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道歉後,貨拉拉再次露出了獠牙!

貨拉拉

文:余是以言之

2月24日,在「女孩搬家途中跳車身亡」事件持續「高燒」不退(一天數次登上熱搜)、涉事司機被刑拘、國內各大媒體齊齊發聲炮轟之後,此前擺出一副傲慢姿態的貨拉拉終於低頭認錯了。

在這則口氣非常謙卑的「公告」中,貨拉拉承認了己方平台的「不可推卸的責任」,並自稱「感到極度自責和愧疚」。也是在這則公告中,貨拉拉透露已經在「2月23日下午取得家屬的諒解」。

果然,隨後就傳出了「女孩家屬與貨拉拉協商一致」的消息,但家屬對於賠償金額卻三緘其口。想來,這是雙方協議的一部分。

緊接著,家屬方面有了更進一步的動作。受害人車莎莎的弟弟,在24日當天晚些時候毫無預警地清空了所有關於這起事件的微博。

要知道,這起事件之所以能夠引發關注,車小弟的最初的微博爆料功不可沒,媒體最初基本都是循著其微博的線索才跟進的,可謂「風暴之源」。

如今,在與貨拉拉方面「協商一致」後,家屬方面主動清空了微博內容,爆料者已「功成身退」,只剩下事件本身的一地雞毛,兀自在風中凌亂。

涉事司機被刑拘、涉事企業宣示整改,受害者家屬經過公關被貨拉拉成功擺平,這似乎是個皆大歡喜的結局。

網傳涉事司機被刑拘時的圖片

然而,一股莫名的悲哀還是湧上了我的心頭。

受害者的弟弟清空微博,顯然是依照先前與貨拉拉的協議而做的動作,是不是只有完成這一個動作才能拿到貨拉拉方面所承諾賠償到位的錢款,我們不得而知。
假如實情真的如此,受害者家屬的這一「履約動作」,似乎也無可厚非。

然而,口口聲聲說己方感到極度自責和愧疚的貨拉拉,卻在與家屬的協商中提出了清空微博這樣毫無人性的要求,除了冷血、除了無恥,我已經找不到更合適的形容詞了

但凡貨拉拉有一點點的自責和愧疚,都不會提出這個過分的要求。

為何?

這個事情,早已成為一起重大的社會公共事件,其發酵和影響的範圍之廣,早已遠遠超出了那幾條「勢單力薄」的受害者家屬微博的輻射範圍。

在事件的結局「皆大歡喜」之後,也不會再有更多人去持續關注受害者家屬的微博,更不會再因此衍生出什麼輿情上的「次生災害」。

如果一定要說意義,受害者家屬最初的幾條微博也許僅具有輿情考古層面的現場發掘意義。但,也就到此為止了。
然而,資本終於還是露出了它的獠牙。

貨拉拉滿口自責愧疚,真正心心念念的卻只是平息事態和輿論,它所在乎的是將這件事的輿情第一現場抹除乾淨,說白了,是要解決掉那個提出問題的人。

怎麼解決?自責和愧疚都是虛的,真正有力度的,是那個不方便說的賠償金額。

說到底,是用錢砸。

說到底,貨拉拉所篤信的,還是資本的力量——只要給的足夠多,就沒有金錢擺平不了的事情。

寫到這裡,再一次,我感到了深深的悲哀。

車莎莎生前被逼致死,身後還要再次被資本羞辱,用錢「凌遲」。

假如我是車莎莎的家屬,我斷然不會同意貨拉拉「清空微博」這樣一條無禮、野蠻、冷血、無恥的要求。頂多會更新一條微博訊息,對事件的結果從家屬的角度做個「收尾」。

但,說實話,我無意於苛責她的家人——作為升斗小民,在大企業精心籌謀的公關和金錢面前,根本毫無招架之力,入局,上套,進坑,乃是必然。

我唯一感到憤怒的,是貨拉拉。

它一面宣稱著「極度的自責和愧疚」,一面又進行著這樣冷血、無恥、無底線的操作。

兩廂對照,自責愧疚的貨拉拉,冷血無恥的貨拉拉,到底哪一個才是真正的貨拉拉,答案不言自明。

在付出了一個花季女孩的生命的代價之後,貨拉拉終於宣示要進行整改了,這大約是車莎莎之死的僅餘的意義。

在此事的熱度過去之後,貨拉拉所宣示的整改實際效果會如何,我們不得而知。

然而,貨拉拉方面既然在極度自責和愧疚中仍不忘拿錢開道,迫使受害者家屬主動清除微博,那麼我們唯一能夠確定似乎是——貨拉拉,在骨子裡依然是那個冷血的貪婪的無恥的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資本大鱷

乍暖還寒時候,這起事件「皆大歡喜」收場的背後,是大寫的「悲哀」。

來源:律新觀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