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釗至死也不承認自己是共產黨員

李大釗
文:智誠

一九二七年四月六日,東北王張作霖在北平逮捕了中共北方區委書記、同時又是中國國民黨在北方的主要負責人李大釗。在獄中,李大釗留下了兩份資料——《獄中供詞》、《獄中自述》。《獄中供詞》是李大釗被審問時的回答,而《獄中自述》則是他以書面形式作出的回答。文中李大釗以國民黨人自稱,從未談及中國共產黨,也未承認自己是共產黨員。李大釗為何要這樣做呢?

這還需要從李大釗被捕前的工作談起。

一九二一年中共成立後,李大釗一直在北京負責中共北方區的主要領導工作。一九二四年中國國民黨一大召開以後,「國共合作」以「黨內合作」方式正式開始,李大釗按照共產國際和中共中央的要求加入國民黨,並任國民黨在北方區的主要領導。此後,他領導國共兩黨在北方的黨組織,他充分利用兩黨統一的機會,聯繫各界的群眾,擴大共產黨的影響,反對段祺瑞的北洋政府。因此,一九二五年十一月廿八日以李大釗為首的中共北方區委在北平組織五萬人齊集神武門搞了「首都革命」的集會後,北洋政府一直視李大釗為「心腹大患」必欲除之而後快。一九二六年三月十八日李大釗等人再次組織的反對「八國通牒」的示威遊行,段祺瑞下令軍警開槍鎮壓。此後,段祺瑞政府已經意識到共產黨的巨大危害,緊急下令,以「假借共產學說,嘯聚群眾,屢肇事端」通緝李大釗。面對這樣的危急形勢,李大釗從眾人的視線中消失了,並秘密的將兩黨北方領導機關移入東交民巷蘇聯駐華使館西院的舊兵營內。

一個月後,段祺瑞下台了,北平城又換了新大王。一九二六年四月十八日,張作霖佔領北京,加緊對共產黨人及傾向共產黨的人進行剿捕。當時,北京城貼滿了這樣的告示:「宣傳赤化,主張共產,不分首從,一律死刑」。一些主張共產主義學說的報紙主編,如《京報》主筆邵飄萍、《社會日報》主筆林白水等,被張抓捕後槍殺。在這種情況下,李大釗仍然在秘密開展工作。據中共黨內文件記載,自一九二六年三月至一九二七年二月,僅北京一地,共產黨員就由三百多人發展到一千人,國民黨員也由兩千多人發展到四千多人。同時,李大釗組織國共兩黨黨員深入農村,建立農民協會和農民武裝。

但是,李大釗們的行動很快就被強制性的制止了。一九二七年四月六日,在各國駐華公使的支持下,張作霖派兵闖進蘇聯駐華使館,進行搜捕。李大釗與妻子、兩個女兒,連同國共兩黨北方機關的人員和蘇方人員共六十餘人一同被捕。與此遙相呼應的是,四月十二日,蔣中正先生在上海也向共產黨動手了。四月十五日廣州也有大批共產黨員被抓、被殺。一時之間,中共面臨著滅頂之災。

在這種險惡的形勢下,李大釗的生命岌岌可危了。李知道,張作霖對共產黨感到憤怒,如果在獄中明確亮出自己的中共領導人身份,其結果是必死無疑。如果考慮到孫中山曾與張作霖結成軍事聯盟,而國民黨在北方也處於半公開的地位和張作霖正在拉攏國民黨這層關係考慮,這應是與張作霖週旋的最好的活命理由。

所以,李大釗在獄中絕口不談共產黨、不承認自己是共產黨員,卻大談國民黨,說自己是國民黨員。

在《獄中供詞》和《獄中自述》中,李大釗都沒有說自己是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人,也沒說和中國共產黨有關連的話。在這一點上,李大釗的辦案人曾對報界承認「李無確供」。

在《獄中供詞》中,他明確說「我在(國民黨)北方區擔任特別市黨部政治委員」、「我是國民黨左派」、「是國民黨中的共產派」、「(國民黨)北方首領只我一人」。在《獄中自述》中,他介紹了自己由孫中山親自主盟加入國民黨的經過。還談了一些國民黨眾所周知的情況。

此外,為了「迷惑」張作霖,李大釗在《獄中自述》中還寫了一些假情況,例如,說國民黨「在北方並無重要工作」,說「北京為學術中心,非工業中心」、故「無工會之組織」,說傳言黨人在北京有如何之舉動,「皆屬杯弓市虎之謠」,等等。

在《獄中供詞》和《獄中自述》中,李大釗借「國民黨人」的身份談了一些「目的」和「主張」。例如,在《獄中自述》中,李大釗說:「今日之世界,乃為資本主義漸次崩頹之時期,故必須採用一種新政策。對外聯合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及被壓迫之弱小民族,並列強本國內之多數民眾;對內喚起國內之多數民眾,共同團結於一個挽救全民族之政治綱領之下,以抵制列強之壓迫,而達到建立一恢復民族自主、保護民眾利益、發達國家產業之國家之目的。」

又如,他在《獄中供詞》中闡述道:「我的目的在建設良好政府、恢復國權、定出新經濟政策,用國家的力量發展財力,使國民貧富階級不至懸殊。」「我是國民黨左派,主張打倒帝國主義,取消不平等條約,最主要的是希望民族在世界上得一平等地位」;「我是擁護農工利益,要完成中國國民革命」;「中國革命緊接著就是世界革命,中國革命完成即促進世界革命」等。

李大釗不承認自己是共產黨員,卻談出這麼多隻有資深共產黨的領導層才能說出來的觀點。他太自負了,他在明顯的欺張大帥帳下無人哪!張作霖經營奉系這麼多年,可以說是帳下人才濟濟。甚麼是孫文的三民主義學說?甚麼是共產黨的馬列主義理論?張作霖的手下辦案人能甚麼都分不清、甚麼都不懂嗎?其實李大釗的言行早就在其嚴格的掌控之中,否則怎麼能抓的那麼準呀?!《獄中供詞》應該是確認李大釗是共產黨員的最有力的證據。可李大釗偏偏就是不承認自己是共產黨員!

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八日,奉系軍政府對李大釗等人進行軍法會審,以「宣傳赤化」、「意圖擾亂公安」、「顛覆政府」的罪名,對李大釗等二十人宣判死刑,立即執行。

一個共產黨的最高領導人之一,卻不敢承認自己是共產黨員,這對被其煽動的追隨者來說,不啻為一個莫大的諷刺。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