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後,我們再也回不到過去的生活!科普分析

武汉疫情

文:冷月如霜  

疫情爆發期間,很多人曾希望2020年能夠重啟。即便不能重啟,多少也希望能夠在疫情結束之後,回到原本正常的生活。

我們可能再也回不去了。

《麻省理工科技評論》這周發表了一篇文章(O網頁鏈接),談到為了終止疫情的傳播,我們工作、社交、購物、教育、照顧家人的方式發生了重大改變。有些會持續幾週,乃至幾個月,有些則會永遠持續下去。

文章的理論基礎來自帝國理工的一篇報告(O網頁鏈接)。目前各個國家所做的一切,從本質上說,都是放緩疫情擴散的速度,不讓治療的需求超過醫療系統的承受上限。

而同時,停止一切社會活動,是一項代價高昂的選擇。所以帝國理工的科學家們提出了這樣一個舉措:當病例數上升到一個閾值時,採取嚴格的封閉策略,防止進一步傳播;而當病例數下降到一個閾值時,則採取較為寬鬆的政策,允許一些社會活動的進行。

所以,人們的生活會周期性地停擺,又周期性地重啟(圖1)。從這一點看,我們一定要做好病毒二次爆發,甚至N次爆發的準備,不宜因為階段性勝利而麻痹自己。

 

那麼,停擺的幅度有多大呢?研究者也給出了一個定義——每個家庭減少75%的外出活動。儘可能減少與他人的接觸。

而停擺的周期,可能是封閉2個月,寬鬆1個月,直到有可靠的疫苗誕生。順便一提,這可能還需要18個月的時間。

不幸的是,自我封閉看起來是唯一能將疫情有效控制住的方法。在多種場景的模擬下,它要優於其他策略(圖2)。

也有人問,那麼我們能否一口氣自閉久一點,比如先封閉個5個月,大家熬一熬,把病毒熬死,然後再解封?答案是也不行。即便經歷了長達5個月的封閉,只要一放寬,疫情最終還會捲土重來。而且預計再次爆發的時間是2020年的冬天,最糟糕的時節(圖3)。

 

而無論停擺多久,短期內,餐飲業、娛樂業、購物業、航空業等領域都會遭受重創。而對於個人而言,很多人則需要經歷財務和人際關係的多重壓力。

今天刷論壇,有人說自己昨天被解僱了,不知道該如何度過這場疫情。另一個人說自己是自由職業者,以前一直認為只要自己做自己的老闆,就不會被解僱。然而疫情一到,他尷尬地發現,自己雖然還保有工作,但沒有客戶了。

缺乏財務緩衝,很多人可能沒有足夠的金錢生存下去。而窮人則將是首批受到衝擊的人。

不要以為在「非停擺期」,生活就會恢復正常。測體溫,追蹤過去的旅行史和接觸史,會是將來相當一段時間裡的常態。《麻省理工科技評論》的文章打趣說,原來去夜店,只需要看年齡。在將來,可能還要看你的免疫證明——你要麼接受了疫苗的注射,要麼已經從感染中恢復,獲得了免疫力。

《傳染病》的劇情再現。

我們最終會適應一切,就好像在911襲擊後,人們逐漸習慣了機場的嚴格檢查那樣。我們會適應隔離2個月與寬鬆1個月的交替,會適應一些熟悉的品牌逐漸從我們的生活中消失,會適應證明自己無病的免疫證明,也會適應醫療系統勢在必行的改革與優化。

但就像開頭所說的那樣,我們原本熟悉的世界和生活方式,恐怕是再也回不去了。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