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罵了十年,他怎麼還沒涼透

李陽
李陽家暴,一個「古早」的話題。

近日,又頻上熱搜。

起因是前妻 Kim 發微博控訴:

這次,他對女兒動手了

在 Kim 發布的家暴現場視頻裡。 

有李陽的嘶吼聲、肢體打鬥聲,還有女兒驚恐的哭叫聲。

一天後,Kim 放出了事發時與女兒的聊天截圖。 

女兒說:「爸爸在打我們」

照片裡的血跡觸目驚心。

幾條微博一出,網上炸開了鍋。 

網友們一邊倒地痛罵家暴男。

同時,很多人都表示震驚:

李陽居然還沒涼?!

回想十年前,李陽家暴事件鬧得滿城風雨,幾乎無人不曉。 

當時之所以備受矚目,更多是出於名人效應。

20 世紀 90 年代初,李陽全身心投入英語教育行業。

作為「瘋狂英語」的創始人,他鼓吹大聲朗讀的英語學習方式。 

將英語學習與愛國教育、感恩教育、成功學捆綁在一起。

在全國各地洗腦式演講,傳銷自己的課程、書籍,賺得盆滿缽滿。

還上演了諸如長城燒游戲機、千人下跪等鬧劇。

圖源 | 鳳凰網 

今天看來十分荒唐。

但在當時,北京申奧成功,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國門大開,正是民眾英語學習需求高漲的時候。

所以,李陽的成功,可以說是一種時代產物。

然而,站得越高,摔得越狠。 

2011 年 8 月 31 日,「李陽家暴」事件爆發

他當時的外籍妻子 Kim,發微博爆料李陽家暴。

接連五天,她陸續發出多張被打得頭破血流、滿腦腫包的駭人照片。

還說,李陽是當著孩子的面打她的。

由此,李陽道貌岸然的教育家面具被撕開。 

各大媒體開始鋪天蓋地報道這一家暴事件。

而諷刺的是,事情發生時,李陽還在上海給 150 名母親講家庭教育。

一直到 9 月 9 日,課程結束,李陽才回家。 

他對自己施暴的行為供認不諱。

稱自己抓住妻子 Kim 的頭髮,以 180 斤的身軀騎在她身上打她

還說,不能讓她反抗,要「一次性把她制服」。

之後,在警察的調解下,他和 Kim 協議解決此事。 

李陽承諾了以下三點:

第一,保證不再實施暴力;

第二,在微博公開道歉;

第三,接受心理咨詢。

目前看來,他只兌現了後面兩點。

次日,在微博公開道歉。

接受《新京報》的電話採訪時,也表示: 

「我承諾,我一定會控制住自己,不要沖動,發生再大的事通過其他途徑解決,如果我再動手就是法律(解決)了。這是我給公眾的承諾,也希望給所有男性做個榜樣。」

兩天後的報道裡,也證實了他接受心理咨詢一事。

之後,直到 2013 年,法院認定李陽家庭暴力行為成立。 

兩人離婚,李陽支付 Kim 精神損害撫慰金 5 萬元、財產折價款 1200 萬元。

李陽家暴事件,當年就是這樣收場的。

俗話說,評判一個人,不要看他說了甚麼,而要看他做了甚麼。

李陽真的如自己承諾的那樣,深刻反省了嗎?

顯然沒有。

從諸多採訪細節可以看出,他的道歉和承諾只是對公眾的敷衍之詞。 

因為他打心底就不認為這是一件多麼嚴重的事。

在後來的採訪中,他曾經提到家暴事件爆發後,為甚麼沒有第一時間回應:

