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筆帳,算不到冠狀病毒的頭上

兇殺案

文:六神磊磊

今晚7點本來是抖音直播,聊金庸女性。但事發突然,忍不住寫這篇短文,不知道能不能及時趕上直播。

我是從朋友的公號裡才看到這件事的:一個19歲的男性大學生,拿刀砍死了小區裡素不相識的2歲小女孩。

事情發生在15日下午3時40分許,貴州清鎮市一個小區裡,該男子手持菜刀衝到樓下,逮住一名正在玩耍的2歲小女孩,照頭連砍5刀。而媽媽就在旁邊,根本搶救不及,孩子傷重不治死亡。

後來,公安機關的通報證實了這個案件。據通報稱,凶手楊某某就讀於廣東某高校,因病休學在家,案發當天情緒波動較大,其父發現後與其交流談心,楊某某反映其在校讀書期間,與寢室同學、老師、宿管關係較為緊張,學習生活不愉快。

在其父與校方電話溝通過程中,楊某某突然情緒失控,從廚房拿了一把菜刀衝出家門,竄下去砍了那名無辜女童。

看過一段相關視頻的作者表說,凶手沒有悔恨之意。而且在現場,凶手高呼:「我不是弱者,我要報復社會。」

一位朋友的公號關注了這個案件,並且呼籲:疫情給大眾造成了心理創傷,這已是一個潛在的災難,希望我們都能獲得溫慰,及早治癒。

我非常理解作者。他關注這個事件,發出呼籲,是基於一種社會責任感。

疫情給大眾造成了心理創傷,我自己也感同身受,每一個內心靈敏的人都感同身受。

這裡絕非抬槓,只想補充一點說的是,這筆帳,恐怕算不到疫情和冠狀病毒的頭上。

我傾向於這麼理解:這個大學生,他就是一個徹徹底底的人渣和敗類。那名可憐的小女孩,就是不幸地遭遇了敗類。

冠狀病毒可惡,但冠狀病毒不是萬惡之源。它要為無數同胞的病痛負責,要為人間的無數生離死別負責,但它不能為我們人類的每一個敗類都負責。

比如這個敗類的產生,我看基本上和疫情無關。也許疫情加重了他的狂暴,也許促使了他更快地行凶,但他的惡不是疫情帶來的,用郭德綱的話說:來的時候他就是這麼個貨。

他是遺落在人間的狗屎,上帝沒有及時撿走,被一個最最不幸的孩子踩到了,就此而已。

我們習慣把一些惡性事件歸因,比如因為房貸壓力大,所以殺人;比如疫情讓人情緒崩壞,所以人變成了惡魔。某種程度上說,這也是一種善良,因為我們是善良的人,無法理解惡魔,只好去找些原因。

但對於楊某某這種凶手來說,任何歸因,都是從道德上減輕了他的罪責。我們的社會不完美,但社會不給這種最爛、最殘暴的人背鍋。連冠狀病毒都不能。

非要說社會該做點什麼,第一大概是嚴懲凶手,並且以適當的方式關心受害孩子的父母。

我的女兒喵喵剛剛滿1歲,非常可愛。將心比心,我真的不能想像他們的痛苦。這種痛苦也許他們一生都走不出去。

第二是教育。真心希望我們的學校裡,能有多一點的生命教育,小學和中學就要實施,再往後就晚了,人渣已經誕生了。

我們現在的犧牲教育已經足夠了,但是生命教育還不夠。希望我們中學、小學的教科書和老師們,都能反覆告訴孩子:生命至上。注意,不是把大家的生命打包才至上,不是某一些人更至上,而是每一個人的生命都至上。

不要遮遮掩掩地說這句話,不要留任何一點縫隙,讓孩子誤以為別人的命只是數字、別人的命是隨時可以犧牲的代價,要直接告訴孩子:生命至上。

最後想對凶手楊某某說幾句廢話,他當然看不到了,但也許還有像他一樣的人會看到:

你行凶的時候大喊「我不是弱者」,看來是生怕被當成了弱者,挺想要面子。

可你沒有面子。你會恥辱地失去自由,恥辱地接受審判,恥辱地受到嚴懲。

在你剩餘的人生歲月裡,不論苟活的時間長短,你都將恥辱地度過每一秒鐘。同胞拋棄你,會像拋棄有毒有害的垃圾。

說句心裡話,希望你依法受審,然後永不超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