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黑人伸張了正義,還是加速黑人的沉淪?

文:曙光915  

當地時間週一,由六名白人和六名黑人等多種族人士組成的12名陪審員在聽取了弗洛伊德案的結辯陳述,陪審團用了大約六個小時討論了從歷時三週的審判中所獲取的信息,隨後警察肖文被控的二級非故意謀殺罪、三級謀殺罪和二級非預謀殺人罪得以成立。

在最後辯論中,檢察官指控白人警察肖文跪在黑人弗洛伊德的脖子上超過九分鐘,從而殺死了弗洛伊德。辯方律師爭辯說,佛洛伊德的部分死因是吸毒,而且肖文去年5月在明尼阿波利斯路邊逮捕弗洛伊德時,是在按照他所接受的警務培訓的方式執法。

不過辯方的據理力爭和事實法律依據都不重要了,因為很明顯,人家控方已經點出來該案的實質:白人警察,黑人死者。很明顯就是赤裸裸的往種族歧視上引導,就是讓政治來影響司法審判,在美國白人背負著種族歧視原罪感的當下,這還需要判嗎?身為平民百姓的陪審團成員的名字被媒體一一曝光之下,誰敢判無罪?誰承擔得起比納粹還要十惡不赦的種族歧視的惡名?誰想被社會性死亡?

這起發生在去年5月25日,因為癮君子弗洛伊德使用假幣,警察肖文執法導致其隱性疾病發作死亡的案件,從而引發席捲歐美的黑命貴運動,讓白左政客一個個紛紛下跪以沽名釣譽,醜態畢露,最終成為對川普在2020大選中的致命一擊。該案的審判給人的感覺是明顯的虎頭蛇尾,按照該案對美國社會的影響,沒有數年或者數輪的司法審判抑或社會討論,絕不可能如此之快落幕,不過想像中的唇槍舌劍的辯論沒有。因為判決之前法官和陪審團已經被赤裸裸的威脅:如果不判警察肖文有罪,BLM再次上街打砸搶燒。

在判決之前,加州民主黨黑人女眾議員沃特斯向媒體表示,「 我們正在尋求一個有罪的判決(因弗洛伊德之死而受審的警官肖文案)。如果沒有任何事情發生,那麼我們不僅要留在街上,而且還必須伸張正義。如果我們不能得到對肖文的有罪判決,我們就不能離開街頭。我們要更積極、變得更有對抗性。我們得確保他們知道,我們是認真的。 」

之前這黑廝也曾表示:「 基本上,如果你們不做我們讓你們做的事,如果你們不判肖文謀殺罪……我們可能會燒掉你們的企業,攻擊你們的學校,攻擊你們的街道。 」

有趣的是,共和黨眾議院領袖麥卡錫週二提出特權決議,對沃特斯煽動暴力進行譴責投票結果是,民主黨216票VS共和黨210票,全體驢黨人再次一票不跑支持沃特斯。你必須承認,驢黨的這種紀律嚴明,絕對是進退一致,妥妥的革命黨架勢,絕對足夠恐怖,因為它出現在號稱燈塔的美國。

這起案件的判決結果一點都不奇怪,尤其是槍指孕婦肚子的癮君子弗洛伊德的死讓其家人獲得2700萬美元賠償,還被像是馬丁路德金一樣修建廣場予以紀念,驢黨自拜登奧黑佩洛西賀錦麗以下紛紛下跪將其供奉為國家英雄的架勢之下。

陪審團在BLM要砸爛狗頭的威脅之下判決肖文有罪,和驢黨在2020大選的操作一致,黑命貴安提發這兩條實則一條操縱在驢黨之手收放自如的狗,是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羅伯茨大施淫威扔出選舉舞弊案的首要考量,他擔憂黑命貴砸爛他的狗頭,導致社會動亂。擔當護憲職責的9名大法官都如此苟且,更何況低層級的法官乃至普通人組成的陪審團呢?

判決一出,佩洛西表態:「 喬治•弗洛伊德為正義犧牲生命……,你的名字永遠是正義的代名詞。 」拜登則稱審判結果是為美國黑人伸張正義,改善系統性種族主義的重要一步。拜登稱:「 任何人都不應該凌駕於法律之上,今天的判決發出了這樣的訊息。 」賀錦麗稱審判結果讓美國「 如釋重負 」,但是這項裁決只是讓美國在公平和正義上更進一步,美國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包括必須改革體制。
 
你根本不用看誰說了什麼,因為這三廝的表態如出一轍,那就是弗洛伊德是英雄。事已至此,估計許多人應該明白,除了佩妖婆之外,為什麼敗家燈兒子亂倫醜聞吸毒成癮不以為恥,而小三上位的政娼居然可以成為美國副總統。癮君子流氓既然都是英雄,為毛治家無方咸豬手就不能成為總統,小三就不能成為副總統?

雖然諸多評論者認為這是政治影響司法的典型案例,是美國司法的最黑暗一天,但實事求是的說,這不是美國司法最黑暗的一天。去年11月3日晚上大選夜,在川普遙遙領先,六州同時停止計票,然後拜登曲線橫空出世,隨後川普陣營一路上訴,直至德州領銜起訴四州違憲案被最高法院無理由駁回,才是美國司法真正的至暗時刻,這是直接摧毀美國國本。

週一的判決直接影響的是這位白人警察肖文,間接影響必然是美國警察執法更加趨向選擇性,對黑人犯罪的不敢執法和放縱,將導致黑人在本來就高企的犯罪率上再次扶搖直上,直到惡貫滿盈,最終讓這個種族徹底沉淪,永遠成為驢黨的票倉。這種用意,和鄭莊公對兄弟的作惡裝聾作啞甚至有意縱容,導致其多行不義,自己對其討伐,成就懲惡揚善的好名聲是一樣的。當然,也有睿智的黑人,例如女政治活動家歐文斯指出,驢黨是利用黑人,並非熱愛黑人。

諷刺的是,就在肖文被判謀殺罪成立的同一天,美國最高法院在拜登填塞最高法院的躍躍欲試之下,駁回了2020大選的最後一個案件,在一份只有兩行字的命令中寫道:「 批准傳票申請。判決被撤銷,案件被駁回,仍依美國第三巡迴上訴法院的判決,並指示將此案作為無效案件駁回。 」

從川普獲得有史以來尋求連任者獲得的最高選票但驢黨依然能竊國成功來看,肖文的罪名成立就已經沒什麼懸念。本質上,這是個媒體輿論先行定罪的案件。至於肖文是否上訴,或者上訴能否成功,這都將是對美國歷史進程影響深遠的一個案件。上訴之後因為疑點重重固然可能減刑,但肖文被判無罪的概率則微乎其微,如果放在2020大選之前的美國,或許肖文可以脫罪。

這起案件,本質上是2020大選的波及延續,影響力將日漸顯現。以美國的國力和對全球的影響力來說,其為善為惡,對人類的影響都極其深遠,尤其是在影響傳導加速的全球化時代,這起案件的判決是一場對人類而言遠沒有觸底反彈的劫難。當然,以川普領導的保守主義力量的日漸覺醒,力量得以重新整合,共和黨內部日漸目標清晰,團結一致而言,希望並沒有失去,已經失去了那麼多,還能失去多少呢?畢竟,245年前那群相比國力強盛,軍力全球第一的大英帝國本就是衣衫襤褸,不堪一擊的清教徒後裔,就是在無望之中建立了美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