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批千萬富豪誕生 背後是杭州的冒險

薇婭消失一個月:李佳琦未成功收割流量,杭州主播圈都在補稅

過去的大半年,在濱江區,以每個月新晉 2 家上市公司的節奏,誕生了一批又一批的互聯網新貴。

尤其是在濱江一條叫物聯網街的馬路兩旁,不到 2 公裡的小路,分布了 10 多家上市公司。光市值加起來就超過了 9000 億。以社長的大腳丫來算,在這走上一步,等於:

1 個多億。

物聯網街 451 號,芯圖大廈裡,一家叫零跑科技的公司,也即將加入到各位上市公司街坊的行列。

8 月 29 日,港交所的最新消息是,浙江零跑科技已經通過聯交所上市聆訊。

浙江零跑科技,或成為濱江區的第 68 家上市公司,同時也將是杭州第一家港股上市的新勢力車企。

如果順利,零跑最快會在 9 月份招股,共發行 29091.7 萬股,計劃籌集大約 117 億元資金。

社長簡單預估了下,按照最常規的股市公式,計劃募資金額除以擬發行股份數量,零跑的網路預期發行價格大約在 40.2 元 / 股。

理想狀態下,共計 108200 萬股的發行後總股本,會讓零跑在 IPO 後擁有大約:

435 億元的市值。

招股書上寫著,有超過 1000 名的零跑員工,共持有 5.7% 的股權。除了創始人朱江明,還有一系列高管和核心技術員工擁有高份額股權。

以 435 億元的預估市值來算,在零跑的高管裡,持有 0.16% 股權的曹力,屆時身價會飆升至:

5000 萬元。

1984 年的曹力,在成為零跑的副總裁之前,曾經是大華的高級工業工程師。

持有 0.06% 股權的董事吳保軍,身價也將會達到近 2000 萬元。監事莫承銳持有 0.05% 股權,身價達到 1500 萬。

另外,社長註意到,零跑有位股東很有意思。吳利強,零跑最早的董事。在 2020 年退出後,以溫州強跑投資公司名義持有零跑 1.42% 的股份。

在零跑的全國車友群裡,吳利強是最活躍的線下活動組織者。這位身價將超 4 億的股東,仍在以零跑車友會會長自居。

除了推薦零跑,吳利強向車友推薦最多的,是一款叫明星狐直播機的引流產品。吳利強同時也在濱江擁有一家叫星狐的直播公司。

零跑近千名員工,持有 5.03% 股份,他們的身價加起來超過了 16 億元。對於很多核心員工而言,零跑的上市,隨之而來的便是千萬資產的財富。

杭州的造富狂歡,將會再一次在濱江上演。

最大的股權紅利,屬於大華股份的兩位創始人,傅利泉和朱江明。

大華股份是濱江區的另一家老牌上市公司,雖然是僅次於海康威視的千年老二,但也是世界級的安防巨頭。

在過去,大華這家企業給杭州人民的印象,是不善言辭、埋頭科研的 「技術宅」。零跑汽車的頭號人物朱江明也說過,曾經自己參加公開活動,完事兒了只想著扭頭就走。

但現在不一樣了。忠厚低調的科技宅男,為了混進造車的網紅圈子裡,也學會了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流量密碼。

只不過,把 「三年趕超特斯拉」 當口號的同時,零跑研發投入還僅是競爭對手的:

零頭。

朱江明通過直接持股和平臺持股,共持有零跑的 11.89% 的股份。折算下來,零跑上市預計將會給他帶來近 38 億的身價。

為了全身心投入新能源車的懷抱,朱江明在去年年底徹底退出了大華。但仍然持有大華的 5.36% 的股份。以當下大華 450 億的市值來看,朱江明的身價就已經將近 25 億。

作為大華最大股東的傅利泉,同時也在零跑持有最多的股份。他和妻子陳愛玲兩人,在零跑共計持有 19.12% 股份。如此一來,就會有超 60 億的身價,會再次累加在這對百億夫妻身上。

前段時間,傅利泉夫婦排列在了胡潤富豪榜的第 925 位,涉及財富超過了:

240 億元。

總共上榜的 68 位杭州富豪裡,傅利泉夫婦排在第 12 位。現在來看,他們的財富排位又要往前挪一挪了。

招股書上,社長也看到了杭州官方的身影。

共持有 10.87% 股份的杭州國舜領跑和綠色領跑,背後就是杭州國有投資公司。其中綠色領跑,就是錢塘新區的大江東投資。

零跑在杭州擁有的兩塊土地,正是在大江東。超 54 萬方,有 50 年的使用權。這裡將會造起零跑的第二家整車生產工廠。

零跑在金華的工廠,一年 20 萬臺的產能,帶動了超 50 億的工業產值和 3000 多人的就業。而在杭州的大江東工廠,產能會是金華的 1.5 倍。

杭州國投是在零跑 C1 輪融資的時候介入的。這被看作是改變零跑命運的一個融資環節。過程中,企業和政府雙方上演的博弈,比瓊瑤戲還狗血。

最初,對新能源車不感冒的杭州來說,零跑的存在,就是:

小透明。

為了引起金主爸爸的註意,零跑心生一計。

不僅煞費苦心地與合肥卿卿我我,甚至放出了要 「結婚」 的緋聞。很難說,零跑面對手握 2 億的合肥,當時掏出了真心。

這場欲擒故縱的戲碼,演得真是妙極了。在都市情感戲裡,這段位必須是:

綠茶大師。

顯然,杭州很吃這一套,和霸道總裁的距離,就差一句: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註意。於是,杭州大手一揮,掏出了:

30 億。

這筆錢,更多出於面子,而非認可。沒辦法,杭州只能又推出一系列新能源車產業規劃,試圖挽尊。

杭州對新能源車的顧慮,不是沒有來由。土生土長的長江汽車,最早拿到新能源車資質,可最後還是敗光了 50 億,淪落到破產的田地。

在傅利泉老家蕭山的萬向集團,也算和汽車打了半個世紀的交道。就算如此,魯冠球 20 多年前就想造新能源車,甚至打算用三代人死磕到底。直到現在,萬向也沒能在杭州生產出一輛新車。

因為資金和人員的聯繫,零跑一直被看作是大華孵化的公司。

實際上,零跑的早期團隊,是在大華內部挑了一批工程師。零跑造車的電路板,是用了大華的廠房和組裝線。大華還以超低的友情價幫忙代加工。

一家做安防的,還不是行業裡占絕對優勢的公司,想跨界搞汽車,還要三年趕超特斯拉,換誰都怕被餅噎著了。

對於極度考驗產業鏈配套的新能源造車而言,杭州及周邊地區還遠遠沒有到發展成熟的地步。不僅缺少生產鏈關鍵環節的龍頭企業,其他業務規糢也不成氣候。

把 30 億交給零跑,對於杭州而言就是一場冒險。而現在,這場冒險馬上就要接受資本市場的考驗。

來源:鐵頭功社 微信號:onehangzhou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