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15 日

人大通過港版國安法 四個罪名太荒唐

文:田雲

港媒報導,6月30日早上,中共人大通過了港區《國家安全法》。所謂四條罪行——「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恐怖活動、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將被寫入《基本法》附件三。

目前,此法的完整內容尚未公布,罪名界定十分模糊,引人詬病。中共聲稱該法「懲罰極少數,保護大多數」,但是,從中共的執政史來看,任何敢於說真話,違背其統治意志的個人和組織,都可成為被打壓的「極少數」,被扣上莫須有的罪名。

因此,港區《國安法》是一個貼著「國家安全」標籤、對民主人士實施恐怖迫害的橡皮口袋。它可松可緊,可大可小,中共想把誰套進來,都不怕沒有「法律依據」。

6月25日,美國參議院通過了一項決議案,譴責中共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和《香港基本法》。提出這項決議案的參議員霍利(Josh Hawley)說:「他們稱之為國家安全法,其實跟國家安全根本沒關係,而是跟終止自由有關,跟禁止自由集會有關,跟壓制言論自由有關,跟剝奪宗教自由有關。這就是他們要做的事情,這就是實質。」

荒唐的「四宗罪」

1. 所謂「分裂國家」

港版《國安法》針對「反送中」運動而來,而「反送中」的實質是抵制中共司法迫害,「五大訴求」與「港獨」和「分裂國家」毫無關聯。

港府和中共當局拒絕傾聽兩百萬港人的心聲,反而利用港警施暴,顛倒是非,導致了社會動盪。在後期抗議集會中,少數人喊出「香港獨立」,實乃對中共暴政的抗拒。

今年5月22日,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發表聲明,要求中共撤回香港國安法。聲明說:「香港過去一年的政治動盪,是香港政府和中國政府共同造成的後果。這包括不願處理香港人民的合法請願,以及未能制止警察對和平抗議者的過度暴力。」

5月29日,美國總統川普在講話中說:香港主權移交之初,「香港人民那時同時為自己的中國傳統和獨特的香港身分而感到自豪。香港人民希望在今後的漫長歲月裡,中國會變得越來越像它的這座最為光彩四射和生機勃勃的城市。」

從1997年至今,中共不斷侵蝕著香港的自由,逐步撕毀「一國兩制」的承諾,也粉碎了越來越多港人的信任。兩百萬市民走上街頭,發出吼聲,充分說明港府和中共的失敗。在任何一個民主國家,如此強大的民意和正當的訴求都不會被置之不理,抗議者也不會遭到多方位的打壓。

可悲的是,在中共治下,人民的正常呼籲和善意表達都被視為對統治者的挑戰。「分裂國家」的罪名被用來構陷無辜和煽動仇恨。

2. 所謂「顛覆國家政權」

近年來,多位大陸維權律師、人權活動者、異議人士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治罪,身陷冤獄,甚至被強制失蹤。這些人都是不計私利,為民請命,勇於揭露當局罪惡的正義公民。如今,中共把此罪名放入港版《國安法》,也要在香港大範圍實施迫害。

在中共的強盜邏輯下,它的執政權就等於國家安全,任何人若是挑戰它的政策、法規,對中共說「不」,便成了企圖「顛覆國家政權」。中共綁架了國家和人民,利用冠冕堂皇的「國家安全」打擊異議,侵害人權,壓制真相,持續倒行逆施。

大陸律師牟傳珩曾對大紀元表示,「顛覆國家政權」罪名其實是過去「反革命罪」的演變,「其實不是你危害了國家安全,而是它感到『危害』了它的意識形態才對你進行懲罰,這在法律上是站不住腳的。」

自由撰稿人陳樹慶受訪時指出,真正的「顛覆國家政權罪」是剝奪了人民的選擇權,把人民的選擇權轉變為一黨獨裁的權力。

事實上,假如一個公民說出一些真相,或表達與當權者不同的意見,就會威脅到政權的穩定時,這恰恰說明這個政權本身存在問題。

3. 所謂「恐怖活動」

中共人大如何定義「恐怖活動」?去年7月31日,在香港元朗,近百名白衣人手持棍棒,有組織、有預謀地無差別襲擊市民,企圖阻嚇抗議者。這些恐怖分子作案時,竟然得到了港警的配合。有證據顯示,中共就是恐襲事件的幕後黑手。

一年多來,港警以過度施暴和濫捕對付「反送中」人士。迄今,近九千名抗議者被捕,數百人受傷甚至終生殘疾,另有多人離奇死亡。去年11月,港人製作了香港警察濫權實錄資料庫,收錄了兩千多個案例,涵蓋14個涉及暴力的範疇。

值得注意的是,絕大多數抗議者堅持和平、理性的抗爭,而港府無視警察和示威者雙方在武力裝備和武力使用等方面完全不對等的事實,不認真調查和處罰警暴事件,卻默許和縱容暴力,將大批和平市民置於恐怖風險之下。

中共在大陸的勞教所、看守所和監獄等地廣泛實施酷刑,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器官。中共實際上是最大的恐怖犯罪集團,由它來懲處「恐怖活動」,必然導致冤案,無法服眾。

4. 所謂「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

外界普遍認為,「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乃是針對幾位曾到海外爭取支持的香港民主派人士。他們向西方政要反映香港的情況,希望對方敦促或制約中共,幫助保障香港人的自由。外國政要通過決議案、法案、政府聲明和社媒發言等不同渠道,公開支持香港人民抗暴,譴責中共暴政。這種光明正大的互動對中共構成了威脅。

中共要阻止所謂的「勾結」「外國勢力」,是因為它懼怕罪惡曝光,懼怕國際聯合抗共。而且,香港和海外正義力量的匯聚必定對中國大陸產生影響,將鼓舞內地民眾爭取屬於自己的權利。

香港社運青年黃之鋒曾說,「若現在是新冷戰,香港就是新柏林」,「我們永遠不會在共產政權的高壓統治下屈服。」正是這種風骨,令中共恐懼、惱怒。這一切與「國家安全」有何干係?

結語

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是又一步昏棋。世界看清:中共不惜失去一個金融中心,不惜失去眾多香港精英,不惜失去西方的信任,也要保住它的暴政威權。

中共以「維護國安」為名欺壓良善,以「反恐」為名實施恐怖。它踐踏普世價值,破壞國際秩序,它打著「人民」和「國家」的幌子,依靠人民創造的財富,禍國殃民。對此流氓政權及其邪惡罪行,國際社會都有責任予以排斥和清除。

來源:大紀元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