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開年口碑第一,真人真事改編,果然震撼

波斯語課

文 :十點電影

二戰題材的電影,

無論是《拯救大兵瑞恩》這樣的動作大片,還是《鋼琴家》這樣以人物為主軸的傳記故事片,亦或是《美麗人生》這樣苦中作樂的喜劇片,

其背後都隱藏著苦大仇深的傷痛內核,但無一例外都閃耀著極權和暴力下的人性和尊嚴

今天十點君要說的這部豆瓣評分8.5的口碑佳作也位列其中。

雖然情節展開看似荒誕,但卻改編自真實事件——

故事發生在 1942 年,這時的法國已經被德國占領。

男主加勒在逃往瑞士的路上被抓獲,在通往刑場的路上,同行的猶太人苦苦哀求,希望能用一本波斯語典籍換加勒手裡的麵包。

朝不保夕的境況下,即便是珍惜的初版典籍,也無異於一摞沒用的廢紙

但好心的加勒還是把麵包給了他。

萬萬沒想到,這樣一摞廢紙最後卻成了加勒的免死金牌

加勒有著強烈的求生欲和機智冷靜的頭腦。

面對行刑的機槍,他先來了招魚目混珠,在士兵開槍前搶先倒地,企圖靠裝死矇混過關。

在被戳穿後,眼看著就要進行二次補刀,他急中生智,謊稱自己其實是波斯人,而手中的典籍就是證據。

面對絕境,加勒做出了最頑強的掙扎,而老天這次居然給了他一個機會。

集中營的長官科赫想找個波斯人學波斯語,他的夢想就是在戰後到德黑蘭開一家餐館。

編劇在這裡用了一個雙關隱喻,科赫(Koch)這個名字在德語中就是 ” 大廚 ” 或 ” 廚師 ” 的意思。

而他之所以要去德黑蘭,是因為自己的哥哥在戰前逃到了那裡。

只會一個波斯語單詞的加勒就這樣成了科赫的老師。

為了能把戲唱下去,他不得不一個詞一個詞地發明了一種假語言

如果事情敗露,加勒必然會落得一個生不如死的下場。

所以他必須牢牢記住自己編造的每一個單詞,要比他的納粹學生還要好。

加勒白天需要在廚房工作,工作完成後還要到科赫辦公室謄寫一個鐘頭的集中營人員名錄,之後再展開一對一 ” 波斯語 ” 教學。

先不說這種無中生有、胡編亂造的語言有多容易被拆穿;

每天換著花樣的造詞已經夠枯竭了,再加上如此高強度的工作難道真的不會忙中出錯?

再退一步,就算加勒做到了滴水不漏,納粹高官當真就傻白甜地對他的一套說辭照單全收?

No Way!

之前科赫口中一天學四個的計劃只不過是煙霧彈

當加勒習慣了這個節奏後,

科赫突然要求,今晚要學四十個單詞。

四!十!個!

要知道光翻譯可不算完,之後必然會跟著看似詢問實則抽檢的測驗,到時只要回答稍有卡殼就會露餡。

走投無路的加勒一度選擇了逃跑,此舉在戒備森嚴的集中營無異於自殺,但冷靜下來後他還是回來了,與其白白送死不如硬著頭皮多活一秒算一秒。

但就在謄抄名錄時,加勒靈光乍現,看著一排排的名字,這不就是現成的詞根嘛!

他依照順序逐一翻譯,接下來就是表演時間。

科赫開始提問,

加勒小眼神一瞄,個個對答如流

名冊在手,盡握所有!

加勒不僅死裡逃生,躲過一劫,而且還得到了科赫的信任

科赫的辦公室成了一個與世隔絕的平行宇宙,一個近乎於真空的世外桃源。

兩個截然不同,但目的卻出奇一致的人在這裡一起共度了大把大把的時間。

一個想通過學習一門語言逃離這裡,從而擺脫現有的身分。

另一個通過這門語言苟延殘喘,僅僅希望謊言不被拆穿,能活著挨到離開這裡的那一天。

他們一開始可能沒有意識到,無論什麼語言(即便是胡編亂造的),學習的第一階段都是從談論你自己開始的(” 我的名字是 XXX”、” 我幾歲 “,” 我有一個哥哥 “……),他們開始愈發了解對方 ……

與此同時也讓他們陷入了一個非常奇怪的境地。

於加勒,科赫這個學生手裡握著老師的生殺大權;

於科赫,加勒既是一個親密的知己,又一個卑微的奴才,更是一個囚犯。

隨著相處時間的加深,二人的關係卻變得越來越微妙

加勒在廚房加班,科赫就在一邊陪伴;

加勒的衣服又破又舊,科赫就把自己以前的衣服拿給他穿;

他們不僅用 ” 波斯語 ” 對話,科赫還用 ” 波斯語 ” 寫起了詩;

集中營裡所有的猶太人都將被轉運到下一站集體處決,科赫不惜揪著上司的把柄也要把加勒留下來

每次猶太人被轉運,科赫都會把加勒送到附近的農場避風頭,過幾天再把他接回來,隨之而來的,還有一批全新的犯人。

加勒就這樣看著同胞一批一批的踏上刑車,迎來送往,循環往復 ……

當科赫對加勒變得愈發依賴時,不料集中營中來了一個真正的波斯人

導演創造了一種嫻熟而不張揚的時代風格,避免了同類型影片的常見套路,將重點放在人物身上,而且非常善於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激化矛盾、觸發懸念。

之前曾在凱撒、戛納獲獎無數的《每分鐘 120 擊》中有著驚豔表現的法國演員納威爾 · 佩雷茲 · 畢斯卡亞特,敏銳地捕捉到了加勒那緊張、脆弱、不安的生存狀態,將人物整個心理變化揣摩得絲絲入扣。

他數次犯險卻屢屢全身而退,納威爾的表現突出了人物的機智和魅力,也讓科赫之所以被他吸引而變得很有說服力。

而跟他有著大量對手戲的拉斯 · 艾丁格也將科赫複雜的形象和細微的情感都拿捏得出神入化,那些隱藏在片刻溫存之下的陰暗情緒和急躁態度都刻畫得惟妙惟肖。

納粹的惡毒無情就像暗流一般在每一個場景之下涌動。

煉獄中,最打動人的還是人性最本能的溫暖。

一邊為了一點私慾斗得你死我活,另一邊只為一口吃食就能捨命相報。

這種淌著鮮血的真實總能帶來難以平復的震撼。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