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政治運動而被勞教的四位著名演員

自中共1949年奪取政權,在歷次政治運動中,中國傳統文化被破壞殆盡,藝術家也慘遭迫害。近日,網絡流傳四位在1949年後因政治運動而被勞教的著名演員。

因政治運動而被勞教的四位著名演員

戴涯,原名戴忠勳。 1909年初夏出生在鎮江一個經營綢佈業、信奉伊斯蘭教的回族家庭。自上世紀二十年代,戴涯在二十歲前就積極投身話劇藝術並立志終生從藝。 1933年,二十四歲的戴涯與唐槐秋合作,創建和領導了中國旅行劇團(簡稱中旅),唐槐秋任團長,戴涯任副團長,兩人都同時兼任劇團導演和演員。抗戰後,一心救國的戴涯參加了連戰父親連震東少將擔任教官的戰時工作幹部訓練第四團(簡稱「 戰幹四團」)。因此在1955年肅清反革命運動中被立案審查了。 1957年秋,戴涯被錯劃右派,並被發往清河農場勞教。

1956年劇院決定排演郭沫若的《虎符》,由焦菊隱先生導演,戴涯飾演魏王,這在戴涯一生來說,是最後的一次輝煌。焦先生對他的表演很滿意。戴涯把一個國王、一個暴君,演得很有份量,他演的魏王不僅受到同台演員、劇院和觀眾的一致肯定,還受到作者郭沫若的稱讚,說「 戴涯演的魏王,是他所看到的最好的魏王」。演《虎符》戴涯是很愉快的,可惜是他演藝生涯的絕唱。

1963年,中國青年藝術劇院請戴涯指導排練《李秀成之死》。青藝婉言告訴戴涯,「 由於人所共知的原因,我們不能給你任何名份和報酬」。戴涯聽了付之一笑,「 沒什麼,只要你們把戲演好,這比給我什麼都強」。這就是被勞教分子在中國的地位,他們政治上遭歧視抬不起頭,經濟上又受盤剝,猶如進了十八層地獄。 1966年秋,戴涯在「 文革」中被從北京遣回原籍,在鎮江度過生命的最後歲月。 1973年3月,因病去世,享年64歲。

著名電影表演藝術家許還山祖籍江西樂平,1937年生於北京,父親許凌青遠在1922年就由董必武、陳潭秋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是中共第一代黨員,也是王明的入黨介紹人,後來被黨派遣到蔣介石先生身邊工作,官拜國民黨陸軍大學總教官,授中將銜。誰之早在1926年就受迫害被開除出黨,直到1986年才憑一份早年同周恩來在一起從事地下工作的證明材料,徵得中央同意批准恢復了黨籍。

1957年反右開始,許淩遠身為黨外人士的文化局的局長,在「 鳴放」會上僅說了句「 中國少了資本主義一課」,就被拉下馬來,工資從原來的行政九級降到只發生活費,還下放到邊遠的農村。母親獨撐大樑,得管年幼的弟妹,早瘦成一個皮包骨的燈影人。因為父親是「 右派」,許還山在當官的眼晴裡成了「 頭上生瘡腳下流膿」壞到底的反動的典型。鬥爭批判,批判鬥爭,外加人格侮辱。他實在受不瞭如此暴行,去它媽的,也顧不上學籍不學籍了,一氣之下砸了人事科的桌子和玻璃。氣出了,憤洩了,右派也就升級了:開除籍送往北京市公安五處的土城北苑化工廠勞教。兩年後又把他轉到團河勞改農場勞教。文革一開始又被流放新疆。

1992年許還山主演了《筏子客》中的大把式一角,金雞獎評委們一致同意評他為最佳男配角,但他覺得此獎不該領。因為金雞獎早訂下規則,由別人代為配音的角色不能入選。他拍完《筏子客》之後還沒來得及配音就被上海電視劇製作中心《天夢》組催去飾演劇中的男主角,故未來得及配音,便西安市話劇院徐正運代為配音。他當即寫了一封長信給評委會,提出立即撒銷原評定。在這一切作假的中國,對天上掉下來的餡餅卻不要,這是種什麼精神呢?用他的話說:我是個右派,我永遠要像個右派誠實的活著。

陳永玲,男,京劇旦角。原名陳志堅,祖籍山東省惠民縣,1929年生於青島。 2006年2月15日去世。從1946年至1948年,陳永玲先後拜在梅蘭芳、荀慧生、尚小雲的門下。中國的四大名旦他拜了三個,這時,他才不過是二十來歲的毛頭小伙子。 20世紀50年代,他在北京京劇二團與譚富英、裘盛戎等合作演出《大.探.二》、《秦香蓮》、《戰太平》等劇,配合默契,很受歡迎。 1955年陳永玲抱著把京劇藝術傳播到大西北的美好願望離開北京到了蘭州,後在甘肅省京劇團任主演。


命運似乎與他過意不去,與所有受過運動衝擊的人士一樣,陳永玲也無法逃此厄運,只不過他比別人經受的磨難時間更長,更深。 1957年「 反右」運動中,只知唱戲、鬥爭會上一言不發的陳永玲,也被扣上了「 暗藏右派」的大帽子。 1965年,自反對《海瑞罷官》始,歷史劇、古裝戲被打入冷宮,更不允許男扮女裝演戲。整整15年,也就是陳永玲35歲至50歲最能出成果的一段黃金時期,陳永玲不能登台演戲。 1966年,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中,與其他著名學者、演員一樣,陳永玲又被打成「 資產階級反動學術權威」,先後被勞教、下放、批鬥,吃盡了苦頭,他的左腿被打壞膝蓋骨。 1973年他又被莫須有的罪名被判7年徒刑。直到1979年,才宣布解除他的刑期。 1980年,陳永玲才得以平反。

葉盛長,京劇老生演員。原名葉世長。原籍安徽太湖,1922年生於北京。 2001年6月6日逝世。葉盛長生於一個。梨園世家1957年,葉盛長在他母親(李健生)的動員下,參加了中國農工民主黨。春季,葉盛長回應號召積極參加大鳴大放,義不容辭地幫助中共整風。動機單純、熱情高漲。常陪著張伯駒參加各種類型的座談會、鳴放會,並在會上暢抒己見。他又一次感到做一個新型的文藝戰士的光榮和自豪。但這次的政治行動卻給他帶來了滅頂之災。一夜之間,他被清除出革命隊伍,淪為「 反黨反人民反社會主義的資產階級右派分子。」不僅他是,四哥是,三哥也是個內定中右。好端端的梨園世家,一下子變成了右派窩子。

到了1958年,在戰戰兢兢的日子裡,他終於熬到了接受處分的那一天。領導依據政策,給葉盛長的處分是「 保留公職,勞動教養」。啥叫「 教養」?他這輩子沒聽說過有這樣的一種處分?從前只知是父母教養,現在才曉得還有黨「 教養」。但二者都是「 直見性命」。葉盛長飽含著恐懼、淒惶、拋下一家妻兒老小,離開了生他養他的北京城,踏上這條「 改過自新」的「 教養」之路。被押送到三百里以外天津塘沽的茶淀。那裡有個由北京市公安局管轄、專門改造犯人和勞教人員的清河農場。據說之所以取名為「 清河」,是包含著讓犯罪分子在這條清水河裡把身上污垢洗淨的寓意。他睜大了眼睛,四周卻是一片黑暗——一種沒有開始、也沒有結尾的黑暗。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