淚眼婆娑。

他說:

「這是我買的第一輛屬於自己的車,它是我最心愛的車。」

車也是全家人的「命根子」。

如今,車沒了,他還沒想好如何跟家裡交差。

到家後,妻子在等他吃飯。

他剛坐下,嚼了幾口飯,眼淚啪嗒啪嗒地掉。

妻子問道:「怎麼了,是不是出事了?」

「我把咱家的車開去堵決口了。」

妻子聽完,大發雷霆,沖著他怒吼:

「你跑車那麼累,好不容易買到一臺車,孩子要上學,老爸要吃藥,爺爺要錢治病,那以後要怎麼辦?」

他答不上來,一個大男人哭得像個淚人。

那天,從決口撤出後,邨民為他豎起大拇指。

可他說:

「我笑了下,但是裝的。」

扛下生活所有苦楚,卻扛不住這場雨。

有位75歲老人,轉移時死活不肯走。

他緊緊抱著兩袋小麥,一邊蹲地痛哭,一邊說:

「我不走,走了甚麼都沒有了。」

他是五保戶,沒有家人。

兩袋小麥是他在麥地裡撿來的。

一位大媽看著農田,跪地痛哭。

「我的地都被淹完了……」

一位大叔跪在馬路邊,崩潰痛哭。

「別下了別下了!」

雨聲夾雜著哭聲,惝恍迷離。

邨民曾照嶺今年種了2000畝玉米。

暴雨後,玉米田受災面積達1000畝,其中500畝已經絕收,另500畝減收。

絕收,意味著顆粒無收。

那可是一年的心血啊。

他說:「今年可能連本都保不住了。」

雨停了,他還在流淚。

截至8月9日,此次洪澇災害造成1481.4萬人受災,經濟損失約1337.15億元。

數據看起來冷冰冰,只有置身其中的人,才知道有多痛。

「淩晨被通知全城撤離,家沒了。」

「生活了20多年,家裡啥都沒了。」

而比起看得見的痛,看不見的痛更具有毀滅性。

那便是,創傷後遺癥。

04

陳林霞,是鄭州第九人民醫院的護士長。

7月20日,她接到通知,迅速趕往5號線救援。

雨還在下,陣陣哭聲傳來,但顧不了那麼多,救人要緊。

搶救、安撫、轉運被困者,她記不清跑了多少趟。

汗水淚水交融,衣服濕了又幹,幹了又濕。

淩晨3點多,救援工作基本結束。

這時,一對夫婦過來尋找女兒。

他們走了5個多小時才到醫院。

陳林霞神情黯淡,不忍心說沒看到,只能安撫他們,「再等等」。

夫婦失聲痛哭,她不知不覺也淚流滿面。

那晚,她徹夜未眠。

圖源:九派深度

接下來幾天,依然投入緊急救援中。

7月31日淩晨3點,她接到通知,馬上組織護士去給市民採集核酸。

她說:「感覺還沒緩過勁,這樣的日子又來了。」

5000多人的社區,要24小時內全部採集完成。

看到居民們排著長隊,她覺得很慌,只想能快點結束。

一天下來,醫護人員大都處於虛脫狀態。

頭暈、嘔吐、腹瀉……

圖源:九派深度

先是暴雨,又是抗疫。

一刻也不能停歇。

陳林霞甚至忙到沒空給父母打電話。

高強度的工作,她感覺腦子轉不過來。

有一天,她兩只腳穿了兩雙鞋。

直到下班她才發現,鞋子穿錯了。

這才意識到,自己可能「病」了。

她說:「我很疲憊了。眼睛很困,但是人睡不著。」

徹夜未眠的,還有待在安置點的老百姓們。

在鄭州各個暴雨安置點,老百姓們席地而睡。

圖源:南風窗

沒有喧囂,每個人臉上神色凝重。

雖已逃離洪水,可驚魂未定。

一位邨民在撤離時,特意去幫牛解開繩子。

他說:「希望它們能逃命,等水退去,還能找到回家的路。」

一位70歲的老人,她坐著一動不動,但偶爾會扭頭問甚麼時候能回家。

她想家。

家裡有幾斤大米和面,撤離之前她收好放在最高的櫃子裡。

院子裡有顆核桃樹,她每年都會摘核桃去賣錢。

還有家裡的小狗,她還指望等狗長大了陪她看家。

可這一切,都留在了那場大雨。

圖源:南風窗

還有些邨民陸續出現頭暈、胸悶、食不下咽等癥狀。

他們只好去看醫生。

醫生表示:「多數病因都是洪水中情緒波動造成的心慌心悸。」

來看病的人很多,一天高達200多人。

一位奶奶因頭暈去找醫生,說著說著就嚎啕大哭起來。

對於當時那一幕,醫生說:

「老人家哭得特別傷心,她說自己成『難民』了。」

洪水面前,他們千般難,萬般苦,全都化成淚水,傾瀉而出。

能活下來的人,已是萬幸。

面對苦難,別無選擇,還是得活下去。

 來源: 周沖的影像聲色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