「我覺得這件事沒那麼嚴重,就算拖三天也無所謂,不是人命關天的事情,可以以後再處理。」

對妻子,他不僅毫無歉意,反而歸罪於她。 

他認為是妻子一直要和他爭吵,激怒了他,才迫使他出手。

甚至表示這是文化差異的問題,多次說家暴是「中國文化」。

一直拖到媒體的聲音無法忽視後,他才回家和妻子協商。 

因為不想再與妻子計較,他才答應了上面提到的幾點協議。

而且以此洋洋自得,覺得自己的道歉和承諾是大度的表現

還有,盡管他口頭上答應去做心理咨詢。 

但心理咨詢師說,李陽並沒有遵循她給出的治療方案,反而忙於危機公關。

比起婚姻、家庭、心理健康,他更在意自己的事業是否受影嚮。 

這也是他一直以來在演講中宣揚的功利主義觀。

「學英語的目的就是兩個字—— Make money!」

從事情爆發後,一直到打離婚官司的那一年。 

李陽仍舊四處宣講,忙於賺錢。

甚至,把家暴事件當成了流量密碼,開始高調地出現在各種節目中,增加曝光度。

面對採訪,他不止一次地說:

我要做家暴的主持人和代言人,還要把它出成書,我還要去宣講。

「這個事肯定會產生很大影嚮,我會坦然面對,這就是我做過的事。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更多人得到智慧,不管是犧牲我還是犧牲瘋狂英語,只要讓人得到智慧,我也算功德圓滿。」 

自己的家庭問題還沒解決,他已經急於做救世主拯救別人的婚姻。

在一檔節目上,李陽雖然口口聲聲說自己的行為不對。 

但又趾高氣昂地為自己辯白,認為自己出事反而可以推動反家暴立法

直接引起了現場學者、專家、嘉賓等人接連炮轟。

這其中就包括金星。

她厲聲痛斥李陽:「太道貌岸然!中國不需要你來建立一個法例。中國不需要一個李陽。但 Kim 需要一個丈夫,你的三個孩子需要一個父親。」

面對排山倒海的批評聲,李陽依然毫無愧疚之意。 

他還得意地稱「家暴門」後自己火了,「到哪裡都有橫幅歡迎,瘋狂英語也沒受影嚮」。

說沒受影嚮,是假的。 

李陽的教育家形象潰敗後,加之行業更迭,瘋狂英語很快被時代淘汰了。

2013 年 10 月,李陽加入某直銷品牌,依舊以教英語的「口號式瘋狂」,叫賣牙膏、飲水機等產品。

2014 年,他宣布皈依佛門。 

表面上師從少林寺釋永信,但實際上還是換了種方式賺錢。

他為少林慈幼院眾僧提供英語培訓、出版英文版佛經和釋永信經典語錄、舉辦中外國際夏令營 ……

之後,漸漸從公眾視野裡淡出了。 

但從他的微博裡可以看出,他還在四處上課、講演。

他還沒放棄「瘋狂英語」那一套。 

但已經很少有人嚮應了,評論區也大多都是嘲諷聲。

如今,李陽又被曝家暴,並不令人意外。 

因為,無論是事發之時,還是後續處理問題之際,他從未真正把家庭放在心上。

在他的價值觀裡,家庭只是事業的附屬品

他眼中只有一種成功,那就是事業的成功。

他說過,和 Kim 的結合是一個中美教育實驗,而他們的孩子,則是中國家庭教育事業的實驗品。 

話裡話外,毫無對妻女的愛意。

甚至沒把她們當做有血有肉的「人」來看待。

原本就缺乏感情基礎,在共同生活中,李陽又完全將重心放在工作上,毫不顧家。 

李陽的公司總部在外地,加上常年四處演講,他每個月只有一兩天的時間回家。

他甚至不記得妻子女兒的生日。

就這樣過了十二年。

Kim 在採訪裡坦言,自己是一個「準單親媽媽」。

但即便如此,李陽還是覺得家庭占用了自己太多精力。 

在被問及他對這個家付出了多少時,他還理直氣壯地說:

