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濫用的「平等」

托馬斯·杰斐遜

文 :華仔

當年僅33歲的托馬斯·杰斐遜寫下「人人生而平等」以來,「平等」一詞就一直被誤用、濫用。

托馬斯·杰斐遜

我們每一個人的天賦、身材、相貌、性格、出生都是不一樣的,即使雙胞胎也會存在著差異,這是一個無法改變的事實。

而如果無視這些差異,去追尋結果上的平等,這無異於海底撈月,天上摘星。

追求結果平等的人,有一個始終無法解決的問題就是,平等的評判標準是什麼?

有人說是收入,那那些非貨幣收入要不要計算進來,比如家庭主婦的勞務。另外,那些相貌、身材、智力上的差別如何計算?

如果這一切都追求結果上的平等,讓我們想像一下那可笑的畫面。

由於漂亮的人更容易得到別人的青睞,於是規定,漂亮的人不准化妝,甚至要花個醜妝,而醜的人必須化妝,這樣才平等。

由於身材好的人在社交有一定的優勢,於是規定所有人都必須穿寬鬆的衣服,以便看不出身材,高的人不允許穿高跟鞋,矮的人強制穿高跟鞋,這樣才平等。

有音樂天賦的人不允許學音樂,無音樂的天賦的要多加學習音樂,這樣結果上才會平等。

……

從以上分析可以得出,對結果平等,唯一可能被衡量的標準就是收入、財產。正如很多人對財產不平等深惡痛絕,對天資不平等卻理所當然。

即使如此,誰來實施這個平等呢? 。那些實施這個平等統治者,和被實施這些平等的被統治者,是平等嗎?

正如《動物莊園》中所說,所有動物都是平等的,但某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

上世紀,對財產實施絕對平等的國家,諸如蘇聯、東德,所帶來的卻是絕對的不平等,而這種不平等有時就是生與死的距離。

而歐美國家實施相對溫和的結果平等主義(福利主義),只是在程度上有所區別,在本質上並無區別。

誰也不願意把自己辛辛苦苦創造的成果,拱手讓給素不相識的人。於是他們就盡可能的規避法律,甚至以身試法,或者遠走異國。

一旦人們開始違反法律,法律的神聖性將會受到破壞。即使那些正當、符合天理的法律,也將遭到踐踏。

在歐洲一些福利國家,暴力犯罪日益增多,很可能就是追求結果平等的後果。

很多人理解社會,是割裂來看的。市場經濟是做蛋糕,政治是分蛋糕。於是結果平等主義者就天真的認為,用市場經濟做大蛋糕,然後用政治手段分配蛋糕。

豈不知,市場經濟的生產過程,就是分配的過程,這兩者是無法切割的。而試圖用政治手段對市場經濟的結果進行重新分配,所產生的結果就是這蛋糕根本無法做大。

結果平等主義,讓生產失去效率,經濟失去活力,讓蛋糕越做越小。蛋糕越小,夠分配的就少,分配越少,越要劫富濟貧,越要劫富濟貧,蛋糕更小,如此惡性循環,直至均貧。

另外一個對平等的理解是「機會平等」。

由於出生、天賦、相貌、性格都不可能一樣,那麼面對的機會也就不可能是平等的。

姚安娜跟工廠小妹可能機會平等嗎?以愛因斯坦的智慧,可能跟我機會平等嗎?

同樣的,「機會平等」是不可能有一個評判標準的,於是衡量機會平等的標準就鎖定在了財產上。遺產稅就是這一思想的產物。

同樣的,很多人對財產的繼承深惡痛絕,對天資的繼承卻認為理所當然。

允許父母花錢培養孩子,允許父母花錢為子女開一家公司,可對於父母留給子女的財產卻要徵稅?這是為何?不都是眾多選擇中的一種麼?

難道國家只允許你花天酒地,卻不允許你把錢留給子女?

「機會平等」的另外一個影響就是免費教育,由於缺乏市場化機制,免費教育變成一種劣質的、同質的,無選擇的、僵化的教育。

「機會平等」的另外一種解釋是,一個人所擁有的的機會的多寡,不應該取決於出身、國籍、膚色、性別、宗教信仰等毫無相干的特徵,而應該只取決於他自己的能力。

這一解釋,似乎沒什麼大問題。但這裡的關鍵是,能力在認識上也是主觀的,客觀上很難給出衡量的標準,這跟「人才」有些類似,只有在市場中才能體現出來。

如果客觀化理解能力,導致一些惡法的產生,比如《反歧視法》。

「機會平等」這一概念,完全是多餘的,我能想適用場景只有一個,就是那些缺乏利潤機制的政府事業單位。由於缺乏市場化機制,官僚化管理的政府事業單位,才最有可能出現歧視。

那杰斐遜說的「人人生而平等」是指什麼呢?杰斐遜說的平等,指的是權利的平等,也就我們與生俱來的,人人享有的權利。

這些權利被大多數人稱為「人權」,而「人權」依附於財產權(包含自我擁有權)而存在。

我們每個人有不同的價值觀、不同的喜好、不同的能力,因此我們的生活也就各不相同。平等要求我們尊重每個人各行其是的權利,而不能把自己的價值觀強加給他人。

在杰斐遜看來,平等與自由密不可分,是的,自由就是以財產權為邊界,免於被強制的權利。這個意義上說,平等就是自由。

一個基於權利平等,人們自願自由的交易分工的社會就是市場經濟,就是資本主義。

在這樣的一個社會,經濟效率、生產力才會得到快速的發展,人們的生活水平才會快速的提高。

19世紀的美國就是近似這樣的一個社會,當時經濟飛速發展,人們生活水平極大的提高,社會各階層之間的流動也是隨處可見。

另外這時期,慈善事業的得到了空前的發展,這些慈善活動多種多樣,有非營利性醫院,有私人讚助的大學和學院,還有數不清的慈善組織打算幫助窮人。

救濟他人,也是人的一種需求,但這種需求,通常來說,在人的價值排序中比較靠後,只有經濟發展,人們富足,在滿足了基本的物質需求之後,這種較為高級的精神需求才會去滿足。

可以看出,這樣一種強調權利平等的社會,看似不強調結果平等,卻最大程度上帶來了結果上的平等。

總之,唯一在邏輯上自洽的平等就是權利(財產權)的平等。以權利為邊界,互不侵犯原則就是自由;而這樣一個自由的社會就是市場經濟,即資本主義。

所以,平等、財產權、自由、市場經濟、資本主義,在這個意義上是同一個概念的不同側面。

 

  來源.        一本正經的華仔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