「我 ( 本來 ) 可以一天都不回家,但我 ( 每年還能 ) 回 20 天。」

就算身邊所有的親朋好友,全國網友都在勸告他。 

他依然不為所動。

反倒拿出「中國文化」作擋箭牌。

最後輿論無法控制時,他直接破罐破摔,稱自己作為公眾人物可以「娛樂大家」。

全然不知反省的態度,顯示出共情能力的極度匱乏,對情感關系的極度冷血。 

很難想象,一個以成功企業家、教育家面目示人的公眾人物,內心已經扭曲到了這種程度。

這和李陽的性格有關。

由於從小缺少家庭陪伴,再加上父母的打壓式教育。

李陽很早就形成了極度自卑的性格,甚至不敢與別人說話。

用他自己的話說,「自卑的極端就是自負」。 

他對事業的熱情,更像是一種過剩自我的轉移。

他在自己的演講中用很浮誇的口號和行為,實際上都是在過度強化自我,粉飾自卑。

他後來對教育事業的追逐也已經談不上熱愛了,更多的是對事業成功後所帶來的成就感的享受。 

這樣自我無限膨脹的人,根本不具備愛人的能力。

金星就曾直言李陽不適合家庭:「你是一個很成功的獨立男性,但缺少對家庭的責任,尤其這件事情對孩子的傷害很大,你並不適合家庭。」

但李陽的自大,使得他無法接納任何意見。 

他在追名逐利的道路上一去不返。

也任由自己的精神疾病惡化下去。

當年就有很多網友預感:以李陽這種態度,日後肯定會再犯。 

今天看來,更令人難以理解的是:

他不堪的形象已經是人盡皆知,為甚麼還能順利組建新的家庭?

這大概就是因為,出於情感因素,人們對施暴者總是存在幻想。 

當年,Kim 發聲後,得到了眾多網友的支持、鼓勵。

但 2019 年,在反家暴日後的第三天,她又發文表示,雖然不認可暴力行為,但已經原諒了他,還愛他。

李陽隔空回應,並貼出了全家福的照片。

一系列操作,讓網友看得目瞪口獃:基本的尊重都沒有,真的能稱得上愛嗎? 

況且,在 Kim 首次發聲時,就不是第一次家暴了。

早在 2001 年,她就被李陽施暴;

2006 年,她有孕在身,還被推倒在地;

直到 2011 年,她意識到自己可能會被打死時,才決定離開。

眾所周知,家暴只有零次和無數次。 

假如 Kim 在第一次被施暴之後,就能夠看清李陽的真面目。

那麼之後的悲劇,大概都不會發生。

可惜這樣的假設已經沒有太大意義。

只能讓旁觀者引以為戒:

如果不幸遭遇家暴,請不要抱有幻想。

不要讓對他人的寬容,最終變成落在自己身上的傷。

更重要的則是,防患於未然。 

趁早看清對方的真面目,不要抱著觀望的態度繼續有毒的關系。

從這一角度看,李陽其實提供了一系列非常典型的家暴男特徵:

一是,以自我為中心,毫不顧及他人感受。

只要有一點小事不合他的意,他就大發雷霆。

李陽曾將身孕 4 個月的 Kim 推倒在地,只因她不小心把他明天要穿的西裝給燙皺了。

還有,在一個節目現場,因為一個外籍女子反對他的觀點。

他直接當著現場嘉賓和觀眾的面放言要「攻擊」她。

情緒管理能力幾乎為零。

這樣的人自我無限膨脹,不願聽取他人建議,也就更加不可能反省和悔改。

二是,表現出極端傾向。 

李陽對「成功」的追求,已經到了病態的程度。

無論是他對成功的狹隘理解,還是他所創立的「瘋狂」教學方式。

都顯示出了他刻在骨子裡的極端傾向。

尤其表現為這樣一個「經典」畫面:

在每年幾百場遍布全國的演講中,面對臺下上千個學生。

他總是舉著話筒,把每一句話的倒數第二個字拖長音,讓觀眾接最後一個字:

「你們不是普通的——人!你們是偉大的——神!」

存在這種偏執、極端心理的人,極易在生活中情緒失控。 

潛在的家暴者,往往會在日常生活中漸漸露出真面目:

最開始,或許是幾句脫口而出的辱罵;

後來,升級到肢體層面;

到最後,釀成無法挽回的悲劇。

如果遇到這種傾向的伴侶,無論多愛,都請遠離。

要知道,暴力從來不是愛的語言。

來源:獨立魚電影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